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迎娶裘香雪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穆流非,那你告訴本王,本王的漫兒又比雪兒差在哪里?你竟然害我看著她活活失血過多而死?“蕭絕盯著他,滿是陰森,”你最好在我沒有打算殺你和裘香雪之間給我閉嘴,若不然,我不敢保證你們還能不能活過今日!“

    穆流非知道蕭絕的絕情,當下不敢再說一句話,只是靜靜的跪在那里,絲毫不退讓。

    蕭絕壓下心中怒火,冷聲說道,”雪兒,我是一定會娶得,就是你跪到死,我也不會回心轉意。“

    瞬間,穆流非臉色煞白,看著蕭絕,千言萬語堵在嗓子里,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其實,又有什么好說的呢,不就是悔不當初嗎?

    蕭絕直接饒過他,走了出去,天知道,每次看到他,他都要用多大的力氣壓制住殺了他的沖動。

    可是,他怎么能夠殺了他,他失去了漫兒,痛不欲生,他一定要讓他承受過千倍萬輩的痛苦之后再親自去給漫兒道歉。

    裘香雪遠遠的看見蕭絕怒氣沖沖的走了出去,腦子里出現那次穆流非被打吐血的場景,連忙跑了過去。

    裘香雪見穆流非安然無恙的跪在那里,不僅松了一口氣,拉了拉他的衣服,輕聲說道,”流非哥哥,他走了,外面也沒有人,你快點站起來吧。“

    穆流非抬頭,深深的看了一眼裘香雪,似乎要將她印在自己腦子里一般,然后站起身,往后退了兩步,與她保持好距離。

    裘香雪看著這一幕,臉色瞬間有些難看,卻依舊小心翼翼的問,”流非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受傷了?“

    穆流非搖了搖頭,卻是滿臉笑意的說道,”恭喜你了,馬上就要成為殷王的側妃了,王妃之位一日空著,你就是這里的女主人。“

    裘香雪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連連搖頭,質問道,”流非哥哥,你再說什么呀?雪兒喜歡的是你,怎么可以嫁給絕哥哥?“

    穆流非向前走了幾步,逐漸逼近她,冷冷說道,”這是你的問題管我何事?“

    裘香雪眼淚在他的注視下瞬間留了出來,拉著他寬大的袍子,搖頭說道,”流非哥哥,絕哥哥到底對你做了什么?你真的不要雪兒了嗎?“

    穆流非眼睛連忙看向別處,絲毫不停留在裘香雪身上,拽過她手中的袍子,轉身就走。

    ”穆流非,絕哥哥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對不對?是你喂我藥,讓我忘記了一切事情,還趁機讓我愛上了你!“裘香雪看著他決絕得背影,瞬間痛徹心扉,大聲喊道。

    穆流非掩飾住眼底的痛苦,慢慢的轉過身來,那張臉上依舊是平時看她時溫柔的笑意,”自然是真的,你是殷王的妹妹,娶了你,我自然會是高高在上的主子,自然就不是一個小小的護衛了。“

    裘香雪死死咬著唇看他,平時俊朗的笑容竟然是如此丑陋,她擦掉眼淚,一字一句說道,”但是。因為我愛的是絕哥哥,你沒有機會,變趁著王妃離世,給我下了藥,并讓我愛上了你,對嗎?“

    穆流非贊賞的點了點頭,又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可惜了,我千算萬算,都沒有料到殷王竟然會突然要娶你,否則,我的計劃早已成真。“

    裘香雪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沖著穆流非吼道,”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穆流非轉身,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只是那眼睛里卻有濕濕的東西滑落在臉上。

    雪兒,對不起,原諒我這么對你。殷王報復我,而你若是一直護著我,他勢必會遷怒與你,對不起雪兒,我很自私,哪怕傷害你,也要讓你好好活著。

    只要你能活著,哪怕我下地獄也無怨無悔。

    穆流非離開的那一剎那,裘香雪跌坐在了地上,眼淚如洪水一般勢不可擋,哭倒在地上。

    怎么會是這樣,怎么會,原以為最愛她的人,不過是在利用她,為什么?為什么讓她知道那么殘忍的事實?為什么不一直騙她?

    流非哥哥,流非哥哥,你在說謊是不是?

    一對有情人,她在這邊痛苦,一個在那邊掉眼淚,這比有情人難成眷屬,更讓人傷心。

    蕭絕看著桌子上的請柬,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嘴角有著一絲飄渺得笑容,慢悠悠的問,”漫兒,我這么做,他們一定很傷心,很痛苦,我在為你報仇,你高興嗎?“

    回答他的,不過是空空的屋子。

    蕭絕突然之間將酒杯摔在地上,腦海里卻突然另一個女人的樣子,她冷冷的看著他,卻用嘲諷的語氣問,”蕭絕,你這么做是又在找一個替身嗎?“

    ”不!“蕭絕站了起來,怒道,”我沒有在找替身,玉容秋,我自知道了你的真是身份之后就沒有把你當做替身,你到底知不知道?“

    蕭絕環顧周圍,哪里有什么玉容秋的影子,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直接拿起酒壺喝了起來,腦子里出現她看自己時淡淡的神情,一瞬間,心痛的仿佛要窒息。

