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暗度陳倉

文 / 高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猛卒最新章節!

    常袞冷笑一聲道:“郭使君作為朝廷命官,你覺得和思結可汗有私人往來,合適嗎?”

    郭宋坦然道:“這當然也要區分情況,首先我認識思結可汗時,還是一介平民,他欠了我很大的人情,所以不存在我利用職權和思結可汗攀交情這回事。

    其次,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出賣大唐利益的事情我不會做,我所作所為都是對大唐有利,包括我利用私人關系請求思結出兵薛延陀,也是為了保護豐州。

    去年秋收前夕爆發蝗災,同時也是薛延陀軍隊入侵豐州的時機,我要率領軍民抗御蝗災,根本就沒有精力組織軍隊抵抗薛延陀入侵,怎么辦?

    請朝廷出面聯系思結部嗎?恐怕朝廷使者還沒有到達思結部,豐州就被薛延陀騎兵席卷一空,軍情急如火,我當然只能另想辦法,如果朝廷一定要以此事向我問罪,我也沒有辦法。”

    常袞望向天子,由天子李豫拍板表決。

    李豫沉吟半晌道:“雖然有些不妥,但情有可原!”

    這就是下定論了,可以放過此事,不再追究。

    常袞為這件事已經折騰了近半年,最后天子一句輕描淡寫的不予追究,就結束了,著實讓常袞郁悶。

    無奈,他只得放過此事,又繼續道:“第二件事,是關于朔方軍在金山慘敗,第一,朝廷要知道為什么豐州軍隊按兵不動,任由朔方軍孤軍前往金山,為什么朔方軍慘敗時,豐州軍不前去救援?

    第二,思結部出兵金山,是不是郭使君之前向思結部承諾過什么?導致思結部指責朔方軍違反協議,要知道朝議從未和思結有過任何有關薛延陀部的協議,請郭使君解釋。”

    郭宋氣極反笑,“常相國真是欲加其罪,何患無辭,連朔方軍慘敗的罪名都能安在我頭上,好像李懷光多么無辜,全是我郭宋的責任,常相國,我知道你在千方百計替李懷光洗脫罪名,但也不能這么無恥,讓我郭宋來承擔責任,我擊敗薛延陀大軍,射殺薛延陀可汗,最后無功反有罪,常相國,你是在表達這個意思嗎?”

    太子李適臉一沉道:“郭使君,說話要注意場合!”

    郭宋點點頭,“好吧!我來回答常相國的疑問,第一,豐州軍按兵不動是因為我沒有接到朔方軍任何求援報告,我之前向李懷光提議兩軍一起去金山剿滅薛延陀部,卻被李懷光一口回絕,我得到朔方軍慘敗的消息,還是在朔方軍殘軍敗回靈州之后,常相國讓我怎么去救援李懷光?

    第二個問題,關于我向思結部承諾什么,我想問常相國,我郭宋究竟向思結部承諾了什么?常相國又憑什么一口咬定我向思結部承諾了什么?是不是常相國私下和思結可汗有某種聯系,所以才知道得這么清楚,信誓旦旦說我郭宋向思結部承諾了什么?就好像我一個小小的豐州刺史能代表大唐一樣,思結可汗是三歲小孩嗎?”

    常袞氣得渾身發抖,指著郭宋道:“你.....你胡說八道,我幾時和思結有聯系?”

    郭宋也豁出去了,他上前一步道:“我之前看到一份彈劾我的奏折,是監察御史陳倫彈劾我私貪黃金戰利品,在朝廷傳得沸沸揚揚,敗壞我的名聲,事實證明,這是他罔顧事實,故意誣陷我,這個陳倫是你常家門生,是你常相國的心腹,我想知道,他這樣誣陷我,敗壞我名聲,是不是你在背后指使?

    我就想知道,這個陳倫這樣誣陷我,作為右相,常相國有沒有追究他的責任?這件事是不是不了了之。

    還有,豐州一千五百將士戰死沙場,已經過去快半年,朝廷沒有一點聲音,沒有一點表示,常相國是不是也想象元載一樣,逼迫我郭宋再掏自己腰包來撫恤將士?”

    郭宋深深吸一口氣,凌厲的目光逼視著常袞道:“就因為我郭宋在豐州秉公執法,得罪了你的表兄,你才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我,誣陷我,想置我于死地,對豐州千千萬萬將士的浴血奮戰視而不見,你配得上大唐相國這樣的稱呼嗎?”

    最后幾句話,使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沒見到這樣膽大妄為的人,也沒人敢當著天子的面,這樣無情撕剝常袞的臉皮。

    這時,天子李豫再也忍不住了,重重哼了一聲,起身向后殿走去。

    眾人面面相覷,天子居然發怒了,太子李適暗暗嘆口氣,站起身宣布道:“今天述職到此結束!”

