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緊追不舍

文 / 海上之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背著越曼春在夜色的掩護之下,急速的朝著嵻損山脈的深處奔跑著,而此時在我們兩人的身后,一只雪白的小貂正在不停的抽動著它的小鼻子,嗅著我們兩人留在空氣之中的氣味,而這種氣味,對于我們人類來說,太過于淡薄,所以我們根本就聞不到,但是對于這只白色的雪貂來說,卻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我剛剛越過一座三百多米高的山坡,就聽到山坡的背面發出一聲輕微的鞭子抽動空氣的聲音,在這個寂靜的夜里,這種聲音傳播的很遠。

    “呃?”聽到這個輕微的聲音,我心里一愣,眼睛瞬間瞪大,“這怎么可能?難道我們已經被人發現了?正有人在后面追蹤我和越曼春兩人?”我在心里暗暗的一驚,因為雖然這里的黑夜因為沒有月亮而伸手不見五指,但是剛才在山坡下面的時候,我發現了一片藤條,于是心思一動,做了幾個最簡單的報警裝置。

    我在我和越曼春兩人逃跑的路上,彎曲繃緊了幾根藤條,只要受到外力的碰觸,這幾根藤條就會彈起,抽打在空氣之中,發出那種嗚嗚的抽打聲。

    而此時,我剛剛背著越曼春翻過這個山坡,就聽到山坡的另一面,發出這種聲音。

    “肯定是被人跟蹤了,怎么辦?”我臉上的神情一變,一邊奔跑,一邊在腦海之中急速的思考著辦法。

    雖然我現在不知道自己那里出了問題,但是后面有人正在追趕我們兩人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嘩啦!嘩啦……

    前面傳來流水的聲音,隨后我發現了一條瀑布和一個水潭,因為水不停的從山上流下,所以又形成了一條小河,一直蜿蜒著朝著嵻損山脈的深處流去。

    我看著這條小河,眉頭一皺,隨后心里有了主意。

    “后面有人正在追蹤我們,以我們兩人現在的速度,怕是很快就會被他們追上,現在我們只有從水里走,也許還有一線生機。”我開口對背后的越曼春說道。

    “嗯,浩天哥,我都聽你的。”越曼春在我后背上點了點頭,回答道。

    我為什么要從水里走,因為剛才我思考了所有的可能性,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之中,想要發現我和越曼春兩人的形蹤,基本上很困難,但是對方好像并不是靠眼睛發現,一直延著我剛才在山坡上奔跑的路線追蹤,因為山坡上響起的一陣陣輕微的響聲,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們能觸動幾根藤條,那可以歸納于我運氣不好,但是我在山坡上做的所有藤條設置都被他們觸發了,那么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完全按照我的行進路線在后邊追蹤我和越曼春兩人。

    “后面有追蹤高手!”這么一行信息在我腦海之中劃過。

    而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晚上,能如此準備的判斷出我的逃跑路線,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靠著氣味。

    想到斷絕這種氣味,在水里潛行是一種最好的方法。

    撲通!撲通!

    我和越曼春輕輕的跳到了小河之中,我們兩人的嘴上都咬了一根大約一米多長的空心草桿,用來呼吸空氣之用。

    這里是上游,所以我們兩人并不需要多大的力量,身體就在小河之中隨著水流而飄游了起來。

    水中,我緊緊的牽著越曼春的手,怕她被水流給沖走,那樣的話,以她現在身體的虛弱,那可就兇多吉少了。

    ……

    吱吱吱……

    白色小雪貂來到瀑布下的水潭邊,開始不停的在岸邊打起轉來,同時小鼻子不停的在空氣之中嗅動著,但是它仍然一無所獲。

    嗖!

    看到伊靜筠追了上來,它馬上身體一動,躍到了伊靜筠的懷里。

    吱吱吱……

    它露出一副人性化的眼睛,然后對著伊靜筠吱吱的叫了起來。

    “嗯?沒了蹤影?這怎么可能?”伊靜筠臉上露出一絲疑惑,隨后她看到了眼前的瀑布、水潭和小河,眉黛就緊皺了起來。

    “小雪嗅不到他們兩人的氣味了,那只有一種可能,他們兩人從水里跑了。”伊靜筠十分的聰明,十幾秒鐘之后,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她小心的把小雪貂收進懷里,然后對著手下吩咐道:“延著這條小河給我嚴加搜索。”

    “是,女皇大人!”

    ……

    噔噔噔……

    河邊傳來了腳步聲,于是我馬上拉住了越曼春,同時嘴里吐出了空心草桿,內力運行起來,身體開始朝著河底沉去。

    這條小河還算挺深,大約有三米多深,在河底我找到了一塊大鵝卵石,于是雙腳緊緊的夾住這塊大石頭,以免自己的身體被暗流給沖走。

    我也顧及不了男女授受不親,直接將越曼春摟在懷里,衣服早已經濕透,緊貼在越曼春的身體上,讓我手掌心的感觸更加的熱火。

    她在我懷里掙扎了起來,這樣越發的讓我有了感覺,不過我馬上在她的后背上寫了四個字——不要亂動!

