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平定城南為ching019加更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哼,你是大學生,我不敢動你,因為怕影響擴大,那我就先把你大學生的身份扒下來,把你搞成一個有案底的罪犯。”我看著楊景鑠被警察帶走,在心里暗暗想道。

    q市是我的地盤,我才是這里的地頭蛇。

    你們楊家也許在濰市,可以把你撈出來,但是在這里,哥要把你往死里整!

    人證、物證都沒有任何問題,何況我還跟楚誠打過招呼,并且為了不引起楚誠的反感,我還把楊景鑠家里的背景,還有他要綁架王蓉的事情,都詳細的跟他說了一遍。

    楚誠雖然是阿爺一手養大,栽培出來的,但是我能看出來,他是富有正義感的,對于一些社會的黑暗面,他很抵觸,真的讓他幫著我冤枉一個好人,怕是他即使同意了,心里也會有一點點疙瘩。

    所以我對他還是開誠布公的好。

    阿山肯定沒事,所以楊景鑠就是持刀傷人,完全可以在派出所偵辦,不用上交刑警隊。

    而我希望楚誠能在派出所攻破楊景鑠的心理防線,把他指派那關在刑警隊里的四名男子,綁架王蓉的事情也招出來,這樣兩案并罰,就得讓他吃幾年牢飯。

    ……

    劉緩緩在廁所里撥通了陳超的電話,因為她剛才無意之間,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秘密,茉莉養得小白臉,竟然就是他們這一層的威仔。

    威仔,眉清目秀,180cm的身高,長得很帥,但是有點娘,沒想到原來是被茉莉給包養了起來。

    “喂!陳超嗎?我是劉緩緩!”劉緩緩此時心跳在急速的加快,心臟仿佛要跳到了她的口里似的。

    “嗯,我是陳超!”

    “茉莉養的小白臉叫威仔,他住在……”劉緩緩把威仔的地址也搞到了手。

    “知道了,你自己小心點!”陳超掛了電話。

    呼!

    劉緩緩放好手機,這才從廁所里走出來。

    “緩緩,有人點你!黃姐一直在找你呢!”

    “哦,我來了!”

    ……

    一個星期之后,一個u盤到了我的手里。

    昨天中午,茉莉跟威仔幽會時的全程錄像就在這個u盤里面,現在的針孔攝像機,真是防不勝防。

    得到劉緩緩的信息之后,我馬上讓蚊子替入了花園小區32號4樓b座,威仔的房子里,在里邊安裝了四個針孔攝像機,從而得到了這個u盤。

    道上的老大被自己的姘頭戴了綠帽子,其威信和名譽將受到致命的打擊,所以只要肖鴻風知道了這件事情,那么茉莉和威仔兩人就必死無異。

    “蚊子替我約威仔見個面!”我一邊看著u盤里的錄像,一邊對蚊子說道,茉莉很難約到,但是威仔卻很容易,用他來傳遞消息,剛剛好。

    其實這也不能怪茉莉,因為肖鴻風從起家就是搞黃色產業,而他近水樓臺先得月,早就把自己的身體給搞垮了,才剛過四十歲,對那種事情,就很困難了,必須借助藥物。

    茉莉今年才33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那里能受到了煎熬,于是才會暗地里包養了威仔。

    第二天,我在云海茶樓的包廂,見到了滿臉死灰的威仔,因為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給他的手機里傳了一段視頻,看到這段視頻,威仔直接就崩潰了,他知道只要這段視頻一旦散播出去,他就必死無異,茉莉會不會死,他不知道,但是他,肖鴻風是絕對不會饒了他的。

    “把你手機上的視頻給茉莉看看,讓她明天十二點之前,來這里見我,不然的話,這段視頻將在q市黑道所有小弟的手機上傳播,后果你是知道的!”我看著被嚇的神情恍惚的威仔,對其淡淡的說道。

