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八十六章星火流光

文 / 瘋橘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武逆焚天最新章節!

    葉蟬的來到讓肖月感到意外,因為她沒有想到自己身邊的親信會背叛自己。不過讓她更加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會在關鍵時候帶人來到。

    哪怕是剛強如肖月這般的女中豪杰,在看到兒子此時帶人來到,也不禁雙目微微泛紅,仿佛心底里最為柔軟的部分被觸碰到了。

    “娘,不需要擔心,我一直就在注意這葉蟬的動靜。看到他帶人離開,我就立刻就帶人悄悄的跟著。為了不打草驚蛇,所以始終保持著很遠一段距離。”

    葉濤快速來到母親身邊,同時向母親解釋道,只是對于肖月來說,兒子的話并沒有聽到多少,目光卻是牢牢的鎖定在兒子身上。

    不遠處的葉蟬冷冷的望著這邊的母子二人,眼中除了濃濃的敵意外,更多的卻是妒忌和憎恨。

    他可以說是最早來到帝山,來到葉山的身邊的。可是不久之后肖月與葉山成婚,再然后是肖月生下了葉濤。而他反而漸漸成了帝山之上的“外人”,就是這種感覺,讓他最終下定決心與甘羅合作,他既然得不到的,那就親手將之徹底毀掉。

    “好一個母子情深,不過你們也別忙著敘舊,待會兒我的人會送你們上路,到了下面有大把時間讓你們聊天。”

    越是看著眼前肖月和葉濤這對母子,葉蟬就愈發感到心中無比煩躁,忍不住開口冷冷的打斷面前兩人。

    隨即向身邊帶來的祭魂殿魂師招了招手,那些祭魂殿的強者一言不發,各自持著武器便朝著肖月等人沖了過來。

    這些祭魂殿的武者,每一個人移動之中,在其身體周圍便會有著淡淡的黑氣繚繞,只是靠近便能夠感受到陣陣的陰風,另外還有那若有若無的鬼哭神嚎聲音在耳畔盤旋。

    葉濤帶來的武者,沒有任何遲疑的列隊在前,將葉濤和肖月保護在后方。葉濤帶來的武者同樣是十人,只不過是六名凝念初期,四名育氣期巔峰。相比葉蟬那一邊,還要稍微弱了一線。

    不過葉濤身邊這些,都是國主身邊的親衛,不管是怎樣的強敵,他們都不會有半步退縮,更何況在他們身后還有國主夫人。

    不等葉濤的命令,這十名武者便已經直接沖了上去,雙方直接就展開了戰斗。戰斗才剛剛開始,祭魂殿的幾名武者,便已經略微占據了上風。

    除了修為上這些人占據一定優勢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祭魂殿武者所釋放的淡淡黑色能量,能夠對武者的精神造成一定影響。

    眼看著自己這一方戰況變得不利,冷靜觀察的肖月也有了決斷,突然那間就動了起來。事先甚至沒有任何預兆,她的身影便開始模糊起來,人已離開殘影去還在原地停留了一瞬間。

    在肖月沖出去之后,一道撕裂空氣的銳利聲音隨之響起,在距離原本肖月所站立的位置五六丈遠處,“啪”的一聲有著一顆火星突兀的炸開。

    緊隨其后相距差不多七八丈遠的位置,又有一顆火星突然在雙方武者交戰的戰場中炸裂開。而且這一次火星炸裂的同時,一股狂暴的炎力瞬間爆發開來,赤紅色的烈焰猛的朝周圍擴散開。

    這火焰出現的瞬間,直接就將那些祭魂殿武者,身體外繚繞的黑色如霧般的能量給逼散開。能夠明顯的看到,這些祭魂殿的魂師們,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十分難看,顯然是受到了這烈焰的影響。

    然而這突然出現的火焰,對于葉林帝國的十名武者并未造成什么影響,而且這十人立刻看準機會發動反擊,一時間不僅占據上風,而且還逼的那十名魂師不斷的后退。

    只不過肖月釋放出一道“火星”后,整個人又再次消失,隨即在十丈左右的位置,再次有“啪”的一聲,一顆火星炸裂。

    伴隨著火星的炸裂,敵我雙方的人都不禁同時瞪大雙眼,尤其是遠遠觀戰之中的葉蟬,在這一刻大驚失色。

    他沒有想到在這樣激烈的戰斗中,肖月竟然能夠輕松穿過雙方戰斗的戰場,不僅巧妙的讓自己一方由劣勢轉為優勢,更是以如此恐怖的速度朝自己逼迫而來。

    下意識的踉蹌后退,葉蟬驚恐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大聲說道:“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大主祭的‘星火流光’你怎么會使用,你不過只有凝念初期!”

