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9章 冰魔之體與冰之仙體

文 / 狂奔的蝸牛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無廣告!

    “該死的,這冰河的溫度還在下降!”

    有天驕已經在心里怒罵了,覺得撐不下去了。

    噗!最先撐不住的是兩位受傷較重的天驕,他們在與魔蝎衛搏殺的時候受了重傷。雖然他們有用天才地寶恢復傷勢,但在這寒冷的條件下,舊傷發作,他們差點被活活凍死。

    冰霜殿主一揮袖袍,便將那兩個受了重傷的天驕給運送了出去,免得真的死在這冰河中。

    那兩個天驕灰頭土臉的,臉色難堪無比。

    他們沒想到,自己連半個時辰都撐不過。

    一想到先前自己夸下海口,他們便不由得覺得臉頰火辣辣的滾燙。

    在兩大天驕之后,其余的那些天驕都意識到了情況不妙,臉色凝重,將自己所能施展的手段都給催動,以堅持更長的時間。

    這個時候,秦風還沒有施展手段,他完全就是在用肉體硬抗來自外界的寒氣。

    “三個時辰的時間,還很漫長,不能輕易的動用手段,不然的話可能無法堅持過三個時辰。”

    秦風自語道,他的目光比別人長遠許多。

    他知道,三個時辰絕對不簡單。

    這才過了半個時辰,如果就把自己的手段用上,一個時辰之后又用什么呢?

    所以,他決定能堅持的,就盡量堅持。

    直到實在堅持不住,再用手段來抵御寒氣。

    “這小家伙比較聰明,知道不能隨便動用自己的底牌。”

    冰霜殿主一直在關注冰河中的動靜,看到秦風那臉龐上堅韌的表情后,內心輕輕的贊嘆了一聲。

    “不過你的實力也是這些人之中最弱的,這對你來說可是一個極大的劣勢啊。”

    冰霜殿主又搖搖頭,光有聰明還不夠,還需要實力做底蘊,秦風才七等主神,到底能不能走到最后他也不好妄下定論。

    除了秦風之外,還有兩個人也都沒有動用手段抵御寒氣。

    一個是塵霜,另外一個是來自冰魔族的天驕。

    這位冰魔族的天驕隱藏的很深,若非是在冰河中,怕是眾人都不知這位的身份。

    “他是……冰魔之祖的弟子!冰魔散人!沒想到他還活著,他藏得好深!”

    那幾位天驕認出了那冰魔族修士的來歷。

    冰魔之祖正是冰魔族的道境,而冰魔之祖有一位弟子名為冰魔散人,在上古時代極為出名。

    上古時代的那一代修士,大多都知道冰魔散人的稱號,因為這位是上古時代諸多天驕當中,唯一一位擁有冰魔之體的修士。

    冰魔之體與冰之仙體相似,都是神秘的體質,擁有變幻莫測的力量。

    甚至很多大宗族害怕冰魔之體成長起來,有道境欲要對冰魔散人下殺手,提前扼殺。

    然而就在最后關頭,冰魔散人沖擊準道劫失敗,差點被雷劈死。最后被冰魔族帶走,傳說冰魔散人渡劫失敗后的第七天,就舊傷發作隕落。

    后來那些道境也就沒有再動手了,而這件事也被塵封在歲月中。

    現在,由于冰魔散人的出現,這段往事被那些上古時代的天驕們給揭開。

    “冰魔之體么……”

    秦風心中一沉,魔體與仙體一樣,都是九大圣體之一,冰魔之體應該就是魔體的一個分支。

    按照塵霜所說,億萬魔族天驕,都不一定能誕生一位魔體,可以說是相當稀有。

    仙體也是如此,整個冰之仙族超過百億生靈,億萬年積累,也就只有塵霜一位冰之仙體。

    但魔體、仙體卻很逆天,傳聞九大圣體很大幾率上都能成為道境。

    一旦魔體大成,到時候冰魔族將會出現一尊道境級強者!

    而現在,冰魔之體或許也會成為他的最大阻礙。

    秦風、塵霜和冰魔散人,成為了冰河中唯一的焦點。他們三人都沒有運轉修為,以本能在抵御寒氣,苦苦堅持。

    除了三人之外,包括白稚在內,絕大多數的天驕都已經開始施展各種手段。

    “這小子只是七等主神,難道他還要跟冰魔之體和冰之仙體抗衡不成?”

    “此子或許戰斗力上的確不凡,有不俗的天賦,可他畢竟只是七等主神,而且其余的兩人都是蘊含冰之源的奇異體質,這一戰應該沒有懸念了。”

    事到如今,眾天驕已經看出來了彼此之間的差距,哪怕是那些還在冰河中苦苦堅持的天驕,他們也明白,自己或許真的很難扛過三個時辰了。

    因為他們在這么早的時候就運轉法力和手段才能抵御,如果寒氣再加劇,已經沒什么手段可以用了。

    但他們看到秦風,卻很不滿了,心里很不爽,不是滋味。

    冰之仙體和冰魔之體能不依靠手段堅持,他們可以理解,畢竟這兩種體質都天生蘊含冰之源,將來是注定要成為道境的體質,對寒氣有一定的免疫力。

    可秦風,什么體質都沒有,而且實力平平,他憑什么敢不用任何手段去硬抗寒氣?

