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演戲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喂,志哥,我是李瀟云,我要報案,我女朋友剛才在觀海長廊晨練的時候,遭到四名男子的追擊和劫持,多虧我趕到及時,將他們四人制服了,不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我把電話直接打到了刑警隊,這是劫持綁架案,按理說應該歸他們刑警隊管。

    王志沉默了一分鐘,說:“你們幫會之間的仇殺,我可不管!”

    “志哥,我女朋友是今年咱們市高考的第二名,海大經貿學院的高材生,怎么可能跟道上的事情扯上關系。”

    “那好吧,我一會過去!”王志考慮了幾秒鐘,說一會過來,隨后就掛斷了電話。

    “你們三個先回去,這里我來處理!”我對蚊子三人說道。

    “嗯!”他們三人點了點頭,隨后離開了。

    大約十五分鐘之后,二輛警車開了過來,停在觀海長廊的大道上,王志帶著三名刑警走了過來。

    王蓉剛才還在我懷里哭泣,現在已經平靜了下來。今天早晨的這一次突變,把她嚇得不輕。

    隨后的事情倒是也順利,四名男子被帶到了刑警隊,我陪著王蓉也來到了刑警隊做了筆錄。

    刑警隊就是比派出所效率高,四名男子的檔案一會就從公安系統內部網站調了出來。

    “王隊,四人都有濰市人,都有案底,應該屬于……”我的耳朵很靈敏,一名女刑警把一份報告送到王志手里,同時在他耳邊小聲的說道。

    “嗯!”王志點了點頭,隨后那名女刑警走開了。

    等那名女刑警離開之后,王志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朝著王蓉看去。

    “你可得罪過什么人?”王志對王蓉詢問道,其實在王志的心里,已經把這件事歸結于是我的問題,可能是我跟濰市楊家有什么過結,從而把禍事引到了王蓉身上。

    “也不知道這小姑娘知不知道李瀟云的身份,這么漂亮可人的小姑娘,不好好學習,談什么戀愛,就是談戀愛也找一個大學生多好,怎么會找一個道上的人,還是個可能以后會在q市攪風攪雨的家伙。”王志在心里暗暗為王蓉惋惜。

    王蓉想了一下,說:“我們班上有一個男同學追求我,我拒絕了,當時他說了很難聽的話,隨后我抽了他一個耳光,又踢了他一腳。”

    王蓉也不是傻子,她很快就把這件事情,歸結在楊景鑠身上,因為楊景鑠的背景她也知道。

    “同學之間這種事情,不可能……”王志剛剛準備很武斷的下結論,王蓉就搶先說道:“那人叫楊景鑠,濰市人,聽說家里在濰市是混黑道的!”

    “啊!”王志把后邊的話硬吞了回去,因為如果王蓉說的是真的,那么百分之百是這名叫楊景鑠的人,指使這四人干的。

    “好了,你們兩人先回去,我們會盡快破案!”王志把本子合上,對我和王蓉兩人說道。

    我打電話給孫晴晴,替王蓉請了假,今天她有點驚嚇,精神很不好,需要休息和調整。

    我開著車載著王蓉,朝著金沙灣別墅駛去。在車上看著精神萎靡的王蓉,我心里不由的一陣疼痛。

    “說要照顧好她,還是讓她受到了驚嚇,看來自己還是太低調了,這才讓一些人,敢這樣毫無顧及的對我身邊的人下手。”我在心里暗暗的思考道。

    “楊家,這次我李瀟云跟你沒完,欺負人欺負到了q市,哼!”我心里冷哼了一聲。

    其實我能想到,楊景鑠報復王蓉,最多就是叫人把他綁架,然后對其實施**,不可能真把王蓉殺掉。

    死了一名大學生跟強奸案是兩個性質的案件!

    命案必破,何況王蓉還是一名在校的女大學生?但是如果是強奸案,那就不好說了,只要那四個人一逃竄,也許幾年,也許十幾年之后才能抓捕歸案,這還要看運氣。

    把王蓉送回別墅之后,安慰了她好一會,她才慢慢的睡去。

    我來到二樓客廳,打了兩個電話,一個打給袁剛,讓他在學校給我盯住了楊景鑠,一個打給趙泰。

    ……

    楊景鑠晚上十點,才從刑警隊出來,他今天被叫到刑警隊詢問了一天。

    “該死!四頭蠢豬!”楊景鑠心里暗罵了一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四名綁人經驗豐富的漢子,愣沒有把王蓉綁到手?并且還被刑警給抓了起來,他們四人都有案底,再攤上這樣的事情,一進半會是別想放出來了。

    何況這里還是q市,楊家有點使不上力!

    對于那四名漢子會不會把他招出來,楊景鑠一點都不擔心,因為除非他們四人不想活了,敢把他這根楊家的獨苗苗供出來。

    楊景鑠今天心里有火,于是開著車朝著一家迪廳走去,他想去獵艷。

    “云夢迪廳,名字不錯!”楊景鑠在市中心選了一家最豪華的迪廳,然后把車停了下來,走進了云夢迪廳。

    楊景鑠剛剛走進去沒多久,趙泰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我是趙泰!”

