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的名字無人知曉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自從那天比試之后,基地里的士兵對國術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所以每當我在操場上練拳的時候,經常有戰士前來討教擒拿格斗之術,我也耐心的給他們講解。

    其實我講解的還是他們學的軍體拳,其內在勁力應該怎么走才能達到軍體拳的最大威力。

    拳法到了最后就是一個力量的運用,太極拳、八卦掌的勁力運行我看不透,但是像這種簡單的一招致敵的軍體拳,其勁力的運行,只要我摸索一會,就能搞清楚。

    經我的指點,戰士們發現軍體拳的威力變大了,于是乎,越來越多的戰士前來請教。

    正在我快要應付不過來的時候,陸清荷終于接到了消息,我們將馬上出發去美國。

    “你們五個先在這里住著,過幾個月招兵的時候,你們將直接參軍入伍。”我對徐夜靈五人說道,并且為她們五人交了這幾個月的伙食費和住宿費,這里也不是慈善機構,所以雖然有王少將親自出面,但是有些費用還是要交,畢竟她們五人現在還不是一名士兵。

    “叔叔,謝謝你!”徐夜靈五人對我感謝道。

    “我能做的只有這么多了,以后就要全靠你們自己了。”我拍了一下徐夜靈的肩膀,對其說道。

    但是當我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徐夜靈突然叫住了我,說:“叔叔,我們什么時候還能見面?”

    “等你長大了!”我隨口應付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徐夜靈嘟了一下嘴,小聲的嘟囔的一句,隨后紅著臉對我說道:“叔叔,我可以跟你照張相嗎?”

    “可以啊!”我答應了下來。

    隨后我們兩人站在一起,衛燕她們四個拿著徐夜靈的手機,開始照相,并且還一個勁的說:“夜靈,你再靠近一點,靠近一點。”

    徐夜靈紅著臉,突然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然后衛燕她們就噼里啪啦的連續照了幾張。

    照完之后,徐夜靈紅著臉飛快的跑了。

    我微微一笑,很快就把這小插曲給忘了。

    當我坐進車子里的時候,陸清荷對我調侃道:“小姑娘不會喜歡上你了吧?”

    “我是她叔叔!”

    陸清荷撇了撇嘴,沒有再說話,而是發動了車子,駛出了軍營,朝著羊城疾馳而去。

    永如坐在車子后面,閉目養神,同時嘴里還在默念著佛經。

    我們這一次先要從羊城坐飛機去帝都,然后從帝都去美國。

    至于什么任務,到達帝都之后,王少將才會告訴我們。

    到了羊城之后,陸清荷買的竟然是經濟艙,我看了一眼登機牌,小聲的對其說道:“你們軍情二處就這么小氣,坐個國內航班都只給買個經濟艙?”

    陸清荷瞥了我一眼,回答道:“知道什么是優秀特工嗎?就是普通的混入人群之中,根本認不出來的人,這才是最優秀的特工。”

    “哦,那你肯定就是最優秀的特工。”我回了她一句,然后就急忙走開了。

    “你……”陸清荷氣的一跺腳,以至于在飛機上,她沒再跟我說一句話。

    到達帝都國際機場之后,有專車將我們三人接走。

    反正七拐八拐,我早已經失去了方向感,來到了一棟大樓之中,見到了王少將。

    “這一次的任務很艱巨,你們三人去美國接一個人回來,務必保證他的安全,回來之后,我給你們三人請功。”王少將看起來的很著急,他拿出那人的照片和一些基本的資料,讓我們三人背熟。

    永如和尚看了一眼,就扔在了一邊,他一心向佛,對國家、民族的事情并不怎么上心,他能來幫忙,最主要是我們兩人相互支撐著對方的那如同天方夜譚一般的夢想。

    我們僅僅在帝都耽擱了半天,晚上就坐上了去美國的飛機。

    不過到達美國之后,陸清荷并沒有找到聯絡人,也沒有人來接我們。

    “難道出了什么問題?”我眉頭緊皺了起來。

    陸清荷的臉色非常不好看,同時雙眼之中還暗含著淚水。

    “怎么了?”我走到她的身邊,小聲的對其詢問道。

    “你的名字無人知曉,你的功勛永垂不朽!你們將在烈火中,永生!”陸清荷雙眼含淚的小聲念叨著,同時她的目光盯在一個特殊記號上,而那個記號應該是用鮮血畫出來的,在一個根本不起眼的地方。

    我聽到她嘴里小聲念叨的話,心里隨之咯噔一下。

    “難道真的出事了?”