    ”秋兒,漫兒,你們到底是誰?為什么又要這樣看著本王?“

    守在房外的魅夜皺眉問道,”王爺好像又喝醉了,這樣下去可怎么是好?“

    常風也跟著嘆了一口氣,看著前方,目光深沉,”王妃復活,王爺自然就好了。“

    魅夜看著他,就像再看白癡一樣,一拳打在了他肩膀上,說道,”王爺傷心,不相信王妃已死,說的過去,你又沒喝醉,竟然還想著死人復活?“

    常風看了他一眼,滿是鄙視,卻也懶得解釋。

    三日之后,殷王迎娶側妃。

    雖然側妃比不上正妃,蕭絕卻還是搞的無比盛大,至于是在故意傷穆流非,還是為了裘香雪死去父母的恩情就不得而知了。

    蕭絕一身紅衣,靜靜的站在一旁,自始至終嘴角都沒有半分笑意,可以說,還冷的嚇人。

    穆流非坐在一個角落里,酒好像水一般往肚子里罐,與周圍的喜氣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說是置身于事外。

    蕭絕掃過穆流非,眼底恨意涌現,現在就覺得痛苦了嗎?是不是太早?他還沒有開始呢。

    聶容澤拿著請柬,一臉微笑走到蕭絕面前,送出禮物,說道,“今日王爺迎娶側妃,是大吉的日子,本國師祝王爺夫妻恩愛,早得貴子。”

    面對聶容澤的祝福,蕭絕沒有一點高興,反而臉色越發難看了起來。

    別人不知道他為何娶裘香雪,但是聶容澤卻是心知肚明的,他的祝福,對他來說更像是諷刺。

    目光越過聶容澤,看向他的身后,沒有記憶中那一抹窈窕的身姿,不僅有著一絲失落,但卻又有著一絲高興,她沒有到場,不是正和他意嗎?

    “本王謝謝國師了。”蕭絕不冷不熱的說道。

    聶容澤臉上笑意不減,卻是朝著穆流非走了過去。

    穆流非感覺到身邊坐了一個人,抬頭看去竟是聶容澤,不僅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國師,當初王爺要殺我,你告訴他不能讓我死得太過簡單,我才可以多活了這么多日子,多陪伴在她身邊那么多日子。”

    穆流非為聶容澤倒了一杯酒,在他面前舉了舉自己的杯子,一口喝了下去,接著說道,“以前我感激你,現在卻是恨你了,就是因為你的那句話,殷王才會娶了雪兒,你知道嗎,我有多心痛?”

    聶容澤端起杯子,很穆流非一樣,一口喝掉,“你感激我也好恨會也罷,這對于我來說,并沒有什么損失。”

    聽著他的話,穆流非臉上的表情被打破,瘋狂地笑著,說道,“是啊,看著心愛的女人嫁給別人的是我,傷心痛苦的都是我,關你高高在上的國師什么事呢?我害死了秋水漫,這一切的報復,不都是應該的嗎?我就應該承受。”

    穆流非哀求的看著他,滿是自責,“可是國師,這一切有關雪兒什么事呢?這一切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殷王要報復朝著我來就好,為何要把雪兒拉進來呢,當初雪兒的父母為了救他而死,難道這就是他報恩的方式嗎?”

    聶容澤看著遠處的蕭絕,臉上的笑容沒有變,“穆流非,一切都有因果循環,既然到了你接受報應的時候,就好好的受著吧。”

    說完之后,起身走到了別處。

    穆流非聽到這話,心中的那點希翼瞬間熄滅,是啊,他怎么會想著求他呢,他也是這推波助瀾的人呢。

    蕭絕,聶容澤,既然有因果循環,那么將來你們的報應會是什么呢?

    穆流非一杯接著一杯的喝酒,整個人狼狽不堪,哪里還有昔日公子非的樣子。

    “皇弟,你這又大婚呢?為兄特地來祝賀一番。”蕭寒從外面走了過來,一點都不懷好意。

    蕭絕面無表情,絲毫沒有理會他的挑釁。

    蕭寒見此,又立馬說道,“新娘子呢?為何沒有見新娘子?既然國師也在這里,就應該讓他為新娘子祈福,保佑她外出時會平安。”

    一句話,幾個人的臉色大變。裘香雪當初因為爭風吃醋,曾兩次被蕭寒捉住,還被他玩弄,如今這話提出來,明顯就是在打蕭絕的臉。

    聶容澤依舊站在那里,并沒有因為被蕭寒提到而影響看戲的心情。

    蕭絕臉色難看了一些,卻是難得沒有發怒,慢悠悠的說了一句話,嚇得蕭寒往后退了一步,他說,“怪不得國師剛才說本王喜堂上面見紅才吉利,原來是這么回事,相必皇兄就是來幫皇弟這個忙的。”

    !!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