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誰輸誰贏為ching019加更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不過下一秒,我和劉馳兩人再次朝著對方撲去。

    嘭嘭嘭……

    一樓練武大廳里響起一陣拳肉相撞的聲音。

    我們兩人畢竟都不是神仙,剛開始勢均力敵,防住對手攻擊的同時,又能打出自己的進攻,但是其實我們兩人都留了后手,基本上是以防為主,而攻擊為副。

    這也是國術的宗旨,保存自己的同時,才能擊敗對手。

    不過幾招對撞之后,我和劉馳兩人都失去了耐心,同時也清楚,這樣留有后手的打法,我們兩人只能活活被累死,想要等著對手犯錯誤,同時給與對手致命一擊,那幾乎不可能,因為誰也不會拿著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闖中堂,一擊定輸贏。

    這是攻中帶守的打法,攻占百分之八十,而防守僅占百分之二十,所以肯定會有一方倒下去。

    我和劉馳兩人平復著胸口的喘息,剛才的幾記對撞,看似兇險無比,其實我們兩人都留了勁,各自的防守都沒有什么破綻,攻擊也是環環相扣,不過卻很耗費體力和精力。

    休息區的王蓉,此時已經看呆了,心里碰碰直跳,剛才我和劉馳兩人的打斗,在她的眼里就是以命相膊,每一次爆響,都會讓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陣顫抖。

    王小麗還算鎮定,因為他畢竟也是明勁巔峰,練了十幾年通背拳,眼力還是有的,她知道我們兩人都留著勁,不過隨著我和劉馳兩人停止打斗,開始平復呼吸,王小麗的臉上抖然擔心了起來。

    她知道,接下來我們兩人就是直正的闖中堂殺招對轟了。

    此時王蓉和王小麗兩人都是雙拳緊握,王蓉想去阻止和劉馳兩人繼續打斗,王小麗同樣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下一秒,我和劉馳的身體突然之間,同時的動了,接下來就撞在了一起。

    嘭!嘭!嘭!嘭!

    四聲空氣鼓蕩的爆響。

    我和劉馳兩人的腳對了一記,膝對撞了一下,同時雙手臂各相撞了一下,發出四記響聲。

    并且我們這四記攻擊都加上暗勁。

    噗!

    劉馳噴血倒退了出去。

    咔嚓!

    我的右肩膀直接脫臼了。

    底下一腳一膝,我們兩人不分上下,誰都沒有打到誰,誰也沒有破壞到對方的身體平衡,不過上身的攻擊,卻見出了分曉,我左手的進步崩拳,被劉馳給擋了下來,于是我順勢一個側身,一記青龍出水,打向他的肋部。

    劉馳一記野馬分棕,就纏繞在我的手臂上,可惜我的形意震抖勁,讓他的纏繞沒有成功,不過阻緩了我的攻擊,僅僅讓我布滿暗勁的右手,其拳棱掃過他的左肋。

    不過劉馳也在剎那之間,突然身體大龍脊椎骨暴響,手臂一甩,再次纏繞了上去,同時身體一抖,我的右胳膊就脫了臼,人也被放了出去。

    不過劉馳傷得更重一些,整個左肋部,被我布滿暗勁的拳棱掃過,其表面已經青黑,一片淤血,暗勁透體而入,傷到了了的左肺。

    這還是他我這一招青龍出水,沒有完全打中他的左肋,僅僅是拳棱子掃過,差不多僅有三成的力量,打在他的身上,不然的話,如果全力擊中,我的暗勁會立刻將他的左肺絞得粉碎,那時候,他就是必死無異。

    噗!

    劉馳吐出口中的鮮血,身體搖晃了二下,然后再次擺出一個太極的起手勢,硬忍著肋骨和左肺傳來的陣陣巨痛。

    我右臂上,出現五道青黑的淤血印,是剛才劉馳野馬分棕的纏繞手留下的,同時右臂還脫了臼,無力的耷拉在我的身側,而我的左手朝前一個立掌,一個三體式也扎在當場,兩眼微瞇,寒光閃爍其中,此時的我也打出了心火。

    “李瀟云,今天不分出生死,誰他娘就是烏龜王八蛋!”劉馳兩眼血紅。

    “劉馳,哥五年前能把你打成一條狗,今天就能再打你一次!”我也是怒火中燒,眼露寒光的瞪著劉馳。

    我們兩人在積攢著下一次的對轟力量,下一次,必然會有一人躺下。

    十幾秒鐘之后,我的身體剛要動,突然耳邊傳來一聲哭喊聲:“姐夫,不要!”