    “好,我一定把她帶來,請你一定不要傳播出去。”威仔急忙懇求道。

    “我的耐心有限,如果明天過了十二點,茉莉還沒有出現在這里,那可就別怪我無情了。”說完,我一揮手,蚊子就把威仔給帶了出去。

    “陳超,你立了一大功啊!”威仔走后,我對旁邊的陳超說道。

    “呵呵!”陳超笑了起來。

    ……

    “茉莉姐,我們現在怎么辦?”威仔此時正哭喪著臉,給茉莉打電話。

    “一會我就去你那里,見面再說!”茉莉也有點慌神,肖鴻風的脾性她最清楚,發生了這種事情,肖鴻風絕對不會放過她。

    一個小時之后,威仔和茉莉見面了。

    兩人商論了將近二個小時,茉莉才離開。

    第二天十一點鐘,茉莉和威仔兩人就來到了云海茶樓,威仔被擋在了包廂外邊,只有茉莉一人進來。

    “云哥!”茉莉看了我一眼,然后叫了一聲云哥。

    她是肖鴻風的女人,自然見過我的照片。

    “既然你能來到這里,證明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殺掉肖鴻風,你好,我也好,肖鴻風死后,他的錢全部歸你,帶著你的小白臉離開q市,遠走高飛,但是肖鴻風的場子全部轉讓給我。”我也不廢話,既然茉莉這女人來了,那么她怕是早就猜到我要讓她做什么。

    “成交,不過肖鴻風有幾個鐵桿手下……”這女人也是一個人物,做事毫不拖泥帶水,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列個單子,名字和地址還有相片,發到我的手機上,我會讓他們全部的消失。”

    “云哥爽快,不知道云哥想讓我怎么辦?”茉莉微微一笑。

    ……

    肖鴻風從茉莉手里接過一杯茶,并沒喝,而是放在茶幾上。

    “都二個月了,義字堂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真他娘的奇怪!”肖鴻風喃喃自言。

    “鴻風,我早就說了,義字堂已經不是以前的義字堂了,我們怕他做什么?”茉莉腰一扭,坐在了肖鴻風的身上,再一次把茶杯端起,遞到了他的手里。

    這一次肖鴻風一飲而盡,隨后說:“茶有點濃!”

    但是幾秒鐘之后,肖鴻風突然睜大了眼睛,血從口里流了出來。

    “你……”他用手指著茉莉,眼睛里全是震驚和不可思議。

    撲通!不過下一秒,他們一頭栽倒在沙發上。

    茉莉剛才在茶杯里放了氰化鉀巨毒,瞬間可以使人死亡。

    “肖鴻風,你這可別怪我,我茉莉跟你這么多年,一分錢沒有賺到,全部都控制在你手里,而我平時買件貴一點的衣服,都要跟你商量,哼,我茉莉早就過夠了這樣的生活。”茉莉看著倒在地上死亡的肖鴻風,嘴里自言自語的說道。

    隨后她拿出了幾份轉讓合同,按上了肖鴻風的手印和公章!

    ……

    三天之后,茉莉帶著威仔離開了q市,而我利用這三天時間,讓蚊子、趙泰等人,全部出動,以雷霆之勢,掃平了肖鴻風的十幾個鐵桿手下。

    總算在沒引起大的波動的情況之下,兵不血刃的接管了城南紅燈區。

    這一接管,我手上的小弟,馬上變得不夠用了。

    我讓趙泰帶了十名小弟,去城南主持大局,因為趙泰比較穩重,獨擋一面完全沒有問題,剛開始的時候,我怕肖鴻風的小弟鬧事,于是又讓狗熊帶著剛剛訓練不久的武字部,也進入了城南。

    武字部的成員,有一半是阿爺以前留下的善緣和拳脈,所以戰斗力不容小視。

    并且我也不貪心,大家在道上混,無非是混口飯吃,我不能砸了城南所有小弟的飯碗,所以僅僅四個主要的場子,被我盤了過來,然后剩下的七、八個小場子,都以低價轉讓給了一些靠攏義字堂的小弟來經營,算是義字堂的外圍,但是賺的錢都是他們自己的。

    所以雖然剛開始,也有鬧事的,但都是小打小鬧,很快就被打壓了下去,并且城南派出所,我也開始上下打點,肖鴻風在的時候,給他們多少錢,我是一分錢不少。

    ……

    終于算是解決了一件事情,至于高巨軒,現在我還不想動他,因為他背后還站著李澤普。

    不過我占了城南紅燈區,再加上市中心的三個場子,在q市,義字堂現在又成了最大的幫會。

    下邊一段時間,就是消化整合,同時訓練小弟,接納新的成員,把我搭起的四個部門,都運轉起來,因為我覺得自己也許可能馬上就要遠行。

    非洲之行,勢在必行!

