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劉馳戰楊和山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國內武術界發生的事情,三師哥把錄像傳到了加拿大,胖頭又把錄像帶到了我和永如的面前。

    “阿彌陀佛!”永如看完錄像,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僅僅只誦了一聲佛號。

    胖頭不明所以,但是我卻從永如大和尚的這句佛號之中,聽出了一絲憤怒。

    如果不是現在美國中情局仍然在全球懸賞捉拿我們兩人,永如怕是會馬上飛回少林寺。

    畢竟他從小在寺里長大,雖然看不慣主持師兄的一些做法,但是楊和山欺負到了少林寺家門口,他這少林的弟子豈能坐視不管?

    “過段時間,風頭弱了,我們就回去,楊和山一身國術,卻為美國中情局賣命,他是武術界的敗類,早晚我幫你除掉他。”我開口對永如和尚說道。

    永如沒有再說話,而是誦起了佛經。

    ……

    陳家溝,此時國內武行人士云集。

    通過這幾年的努力,陳家溝陳式太極拳的牌子剛剛打響,如果這一次被楊和山給打敗,那么會給發展勢頭正盛的陳家溝,帶來一次巨大的挫折。

    戰書是完全按照江湖的規矩下的,一個星期的時間,陳家溝都籠罩在一片陰云之中。

    地區領導的意見,是不予理睬,不能破壞陳式太極拳這塊傳統文化發展的牌子。

    但是陳家溝練太極拳的人知道,不能不應戰,不然的話,陳式太極拳在國內武術界就成了一個笑話。

    輸,也許會帶來經濟上的損失,但是如果不應戰,則是對自己人格的一種自我侮辱,練武之人都是有血性的漢子,對于面子,有時候看得比普通人還要重。

    劉馳回來了,他仍然像當年一樣,把陳家溝練太極的人打一個遍,跟他搭手,都被他推了一個跟斗。

    最后他僅僅只說了一句話:“戰書我代表陳家溝接了,誰如果還不服氣,那就先打贏我再說。”

    陳家溝練太極的人知道,這一戰有多么的危險,劉馳能說出這樣的話,證明他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包括被打死的準備。

    不管以前怎么對劉馳不待見的人,此時都有點動容,這還是當年那個混小子嗎?人們心里都不由的有此一問。

    嘭嘭嘭……

    劉馳看到眾人的目光動容,他不想矯情,于是身形一動,走起了陳式太極的老架,每一拳每一式都是氣勁鼓蕩,身形如同行云流水,出拳之時,身體微顫之中,瞬間猛如烈火,勁達于梢,勢大力沉;時而又招式緩慢,粘化之力,攪動著空氣涌出一陣陣的透明的漣漪。

    一路老架走下來,現場的人全部都呆了。

    他們都是地地道道的陳家溝人,從小舞弄陳式太極拳,劉馳這一路陳式老架走下來,他們自然能看出好壞,特別是劉馳的氣息,有了一種特殊的味道。

    “好,我陳式太極拳要出高人了。”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93歲的陳玉遷老爺子,高喝一聲,同時老淚縱橫。

    當天夜里,陳玉遷老爺子跟劉馳談了一夜,將自己一生對陳式太極拳的理解和陳式陰陽轉換的內在法門,全部交給了劉馳。

    劉馳行了拜師大師,算是陳玉遷老爺子的關門弟子。

    他這一拜,瞬間讓自己的身份在陳家溝高出了一大截,甚至于一些五、六十歲的人,見了他都要喊師叔。

    至此劉馳的陳式太極拳全部的東西都已經學全,至于他往后能走到那一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

    楊和山和劉馳相距五米距離,相互對視著。

    劉馳感到了一股凝重如山的氣息壓在他的身上,這是一種靈魂的威壓。我說靈魂威壓,有人可能說我扯蛋,其實你不懂的事情,并不是不存在,而是你缺少了觀察和發現的眼睛。

    打個比方,你突然掉進了動物園關老虎的假山之中,只見那只本來打盹的老虎突然站了起來,張開血盆大嘴,朝著你吼了一聲,你會不會害怕,會不會恐懼,會不會嚇得渾身發抖?

    而老虎并沒有做什么,僅僅只是一聲虎嘯,也許你就會被嚇癱在地。

    這是為什么?因為你的靈魂害怕了,在戰栗,被老虎的氣勢嚇倒了,也可以說被老虎的威壓給壓跨了自己的精神意志。

    這就是靈魂的威壓,它確確實實的存在。

    再打一個比方,你在街上看到一個帶墨鏡、身上有紋身的人,你會不會小心翼翼,有點害怕?不敢去招惹別人?

    為什么會這樣?

    因為你的靈魂害怕了,而害怕的原因僅僅是他通過一個紋身給你造成了某種精神壓力。

    這就是威壓,到了官場也叫官威,不怒自威。

    如果有社會閱歷的人,見的人多了,自然心有所悟。

    此時劉馳正在經歷著這種威壓的煎熬,為什么會這樣,因為楊和山的境界比他高,靈魂比他凝實,所以劉馳完全的處于劣勢。

    他在奮力抵抗著這種無形的靈魂威壓,同時堅定的守著自己的本心,不讓自己的意志有絲毫的動搖,如果劉馳守不住自己的本心,那么很可能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身體顫抖的跪地認輸。

    為什么會這樣?

