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亡命天涯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嘭!

    大清早,我在柳田縣的院子里練著拳,每一拳每一招,我都能感覺到空氣之中的氣流在我的手臂外側涌動。

    我有點癡迷于這種感覺,好像把形意拳的剛猛打出了一絲柔勁,同時我又體會到了行云流水的另一層意思,不僅僅只是別人的感觀,同時也指自己打拳的時候,仿佛騰云駕霧,身隨風動一般的感覺。

    嘭!

    一聲巨響在我的耳邊炸響,讓我從這種感覺里走了出來。

    剛才最后的一拳,我心有所思,把形意拳的剛猛和練出來的這絲陰柔同時打了出來,沒想到隨著我拳頭的搗出,空氣突然炸響,拳頭外側形成了一個小小的風力旋渦。

    此時太陽已經當空,差不多快中午了,我沒有想到,自己沉浸于這種感覺,不知不覺之中,竟然練了一個上午的拳,而自己卻毫不知情。

    站在窗戶后邊的阿爺,此時他的眼睛里露出一絲欣慰的目光,同時還有一絲期待。

    “娃!真不知道你以后能走到那一步?”阿爺在嘴里喃喃自語。

    吃中午飯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我是李瀟云!”

    “小師叔,晚上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手機另一端傳來趙泰的聲音。

    “嗯!”我掛斷了電話。

    ……

    楊景鑠肩膀上的傷已經基本上好了,當時許官的手腕被歐陽明知扔出的酒瓶砸中,力量小了很多,所以他肩膀上的傷口很淺,一個星期已經結疤,現在基本上快好了。

    今天連嘉茂在假日大酒店給楊景鑠擺了壓驚宴,此時正喝得熱鬧。

    “連先生,你們的菜已經上齊了,請慢用!”一個溫雅的聲音在連嘉茂和楊景鑠兩人的耳邊響起。

    兩人的目光同時朝著這個聲音的發源地看去。

    黑色的職業套裙,領口處翻出雪白的襯衫,一根細細的白金項鏈掛在那芊細的脖頸上,雙腿被肉色絲襪包裹著,圓潤之中帶有絲絲誘惑。

    特別是這名大堂經理的臉上,明明是一個已經成熟的流蜜的少婦,但是卻長著一張娃娃臉,齊眉的劉海惹人愛憐。

    楊景鑠盯著這名大堂經理,一時之間,體內竟然有一絲感覺。

    這幾年他玩女無數,青純妹子、呆萌蘿莉、白領麗人他都睡過不少,但是像這種溫柔可人的少婦人妻,他卻還沒有睡過,所以對他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

    特別是此女子身上那一股成熟待摘的風情,撩撥的他心里癢癢的。

    楊景鑠看著離去的背景,那因為豐滿而把套裙撐得緊緊的臀部,眼睛里不由的發出一絲火熱。

    他的表情,都被連嘉茂看在眼睛,雖然連嘉茂也對剛才這名大堂經理也有點感覺,但是并沒有到達楊景鑠這種程度。

    “楊少,看上那少婦了?”連嘉茂對楊景鑠調侃道。

    “呵呵!嘉茂兄見笑了,沒想到一個成熟的女人,竟然還有如此的吸引力,比那些年輕的女人有味道的多!”楊景鑠反應了過來,對著連嘉茂笑了起來。

    “這假日大酒店是沈公子的地盤,我和他很熟,要不要請他幫忙給你們兩人引薦一下?”連家因為在q市有很大的投資,而沈陽曜的老爹現在是q市的市長,所以他們兩人到真是很熟悉。

    “那景鑠就謝謝連兄了。”楊景鑠剛才還在幻想,這少婦在床上會是怎么一翻場景,既然現在有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哈哈……人不風流枉少年嘛!”連嘉茂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后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大約三分鐘之后,沈陽曜的笑聲出現在他的耳朵邊上。

    “連兄,你來我假日大酒店吃飯,怎么不告訴我一聲。”沈陽曜臉上堆滿了笑容。

    隨后兩人客套了一會,沈陽曜和楊景鑠也認識,不過僅僅是點頭之交,并沒有連嘉茂跟他之間那么熟悉。

    ”沈老弟,你這中餐廳換了大堂經理了?”連嘉茂客氣了一會,然后直奔主題。

    “連兄感覺怎么樣?是不是別有一翻味道。”沈陽曜笑瞇瞇的朝著連嘉茂看去,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則無人知道。

    “哈哈……”連嘉茂先是哈哈一笑,然后開口說道:“夠味,但是楊少更加的癡迷,所以我只好成人之美了。”說著連嘉茂朝著楊景鑠看去。

    “沈哥,你這新來的大堂經理,我這僅僅見了一面,就撩撥的小弟心里癢癢難耐啊!”楊景鑠自嘲了起來。

    “哈哈……好說,這朵成熟欲滴的花,本來我想自己留著摘,既然景鑠你看上了,那我就給你們引薦一下。”沈陽曜顯得很大方。

    “那景鑠就謝謝沈哥了,以后沈哥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盡管開口。”楊景鑠心里一喜,看起來今天晚上抱著美人歸的希望很大。

