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蕭音發瘋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溫月看著她,知道她肯定是認為是聶容澤派她來的。

    她知道,只要她說是,今日絕對不會出事,能等到秋夜痕回來就自己,但是……

    想到這箐華公主喜歡聶容澤,不知道為何她就是不舒服,當下,溫月面無表情的說,“沒有人派我來,我是自己晚上睡不著,就慢慢走到了這里不知道為什么就被人抓來了。”

    蕭音皺眉,心里的失落感瞬間變成了冷笑,“國師府離這里隔了幾條街,你竟然能走到這里來,真是不錯。”

    溫月瞬間有了不好的感覺,只聽蕭音下一句話將她打入了谷底,“這女子來此不善,將其拖出去,亂棍打死。”

    紅唇一張一合之間,將人判了死刑,蕭音似是沒有察覺那是一條認命,依舊慵懶的躺在床上。

    溫月睜大了雙眼,秋夜痕啊秋夜痕,這一下子你可是把我害慘了,若是今日就死在了這里,可多冤啊。

    護衛上前,直接架著溫月,拉了出來。

    溫月皺眉,心里掙扎,她到底要不要說聶容澤,要是被這樣拖出去打,還能不能撐到秋夜痕回來。

    就在溫月掙扎的時候,一個好似天神般地人影突然降臨將拉著溫月的小廝瞬間踢飛。

    溫月愣愣地看著聶容澤,那心里委屈的眼淚都幾乎掉了出來,聶容澤愣愣的看著她,似是一點安慰的打算也沒有。

    蕭音從床上起來,見聶容澤自始至終沒有看自己一眼,不僅傷心透頂,冷冷的說,“國師,你大半夜闖入公主府內,似乎有些不妥吧。”

    聶容澤笑了笑,依舊一身風華,“公主所言極是,是臣失了禮數。”

    蕭音冷哼,轉過頭,不再看他,“國師一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就不知今日為何而來。”

    聶容澤依舊笑著,只是看蕭音的眼神與平時有了些不同,箐華公主一向是溫柔善良的,沒想到也有了今日咄咄逼人的模樣。

    “駙馬爺曾經與臣提到過一件煉丹的上好藥鼎,而皇上的鳳凰丹豈是普通俗物可煉制的,今日臣特意來請教駙馬的。”聶容澤的聲音沒有絲毫情緒,只是卻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疏離。

    蕭音回頭看他,沒有說話,若是他以別的理由,她都有理由拒絕,唯有這個給父皇煉丹的理由,她拒絕不了。

    昭月國上下,誰人不知殷王與國師為皇上尋來傳說之中的鳳凰煉丹,皇上親自下旨,讓百官協助。

    她是公主,皇上的女兒,自然不能夠有一點異議。

    只是,聶容澤一個小小的丫頭都值得你如此費心,為何偏偏他回如此無情的對自己?

    蕭音眼睛微微發紅,連忙轉過身去,”既然如此,本宮就一同與你去探望一下駙馬爺吧。“

    聶容澤躬身,第一次在私下場合對蕭音行如此大的禮,”謝謝公主殿下。“

    蕭音苦笑,如此這樣,得來他一句謝,可是值得?

    ”若是國師來找我的,就不再麻煩公主殿下跑一趟了。“秋夜痕一身白衣,站在遠處,溫潤如玉。

    溫月瞇眼,這個該死的秋夜痕,害她差一點被打,他竟然還跟沒事人一樣。

    聶容澤點了點頭,回頭對蕭音說,”公主,駙馬已到,那臣就與他先行離去了。“說完直接一手拉著溫月朝秋夜痕走去。

    溫月開心的跟在他的身后,其實,他不用這樣拉住她,她絕對會跟著他離開的,要不然等著的公主的亂棍打死。

    蕭音瞇眼,眼睛盯在聶容澤拽著溫月袖子的手,眼中有著不可置信,有著嫉妒,更有著惡毒。

    ”站住!“蕭音突然直接大吼出聲,袖子底下的手握成拳頭,美麗的臉蛋冷若冰霜。

    三人回頭,看著她,眼神中都有著不解。

    張嬤嬤見此,連忙拉住她,搖了搖她的頭。

    蕭音轉頭,看著張嬤嬤一臉慈愛的看著她,攥在袖子里的手逐漸松開了,深吸一口氣,努力壓制住自己的情緒。

    張嬤嬤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對聶容澤等人點了點頭,三人才離去。

    張嬤嬤扶著蕭音進了房間,將奴才全都趕了出去,抱住蕭音說,”公主,心里難受就哭出來吧。“

    蕭音一聽,眼淚瞬間掉了下來,喃喃道,”為什么,為什么他要這么對待我?奶媽,你告訴我,我是不是還不如那一個丫頭,他從來都沒有那么緊張過我!”

    張嬤嬤撫摸著蕭音的背,滿眼都是心疼,“公主,看你說的,就是百個千個她也都不如你一個呀。”

    蕭音抬起頭,滿是淚痕的問道,“既然如此,那為什么他不喜歡我?”