    “趙哥,那小子進了我們的云夢迪廳!”電話另一端監視楊景鑠的小弟,聲音有點興奮。

    “知道了,按計劃辦!”趙泰暗笑了一聲,隨后掛斷了電話。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闖!

    楊景鑠在舞池里晃動著身體,他還沒有發現獵艷的目標,突然一個女子的身體碰了一下他的后背,他能感覺到一絲柔軟,于是楊景鑠馬上轉過了頭來。

    只見一個白色小吊帶,齊臀小短裙的女子,正在他身后扭動著軀體。

    這女子沒有濃妝,比較清純的臉上,眼睛閃閃發亮,并且眼角處還透出一股媚惑。

    “就是她了!”這女孩子比較符合楊景鑠的味口,那些帶著長長的假睫毛,化著濃妝的女子,實在引不起楊景鑠的興趣,他還是比較喜歡這種看起來比較清純可人的女孩子。

    于是楊景鑠馬上貼了上去,開始跟這名女孩子熱舞起來。

    楊景鑠今天的運氣好像不錯,沒幾句話,就跟這名女孩子熟悉了起來。

    但是正當楊景鑠準備趁熱打鐵,邀請這名女孩子到旁邊喝一杯的時候,一名小青年突然擠進了他們兩人中間,硬是把他和這名女孩子給分開了,隨后跟這名女孩子貼身舞動了起來。

    楊景鑠今天本不就窩了一肚子火,好不容易勾上一個妹子,竟然還被人給截和了,他的心火騰的一下,就燃燒了起來。

    嘭!

    楊景鑠輪圓了胳膊,朝著這名小青年的耳后就打了過去,只聽嘭的一聲,這名小青年被楊景鑠一拳打了一個踉蹌。

    小青年搖了搖發昏的腦袋,朝著楊景鑠看去,口里怒吼一聲:“艸你媽,勾搭我媳婦,還敢打人,老子跟你拼了。”說著這名小青年就朝著楊景鑠撲了過去。

    嘭嘭嘭……

    兩人你來我往的扭打了起來。

    不過大約一分鐘之后,突然那名女孩子尖叫了起來:“殺人了!”

    這時云夢迪廳的保安才趕到現場,將楊景鑠和那名小青年拉開,但是在拉開之后,云夢迪廳陷入了一陣混亂之中。因為那名小青年的肚皮上正往外流著血,而楊景鑠的手里卻拿著一把匕首,并且匕首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殺人了!”突然迪廳里響起一陣陣的尖叫聲。

    十分鐘之后,城關派出所的警察趕到了,把楊景鑠給拷了起來;十二分鐘之后,120救護車趕到了,把小青年送去了醫院。

    這一切我都在二樓經理室的大玻璃后邊,看得一清二楚,因為剛才事情都是我一手導演的。

    小青年和那名女孩子都很干凈,無案底,是阿爺資助的市孤兒院里長大的孩子,同時也是這一次被我招入武字部的成員。

    這一出苦肉計,算是大功告成。

    小青年叫阿山,十八歲,小姑娘叫蘭子,十七歲,兩人青梅竹馬,從小在q市孤兒院長大,而那個孤兒院是由阿爺資助的。

    本來他們是除了蚊子這批刀客之外的另一批義字堂的死士。

    可惜阿爺的經營還沒有開花結果,義字堂就倒了。

    不過孤兒院的這些人,并沒有放下,一直都在暗中資助著,同時他們也從小開始修煉形意拳,不過每人也僅僅只修練一到二招打法而已。

    阿山剛跟楊景鑠搏斗,就控制了主動,當時他用衣服捏著一把匕首硬塞進了楊景鑠的手里,楊景鑠還沒有反應過來,阿山就抓著他的手腕,將匕首捅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阿山這一刀扎的很準,即不傷脾,也不傷胃。

    ……

    直到楊景鑠被帶到城關派出所,他還處于呆滯之中。

    “警察叔叔,我是被冤枉的!”楊景鑠突然叫了起來。

    “坐下!老實點!”派出所民警已經把楊景鑠定義為了小混混,這已經不是打架斗毆了,還是持械傷人,如果進醫院的阿山有個三長二短,甚至于可以定為過失殺人或者是故意殺人罪。

    “警察叔叔,我真是被冤枉的,那匕首不是我的!”楊景鑠再次叫嚷道。

    “來這里的人,都說自己冤枉,難道我們警察會亂抓人,還有那匕首是不是你的,我們會做出指紋鑒定。”民警冷哼了一聲,對楊景鑠喝道:“老實交待,為什么在迪廳里持刀傷人!”

    “我……”楊景鑠嘆了一口氣,然后老老實實把剛剛的經過說了一遍,并且一再強調,他是被人冤枉的,那匕首不是他的,他也沒有捅阿山,而是阿山自己捅得自己。

    那名詢問楊景鑠的民警,斜著眼看著她,心里暗罵一句:“別人有毛病自己捅自己,等匕首指紋鑒定報告出來,我就知道你是不是在撒謊了,到時候看你還怎么說。”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