    我的心還是在國術上,對于幫會,只是自己生存的手段而已。如果有一天,我的國術真得達到了那種傳說中的境界,也許我真得會帶著王蓉浪跡天涯。

    楊運德親自來到了q市,他是老江湖,沒用幾天時間,就找上了門來。

    我前段時間,一直在搞肖鴻風的事情,所以就沒有見他,其實我也不想見他,事情已經這樣,仇是結下來,楊景鑠敢動王蓉,我就不想跟他和解,更不可能饒了他。

    你楊運德在濰市叱咤風云也就罷了,還想要到我們q市攪風攪雨,有本事就猛龍過江,來q市壓我這地頭蛇一頭。

    “運德兄,這次景鑠怕是有點麻煩,他在里邊把叫人綁架王蓉的事情也交待了出來,再加上他用匕首捅傷了人,兩罪并罰,怕是很難保釋了,并且已經時入了法律程序。”馬律師嘆息了一聲,對楊運德說道,他是楊家的專用律師,跟楊運德很熟悉。

    “被捅傷的那人,不愿意和解?”楊運德問道。

    馬律師搖了搖頭,說:“我把補償價出到了三十萬,他都沒有點頭。”

    “算了,這就是一個套,要想讓他松口,只能去找李瀟云。”楊運德已經把事情打聽清楚,王蓉是我女朋友,而我則是q市義字堂現任的當家的。

    “景鑠也是,怎么也不打聽清楚!”馬律師再次嘆息了一聲。

    現在兩案并案處理,都歸到了城關派出所,他前段時間拿著支票去城關派出所的所長家里通融一下,先不要走程序,不要送到檢方,但是令他沒有想到,楚誠直接把他被轟了出來,并且沒過幾天,案子就上交到了檢察院,是一點面子也不給他們楊家。

    “唉,景鑠從小沒有吃苦,這一次對他也是一個教訓,不過馬律師,還要辛苦你,在法院那邊想想辦法,刑期最好不要超過一年,然后再送點錢,在監獄里減減刑,關二個月,教訓他一下就行了。”楊運德對自己這個寶貝兒子,還是狠不下心來。

    “法院那邊,我會盡力的,不過你還是要找找李瀟云,只要他這邊松口,景鑠還是有希望不用判刑的,畢竟一旦判刑,就會有案底。”馬律師對場運德說道。

    “我知道!”

    ……

    王蓉他們班的輔導員,看著學院下發的處理意見,眉頭不由自主的緊皺了起來。

    “楊景鑠因為持刀傷人,外加指使他人綁架女大學生,現在已經被公安機關依法拘留,等待著法律的嚴懲,根據以上情況學院做出開除楊景鑠的決定。”

    她本來以為學院會給王蓉一個處份,誰知道風云急轉,沒過兩天,楊景鑠就成了罪犯。

    “這……”她一陣瞠目結舌。

    隨后她在班會上宣布了學院對楊景鑠的處理意見。

    王蓉聽到楊景鑠的事情,并沒有什么反應,這幾天來學院上課,車上都有兩名精壯的漢子跟著她,她就知道,我肯定在做一些危險的事情。

    楊景鑠是罪有應得,王蓉想想那天早晨的事情就后怕,萬一自己真的被那四個人抓走,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樣下場?

    王蓉不敢想,因為她知道,也許她會跟姐姐王娟一樣——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姐夫,你會永遠的保護我嗎?”王蓉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那名輔導員此時卻有點害怕,她知道楊景鑠家里很有錢,就算他持刀傷人,只要把傷者做好安撫工作,完全可以擺平這件事情,但是現在卻鬧到這個地步。

    那么只能證明一件事情,錢在楊景鑠傷人這件事情上,沒有絲毫的作用。

    而同時四名男子都沒有抓住王蓉,反而被別人給制服了,并直接關進了刑警隊。

    兩件事情仔細的一分析,這名女輔導員就有點害怕,因為這兩件事情,都是在王蓉跟楊景鑠鬧翻之后不久發生的,再加上她終于發現王蓉竟然是開著五十多萬的牧馬人越野車上學,同時這段時間,總有兩名看起來十分嚇人的漢子,充當王蓉的保鏢。

    “王蓉倒底是什么來頭?”這名輔導員在心里暗暗猜測道。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