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追擊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清云道長有點怒了,這里是武當的后山,怎么突然出現了美國人?還動了槍?不過看這個架式,這些美國人都是楊和山帶來的。

    “看來如果剛才自己在比斗的時候將楊和山殺死,那么這些隱藏在二百米之外的美國人,會毫不猶豫的殺掉自己。”清云道長想到這里不由的冷哼了一聲。

    “哼!”

    嗖!

    接著只見他身體一晃,也朝著楊和山追去。

    三師哥的身體也動了。

    我、永如、清云道長和三師哥,我們一共四人,一字排開,在密林之中靠著大樹的遮擋,做著不規則的蛇形突擊。

    永如和尚的速度最快,他的身體掠地而起,如同鬼魅,在樹與樹之間行進著。

    嗒嗒嗒……

    嗖嗖嗖……

    槍聲和子彈劃過空氣的聲音在我們的耳邊響起。

    二百米的距離,本來如果在開闊地,我們即使是化勁宗師,也只有逃命的份,可是此時是在密樹林之中,所以我們四人僅僅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突到了這十六名美國特工的身前。

    這些美國特工現在是邊打邊退,本來我離前邊的三名特工已經只有七、八米的距離,但是他們三人手里的突擊步槍立刻對我進行了連續掃射,打的我不敢露頭。

    而當子彈停止射擊的時候,他們已經交替掩護著退出了二十多米。

    “該死!”我低吼了一聲。

    隨后再次朝著他們追去。

    就這樣,他們交替掩護著后退,我們則利用樹木的掩護,不斷的朝著他們追擊,子彈在我們的身邊橫飛,而此時楊和山已經跑的沒了蹤影。

    看到楊和山已經跑掉,并且他們的子彈也快要射完,所以這十六名特工也開始急速的朝后移動,隨之帶來射擊密度的減弱。

    “看來他們快沒有子彈了,現在想要逃跑。”我聽到槍聲的密度減弱,于是在心里暗暗的思考道。

    這射擊的密度剛剛減弱,我們四人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一倍。

    嗖嗖嗖……

    啪啪啪……

    前方十米之外,已經響起了手槍的聲音,那名高鼻子藍眼睛的美國人,此時眼晴里露出一絲恐懼,我已經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他的步槍彈打光了,而我突進到了他十米之內之后,此人馬上撥出手槍,開始射擊。

    不過可惜,他扣動扳擊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我的突擊速度。

    嗖!

    我的身體終于突擊到了他的眼前,接著我的身體微蹲,后腳朝前一個跨步,同時一記大力崩拳轟了出去。

    嘭!

    正中此人的腹部,而他的雙手正緊握著手槍,舉在我的頭頂上方。

    一記大力崩拳轟在此人的腹部,我就不再理睬他,因為這一拳已經完全絞斷了他的腸子,并且勁力透體而入,傷其腎臟,他是必死無異。

    嗖!

    我的身體一個橫移,朝著四米外的另一名美國特工撲去。

    這人身體一轉,舉槍就想要打我,但是還沒有等他開火,我就到了他的身前,右手一記鷹捉,啪的一下,就捉在他拿槍的手腕上,隨后只聽咔嚓一聲,我的五指一用勁,折斷了他的手腕骨。

    啪嗒一聲,手槍落地。

    嗚!

    下一秒鐘,我另一只手的高家門鐵沙掌,直接就轟在他的太陽穴上。

    噗!

    他的口里瞬間噴血,眼睛、耳朵、鼻子隨之也開始流血,身體癱倒在地,抽搐了二下,就死了!

    殺掉離我最近的這兩名美國特工之后,我又朝著旁邊竄去。

    大約也就僅僅二到三分鐘的樣子,十六名美國特工全部被我們殺死,但是楊和山卻是已經沒了蹤影。

    “算了,他的右手大筋已經斷了,基本上已經算是廢了,美國中情局如果知道這個情況,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將楊和山趕出中情局,沒有中情局的保護,他楊和山一個人也掀不起什么風浪。”永如還要繼續搜尋楊和山,我則伸手攔住了他,開口講道。

    現在楊和山右手被廢,實力大打折扣,對于美國中情局已經沒有多大的利用價值,所以他的命運可想而知。

    隨后在清云道長的邀請之下,我、永如大和尚和三師哥去了他的靜修之地。

    這里沒有受到污染,空氣清新,并且遠離城市和旅游區的嘈雜,只有鳥語花香,十分的幽靜,并且高山流水,云霧繚繞,如同世外桃源,人間仙境。

    因為我們四人都是化勁宗師,談話的內容自然離不開國術,還有化勁的修煉。

    “通玄關,凝靈魂,看破生死,筑得仙基,這是當年我武當山創派祖師張真人所說。”清云道長開口講道。

    “清云道長,當年張真人真的是踏云而去?”化勁以上境界的人,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過,所以才會有一種不相信的感覺,并且還有十分強的好奇心,于是我開口對清云道長詢問道,因為他畢竟是武當派的真傳弟子,對于武當祖師張三豐的事情,肯定比其他人清楚的多。

