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被鞭刑

文 / 舍予子七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語洋確實在里面,此時的語洋被捆著,而且身上的衣服已經破了,有不少血跡。而夏知手中拿著一根沾著血跡的木藤,正抽打著語洋。

    “你是為何不說,語洋你可知若是走上邪修的道路上,你要付出什么?”夏知狠狠的一棍打在了語洋已經受傷的背上。

    語洋跪的挺直,雖然背上都是傷,卻沒有狼狽之意。“師傅,我沒有邪修”語洋語氣堅定。

    “那你告訴我,你是如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晉升到修道一品的?讓你說,你又不說,你叫我如何相信你?”夏知又狠狠的在語洋背上抽打一鞭。

    語洋咬著牙,心中猶豫了一下,“師傅,我只能說我遇到了機遇。我是你的徒弟,你若不信我,我也無話可說。”

    就在語洋說這句話的時候,語安在暗處用神識警告夏知,“蘇夏知!”只是叫了這個名字,夏知剛剛揚起的木藤停在了半空,愣了好一會兒,這個名字他已經太久沒有親耳聽到過了。

    因木藤沒有抽打下來,語洋抬起頭看師傅,他不敢相信剛剛那兩句話就能唬住師傅。這個夏知平時其實對其他的事情并不是很上心,但今天也不知道為什么,語洋剛剛回到戒律堂就被師傅偷襲,一時就暴露了自己現在的修為。

    其實師傅知道了也沒有關系,盤問幾句就能打發過去。但今天的夏知卻一反常態,定要刨根問底。還把語洋綁了,使用刑罰,語洋雖疑惑不解,但一直竭力解釋。剛剛他說的話,之前大體已經說了,就是遇到了機遇,但師傅卻不買賬。

    語洋見師傅停在半空中的手和木藤,剛想說話,但夏知卻轉身朝著門口的方向走過去。語洋見師傅的反應,沒有說話。

    “你是何人?”夏知同樣用神識和語安交流,他想不到對方是何人,如何知道他的身份的。

    語安沒有現身,她知道夏知是因為母親和她說過這個人,還有他們之間的情義。而夏知肯定還不知道語安知道他其實姓蘇。

    “我是誰不重要,你不能再懲罰韓語洋。”語安努力讓自己說話時更有威嚴,壓抑著此時自己心中的怒火,還有心疼。

    “難道你知道語洋晉級的事情,還是就是你幫他晉級的?”夏知知道對方比自己的修為高,但聲音卻很年輕,或許是哪個有特殊癖好的能人故意的,為的就是不讓對方知道自己的真是身份。

    語安最討厭被別人問隱私,還是不熟的人,“怎么,你覺得你這個師傅,教不好你的徒弟嗎?還要別人來代勞。”語安話里帶刺,但卻正中夏知的心事。

    語洋修煉到修氣五品很久了,夏知知道若是更有實力的師傅帶著語洋,語洋肯定很快就能再上一級,所以夏知有時候又很無奈,無奈自己不能煉藥,輔助語洋修煉,他是最喜歡這個天資聰穎的徒弟的。

    語安見夏知一下像蔫了的柿子,難道真有這樣的事情?好吧,話還可以挽救一下的。“你教的好不好,不是別人能評判的,這你該問你的徒弟。你的徒弟有大的機遇,你不是應該為他高興嗎?不是所有人都像蘇家一樣。

    還有,不要問韓語洋關于我,除非你想讓他們都知道你是云巔大陸蘇家的人,而且這里沒人知道我。”說完語安就默不作聲了。(琴簫臨臨愿爾安..149149330)-- ( 琴簫臨臨愿爾安 http://www.qirdwt.tw/142/14259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