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密宗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藏達文化有限公司!”我在嘴里暗暗的念叨著。

    錢光濟此時已經被我殺了,扔在山林之中。在殺死他之前,他把西雙版納導游的事情,跟我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最終這里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藏達文化有限公司。

    這個公司是藏族人開的,霸占了西雙版納許多的景區,許多藏族青年都是打手兼導游。

    并且據錢光濟的觀察,藏達文化有限化司,很可能是藏族某個神密組織。

    因為這個公司手眼通天,勢力很大,出手也十分的大方,好像從來不缺錢似的。

    我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朝著西雙版納的藏達文化有限公司潛去。

    黑夜就是我最好的掩護,所以雖然街上有不少的巡邏民警,但是對我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藏達文化有限公司的辦公地點,此時除了看門的保安,其他人已經全部下班,空無一人。

    多吉次旦是藏達文化有限公司的經理,具體處理西雙版納的事情,他最近幾天一直都在愁眉苦臉,因為死了十幾名打手,當時他為了解恨,買通了看守所的人,將無辜的二名女大學生給殺死了。

    現在惹來上層政府的干預和調查,他心里開始惴惴不安。

    因此,他馬上把這里的事情報告給了**的某位大人物。

    多吉次旦本來就是一名牧民的兒子,但是他自從結識了那位**大人物之后,就開始走了好運,沒過幾年的時間,成為了西雙版納藏達文化有限公司的經理,同時家里邊也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而這一切都是那名大人物的恩典,所以多吉次旦對他十分的尊敬,并且有種狂熱的宗教崇拜。

    此時一名藏族女子正雙臂摟著他的脖子,把他往床上拉。

    如果這在平時,他肯定已經提槍上陣了,但是今天多吉次旦是一點情緒也沒有。

    “我躺著想點事情,你來伺候我。”他對這名藏族女子說道。

    “好的!”

    多吉次旦隨之赤身**的躺在床上,而這名藏族女子開始在他的身上親吻了起來。

    我悄悄的潛入到了多吉次旦的別墅之中,但是我的身體剛剛越過那低矮的圍墻,一只如同獅子般的藏獒,朝著我就撲了過來,嘴里發出一陣低吼的聲音。

    咬人的狗不叫,它只會低吼著,沖上來就咬。

    而這條藏獒明顯是一條兇犬,敏捷的速度,鋒利的牙齒,朝著我的脖子就咬了過來。

    黑影一閃,同時腥氣撲面,我看清楚了朝我撲來的這條藏獒。

    來不及多想,我的身體朝后退了一步,同時背后真武劍出鞘,一道寒光從我的胸前劃過。

    噗!

    撲到我眼前的這條藏獒,已經尸首分家。

    噔噔噔……

    為了不讓狗血噴到自己身上,我在斬下它的腦袋之時,身體急速的朝著旁邊橫移出五、六米的距離。

    殺掉這條院子里的藏獒,我真接躍上別墅二樓的陽臺,朝著主臥的床上看去。看到一名女子正趴在一名男子的兩腿之間,腦袋在微微起伏著,而他們兩人古銅色的皮膚,明顯是高原上的人。

    “看來此人就是吉多次旦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測道。

    錢光濟為了活命,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自然包括吉多次旦的住處,其實這還是他私下讓人查出來的,為了不時之需。

    我在藏達文化公司沒有找到人,于是就直奔這棟別墅而來。

    “誰!”突然屋子里傳來一聲驚吼聲,同時吉多次旦的身體坐了起來。

    他這幾天心里一直不安,雖然下面傳來一陣陣的快感,但是他的眼角余光無意朝著陽臺上一瞥,看到了一條黑影,此時正站在陽臺上,看著床上的他們兩人,這讓吉多次旦的心里瞬間充滿了恐懼,汗毛都豎了起來。

    嗖!

    我身體躍入了房間之中,同時手中的真武劍劃過了正抬起頭來的那名藏族女子的脖子。

    噗!

    鮮血噴了吉多次旦一身。

    “你是誰?”恐懼和鮮血讓吉多次旦上下牙齒不由自主的打顫起來。

    嘭!

    我不發一言,抬手一掌將他擊昏,然后用床單將他的身體裹了起來,提著他竄入了夜色之中。

    本來以為吉多次旦是老大,但是我看到他的反應之后,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以他剛才表現出來的能力,不可能將藏達文化有限公司經營的如此紅火,最多是一個傀儡,或者是跑腿的。

    啊……

    慘叫聲在山林荒野之中響起,引來一陣陣的狼嘯。

    嗚……嗚……

    “說,藏達文化有限公司是誰開的?”我掰斷了吉多次旦的右手小拇指,對其喝問道。

    除了慘叫聲和遠處的狼嘯,剩下的就是沉默,他死活不開口。

    咔嚓!

    啊……

    我又掰斷了他的無名指。

    “說,你的幕后老板是誰?”