    其實很簡單,你要學會觀察和思考,國術上的一些東西,都是前輩們看到各種自然現象,從而創造出來的。

    打個比方,你和一個人準備干架,而對方突然叫來了一百多個兄弟,你正跟一百多人對陣,你還敢不敢出手?

    而現在楊和山給劉馳的壓力,就是讓他感覺自己此時好像與一座高山在對戰,毫無勝算。

    這是兵法的最高境界,也是國術的最高的境界,不戰而屈人之兵。

    有時候從內心深處把一個人的意志和靈魂摧毀,比打死一個人,更加的殘忍。

    你殺死一個人,也許你根本無法征服他,但是如果你把一個人從內心深處摧毀,那么你已經征服了他的意志。

    “啊!”劉馳再也頂不住了,他知道自己再不出手,也許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他必須變被動為主動,于是他大吼一聲,首先發起了攻擊,

    劉馳使了一招青龍出水,下面是馬步撩彈,上面是一記迸掌,朝著楊和山的上下兩路攻了過去。

    楊和山左腳一記蹬腳,擋下了劉馳的馬步撩彈,落腳之后,一記玉女穿梭的穿掌封住了劉馳上面的迸掌,隨后右肘就接了一記順鶯肘打法里的一記馬步頂肘,直擊劉馳的左肋。

    啪!啪!

    楊和山上下一封,隨后一個馬步朝前一竄,就進了劉馳的身,速度太快,劉馳有點反應不過來,就一記順鶯肘就到了他的左肋。

    劉馳心里大驚,這一出手,自己的勁力就全部被憋了回來,同時還被楊和山進了身,

    一瞬間,劉馳只好后退一步,同時左臂緊護自己的左肋部。

    他這一退,楊和山的氣勢更加凌厲,順鶯肘也沒有用老,直接半路變招,嗚的一聲,一記護心捶的馬步棚打,直搗劉馳的胸口。

    劉馳的右手急忙一記斬手貼胸下劈,想要截住楊和山的這一記護心捶,并且此時劉馳的右手掌布滿了暗勁,使出了他最大的力量。

    可惜,暗勁畢竟是暗勁,只聽啪的一聲,劉馳的斬手剛剛劈在楊和山的手腕上,突然發現好像劈在棉花上一樣,使不上力氣,并且下一秒鐘,一股強大的纏絲力突然的彈了起來,直接就把他的這一記暗勁斬手給彈開了。

    “不好!”劉馳心里大叫一聲,同時收胸,彎腰,朝后急速的退去。

    噔噔噔……

    劉馳連退數步,退出了楊和山的攻擊范圍。

    楊和山并沒有繼續攻擊,而是盯著一臉痛苦的劉馳,說:“還要繼續打嗎?”

    剛才劉馳雖然退得很急,但是他的拳棱子仍然掃中了劉馳的胸口,此時劉馳胸口一片火辣辣的痛,心肺一陣窒息,讓他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如果剛才楊和山的這一記護心捶完全打中,那么劉馳怕是必死無異。

    咳咳……咳咳……

    十幾秒鐘之后,劉馳才急速的咳嗽起來。

    身體反應,力量運用等等一切,劉馳都不是楊和山的對手,但是他不能認輸,因為認輸就會輸掉自己的向武之心。

    “打,當然打!”劉馳終于可以說話了,他強忍著胸口的疼痛,雙目緊盯著楊和山。

    王小麗在邊上心急如焚,她很想上場把劉馳拉回來,或者是大聲的喊叫,讓他認輸,但是理智告訴她,現在不能這么做,如果她這么做了,也許劉馳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她。

    93歲的陳玉遷微瞇著雙眼,緊盯著比斗場上的劉馳和楊和山兩人。

    “只有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死人,才不會感到害怕。”劉馳在心里對自己說道,隨后只見他身體朝前一竄,再次朝著楊和山攻去。

    楊和山左右手的兩記云手,破掉了劉馳的攻擊,隨后身體微微一顫,肩膀猛然朝前一撞。

    嘭!

    劉馳的身體飛了出去。

    噗!

    口噴鮮血,跌落在地上。

    這一撞,楊和山的肩膀直接撞在劉馳的右肋部,他感覺自己整個右邊的身子都麻木了,右肋處發出一陣鉆心刺骨般的疼痛。

    剛才的兩招攻擊,劉馳和楊和山比了一下太極的內勁,楊和山的兩記云手一碰劉馳的兩條手臂,劉馳就馬上用了柔勁,想要先行破掉對方的勁力。

    誰知道,他的柔勁碰到楊和山的柔勁,根本不是一個檔次,被楊和山一拉一順一推之間,他的兩記攻擊瞬間土崩瓦解,并且身體的中心出現不穩,被其破掉,隨后就挨了這一記肩頂的重擊。

    噗!

    劉馳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息著,楊和山也并沒有趁此機會要了他的命,十幾秒鐘之后,劉馳吐出一口鮮血,然后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每動一下,斷裂的肋骨就一陣陣的疼痛,讓他的嘴唇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來。

    “認輸嗎?”楊和山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絕不!”劉馳吼道。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