    “我們先找家酒店住下。”陸清荷的情緒很快的平靜了下來,我們攔了一輛車,住進了一家酒店。

    我只會一點簡單的英文,所以一切的事情都由陸清荷辦理。

    住進酒店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盯著陸清荷的雙眼,詢問道:“你必須把真實的情況告訴我們,因為這不僅僅關系到你一個人的生命,還關系到我們兩人的生命。”

    “接我們的同志,犧牲了!”陸清荷盯著我看了一分鐘,然后眼淚突然就流了下來,同時嘴里小聲的回答道。

    同志,一個早已經遠離我們的詞,但是此時,在大洋的彼岸,我卻感覺到了它的份量。

    那是一種信任,一種彼此的支撐,一種生死與共的誓言!

    代表著光明、力量與信念!

    “為了安全,這種地下情報特工都是單線聯系,而跟我們來接頭的同志已經犧牲,所以我們只能在這里等待,等待總部的呼叫。”陸清荷擦干了眼淚,臉上隨之露出一片剛毅,開口對我們說道。

    “阿彌陀佛!”永如大和尚也感到了一份悲壯,于是喊了一聲佛號,以此表達心中的壓抑。

    “嗯!”我點了點頭。

    等待是對人的一種煎熬!

    我和永如大和尚兩人還好,不過住在我隔壁的陸清荷,整個晚上都在走來走去,雖然腳步很輕微,但是仍然逃不過我的耳朵。

    終于在二十四小時之后,總部聯系了陸清荷,她說了一系列的暗語,聽得我頭大,并且一句也沒有聽明白。

    “我們要保護的人,在我們到達美國之前的半個小時,被中情局給抓了,并且來接我們的同志,也隨之暴露,被美國特工跟蹤,他為了我們的安全,毅然朝著跟蹤他的美國特工開了槍,隨后被擊斃。”陸清荷再一次流淚。

    “你的名字無人知曉,你的功勛永垂不朽!”我也在嘴里暗暗的念著這句話,我現在才明白,這句話對于陸清荷他們這些特工來說,意味著什么。

    情報工作的殘酷性,甚至在他們死亡之后,都無法將他們是功臣,是烈士的消息傳遞出去,他們只能永遠活在黑暗之中,即使死去,他們的名字也無法見到光明。

    就是因為有了這樣一群舍身忘死的人,中國才有希望,中國夢才有希望。

    “我將去啟動另一條暗線,但是這條線有沒有被中情局查獲,總部現在也不確定,有一定的風險,如果二個小時之后,我還沒有回來,你們兩人就馬上離開這里。”陸清荷剛毅的臉上,露出視死如歸的表情。

    “我陪你去!”我實在不忍心見到一個女孩子臉上露出這種表情。

    她搖了搖頭,說:“這是紀律!”

    “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的!”我堅持。

    但是下一秒,我就退讓了,因為我看到陸清荷的眼睛里露出那種訣別中帶有憤怒的眼神,仿佛她在質問我:我的同志,我的戰友,都義無反顧的犧牲了,難道你想讓我做一名膽小鬼?還是讓我做一名茍且偷生的人?你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嗎?

    “如果兩個小時之后,我沒有回來,請你們兩人一定要馬上離開這里,這是命令,組織的命令,到時候,請你們兩人一定的服從命令!”陸清荷在離開之時,再次轉身對我們兩人叮囑道。

    “你一定會回來的!”這種仿佛生死離別的感覺,我很討厭。

    陸清荷的嘴角上翹,露出一個漂亮的笑容,然后就消失了。

    看著已經關上的門,我有點抓狂的感覺。

    “和尚,我們怎么辦?”我開始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阿彌陀佛!”回答我的只有這一聲佛號。

    我看了永如和尚一眼,不過他已經閉上了眼睛,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卻說話了。

    “這是她的選擇,我們應該尊重她的選擇,也就是尊重她那崇高的靈魂。”

    “萬一……”我轉頭朝永如和尚吼道。

    “如果那是一個陷阱,那么即使你去了,也救不了她。”永如毫無表情的回答道。

    “你……”我用手一指永如,但是隨后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手臂耷拉了下來,因為永如說的很對,如果那是一個陷阱,我去了也救不了她。

    因為接頭只能她一個人去,我不可能跟在她的身邊,那樣的話,接頭的人就不會出現。

    我只能在幾百米外等著她,而如果她被伏擊,那么幾百米的距離,我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捕或者是犧牲。

    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永如和尚到是看的明白。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摒棄腦海之中的擔心,開始在臥室里慢慢的走著拳,這樣才能讓自己處于一種空靈的狀態。

    “希望你不要有事,平安歸來!”在走拳之前,我在心里暗暗為陸清荷祈禱著。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