    同時我的腰被王蓉給死死的抱住了。

    而對面,劉馳被王小麗給抱住了。

    “臭老娘們,給老子滾開!”劉馳吼了起來。

    “王蓉,聽話,放開手。”我也對王蓉喝道。

    “我不放,就是不放!”王蓉一邊哭著,一邊斬釘截鐵的喊道。

    王小麗此時也是一邊流淚,一邊對劉馳溫柔的說道:“你聽我這一次好不好,別打了,只要你這一次別打了,我以后都聽你的。”

    “滾開,你這個臭老娘們想讓老子當烏龜王八蛋嗎?”劉馳掙扎了起來,但是他剛一動,左肋和左肺部就是一陣鉆心刺骨般的疼痛。

    “我又不給你戴綠帽子,你怎么可能是烏龜八王蛋?”王小麗就是不松手,并且因為劉馳受傷,她直接把劉馳抱了起來,朝著大門口走去。

    “李瀟云,咱倆的事沒完!”劉馳在快離開大門口的時候,對我吆喝道。

    “哥等你!”我冷哼一聲。

    其實在王蓉和王小麗兩人哭著抱住我和劉馳兩人腰的時候,我們兩人就沒有了斗死之心,女人的眼淚能融化男人的心。

    但是男人的面子不能不要,所以我們兩人才會這么大呼小叫。

    其實說實話,如果再打下去,十有**劉馳會倒下去,不過我肯定也不好過,搞不會受重傷,到時候會不會留下病根或者后遺癥都難說。

    ……

    啊……

    我輕喊了一聲,只見咔嚓,我的右胳膊被阿爺給接了上。

    這種胳膊脫臼,上醫院,還不如找阿爺,所以等劉馳走了之后,我就馬上給阿爺打了一個電話,一個小時之后,阿爺帶著他的小藥箱,打車趕了過來。

    “好了,最近不要活動!”阿爺給我接上胳膊之后,又拿出一塊純虎骨做成的膏藥,給我貼在上邊,手臂上青黑色的淤青此時已經腫了起來,阿爺把一小瓶秘制的跌打酒遞給王蓉,對其說道:“每天給他擦三次。”

    “嗯!”王蓉恭敬的接了過去,急忙點了點頭。

    過年的時候,我本來想帶王蓉回家見見阿爺和父母,但是王蓉死活不肯,她有點害怕。

    這一次是她和阿爺第一次見面。

    “阿爺老了,你們兩人早點生個孩子,也讓阿爺抱抱重孫子!”阿爺看著王蓉笑呵呵的說道。

    王蓉聽到阿爺的話,臉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急忙起身,說:“爺爺,我給你泡茶!”

    “阿爺!”我叫了一聲。

    “怎么?你阿爺我都八十多歲了,如果再等幾年,萬一……”

    “阿爺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我不敢想那種生死離別的事情。

    “長命百歲,誰又能長命百歲呢?也許化勁之上,能夠長命百歲?但是那又有誰知道呢?”阿爺嘆息了一聲。

    隨后王蓉給阿爺泡著茶,我則把剛才跟劉馳的打斗經過,詳詳細細的跟阿爺說了一遍。

    “阿爺,太極的柔勁太難對付了。”最后我感嘆了一聲。

    最后一招,如果換成其他拳勁力,我的形意抖震之力,絕對可以將其震開,但是劉馳野馬分棕的纏繞云手,用的是柔勁,讓我沒將其一下子彈開,這才阻隔了我的拳力,僅僅只打傷了他,沒有要了他的命。

    同時也讓他有機會,再次纏繞到我的手臂,硬生生的把我的手臂給扯脫了臼。

    “沒有其他方法,只能將自己的抖震勁練到入微之處,練到每一絲肌肉里,就像當年的郭師,一記崩拳打出,什么招式都攔不住,什么招式碰到都會被彈飛,就是把每一絲的肌肉都使其有規律的抖震了起來。”阿爺對我解釋道。

    太極的纏絲勁、八卦掌的螺旋力、形意拳的抖震之勁,其實都是同一種力量,但是由不同的拳法使出,其內在的力量變化就會不同,不過大同小異。

    阿爺當天晚上住在別墅,第二天才走。

    “姐夫,你喜不喜歡小孩?”第二天阿爺走后,王蓉紅著臉對我問道。

    “怎么?想做媽媽了?”我笑著對王蓉問道。

    “也不是,只是覺得阿爺好像很老了,他既然那么想抱……”