    越曼春知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于是掙扎漸漸的平息了,不過隨后我做的事情,讓她有一種想要殺了我的沖動,我慢慢的將嘴朝著她的嘴唇移去,隨后一下子將她的小嘴唇含在嘴里,同時自己內力產生的內部氧氣傳到了她的嘴里。

    唔唔唔……

    越曼春在瞬間的呆滯之后,隨后就是一陣更加激烈的掙扎。

    我怕她在河底下掙扎的太厲害,水面再涌起波紋,雖然天黑,河岸上的人一般發現不了,但是來追殺我們兩人的肯定是高手,對于高手來說,這種細微的河面波動,萬一引起他們的注意,那我和越曼春兩人就必死無異。

    我們兩人的處境已經十分的危險,我不希望有這種人為的增加危險的因素存在,于是我急速再次在她的后背上寫起了字——如果你想死,我現在就放開你。

    越曼春仍然在掙扎,但是我的字寫完之后,她掙扎的幅度明顯減小了。

    她其實心里知道,我是在救她,因為她現在身體微弱,根本無法運行內功轉為內呼吸,所以必須依靠我的能量傳送,她才能在河底生存下來。

    但是……

    越曼春終于不再掙扎,但是她的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涌了出來,只是在水中,我無法發現而已。

    一個女孩子的初吻,在這個星球上還是十分看重的事情,不像在地球上,已經根本不值錢了。

    我懷里抱著越曼春,口里含著她的小嘴,身體越發的滾燙了起來。

    “李浩天,這個時候,你心里怎么可能有這種想法!”我在心里對自己警告道,因為我發現自己下邊有點異樣,同時越曼春也稍稍扭動了一下身體,她也發現自己的大腿好像被一個滾燙的東西給頂了一下。

    我的臉上露出一片尷尬的表情,還好現在是黑夜,同時我們兩人又在河底,所以越曼春并沒有發現我尷尬的表情。

    噗噗噗……

    水中響起幾道黑流,其中三道正朝著我和越曼春兩人射來。我來不及多想,身體一轉,將越曼春壓在身下,后背對著這三道黑流。

    嘭嘭嘭!

    我后背上挨了三下。

    三陣疼痛讓我口里一咸,一口鮮血涌了上來,但是我硬忍著沒有吐出來,而是咽了回去,因為我害怕自己吐血的話,河面出現一絲血腥味,都有可能引起河岸上之人的警覺。

    伊靜筠的手下,延著河邊一路追蹤,同時手中不停的朝著河底射出一排排的石子,他們都是內功八層的人物,射出去的石子,雖然經過河水的緩沖,但是仍然具有強大的殺傷力。他們不知道我是內功多少層,但是越曼春是內功四層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所以只要有一顆石子打中越曼春,那越曼春不死也是重傷,身體肯定會從河底浮出來。

    “這里沒有,我們繼續朝前!”岸邊的聲音經過水的過濾,傳到我的耳朵里有點怪異。

    噔噔噔……

    岸邊的腳步聲漸漸的遠去。

    嘩啦!嘩啦!

    五分鐘之后,我和越曼春兩人的腦袋從河面上露了出來,隨后我急忙拉著她朝著岸邊游去。

    上了岸之后,我背起越曼春竄進了河邊的樹林之后,隨后我們兩人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約十五分鐘之后,伊靜筠的身影出現在我們兩人剛剛上岸的地方,而此時她懷里的小雪貂,突然在她的懷里吱吱的叫了起來。

    “哼,你們兩人永遠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伊靜筠看到懷里的小雪貂的反應,臉上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隨后冷哼一聲,自言自語的說道。

    原來她叫自己的手下先行,一路上打草驚蛇,引蛇出洞,而她自己帶著小雪貂跟在后邊,只要我和越曼春兩人一上岸,那身上留下的氣味,就無法逃過小雪貂的鼻子,自然我們兩人的行蹤就完全的暴露在她的面前。

    嗖嗖嗖……

    伊靜筠將懷里的小雪貂放了下來,然后一前一后也竄進了河邊的密林之中。

    我這一次謹慎了很多,所以一邊背著越曼春在密林之中奔跑,一邊開口對她詢問道:“你身上有沒有女人用的香料?”

    “呃?女人用的香料?沒有,我一直是女扮男裝,身上沒有那種東西。”越曼春搖了搖頭回答道。

    “哦!”我眉頭皺了起來,心里暗道:“對方不是傻瓜,搞不好還會被他們給搜尋到行蹤,而對方最大的依靠應該是我們兩人身上發出的氣味。” ( 龍蛇再起之國術無敵 http://www.qirdwt.tw/15/1562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