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國術打法周末加更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電視、網絡和報紙上經常出現,跳入水中救人的人死了,而被救之人卻活了下來。

    原因就是落水之人,將救他的人拉進了水里,而他自己則本能的拼命的踩著救他的人浮出水面,得以喘息,從而得以生存下來。

    所以救生員的第一條準則就是,救助落水之人,要先將其打暈。

    啪!

    我一記手刀,斬在王娟的脖子上,隨之她的掙扎和纏繞停止了下來,身體開始變軟,于是我馬上單手抱著她的身體,開始朝著水面游去。

    十分鐘之后,我終于將她的身體拖上了岸。隨后我直接把她的身體抗在肩膀上,將她的頭朝下、腳朝上,身體倒了過來,并且我的手輕輕的按著她的腹部。

    這些都是阿爺教我的!

    咳咳!咳咳……

    一分鐘之后,王娟嘴里吐出兩口海水,隨之她蘇醒了過來。

    看到她蘇醒過來,我才將她從肩上放下來。

    咳咳……

    王娟雙手撐在膝蓋上,彎曲著身體,再次咳嗽了起來,隨著她的咳嗽,胸部急速的起伏著。

    剛才我還沒有注意,現在才發現,王娟的衣服被海水浸透,緊緊的貼在身上,讓她已漸漸成熟的身材展露無異。

    何況她僅僅只穿了緊身t恤和一條花格超短裙,此時花格超短裙因為濕了,有一端貼在她的腰部,讓她的翹臀露了出來,還有那粉色的小內內。

    我不由的將目光在她的臀部停留了幾秒鐘,不是我色,而是對于高中生的我來說,女生的身體還是充滿了吸引力,更何況王娟的身體真的很好,臀部圓潤而翹起,形成了一個完美的s形。

    五分鐘之后,王娟才恢復正常。

    而此時我已經把我的書包、校服和鞋子撿了回來,不過王娟的書包則永遠的沉在大海之中。

    穿好衣服之后,我帶著王娟朝著青城一中走去。

    對于她把我拖下水這件事情,也就算過去了。

    既然她可以毫不猶豫的跳海,這件事我也不好再追究下去。

    我們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就這么肩并肩一塊走著,而剛才的這一幕,都被陳超看在眼里。

    “到底是怎么會事?”陳超百思不得其解。

    陳超馬上掉頭進入了一中旁邊的一個超市,出來的時候,他的手里拿著兩條干凈的毛巾,隨后朝著我和王娟兩人跑了過來。

    “云哥,擦擦水!”陳超把兩條剛買的毛巾遞到我和王娟的面前。

    我雖然跳海救王娟的時候,脫了校服,但是頭發卻是濕的,臉上還有水珠,于是我也不客氣,接過陳超遞過來的毛巾,先擦了一把臉,然后開始擦頭發上的水。

    王娟也接過了毛巾,擦了起來。

    陳超的目光在王娟的身上看了兩眼,然后急忙眼觀鼻、鼻觀心,不敢再看了。

    離校門口還有一百米左右的時候,我讓陳超先走,免得讓劉俊發現他跟我有瓜葛,再對他不利。

    陳超急步朝校門口走去,而我則牽著王娟的手,慢慢的朝前走著。

    “別怕,既然你連死都不怕,還怕劉俊嗎?”我感覺到王娟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于是對其微微一笑。

    王娟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隨后平靜了下來,緊抿著嘴唇,跟著我一步一步來到校門口。

    “站住!”劉俊一聲令下,那名一米八的肌肉男就把我和王娟攔了下來。

    我打量著這名肌肉男,看起來不像練傳統武術的人,應該是練過散打之類的功夫,身體的肌肉充滿了爆發力,臉上的刀疤說明此人戰斗經驗豐富,應該是城西幫的打手。

    “李瀟云,你敢跟我劉俊叫板,今天就讓你知道一下我的厲害,給我打!”劉俊臉上露出一抹兇狠的寒光。

    昨天我那一腳,踢得他半天才爬起來,并且現在腹部還隱隱作痛,所以今天劉俊把城西幫的一名打手叫了出來,準備給我點顏色看看。

    劉俊他也不是傻子,昨天他們一群人,都被我打趴在地上,這證明我可能學過功夫,普通的高中生已經不是我的對手,所以今天他特意叫了這名打手出來。

    劉俊一說動手,我的身體已經朝后退了一步,同時那名肌肉男的拳頭也打到了我的眼前。

    我后退一步,剛好將他的拳頭躲過去,隨后一記左手劈拳朝他手腕拍去。

    啪的一聲,肌肉男的右拳就讓我打落,將他的中線暴露在我的眼前。

    拳經云:聽見響,往前闖!