    二分鐘之后,剛才那名大堂經理被服務員叫了過來。

    “孫晴晴,我們剛剛聘用的中餐部大堂經理。”沈陽曜指著這名少婦對楊景鑠和連嘉茂兩人介紹道。

    “這是連少和楊少,你陪他們喝幾杯酒!”沈陽曜隨后又對孫晴晴吩咐道。

    “老板……”孫晴晴臉上露出一絲為難的表情。

    “就陪二杯酒,沒事,就這樣,他們兩人都是我的貴客,你要好好替我招待他們。”沈陽曜不容孫晴晴說話,站起身來離開了包間。

    楊景鑠心里一片火熱,再次打量著孫晴晴,連嘉茂心里也有一絲異樣。

    “媽的,這顆好白菜,竟然讓給了楊景鑠這王八蛋,不過現在有的事情還要依靠他,也只能這樣子了。”連嘉茂看著楊景鑠眼晴里的淫光,在心里暗暗的罵道。

    孫晴晴知道自己有一種可以撩撥男人的本事,并且這幾年富足的生活,讓他的少婦氣質更加迷人,所以沒喝幾杯酒,楊景鑠就對她動手動腳起來。

    其實楊景鑠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見到這成熟的流蜜的孫晴晴,為什么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他以前也玩過已經結婚的職業白領,但是并沒有孫晴晴這股勾人的味道。

    他今天晚上顯得有點急不可耐!

    最后孫晴晴在半推半就的之中,上了楊景鑠的車。

    一上車,楊景鑠就把大手放在了孫晴晴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了起來,絲襪的觸感的誘惑,讓他想把手伸進裙子里邊,但是隨之被孫晴晴給擋了下來。

    “楊少,可以先送我回家嗎?我女兒一個人在家里,我不放心。”孫晴晴抵擋著自己最后的防線,楚楚可憐的對楊景鑠請求道。

    “好,可以,你來指路。”楊景鑠也不想用強,因為那樣就沒有味道了,于是他顯得很大肚的同意了孫晴晴的請求。

    隨后孫晴晴對前邊的司機說了一個地址,接著兩輛車一前一后朝著花園小區疾馳而去,前邊的車上,除了楊景鑠和孫晴晴兩人之外,還有兩名保鏢,并且后邊一輛商務車里,還坐著六名保鏢。

    上一次遇襲之后,楊景鑠身邊的保鏢猛增加到了八人,以前基本上只有二人。

    到了q市的花園小區之后,孫晴晴準備下車上樓,楊景鑠突然抓住了她的小手,盯著她成熟的身體說道:“不請我上去坐坐?”

    “呃?那,那楊少上來喝杯茶吧!”孫晴晴臉上露出一絲慌張。

    “好!”楊景鑠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同時體內的邪火早已經燃燒了起來,腦子里已經開始想象,把孫晴晴壓在身下的情景了。

    八名保鏢正要跟著上樓,就聽到孫晴晴的聲音響了起來。

    “楊少,我女兒還小,這八名保鏢是不是……”孫晴晴懇求的看著楊景鑠,那表情簡直就像是在說:你欺負我吧!你欺負我吧!但是別嚇著我女兒。

    “你們八個留在樓下!”楊景鑠對身后的八名保鏢說道。

    “楊少,老爺……”

    啪!

    “少廢話!”楊景鑠看到一名保鏢竟然敢反駁他的話,于是揮手就是一記耳光。

    “不知死活,竟然在女人面前不給我面子。”楊景鑠心里狠狠的罵道。

    最終八名保鏢留在了樓下,不過五分鐘之后,五樓傳來一陣尖叫聲。

    “救命啊!殺人了!”

    隨之整棟樓的人都被驚動了。

    樓下的八名保鏢沖了進去,迎面正好撞見朝下逃跑的許官。

    “給我抓住他……”那名領頭的保鏢大吼一聲。

    嘭!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看到許官的手上出現了一把手槍,接著他的腦袋就開了花。

    嘭!嘭!

    隨后許官又是連開二槍,連續撂倒兩名保鏢,剩下的五名保鏢都是一愣,急忙躲藏起來,免得被許官一槍打死,這是人的本能。

    嗖!

    趁此機會,許官躍出了他們的包圍圈,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花園小區三百米外,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停在一條暗巷之中,許官渾身是血的上了車,不過他身上的血,是楊景鑠和那三名保鏢的血,他自己則是毫發無損。

    嗡……

    車子飛速的駛出小巷,朝著q市的高速路口開去。

    開車的人是袁剛,他把一個箱子遞給了許官。

    “里邊是五十萬,你拿好,以后是死是活,就靠你自己了。”袁剛的聲音很平靜。

    “這……你替我謝謝云哥,我能親手為小琴報仇,死而無憾,怎么能收云哥的錢呢?”許官推辭了起來。

    “叫你拿著,你就拿著,殺掉楊景鑠,你也是為我們義字堂幫了大忙,這是你應得的,再說,你逃命,沒有錢怎么行?”袁剛直接把箱子扔到了許官的身上。

    黑色奧迪駛出q市,然后在高速公路的休息區停了下來。

    許官換了衣服,洗了臉,然后上了一輛快遞的大貨車,朝著遠方駛去。

    我能做的也就這么多,把他送出q市,至于他是死是活?就靠他自己了。

    許官從此亡命天涯!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只要殺掉楊景鑠,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包括去死。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