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秋夜痕起身目光落在破廟內那隨風揚起的紗幔上,紗幔后面有隱隱若弱的影子躺在地上。

    秋夜痕的眸子閃過一抹悲戚之色,他知道秋相用毒物喂養秋水漫,知道秋水漫對秋相來說是個寶物。只是如今這個寶物落在了蕭絕手中,他拿不回來就要毀去。

    而他是秋水漫名義上的哥哥,作為哥哥他一定要保護她,這是他活著唯一的信念。

    “還請王爺好好照顧她,她身體從小就不好。”秋夜痕收回目光,轉身決然的背影帶著孤獨和悲涼消失在月色之中。

    蕭絕深邃的眼眸動了動,秋夜痕是一顆好棋,只是這顆好棋需要秋水漫來制約,或許留下秋水漫沒什么不好。

    “常風,備車。”蕭絕撂下這句話,轉身進了破敗的殿內。

    紗幔后,秋水漫睡的安穩,她身上的煙蘿裙有些殘破褶皺,一頭如瀑的青絲散開如一朵墨色的蓮花。

    蕭絕每次見她都有一種驚艷的感覺,從七天前在棺槨中初見開始,這個女人就猝不及防的闖了進來,讓他難以控制。

    “希望本王的決定沒有錯,秋水漫,你如果敢背叛本王,本王一定親手殺了你。”蕭絕說著微微俯身親了親她光潔的額頭,唇間冰涼,卻帶著一絲眷戀和溫柔。

    隨即解下自己的衣衫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將地上的秋水漫抱起,轉身離開了這間破廟。

    殷王府內,穆流非焦急的等在門前,看見蕭絕的馬車走了過來,穆流非匆忙迎上去。

    蕭絕抱著秋水漫下了馬車,穆流非看了看蕭絕懷中的秋水漫道:“王爺,我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可以開始了。”

    “流非,本王要留她的性命。”蕭絕看了穆流非一眼,隨即邁入了府門。穆流非愣了片刻,這才恍然,匆忙追了上去。

    蕭絕將秋水漫安頓好,出了房門,就見穆流非等在那里。“王爺,你想清楚了嗎?或是中途發生了什么意外,王爺你……”穆流非不知道蕭絕為何突然間就改了主意。

    “沒有意外,不殺她本王的毒依然能解不是嗎。”蕭絕幽暗的雙眸看著穆流非。

    穆流非輕嘆一聲,他抬頭看著蕭絕突然問:“王爺突然改了主意,莫非王爺你是喜歡上她了嗎?”

    蕭絕神色微微一變,微怒的語氣輕斥著他:“穆流非,本王做事自有本王的用意,還輪不到你過問。”

    穆流非掀了衣袍跪下低著頭:“是,屬下越矩了。秋姑娘她受了驚嚇,王爺還是去看看她吧。”

    蕭絕看了看穆流非,目光沉沉的打量了他半響,抬手扶他起來說道:“本王留秋水漫一為解毒,二則是利用秋夜痕來對付秋相,你明白嗎?”

    穆流非恍然點點頭,蕭絕又道:“香雪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本王只是在利用秋水漫對她并沒有那個心思,對香雪該怎么做我想你心中清楚。”

    “是,在王爺你體內的毒未解之前,我一定看管好香雪不讓她亂來。”穆流非垂頭,有些無奈的回道。

    蕭絕輕嗯一聲,轉身,朝著裘香雪居住的留仙居而去。

    上京行宮,一頂黑色的轎子落在了行宮后門口,一個男人身著烏黑的斗篷從后門走了進去。

    西涼使臣居住的上清殿內,燈火輝煌,因為宴會上他們失去了自己的三座城池兩人正感到焦躁不安,突然聽外面響起的腳步聲,兩人抬頭見一個黑衣男人走了進來。

    “你是誰,是怎么進來的?”莫江一臉驚恐的問道。他是此次來朝的最高使臣,背負著西涼王給他的使命,可是最后他卻輸的凄慘。

    那黑衣男人只露出一雙狡黠的目光,陰沉的聲音道:“兩位使臣丟了三座城池,回去后西梁王一定會雷霆震怒,與其這樣不如將功贖罪。既然是殷王妃害你們丟了城池,不如你們就用殷王妃作為禮物送給西涼王。”