    意思就是說,你一招架住對方的攻擊,下邊的招式就要連環的使出來,不要猶豫。

    國術的打法,就是一個身體的自然反應,平時你千錘百煉的招式,在實戰之中,不要去管對方的攻擊,而是按照自己的招式打下去。

    因為國術的打法招式,是經過上千年,幾十代人的不斷改進,最終才傳到你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了缺點,你放心使出來就可以,并且國術的一個特點,就是防中有攻,攻中有防,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攻防合一。

    所以當我的左手劈拳打中了對方手腕,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之后,我想也沒想,身體隨之朝前一竄,右腳一個雞踩步,朝前方踩了下去,左手順勢朝上一架,同時右拳就是一記進步崩拳直搗對方的心窩。

    肌肉男的右手的手腕一陣刺骨般的疼痛,讓他的嘴角不由的一抽,接著看到自己身前黑影一閃,心知不好,于是他急忙想要抬腿防止我的近身,這也是散打慣用的招式。

    但是他的腿剛剛抬起,就被我右腿的雞踩步踩在脛骨上,將他的剛剛抬起的腳硬生生的蹩了回去。

    接著只聽嘭的一聲,我這一記全力的右手崩拳就轟在他的心窩處。

    一記得手,我并沒有停手,一個左側身,左腳貼地面急進,左手崩拳隨之而來。

    嘭!嘭!嘭!

    一招三式連環崩,轟在了肌肉男的胸前。

    撲通!

    三拳過后,此人仰面倒了下去,嘴角流出血來,兩眼朝上一翻,已經不醒人事。

    這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在王娟的眼里,我和肌肉男兩人也就一碰撞,然后肌肉男就被我崩了出去,倒地昏迷不醒。

    其實傳統武術的真正較量,就是這樣,根本就不是電視里你看到的那樣,兩人你來我往的打上幾十個回合,還不分勝負。

    你想想平時一掌下去,七、八塊磚都能劈碎,一拳下去,幾百斤的沙袋打得蕩起一百八十度的弧度,力量有多大?

    只要人的身體挨上一下,就得受傷,若是打在要害處,不死也要傷殘,怎么可能打上幾十回合,兩人還能完好無損,生龍活虎呢?

    如果真是那樣,只能說明兩人都是花拳繡腿!

    傳統武術基本上都是一瞬間就能分出生死。

    所以一些成名的國術宗師,跟人動手都十分的謹慎!

    肌肉男不醒人事,我則收了勢,一步一步朝著劉俊逼去。他仗著是城西幫劉之橋的兒子,竟然大白天帶個打手來青城一中鬧事,還真是不知死活。

    劉俊看著我朝他逼去,臉上露出一絲恐懼。這名肌肉男的實力有多強,他可是一清二楚,雖然不是他們城西幫打手之中最能打的人,但是其實力和兇狠程度也排進了前五名,而在我面前僅僅一個照面,就被我放了出去,并且看樣子,傷的還很重,此時肌肉男的呼吸已經變得很微弱。

    “你真以為自己是劉之橋的兒子,就可以為所欲為?”我盯著劉俊的雙眼看去,同時身體逼到了他的二米之外。

    唰!

    一把彈簧匕首出現在劉俊的手上,他畏懼的目光中還帶有絲絲兇狠。

    “老子殺了你!”劉俊身體朝前一竄,彈簧匕首朝著我的肚子捅了過來。

    我瞬間提氣收腹,其腹部朝后縮回去半寸,同時左手一記鷹捉式,從胸前朝下抓了下去。

    劉俊手上的匕首剛剛碰到我的肚皮,就再也移動不了了,因為我左手的鷹捉,正扣在他的手腕上。

    “給我松手!”我手指一用力,咣鐺一聲,劉俊手里的彈簧匕首掉落在地上。

    我的右腳尖一挑掉在地上的匕首,隨后右手朝下一撈,就把匕首接在手里,我的左手抓著劉俊的右手往路邊的樹上一貼,緊接著一道寒光閃過,匕首刺穿了劉俊的右手掌,扎進了樹干之中。

    啊……

    劉俊的慘叫聲在學校門口響了起來。

    劉俊不敢動,因為一動,他的手掌會巨痛無比,鋒利的刀鋒就會切割著他的肉。

    用匕首將劉俊的右手釘在樹上之后,我拿出了手機,給阿爺打了一個電話,將事情說了一下。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已經不是我能處理的了。

    此時的王娟,看到劉俊被釘在樹上,眼睛里充滿了仇恨的目光,并且兩個眼珠開始發紅。

    她走到肌肉男的身邊,躬身在他的身上摸索了起來,隨后在肌肉男的腰間摸出一把匕首,朝著劉俊走去。

    劉俊看到王娟拿著匕首朝他走去,于是大聲驚呼起來:“你要干什么?救命啊!殺人了!”

    學校看門的保安此時才出來,大聲的朝著我和王娟兩人呵斥道:“你們兩人做什么?我已經報警了!”

    “滾!”我對其怒喝了一聲,剛才劉俊帶著肌肉男在校門口截我們的時候,他連個屁都不敢放,現在卻出來吆喝,我最看不起這種人。

    那肌肉男臉上有刀疤,身上紋著一條青龍,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他竟然龜縮在傳達室里不敢出來,現在可好,竟然對我和王娟兩人大呼小叫。

    不過我呵斥完學校保安之后,一把將王娟手里的匕首奪了過來,劉俊不能死,若是他死了,這就是死仇,沒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以阿爺的能力也擺不平。

    “他還不能死!”我盯著王娟說道。

    “我要殺了這個畜生!大不了一命嘗一命,你放開我!”王娟掙扎著,大聲怒吼著。

    但是我不能放手,這事已經不是我能處理的了,我也只能做到這一步,控制著事態不能繼續擴大。

    肌肉男一看就是黑道上的打手,死了的話,事情不大,但是劉俊不同,他不但是劉之橋的兒子,還是在校的高中生,所以他不能死。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