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蕭絕的承諾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秋水漫想躲偏偏又躲不掉,這寂靜的小巷里有一種格外詭異的氣氛環繞。秋水漫被蕭絕吻的頭暈,本就有些腿軟的她眼下整個人都跌到了蕭絕的懷中。

    這一吻分外柔情纏綿,濃烈的讓秋水漫無法招架。

    那擋在小巷口的青墜和常風沒有聽到身后的的聲音,也不敢回頭去望,兩人俱是上下忐忑,一雙眸子回來的在聶容澤身上打探。

    “阿青兄弟,你們家秋老板呢,現在何處?本座許久沒有光顧她的望月樓了,實在想念她那日的那道麻婆豆腐。”聶容澤不進也不退,卻是和青墜寒暄著。

    青墜皺了皺眉頭,這個聶容澤分明就是故意的。

    蕭絕松開了秋水漫,低頭看著她緋紅的小臉和微微紅腫的雙唇,眸中閃過一抹得意的笑意。

    眼前的她有種嬌滴欲綻的美,這樣的美他不愿別的男人看到。他擁著她的柳腰卻是朝著巷子盡頭走去,未了足下輕點卻是帶著她一躍而起,轉瞬間就離開了那條僻靜的小巷。

    常風側頭看了一眼青墜,卻見她耳根有一抹紅色,似是在沉思如何回復聶容澤。他心下微微遲疑,抬頭道:“國師,要找秋老板應該去望月樓才是。”

    聶容澤側眸,盯著常風看了半響,突地一笑道:“說的也是,估計眼下你們家王爺和秋老板已經在望月樓等著本座了。”他有些意味深長的撇了兩人一眼,卻又問道:“你們難道不去尋他們嗎?”

    說罷,也不等他們回話,自己轉身已經朝著望月樓的方向走去。

    青墜和常風紛紛回頭望去,卻見深巷里早沒了蕭絕和秋水漫的影子。青墜舒了一口氣,低喃道:“王爺和王妃是什么時候走的?”

    常風微微搖搖頭,方才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青墜和聶容澤的身上,也沒有察覺蕭絕已經離去。

    想起聶容澤,常風抬頭又看了看青墜,他唇角微微一動似是想要詢問什么,終是又止住了。

    “想來王爺是不想讓國師看到他們,我們先去望月樓看看。”常風提議道。

    青墜點點頭,隨即和常風一起離去。

    蕭絕帶著秋水漫繞到了另外的一條街上,這時秋水漫才回過神來,她臉上的紅暈還未散去,唇上還是一片酥酥麻麻的感覺。

    “蕭絕,你瘋了嗎?”秋水漫瞪了蕭絕一眼,他的行為也實在太瘋狂了一些,在說以聶容澤那個老狐貍的智商一定知道剛才他們在巷子里做什么。

    蕭絕卻很是不以為然,反而凝聲問了一句:“很是想念那日的那道麻婆豆腐,秋水漫你給本王解釋一下,這是什么意思?”他眉心微微一挑,有著不容反抗的嚴厲和清寒。

    秋水漫頓時頭大,眉心皺到了一起,小手不自覺的絞著。“沒有什么意思,只是我請他品嘗過一道菜而已。”秋水漫抬頭,卻看見蕭絕眼中隱隱的光芒。

    與蕭絕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不久,但她知道蕭絕的脾氣,這個男人的占有欲太強,疑心重。真不知道他是在乎她,還是在乎他自己的面子?

    秋水漫也曾懷疑過,可是看見蕭絕為了他所做的那一切,她就將這種懷疑都收了起來,她寧愿相信蕭絕是因為在乎她才會這樣的。

    “秋水漫,我拿你真是沒辦法!”他輕嘆一聲,目光中的戾氣漸漸收去,化作一抹淡淡的柔光看著她。

    他不是不相信她,只是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秋水漫與別的男人在一起,因為他知道有太多的男人在打她的主意。

    一個秋夜痕已經很讓他煩憂,還有一個西涼潯,他不想在加上一個聶容澤!

    秋水漫伸手拉著蕭絕的手,她抬眸看他,眉眼間有無限柔情。“蕭絕,有一句話我從未問過你。”她緩緩的目光迎著他深邃的眼眸,認真且鎮定。

    蕭絕目光微微一晃,看著她如此認真的模樣,心下也有些疑惑。“你想問什么?”

    秋水漫垂眸微微思慮了片刻,她是一個從來不會將愛掛在嘴邊的人,蕭絕也是。記憶中蕭絕從來沒有說過愛她的話,他只是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愛。

    可是秋水漫還是有些疑惑,她在蕭絕眼里心中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因為她發覺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男人,就在他化身獄卒來牢房看她的那一刻,她深深的愛上了他。

    從初次見面稀里糊涂的**,再到后來的自己屢次險象環生。她與蕭絕之間的關系,從最初的想逃離,到一次又一次的淪陷。

    真正讓她發覺自己已經愛上了他,是他不顧圣旨,踏著星月來陰暗的牢房里看她。

    那么蕭絕呢?他又是因為什么而愛上她的?