    這家伙一定是在強撐著,硬裝!

    時間繼續流逝,一個時辰之后,又陸陸續續有三位天驕離開了這片冰河。

    這三人可都是頂尖大神級的天驕級人物,可是在冰河下卻幾乎要被凍死。

    白稚堅持了幾分鐘之后,也失敗而歸,搖頭苦笑。

    “他們三個還在堅持!還有這三人。”

    那些歸來的天驕向著冰河里望去,看到冰河中只剩下了六人。

    其中三人是頂尖大神級的天驕,他們都在用各自的手段甚至是底牌,在抵御寒氣。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秦風、塵霜,以及冰魔散人這三個人了。

    他們三人都還在用自己的肉身苦苦堅持,還沒有開始用手段,似乎這三人是最有希望的。

    “這家伙一定是在故意端著,以他的實力,不可能不用任何手段堅持這么久!”

    “呵呵,此人怕是不知道,這冰河對人的損傷都是真實的。如果在冰河中強撐著,受了重傷,就算是回來之后愈合了也會留下病根。他這般逞強,是在拿自己的修道路開玩笑!”

    沒有人相信,秦風能和那兩人相提并論。

    那兩人畢竟天生對抵御冰寒就有優勢,人家體質特殊。

    而你,既不是冰之體質,也不是頂尖大神,憑什么跟人家比?

    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后可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此子要跟本魔競爭?可笑!”

    冰魔散人微微睜開眼睛,看到楚風后心中冷笑,不屑一顧。

    他蟄伏了億萬年,就是為了這一次中州大裂谷的機緣,現在他展露出冰魔之體的真正厲害之處,又豈會被一個小小的七等主神超越?

    塵霜美目中有一縷擔憂,她暗中傳音道:“秦風,你可不要逞強,如果堅持不住,就不要強撐著。”

    她害怕,秦風萬一真的是在強撐,最后可能會給身體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專心抵御,不用管我。”

    秦風以神念回應道。

    他現在這種狀態,說是在強撐也沒錯,但其實也并非是在強撐。

    說是在強撐,是因為秦風的實力的確沒有兩人高,在冰寒狀態下他的確受到了很大的壓制。

    但他自己有分寸。

    雖然不是冰之仙體或者冰魔之體等冰之體質,但他卻有吞天神體,這種體質并不弱于九大圣體的任何一種。

    可以說,他的身體素質,不弱于兩人。

    再加上他精通冰霜本源,其實對冰寒之氣也有一定的抵抗能力,綜合起來他其實并不是再逞強,為了面子而堅持。

    一個半時辰之后,哪怕是那幾位修為比較深厚的天驕,也堅持不住了,渾身發寒。

    哪怕傾盡手段,這些人也都抵御不住這里的寒冷,最終被傳送了出來。

    這條冰河剛開始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但冰河的厲害之處就在于,它的寒冷與威壓是緩慢增長的。

    時間越久,威能就成倍的增加。

    一個時辰之后,每過一分鐘,難度就會增加一分。

    整個冰河只剩下秦風三人。

    冰之仙體和冰魔之體這個時候也開始有些撐不住,運轉神通與法術,增強自己的防御力。

    “我還能再堅持一會兒,一定要再堅持下去。”

    秦風咬牙,他覺得自己的吞天神體還有一部分潛力沒有釋放出來,不用手段或許還能再堅持一下。

    “找死的東西,天賦并非是在所有地方都有用的。在這里你強撐,下場可能是自尋死路!”

    那些登岸的天驕瞧得秦風還敢“托大”,不禁譏諷道。

    白稚等與秦風相熟的人都擔憂無比,雖然他們是秦風的朋友,但他們也不淡定了。

    他們知道這冰河的厲害之處,一個半時辰的苦熬,現在冰河的溫度必然低的嚇人。

    “此子的毅力,本殿主都少見,或許他真的能創造一些不同之處?”冰霜殿主目露奇芒。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眾人望著秦風眉毛上結出的冰霜,心緒復雜交替。

    他們的臉色開始發生了變幻,先是不相信、不屑,又變成了凝重、再變成動容。

    在場之人可是都經歷過這冰河洗禮,他們知道現在這個時段的冰河,每隔一分鐘溫度都會降低一成!壓力也會暴增一成!

    別看一分鐘只有這么點變化,這可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啊!每一分鐘,對堅持了一個半時辰的人來說都難如登天!

    可秦風卻堅持住了,比冰之仙體和冰魔之體堅持的都久!(秦風姬子雅..161161776)-- ( 秦風姬子雅 http://www.qirdwt.tw/154/154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