    “應該如此,當年張真人創出暗合天道的太極拳之后,就消失在武當山頂,當時的武當弟子,僅僅在云端看到他的一個身影,但是因為云霧繚繞,所以誰也沒有看清楚,這件事情,在武當派的記事資料里可以查到。”清云想了一下,慢慢的把這個在武當山真傳弟子之中,一直流傳的事情,說了出來。

    “踏云而去?那張真人當年的到底修煉到了什么境界?才離開這個世界的?我們上一次在索馬里遇到了傳金鐘罩內功的姬董儒前輩,他說當年他的師傅是踏水而去。”我把當年姬董儒表述他師傅離去時的情景說了出來。

    踏云和踏水,則有天壤之別!

    用科學的語言來說,水的密度比云的密度要大很多,所以其難度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國術里,化勁之上為換血,而道法里邊,則稱為筑基,至于筑基之上就是重生,也就是道法里所說的抱丹結嬰,脫去凡胎,成就仙骨,使自己與天地同壽。”清云想了一下回答道,他們武當派道書很多,自然他也有所涉獵。

    “當年張師祖應該是已經到了脫去凡胎之境,這才會踏云而去,不能再留在這個世界,而姬董儒之師,怕僅僅只是換血成功而已。”清云道長對往后的境界也是不太清楚,僅僅說出了一個大概。

    明勁、暗勁、化勁、換血(筑基),這四個境界是可以基本肯定的,至于換血之后,下邊會出現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境界,我們現在也不太清楚。

    三師哥在這里待了半個月,然后就離開了,而我和永如大和尚則繼續留在了這里。

    武當山的這片山脈之中,連綿起伏,有龍蛇之象。

    同時這里十分的隱藏,在這連綿大山之中,美國特工想要找到我和永如兩人,勢比登天還難,再說這里是中國,他們不能用重武器,所以即使在這片群山之中,他們找到了我和永如兩人,那么最后死的是誰?還不一定呢!

    我對武當派的密宗太極拳十分的渴望,于是大約半年之后,我給家里打了一個電話,請阿爺批準我加入武當派,學習密宗太極拳。

    其實國術宗師一般都有好幾個師傅,但是拜師之前,必須征得前一任師傅的同意。

    阿爺自然同意。

    “你兒子已經上幼兒園了,有空回來看看吧!”最后阿爺嘆息一聲,對我說道。

    我沉默了,不知何時,阿爺已經掛斷了電話。

    一個星期之后,我正式加入了武當派,拜了清云道長為師,成為了他的親傳弟子,開始學習密宗太極拳和太乙神功。

    當年張三豐就是靠著太乙神功達到了踏云之境,自然有其特殊之處。

    密宗太極拳的招式,對于我來說沒有什么難度,最難的就是太乙神功。

    這一套太乙神功,僅僅樁功就有八個,還分八個不同的時辰,并且要求十分的嚴格,并且還有吐納之法。

    三體式樁功跟這套太乙神功比起來,成了十分簡單的被動內功,而這套太乙神功即有被動樁功,還有主動的吐納之法,復雜之極,更是令人頭昏腦漲。

    自從我加入武當派之后,永如大和尚每一次見到我,就嘆息不止。

    他在我身邊,其實一直想要度化我,可惜我頑固不化,還沒有等我徹底被他度化,就加入了武當派,成了一名道士。

    我穿上了道袍,在武當山的這片山脈之中,過起了隱居的生活。

    每天除了習練太乙神功和密宗太極拳之外,我并沒有放棄形意拳的習練,三體式和五行母拳都是每天的必修課,還有虎豹雷音和金鐘罩內功,每天都會修習。

    所以我每天的時間都不夠用,排得滿滿的,將自己旋轉成了一個陀螺,一刻也停不下來。

    我為什么要加入武當派,不但是對密宗太極拳的渴望,還有就是清云道長說張真人是踏云而去,這令我心動不已。

    踏水而去,只要我老老實實的修煉金鐘罩和虎豹雷音,自然會達到換血凝魂的境界,到了那個時候,踏水而去,不是什么難事。

    可是踏云而去,卻是千難而難,如果以水和空氣的密度來計算,其難度至少是踏水而去的一千倍。

    這是天和地的區別,所以我才會義無反顧的加入武當派,學習太乙神功和密宗太極拳。

    而這也是我的機緣。

    我相對于永如和清云兩人來說,其年紀算是很年輕了,而我的實力卻跟他們兩人一樣,都是化勁之境,所以清云道長才愿意收我為徒,并且這里邊也有永如大和尚的因素,因為他一直想要讓我入佛門。

    看人的眼光,一個人可能看錯,但是兩個人看錯的機率自然小很多,所以清云道長才會破例收我為徒。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