    “蕭絕,你愛我嗎?”秋水漫帶著一些期翼,雖然這個問題有些俗,但她真的很想知道。

    蕭絕的眸光微微一斂,他伸手溫熱的手掌撫上她的眉眼,一字一句帶著深情和霸道的意味。

    “難道本我你做的這些你都看不到嗎?我雖然沒有說過愛你的話,但是秋水漫,你要聽清楚了。你是我蕭絕的女人,這一輩子都是,我會保護你,愛護你,在這個世上沒人能傷的了你。我不要三妻四妾,只要你一人足夠。只要你,不離開我,不背叛我。”

    秋水漫的眼睛有些潮濕,她眨了眨眼,揮散眼前的迷霧。蕭絕將她抱在了懷中,緊緊的擁著,輕嗅著她發絲的香氣。

    秋水漫破涕為笑,窩在他的懷中。“蕭絕,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一個人。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

    這世上的愛情最怕就是不信任,若沒有信任,再好聽的山盟海誓都是枉然。

    “漫兒,我信你。”耳邊傳來蕭絕溫熱的聲音,秋水漫的心底涌過一股暖流。她所求的也不過就是一個信字,只要蕭絕相信她,那么她就已經足矣。

    “走吧,你不是要帶我去望月樓嗎?再不去這天可是都要黑了。”秋水漫輕擦著眼角的淚痕,從他的懷中出來,拉著他寬大溫厚的手掌。

    蕭絕唇角揚起一抹溺愛的笑意,手緊緊握著她柔弱無骨的小手,兩人相視一笑,朝著望月樓走去。

    聶容澤一入望月樓,就看見大廳里的兩個男人。他眸光微微一瞇,看來今日這望月樓格外的熱鬧啊。

    “原來閣下是秋府長公子,殷王妃的哥哥。相請不如偶遇,不如一起上樓喝上一杯。”

    聶容澤聞聲望去,說話的人竟是西涼潯,而他對面站著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秋水漫的哥哥秋夜痕。

    秋夜痕自從知道了這望月樓是秋水漫的產業后,每隔幾日就會來此,不為別的只為能見上秋水漫一眼。

    只是前幾日秋水漫遭遇陷害入獄,他雖然早已通風報信告訴了蕭絕消息,但看著秋水漫受牢獄之災他心中還是有些難受。

    如今秋水漫已經回府,他也按捺不住,想來這里坐上一坐,只為能夠看她一眼而已。

    誰知他竟在這里遇到了西涼潯,雖然他與此人從未有過交集,但秋水漫入獄都是因他而起。

    “多謝西涼王好意,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秋夜痕聞聲應下,正想喚掌柜去準備房間,卻聽西涼潯對著那掌柜道:“掌柜,給我們準備天字號雅間。”

    劉福與西涼潯只有一面之緣,但記憶頗深,那日就是他們家東家帶著這個男人來的。

    至于秋夜痕,劉福更是熟悉,因為秋水漫托他來送信,劉福才知道他也姓秋還是他們東家的哥哥。

    劉福不敢怠慢東家的兩位貴客,正欲回應,抬頭間卻看見聶容澤走了進來他一時有些無措。

    因為聶容澤是望月樓的常客,每次他來只要這天字號雅間的。

    許是聶容澤看出了掌柜的躊躇,聶容澤笑著揚聲對著西涼潯與秋夜痕道:“本座也想同兩位一起喝上一杯,不知是否有幸?”

    西涼潯和秋夜痕雙雙回頭,兩人眸子各有一抹驚色閃過。

    “原來是國師,能與國師共飲是我的榮幸。”西涼潯雖然來京不久,但聶容澤此人的盛名他在西涼就早耳聞。

    與殷王蕭絕并駕齊驅的國師,昭月國最不能得罪的兩個人之一,這人他當然要會上一會。

    秋夜痕眉頭微微一擰,他雖然與聶容澤同朝為官,但兩人速來沒有什么交集。但是此次秋水漫入獄,蕭絕被禁足王府,便是聶容澤出手在背后推波助瀾救下秋水漫的。

    “國師,請。”秋夜痕作揖,讓他先行。

    聶容澤倒是不客氣,走在西涼潯之后,三個人一起上了二樓的天字號雅間。

    大堂里的掌柜摸了摸頭還是一頭霧水,這三個男人無論長相還是氣質都是人中龍鳳,能與國師聶容澤同席而坐,說明另外兩人身份也是不凡。

    正這般想著,劉福抬頭竟見秋水漫與蕭絕一同走了進來。初次見到蕭絕,劉福明顯微微一愣,眼前的男人相貌俊逸,一雙幽深的雙眸透著銳氣,玄黑色的織錦紋繡錦袍端的玉樹臨風。

    而最讓劉福詫異不解的是,那個男人竟握著他們東家的手。這……他們之間莫非有……

    劉福打量的目光落了過去,可是一觸到蕭絕那冷厲的眸子他一下嚇得縮了回去。這個男人混上上下都透著懾人的氣息,讓人不敢直視。

    “掌柜,好久不見,這望月樓的生意可還好?”秋水漫看著劉福被蕭絕嚇得縮回去的目光,她本想睜開蕭絕的手可是奈何他卻握的更緊,只好無奈的笑了笑詢問著劉福。

    劉福忙回道:“東家,這幾日我們望月樓生意比以前又多了一倍。你托秋公子送來的菜譜也很是受歡迎。”

    秋水漫聽劉福說生意不錯,這才微微放了心,她從懷中掏出一封信箋遞給了劉福道:“這是新的菜譜,你讓廚房做出來送到樓上。”

    “是。”劉福拿了菜譜忙轉身離去,才走幾步想起樓上已有人在,他本想提醒,但看秋水漫和蕭絕已經走了上去,又想起天字號房的人與他們東家都是熟識,便沒有提醒。

    !!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