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斬盡不平之事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看著兩名女大學生被打,整車的乘客都沒人出聲制止,表情十分的冷漠和懦弱。

    這名藏族青年罵罵咧咧的想要上車,準備離開。

    嗖!

    我身體一動,瞬間到了他的身后。

    接著伸手捏著他的脖子,朝下按去。

    嘭的一聲,直接將他的臉砸在了柏油路面上。

    嘩……

    鮮血瞬間就流了出來。

    “你他媽的找死啊!”那名司機一看藏族青年被打,于是不知道從那里拿出一把藏刀,跳下車,朝著我就砍了過來。

    我雙眼微瞇,寒光一閃,同時身體朝著這名拿刀的藏族司機就撞了過去。

    左手從胸前劃了一個半弧形,一記龍爪手抓住了此人拿刀的手腕,隨之只聽咔嚓一聲,我五指用力,他的手腕骨就折斷了。

    咣鐺!

    藏刀落地。

    與此同時,我的右手按著他的腦袋,猛然一用力,嘭的一聲,他的腦袋也跟地面的柏油馬路進行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兩名藏族青年在地上哀嚎了起來,我則一閃身,朝著前方走去。

    我并沒有殺死他們,其實如果按我以前的性格,絕對會宰了他們兩人,在這大山之中,警察想要抓我,根本不可能,等他們部署完畢,我可能早已經不知所蹤,更何況,我現在對子彈也沒有什么懼意,并且還有點躍躍欲試。

    生死玄關沒開,但是任督二脈已通,其中身體某些微小的變化,只有我自己清楚。

    其中一項就是我的眼睛變得十分明亮,同時一些空氣之中的灰塵我都能看見,即使在陰暗處也是如此。

    兩名女大學生一愣之后,馬上起身朝著我的背影追來。

    她們兩人剛才被打怕了,如果再留在這里,怕是會被打的很慘,于是兩人極度恐慌的朝著我追來。

    “大叔!大叔!等等我們。”身后傳來喊叫的聲音。

    其實此時的我,是一身古代道士的打扮,身后還背著劍匣。

    我停了下來,看著氣喘吁吁的她們兩人,說:“快離開這里,被警察找到,你們兩人就說不清了。”

    我雖然沒有殺死那兩名藏族青年,但是一人的手腕骨被我抓碎,絕對是粉碎性骨折,并且兩人還會有重度的腦震蕩,萬一腦袋里留下點淤血,那可就是重罪了。

    我不怕,但是這兩名女大學生如果被警察抓進去,至少會被扒層皮,問來問去,搞不好會大費周折。

    但是只要他們離開邊南省,回到學校,即使以后被警察找到,也只會在當地警察的協助之下詢問,那樣的話,會安全的多。

    說完,我就一閃身,離開了。

    我現在的速度,她們兩人根本就追不上,所以只能看著我的背影漸漸的消失。

    一整車的旅客都慌張起來,隨后有人報了警。

    兩名女大學生,還沒有攔到車離開,就被警察給抓了起來,帶到了派出所里。

    其他乘客做完筆錄,都被放了,但是唯獨這兩名大學生沒有被放,她們被懷疑成了我的同謀,直接被刑警帶走了。

    而此時,我已經步行到了西雙版納。

    警察還沒有找到我,但是我在一條小巷之中,卻被十幾名拿著藏刀的藏族青年給圍了起來。

    “看來這些藏族導游竟然還形成了一個團伙,難怪如些的囂張。”我看著眼前這十幾名拿刀的藏族青年,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唰!

    真武劍出鞘!

    斬盡天下不平之事!

    他們既然是一個團伙,并且大白天十幾個人拿著刀砍人,可見其氣焰是如何的囂張。

    地不平,有人鏟;事不平,有人管。

    其實漢朝時候,游俠是提倡輕生重義的。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被人侮辱那是天大的事情,絕對要以命相搏。

    而我這一次出來,就是要做一名路見不平的俠客。

    嗖嗖嗖!

    噗噗噗!

    我真武劍一出鞘,圍著我的十幾名藏族青年的神情就是一愣,現代的社會,竟然還有人用劍,他們很奇怪,就有了一瞬間的發愣,而就在此時,我手腕一抖,力達劍身,劍尖顫抖著刺了出去。

    蜻蜓三點水!

    三道寒芒,帶起三道血箭,我前面的三名拿刀的藏族青年,他們的喉嚨處都出現了一個血洞,正在朝外噴著血柱。

    剛才我瞬間刺出三劍,刺穿了眼前三名藏族青年的喉嚨。

    下一秒,他們剩下的人都反應了過來,拿著刀就朝著我的身體砍來。

    我則朝前一躍,因為前方擋路的三名藏族青年已經被我殺死,這一躍,躲開了左右兩側和后面的攻擊,隨后我一招回眸一笑,真武劍隨著身體而動,向著身后斬出一道半圓弧。

    唰!