    也不怪葉蟬會如此震驚,因為現在肖月所使用的技能,那是只有大主祭肖狂戰才能夠運用的武技。這武技的最大特點,除了本身擁有極強的破壞力,再有就是發動時那恐怖到難以置信的速度,可以為攻擊創造很強的突然性。

    當年肖狂戰闖蕩古荒之地,與一個小型門派發生摩擦,結果到了后來肖狂戰,憑借一人之力殺入這小型門派中,直接將這門派給完全毀掉。

    這門派之內光是神念期強者就有三人,御念期十五人,凝念期以下不計其數。肖狂戰僅僅就憑借這個“星火流光”技能,便將這小型門派給滅掉,由此可見這技能到底有多么強大。

    肖狂戰在首次使用這武技時,已經達到了神念期,所以才會給人一種錯覺,這強大的武技唯有神念期的實力才能運用。可實際上這是一個誤會,如果非要說“星火流光”有什么特殊的限定條件,一個是必須要達到凝念期擁有精神領域,另外一條就是本身屬性必須為火。

    肖月這兩點都已經具備,又是肖狂戰最為喜愛的孫女,這武技當然在肖月達到凝念期后,便立刻得到祖父的傳授。

    眼下當肖月使用這技能后,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被震懾住,戰局也在一瞬間就進入了她的掌握中。

    面對整個人都消失不見的肖月,葉蟬只能下意識的驚恐向后退。他想要尋求那些祭魂殿的魂師保護,可是那些魂師現在自己都落在下風,哪里還能分身來援。

    正在葉蟬驚恐后退的時候,面前一絲絲灼熱氣息撲面而來,死亡的陰影已經籠罩了心頭。葉蟬幾乎不假思索的伸手向著后方抓去,那名背叛肖月的親隨小珍,一直躲在葉蟬的身后。

    當她的手被葉蟬拉著的時候,心中想著的還是,未來的國主在如此危險的時候,還記掛著自己的安危,心中更是一片溫暖。

    然而下一刻,自己的身體就隨著對方一拉之力,直接從后方飛到前面,已然成為了葉蟬的“盾牌”。

    也恰在這一刻,小珍清晰的看到面前“啪”的閃出一片火光,在那火光之中有著一張熟悉的秀美容顏顯露而出。

    熱浪快速來到,當發現前方的葉蟬換做小珍的時候,那肖月也明顯一愣,同時手中的攻擊也不禁頓了頓。

    不過這“星火流光”最大的特點就是快,如果換做是肖狂戰還可以做到收發自如,可是肖月現在確實能發不能收。所以她想要收手,根本是做不到的,那閃爍的火光依舊直沖向了小珍。

    “嗤嗤……”

    細密的聲音在小珍的身體上傳出,火焰在這個時候仿佛化作無數的細線從小珍的身體中穿過,最后那些火線在小珍的后方,慢慢的匯聚成一道人影,那人正是國主夫人肖月。

    此時的肖月并沒有回頭,臉上卻是有著一絲難掩的黯然,而在她身后的小珍,艱難的開口說道:“小姐,小……咳咳,小姐我錯了,我……悔!”

    最后一字說出來的時候,小珍的身體開始有著一道道細密的“裂痕”浮現,那些裂痕中不斷有火光迸射,仿佛熔漿把大地撕裂開要鉆出來一般。

    這小珍在數息之前,還在做著成為國主夫人的美夢,可是才一轉眼間她就被那個她最為信任的男子出賣。

    她的話肖月相信,小珍剛剛背叛了自己,緊接著就被自己信任的人出賣,那種痛苦的滋味恐怕也只有切身體會過的人才能知道。

    肖月并未再去理會小珍,她抬頭朝著遠處望去,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正在瘋狂的飛馳之中。那是葉蟬不惜發動損耗生命力的秘法,在以最快的速度逃竄。

    因為小珍替他擋了一擋,肖月也錯過了擊殺葉蟬的最佳時機。而這“星火流光”雖然速度極其恐怖,但是消耗也非常之大,發動一次數十丈距離內完成攻擊,已經是肖月的極限,所以她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蟬逃走。

    當小珍的身體近乎完全焚燒起來的時候,葉濤和肖月另外一名親隨,已經繞過戰場飛了過來。

    “母親,你……你一定要教我這星火流光!”剛剛來到的葉濤,有些激動的開口,卻是想要學習肖月的技能。

    寵溺的揉了揉葉濤的額頭,肖月笑著說道:“你既然這么喜歡,那等你修為達到凝念期,讓你外曾祖父親自來教你好了。”

    “啊!”

    聽到母親提起外曾祖父,葉濤那張臉頓時垮了下來,顯然葉濤對于外曾祖父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恐懼。

    看到兒子那副模樣,肖月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不過他很快就肅容說道:“現在時間緊迫,你既然來了,那就隨我去開啟另外兩處的機關。這是你爹的交代,也是咱們最后的一線希望。”

    “那個傳說難道是真的?”葉蟬有些驚疑不定的開口問道。

    肖月深吸一口氣,轉頭朝著后山望了過去,輕舒一口氣后,這才臉色鄭重的點了點頭,只是以肖月的心性,此時也掩飾不住眼中的那一抹矛盾。(武逆焚天..6363003)-- ( 武逆焚天 http://www.qirdwt.tw/38/385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