    張嬤嬤被問得一愣,這一種情愛的事,怎么能夠說得準?

    這事最讓人痛恨,也最讓人難以逃脫,公主若是邁不出這一道坎兒,恐怕以后傷心的時候還會有很多。

    回到秋夜痕房中,聶容澤松開溫月,不再看她,對秋夜痕說道,“今天的事,你們有沒有什么要告訴我的?”

    秋夜痕沒有說話,抬頭看了溫月一眼。

    今天,他原本是來找她幫忙的,漫兒的尸體哪里都找不到,恐怕此時只會在一個地方,但是當著聶容澤的面,他怎么可以說。

    溫月見秋夜痕看她,有了一點莫名其妙,他來到之后,就和她一塊兒出府了,至于什么事情,還沒有說呢。

    能讓戴罪之身的秋夜痕如此,她也想知道是什么事。

    見到兩個人都不說話,聶容澤冷哼,臉上的笑容瞬間不見,“今日,駙馬爺來找溫月,恐怕是懷疑漫兒的尸體在國師府,來找她幫忙的吧。”

    秋夜痕瞪大了雙眼,心里對聶容澤的佩服不僅又多了一層,他一直知道國師神機妙算,卻沒想到能到如此地步,真的是不得不讓人佩服。

    見到秋夜痕的樣子,聶容澤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勾了勾唇,冷聲說道,“漫兒的尸體不在我府上,你不必廢這個力氣了。”

    “既然你能夠猜到我心中所想,那就也應該知道漫兒在哪,國師,求你告訴我。”秋夜痕突然之間跪了下來,看著聶容澤,滿臉哀求。

    溫月看到這一幕,不僅震驚,人人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秋夜痕這個哥哥能為阿漫做到如此,也是真心真意了。

    深吸一口氣,溫月也跪在了聶容澤面前,和秋夜痕一左一右的跪著,懇求道,“國師,如果你真知道阿漫的下落,就請告訴我們,她對我們真的很重要。”

    聶容澤皺眉,卻是毫不猶豫地回答,“無論我在想神機妙算,也終究只是一個人,況且我與漫兒是好朋友,若是真的知道她在哪里,不用你們任何一個人求我,我也會去救她的。”

    秋夜痕沉默了,的確,聶容澤沒有說謊。

    當初,聶容澤一再幫助漫兒,他就知道,他很喜愛漫兒,漫兒有難,他也總是會挺身而出,這一次,恐怕是真的不知道吧。

    只是,溫月當初那么堅定的告訴他漫兒沒有死,找到她的身體就能找到她,如今他又該怎么做?他真的找不到漫兒。

    “秋夜痕,漫兒已經死了,你這樣想找到她的尸體,真的還有意義嗎?”聶容澤嘆氣,勸道。

    對不起,他真的不能說出事實,他的表妹受了那么多苦,就應該服下忘憂丹做回南疆公主,而不是繼續與你們糾纏在一起。

    “不!”秋夜痕沒有說話,直接被溫月打斷,她滿是自信地說,“阿漫沒有死,既然我都沒有死,她也不會死。”

    聶容澤皺眉,聲音中染上了怒氣,“溫月,你給我閉嘴。”

    溫月被他吼的一愣,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嘴里卻繼續說道,“我來到這里的時候,絕對一塊兒把她拉了回來,她一定在這個世界中,沒有死。”

    聶容澤直接伸出手把她提了起來,眉毛緊緊擰在了一起,對秋夜痕說,“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漫兒已經死了,屬于她的貴星早已隕落,這不是我們能夠改變的。”

    說完之后,不給溫月反駁的機會,直接用輕功抱著她飛了起來,這個該死的女人,怎么可以直接在別人面前說是未來來的,她是不是想死?

    出了公主府之后,聶容澤將她仍在了一邊,冷冷的看著她。

    自從遇見她以后,他發怒的次數越來越多,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克星?

    聶容澤揉著眉頭,抬腳往前走去。

    溫月看來他的背影,跟了上去,直接問道,“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歷?”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會就這么打斷她。

    溫月想了想,突然之間皺起了眉,如果他真的知道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喝醉之后說出來的。

    溫月向前跑了幾步,攔住他,一次一句說道,“聶容澤,你總是在我對你最有信心的時候讓我失望,上一次,我信你給我一個家,你卻讓魅影殺我。這一次,在我對你沒有一絲戒備的時候,灌醉我,問出了我心底里隱藏的話。”

    溫月瘋狂地笑了起來,“聶容澤,你真是好樣的,你這樣玩弄人,就真的不怕報應嗎?”

    聶容澤看著她,沒有說話。

    溫月見此,以為他默認,心底里最后一絲希翼被打碎,她轉過身,直接往前跑去。

    這世界那么大,哪里都有她的容身之處,她沒有必要呆在有他聶容澤的地方。

    聶容澤瞇眼,身上突然涌出一股危險的氣息,看著溫月,嘴角掛起一絲奇異的微笑,讓人心驚。

    從來沒有人能在他的手里逃脫,你溫月,自然也不會是一個例外。

    身子飛起,直接朝溫月追去。

    !!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