    “殷王妃豈是我們能輕易擒到的?”達爾其實心中早有這個打算,那個殷王妃長相傾城,若能送給西涼王必能抵他們失職一罪。

    黑衣男人笑了笑道:“其實要抓殷王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要你們與一人合作,一切水到渠成。”

    莫江雙眸一亮問道:“誰?”

    黑衣男人唇角微揚,回道:“今夜你們跟蹤殷王的人想必也看到了,有一個女子在殷王府地位非同一般,且她十分嫉恨殷王妃,她一定樂的幫助你們將殷王妃送給你們的。”

    “是她?”莫江想起,自己暗中跟蹤蕭絕的時候,正看見蕭絕救了一個丫鬟而不顧殷王妃的的性命。

    “沒錯,就是那個女子。只要你們與她合作,殷王妃手到擒來。相信你們有這個本事找到她,祝你們好運。”那男人說著轉身,黑色的斗篷在暗夜中劃出漂亮的弧度。

    看著男人離去,達爾想去追,莫江卻攔下他道:“能進到這里,看來身份不凡,不必追了。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放手一搏了,達爾,按照他說的去辦。”莫江抬頭,堅毅的目光看著達爾。

    達爾點點頭應道:“好,反正回去也是一死,不如拼上一拼。我這就去。”說著便匆匆出了房間。

    秋水漫睜開雙眼,就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殷王府。外面天色已經大亮,秋水漫扶著床榻坐了起來,身上有些酸軟無力的感覺,想起在破廟發生的事情,秋水漫突然有些失神。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她會又一次**與蕭絕?為什么自己反抗不了,反而有種被蠱惑的感覺?

    最可惡的是,她竟然不討厭與蕭絕做那樣的事情。秋水漫拉著被子將自己蓋起來,滿腦子竟是那揮散不去的旖旎和蕭絕的溫柔。

    秋水漫兩日后才見到蕭絕,而這兩日里皇宮內的賞賜源源不斷的送來。蕭絕來看秋水漫,見她房間里擺著那些宮中賞下的東西,而秋水漫卻無精打采的依靠在窗前。

    “怎么,宮里賞下的這些東西你不喜歡嗎?”蕭絕的聲音就像初春的風一般,溫暖中帶著一絲清寒。

    秋水漫側頭看著他,目光落在那些奇珍異寶上。“我衣食不愁,給我那些東西也沒什么用。王爺幫我打發了吧。”

    秋水漫托著下巴,望著秋日蕭瑟的風景,自從她穿越來此,一直被蕭絕禁在王府。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她都不知道,想起前世的日子,她真的覺得這種日子就像是坐牢一樣。

    蕭絕自然看出她精神不濟,好像自從她嫁給他后便沒怎么笑過。“自從上次我們遇襲,回來后你就一直沒有問過本王關于秋夜痕的事,是你漠不關心,還是一直在暗自擔憂?”

    一旦想到秋水漫心中有其他人,他的心中就頗不自在。

    秋水漫的確沒有擔心過秋夜痕,或許是因為原身的記憶還沒有回來。而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自己生活過的那個年代里徘徊,而沒有將這里的人放在心上。

    聽蕭絕問起,秋水漫才恍然。“我哥哥他怎么樣了?”秋水漫問道。

    蕭絕看不透她的表情,沒有擔心沒有憂慮只是一聲淡淡的詢問,仿佛秋夜痕是生是死都與她沒什么關系一般。

    “他死了。”蕭絕的聲音陰沉,一雙精銳的眸子盯著秋水漫。

    給讀者的話:

    十八章漏發了,所以我就跟十七章合并啦~請大家見諒

    !!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