    寒光在剩下的藏族青年脖子處劃過。

    有幾名反應訊速的,急忙拿刀格擋,而其中四人,反應太慢,只聽噗噗噗噗四聲,他們四人的脖子處的大動脈,被我用真武劍給劃了開來。

    噗……

    血噴如柱,接著四人的身體就癱倒在地上。

    僅僅在眨眼之間,七名藏族青年就被我殺死,剩下的六人,眼睛里露出了恐懼的目光,以前他們欺負旅客,基本上拿出刀來,對方就會乖乖就范,即使有強硬的,他們十幾人拿刀一砍,也就老實了,而今天,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七名同伴就死掉了。

    恐懼開始在剩下的六人的心里蔓延,他們的身體開始顫抖,拿刀的手竟然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氣,抖動的厲害。

    心志已去,那就是待宰的羔羊,我不是心軟之人,以前殺人無數,對于這種血腥的場面,沒有多少感覺,所以下一秒,我并沒有停手,只見寒光閃過。

    噗噗噗……

    六道寒光一閃而過,六人的左胸口,都出現了一個血洞,心臟直接被刺穿,鮮血噴涌了出來。

    嗖!

    我身體一閃,消失在這條小巷之中。

    前前后后也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因為他們圍上我,還沒有等他們說話,我一言不發,撥劍就刺。

    殺了這十幾名藏族青年,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在這里逗留了,于是朝著遠處的山野跑去。

    在邊南省的大山里,躲藏了一個星期,我偷偷的潛進了一戶農民家里,搞了點飯吃,又打開電視看了一下新聞,我想注意一下自己的案子,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兩名女大學生竟然在看守所里死掉了,中央已經派出了工作組,專門來邊南省指導這起事件的偵破工作。

    我眉頭緊皺,一股怒氣在我的心里蔓延。

    人是我殺的,他們竟然殺掉了二名女大學生。

    我的身影一動,離開了這家農戶,朝著西雙版納看守所而去。

    錢光濟,在西雙版納自治州看守所已經工作了二十多年,從當年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變成了現在的四十多歲的看守所所長。

    他一開始也是不愿意與其他人同流合污,但是時間一久,看守所的整體環境如此,于是他也就被拉下了水,今天他剛剛喝完酒,卡里也被打入了五萬塊,這是藏達文化有限公司賄賂他的錢。

    前幾天,藏達文化有限公司出十萬塊買通了一名女性重刑犯,因為還沒有判刑,所以關押在看守所里,不過基本可以斷定是死刑,利用放風的時間,此女刑犯將那兩名大學生給殺死了。

    其實管教可以救人的,但是錢光濟因為收了錢,所以救援就慢了二分鐘,而這二分鐘就是二條人命。

    這種事情做多了,看多了,錢光濟早已經麻木了。

    他下了車,剛要進住宅樓,就看到一道黑影來到了他的眼前。

    嘭!

    他還沒有來的及說話,感到脖子上受了重擊,眼前一黑,暈倒了過去。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個古代道士打扮的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古代道士?”錢光濟渾身就是一個激靈,因為一個星期之前,在西雙版納殺死十幾名藏族青年的也是一名古代道士打扮的人。

    “你……你要干什么?你可知道我是誰?”錢光濟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同時對我厲聲喝道,他想靠著自己的身份,震懾住我。

    其實人都是普通人,但是一旦擁有國家和人民賦予的權力之后,無形之中,就有了一種人上人的感覺。

    “西雙版納自治州看守所的所長錢光濟,就是你吧?”我看了他一眼,嘴里冷哼了一聲,我決定查清楚這件事情背后到底隱藏著一個什么組織。

    “我是錢光濟,你知道自己現在正在犯罪嗎?”錢光濟硬撐著對我呵斥道。

    我仿佛看白癡一般的瞥了他一眼。

    我連十三名藏族青年都殺了,綁架他僅僅是多加一條罪行而已。

    “我來問你,看守所里的那兩名女大學生是怎么死的?”我懶的跟他磨嘰,于是直奔主題。

    “這跟你有什么關系,立刻放了我,不然的話……啊……”

    他還在喋喋不休,我真不清楚,他是不是做官做糊涂了,以為什么人都會怕他,所以為了讓他清醒一點,我的手一動,咔嚓一聲,直接把他的一個小拇指給扳斷了。

    啊……啊……

    慘叫聲,在這片大山之深的密林之中響了起來。

    “說,在你看守所里的那兩名女大學生,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盯著他的雙眼再次問道。

    “他們……”

    “你考慮清楚了再說,不然你的無名指也就完了。”我扳斷他的小拇指之后,又將他的左手無名指攥在手里,開口對其威脅道。

    “我說,我說!”他急忙喊道。

    十指連心,這種硬生生被人扳斷手指骨的疼痛,已經徹底粉碎掉了他的心里防線。

    行刑審訊,對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來說,都十分的管用。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