    吉多次旦慘叫一聲之后,緊咬著嘴唇,用仇恨的目光盯著我,一言不發。

    像吉多次旦這種有狂熱宗教信仰的人,讓他開口怕是要費點周折。

    咔嚓!咔嚓……

    “說!”我厲聲對其喝道,同時他右手的五根手指已經全部被我掰折了。

    啊……啊……啊……

    吉多次旦大聲的慘叫著,豆大的汗珠從他的臉上流了下來,并且疼痛讓他的臉部肌肉扭曲的厲害,可是即使這種鉆心刺骨的疼痛,仍然沒有讓他屈服。

    “哼,我看你的嘴硬,還是我的手硬,我會將你全身的骨頭,一寸一寸的捏碎,然后再一刀一刀的凌遲了你,我看你能忍多久。”我要突破他的心里防線,于是在伴隨酷刑的同時,不停的用言語動搖著他的決心。

    “你會受到懲罰的!”吉多次旦吼叫了起來。

    他開始說話,我的嘴角微微一笑,這證明我剛才的話,讓他的心里產生了畏懼,同時有點松動,不然的話,他如果這么一直咬牙一聲不吭的挺著,我還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可以殺了他,但是突破不了他的心里防線,就是失敗。

    “說,你的幕后老板是誰?”

    “哼,我不會告訴你的,啊……”

    咔嚓!

    我又掰斷了他左手的小拇指。

    隨后我也不再詢問他,開始一寸一寸的捏碎他的骨頭。

    咔嚓!咔嚓!咔嚓……

    啊……啊……

    吉多次旦的慘叫聲,在這片荒野之中不斷的響起。

    當我掰斷他左手的五根手指之后,拿出一把匕首朝著他雙腿之間移去。

    此時他被我綁在一棵樹上,身體根本動彈不了。

    “啊……不要,不要!”吉多次旦尖叫了起來。

    那冰冷的匕首剛剛放在他的蛋蛋上,他就尖叫了起來。

    “說!”我微瞇著雙眼盯著他。

    “我說,我說,請你不要殺我。”掰折手指還可以接回來,但是如果被割掉男性的特征,那他這一輩子就完了,一陣恐懼在吉多次旦的心里蔓延,最終他尖叫了起來。

    我把匕首收了回來,盯著吉多次旦,等著他供出幕后之人。

    “是活佛央吉……”

    嗖!

    噗!

    但是吉多次旦僅僅只說出半個名字,突然空氣之中出現一陣尖銳的響聲,隨后一記圓形梅花鏢劃開了他脖子上的大動脈,讓他的話戛然而止。

    本來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吉多次旦的身上,突然的異變,讓我毫無準備,并且那人的氣息竟然可以騙過我的感應,仿佛鬼魅一般,令我十分的奇怪。

    嗖!

    我的身體一動,朝著那道黑影追去。

    從吉多次旦的話中,只可以判斷一點,一名叫央吉的活佛是他的幕后大老板,但是現在**的活佛并不叫央吉,那么就只剩下一種解釋,就是這名活佛是自封的,而叫央吉的人在**卻有成千上萬。

    吉多次旦已經死了,而唯一的線索就是遠方十幾米外的這道黑影。

    真武劍已經握在我的手里,腳下每躍一步,都會激起一陣塵土,一躍就是五米之遠,但是前邊那道黑影,其奔跑的速度絲毫不比我差多少,這就讓我們兩人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在十米左右。

    嗖!

    我左手一揮,別在腿上的匕首被我當暗器扔了出去。

    鐺!

    但是只見前邊那道黑影的手朝后一揮,一枚梅花鏢就將我的匕首給截了下來。

    嗖嗖嗖!

    隨后他的手再次一揮,就是三記破空之聲,三枚梅花鏢成品字形朝著我的身體攻了過來。

    真武劍朝前急速一點,鐺的一聲,一枚梅花鏢被我擊落在地,同時我的手腕一抖,隨著我手腕的抖動,力貫劍身,真武劍的劍尖瞬間彈出一朵劍花。

    鐺!鐺!

    又是二聲金屬相撞的聲音,剩下的二枚梅花鏢也被我擊落在地。

    擊落他三枚梅花鏢之后,前邊那道黑影也不再用梅花鏢攻擊我,因為他知道這種攻擊對我沒用,而是一門心思的朝前奔跑,想要把我甩掉。

    不過他的速度根本甩不掉我,同時我也追不上他,我們兩人的速度在伯仲之間。

    此時我十分的想念永如大和尚,如果他在這里,絕對可以截住此人。

    “他到底是什么人?”一邊奔跑,我一邊在腦海之中思考著前邊這道黑影是什么人?

    “活佛應該屬于**喇嘛!”

    “**喇嘛屬于佛教密宗!”

    “對,密宗是會武術的,難道藏達文化有限公司跟密宗有關系?”我在心里暗暗的猜測道。

    **密宗和日本的真言宗修煉的都是《大日經》。

    而**密宗在武林界最著名卻是:密宗八印!

    這八記印法,脫胎于《大日經》,其威力巨大,從而讓密宗在中國武林史中,留下了一筆。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