    “我知道你還沒有準備好,我也沒有準備好,我們再等等,至少等你大學畢業之后,我們再考慮要小孩,好嗎?”我用左臂把王蓉摟進了懷里,真是一個善良的小女孩。

    “嗯,姐夫,我什么都聽你的!”王蓉在我懷里點了點頭。

    ……

    劉馳在醫院里待了一個星期,然后王小麗就帶著他回到了遼東。劉馳傷到了肺部,同時左肋骨也被掃斷了二根,最少要休養三個月以上,才能恢復如初,所以在q市醫院做了緊急處理之后,他和王小麗兩人就回到遼東療養去了。

    我和劉馳之間,算是徹底結下了仇,這種仇說不清道不明,也可能就是那種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的念頭。

    我看到了他身上的具大潛力,同時他也看到了我身上的具大潛能。

    兩人心里都明白,只要成長下去,兩人怕是都會在國術上有所建樹,但是我們兩人同時心里又對對方生出一絲不服氣,于是打斗再所難免。

    這是一股銳氣,沒有這股銳氣什么事情也干不成,更別想在國術上走得遠。

    被人挫了銳氣,就會萎靡不振,或者頹廢,甚至墮落而毀滅!

    銳氣,習武之人的銳氣絕對不能被挫,你被人打敗不要緊,只要心中的銳氣還在,你仍然可以卷土重來,但是如果心氣沒了,那一切都就完了。

    人活一口氣,就是心中的銳氣!

    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這口氣不僅僅指氣血,同時也指你向武的銳氣。

    這口氣是絕對不能被挫的!

    所以我跟劉馳都認識到了對方的潛力,又都想在功夫上壓對方一頭,這就是一個死結。

    至于能不能結開,一切都隨緣吧!

    昨天的打斗,劉馳對我存了殺心,我又何嘗不是對他也存了殺心,不是最后關頭,王蓉和王小麗兩人的舉動,我們兩人現在怕是已經是另一種局面了。

    第二天,海大舉行六十年校慶,搞了大型的晚會,于是雖然我右手臂不能亂動,用繃帶吊著,但是我仍然陪著王蓉去參加了晚會。

    晚會搞得很熱鬧,才華橫溢外加青春洋溢的大學生們,搞出來的節目,雖然有點粗糙,但是流淌著一股青春無敵的活力,讓人看了也能充滿希望和活力。

    其中跆拳道社團、散打社團和傳統武術社團都表演了節目。

    雖然上一次散打社團贏了跆拳道社團,但是在海大,跆拳道社團仍然是第一大社團。

    看著臺上,青春活力的大學生,穿著道服,高高的揚腿,轉身后擺,高側踢,并且韓立還單獨表演了凌空連環踢,看起來很絢麗,但是其實這種凌空的連環踢,對付普通人也許還有點用,但是對付有點打架經驗的人都不好使。

    韓立一直沒有從上一次被閻永鍵和王蓉兩人打敗的陰影之中走出來。

    不過這一次,海大的六十年校慶晚會,韓立還邀請了q市跆拳道館的館主李道河來做表演。

    q市跆拳道館以前的樸哲翰館主,幾年前被我打折了胳膊,治療好了之后,就回韓國去了,韓國總部又派了這名叫李道河的跆拳道黑帶六段的高手前來。

    “接下來,我們有請q市跆拳道館的館主,來自韓國的李道河教練為我們表演高超的跆拳道技能。”韓立表演完了凌高連環腿之后,就從主持人手里,拿過麥克風,高聲的說道。

    嘩嘩……

    下邊海大的同學,掌聲雷動。

    聽到這么熱烈的掌聲,我心里卻有一絲悲傷。

    自己的國術,現在都不認可了,一門被閹割了的花拳秀腿的跆拳道,卻風靡國內,可悲啊!

    嗬!嗬……

    李道河穿著跆拳道的道服走上了舞臺,他做了幾個跆拳道的基本動作之后,一揮手,后邊的學員就拿著木板走了上來。

    隨后只見他,啪啪啪……

    側踢、后擺腿、下臂腿、凌空雙踢……等等,把一塊接一塊的木板給踢碎,從而引起下方海大學生的一陣尖叫聲,還有連續不斷的口哨聲。

    我實在忍不住了。

    于是從旁邊的林蔭小道上,挖出一塊那種鋪路的水泥方磚,然后朝著舞臺走去。

    “姐夫,你的手還沒有好,我不準你去!”王蓉攔住了我。

    “蓉蓉,我看著那棒子的得意勁,心里就煩,沒事,就他這樣的,我一個手指頭就能要他的命。”我笑著對王蓉說道。

    “那也不行,你的手臂還沒好,阿爺說了,你一個星期都不能做劇烈運動。”王蓉嘟著小嘴,就是不讓我上臺,并且還把阿爺搬了出來。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