    眾大臣紛紛起身向外走去,常袞恨得咬牙切齒對郭宋道:“小兒郭宋,你竟敢如此羞辱老夫,你真的活膩了嗎?”

    郭宋冷笑一聲,“這句話應該是我來說,等我辭去官職,我郭宋必取你的項上人頭,你就洗干凈脖子等著吧!”

    說完,郭宋不再理睬他,轉身揚長而去。

    走出偏殿,一名宦官上前道:“郭使君,圣上召見!”

    郭宋轉身便向后面的御書房走去。

    .........

    李豫鐵青著臉站在窗前,他著實惱怒萬分,述職議事最后竟然變成一場鬧劇,連他都聽得出常袞難以掩飾的偏見和私心,完全就是罔顧事實,強行加罪給郭宋,尤其讓他生氣的是,他三個月前批準的褒獎豐州抗擊薛延陀的詔書,居然到現在還沒有下達,肯定是被常袞扣住了。

    常袞今天著實讓他失望到極點,為了給親戚出口氣,為了給李懷光洗脫罪名,就丟掉了相國的公允,將大唐利益拋之腦后,這種心胸狹窄,只顧私利的相國真不能再用了。

    這時,宦官在門外道:“陛下,郭宋來了!”

    李豫點點頭,“宣他進來!”

    很快,郭宋從外面快步走進,單膝跪下道:“微臣讓陛下失望了,特向陛下請罪去職。”

    “你說什么?”李豫眉頭一皺。

    郭宋嘆口氣,“臣不想再為官了,想恢復自由之身,重歸山林。”

    李豫看了他半晌,淡淡道:“你覺得朕也是在針對你,支持常相國?”

    郭宋點點頭,“微臣卻有此感,陛下召微臣進京,微臣的心就涼了,李懷光兵敗與微臣何干?非要讓我和他一起進京,這分明是要讓微臣分擔他的罪責,微臣寧可辭職,也絕不接受兵敗之責。”

    李豫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郭宋還真是個年輕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賭氣。

    他坐回自己御位,緩緩道:“你如果一心想辭職,朕也同意,但你至少要讓朕把話說清楚,不要懷著誤解而去。”

    郭宋沒有吭聲,李豫又道:“朕招你進京其實有兩個意圖,第一,給你一個機會為自己辯解,朕相信,你也不愿意別人在背后議論你,索性讓你進京,當面鑼對面鼓把事情說清楚。”

    “微臣今天說得很清楚了,就因為微臣在豐州嚴懲張家冒充難民占有土地,結果得罪常相國,他才會一次又一次給微臣穿小鞋,讓人羅織罪名彈劾微臣,陛下,他這么費盡心機對付一個邊州小刺史,您覺得正常嗎?”

    李豫點點頭,“一場述職議事竟成了一面照妖鏡,把某些人丑陋的另一面完全照出來,朕今天確實很失望。”

    停一下,李豫又對郭宋道:“朕把你召進京,其實還有另一個意圖。”

    李豫壓低聲音對郭宋道:“這叫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朕需要一支秘密軍隊潛伏中原,在關鍵時刻出奇制勝,朕想來想去,這支秘密軍隊的首領只有你最合適。”

    郭宋愕然,“陛下,那豐州怎么辦?”

    李豫淡淡道:“朕已下旨讓顏相國為特使,趕赴豐州和思結部重新談判,解決金山矛盾,重新恢復友好關系,這段時間顏相國會坐鎮豐州以及三鎮,等你完成任務后,朕再重新考慮你的職務。”

    郭宋半晌道:“陛下的意思是,要先革掉微臣的職務?”

    李豫點點頭,“確實是這樣,讓所有人覺得,你是得罪常相國才被革職,這樣,你才能替朕率領精銳之軍秘密潛伏中原,你的委屈和功勞,朕一定會加倍補償你。”

    郭宋有些茫然,“可是....微臣什么都沒有準備好,那些跟隨我的幕僚怎么辦?還有我的兵器也在豐州。”

    李豫微微笑道:“這些朕都替你安排好了,此事只有太子知曉,你現在去找他,他會告訴你怎么做。”

    說完,李豫又給他一面金牌笑道:“這是上次朕賜你的金牌,你還是拿著吧!”

    郭宋接過金牌道:“革職會傷害那些跟微臣的將士和官員,陛下還是讓微臣辭職吧!”

    李豫緩緩點頭,“朕準了!”(猛卒..156156081)-- ( 猛卒 http://www.qirdwt.tw/149/1494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