第八十三章慈父?把訛的錢還回來

文 / 火茵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帝君纏身:絕色瞳術師最新章節!

    君天淵一個抬手,一個酒杯直接向著陸綺月襲去。

    云陵城大驚:“君兄!”

    那酒杯砸在了陸綺月身側,將旁邊的一個墻壁洞穿,嘩啦啦的掉著墻粉。

    “注意言辭,否則……”

    那四個簡單的字,沒有連帶任何情緒,卻帶著誰都能看到的殺意。

    云九幽看了君天淵,面紗下的她嘴角微勾。

    君天淵是在脅迫陸綺月!

    這戲做的,不錯不錯。護妻狂魔啊,這種表現,可以加雞腿。

    云義也是一驚。

    這個年輕的男子,他竟然看不出他的修為,而且他出手的方式也是獨特,不似普通靈力的運轉。

    他很早便聽說,在風鸞大陸之外,還有其他。

    卻不曾問鼎,更不曾知曉。

    只是知道,這個人,開罪不得。

    云九幽看了一眼陸綺月:“大小姐,方才我已經忍了你很多次了。你現在既然已經回到云家,做了云家的大小姐。我陸家的事情,你還是不要管了,可好。”

    陸安長讓云義不要管她的事情,她自然也能讓陸綺月別管她的事情。

    果然,云義看了陸綺月一眼:“小幽,陸家家事我們不應該過問。而且,陸家小姐舍命相救,你不該這般當面說她不是。”

    這陸家大小姐雖然感覺有點狂,有點恣意妄為,但是不知道為何,竟然他想起了他的小兒子。

    若是從前兩個人能夠多談談心,而不是爭鋒相對,也許事情就不至于落到這個田地。

    而且,這君天淵真的不能得罪。

    若是相爭,他都無法保證自己能夠從他的手下保住自己的孫女,更不要說云家這般多的人。

    想到這里,他額上的酒色化作了冷汗。

    陸綺月咬牙,卻裝作無措又恍然知禮的模樣:“是爺爺,我在陸家待的久了,陸叔叔待我不錯,我有些激動了。”

    云九幽挑眉。

    陸綺月這邊,她日日住在云府,自然會讓她好看。

    至于眼前,還是先解決掉陸安長這個麻煩。

    “不知道我究竟是哪里讓陸家顏面蕩然無存了?夫君救我性命,我知恩圖報,是重義。我們情愫暗生,直到成親才在一起,是重禮。他幫我修復靈根,遍尋良藥;我照料他日常起居,相敬如賓。我們好著呢,有何錯。”

    陸綺陽猶豫了一下開口:“但是妹妹并未告知父母,沒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確實不當,引人非議,簡直不知廉恥。”

    “是嗎?”

    云九幽看向陸綺陽。

    “若不是夫君救了我,我已經化作枯骨。再則,這么久了,陸安長拿著我對你的救命之恩向云家所要錢財也不是一星半點了,可有沒有一個人去仔細的尋過我,她當我是她女兒了?我顛沛流離到這里,若不是看見大小姐這個讓我印象深刻,痛入骨髓的姐妹,我恐怕都想不起來自己是誰?”

    自己是誰這四個字,頓時讓陸綺月頭皮一緊。

    旁邊有人議論,都是云家人,站在云家的立場上越發對陸家的所作所為不屑至極。

    “是啊,陸家說陸綺月為救小姐殞身,好像從未尋找過。一直聲稱陸家大小姐身死。”

    “沒有見尸體就放棄,簡直就不像是對自己的孩子……”

    “這陸家小姐掉進懸崖,不會是陸家設計好來訛云家的吧?別說,我突然覺得不是沒有可能。”

    “訛詐算不上,估計陸家是覺得死個女兒能夠換這么多,太劃算了。”

    “天啦,簡直沒有人性!”

    議論紛紛的聲音讓陸安長幾乎將臉垂到了地上。

    云九幽卻不依不饒:“陸安長你在我心里,根本就不是一個爹爹,我根本就是你用來向云家訛詐錢財的籌碼。你若是還有一點良知,就帶著陸綺陽趕緊離開吧。從今日起,我不再是陸家人,與陸家沒有任何關系。”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陸家大小姐是要與陸家斷絕一切關系?

    陸安長臉色青黑,幾欲發作,但是看著陸綺月輕輕搖頭,漸漸冷靜過來。

    是的,這件事說道這里,怎么都是陸家理虧。

    現在,當著云家所有人的面前,真的不能鬧大,畢竟眼前的人才是真的云九幽,若是被云家起了疑心,或是讓她想起了身份,證明了身份,那麻煩事就多了:“綺月,你怨我也是在所難免,不管你是否相信,我確實派人尋過你。”

    云九幽淡然的看著好戲,順便幫著補充。

    是啊,讓陸植匆來殺我。

    “今日我只當你說的是氣話,下次我再來接你回去。”

    鬼才要回去,下次見面,便是你的死期。

    待到他演完慈父形象,云九幽才不緊不慢的說:“相信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將云家送給你的那些東西全部還回來,我就相信你沒有想過要拿我換好處。”

    云家流到陸家的東西,能拿回來一點是一點。

    雖然她不相信陸安長真的舍得割肉,但是逼他割一點,也是一點,免得都喂狗了。

    這話一出,陸安長臉都綠了。

    要將云家給的還回去?那比割他的心頭肉還要讓他疼。

    可是,云九幽這般直白的說出來,要是不還,他在云家所有人的眼里就成了一個用女兒換取財富的陰狠毒辣精于算計之人。

    陸安長咬了咬牙:“這是自然。”

    沒說清是還,還是不還,還有具體還多少。

    說罷,就帶著陸綺陽直接扭頭走了,好似逃跑,只是還沒溜走就聽見云九幽的聲音。

    “陸家主,這里這么多人作證呢,你可別忘記了,到時候多丟人啊。對了,還有,方才砸碎的瓶子錢先給了吧,上好的白玉瓷瓶,五千金幣,別想賴。哎,你,去將錢接著,他要是不給,就別讓他走。”

    陸安長差點摔倒。

    一個破瓶子,憑啥要五千金幣。

    但是,他此刻只想離開,否則害怕云九幽又要別的了,直接惡狠狠的丟了五千金幣的匯票轉身就走了。

    云九幽看著陸家一行人,瞇起了眼睛,面紗下的紅瞳漸冷。

    賬,遲早都會算,只是今日她還不夠強大。(帝君纏身:絕色瞳術師..144144800)-- ( 帝君纏身:絕色瞳術師 http://www.qirdwt.tw/138/1386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