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你不配與人共享年華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蕭絕慢慢的從懷里拿出了一個匕首,看著蕭容澤說道:“我死之后,你要放過無邪和漫兒,護他們平安!”

    蕭容澤點了點頭,沒有猶豫。

    蕭絕看著匕首,嘆息說道:“其實,這個江山對于我來說,并沒有那么重要,我可以給你的,但是也是僅限與你,而不是南疆人,你知道嗎?哥哥?”

    那一句哥哥,仿佛是來自心底里的聲音,聽起來是那么的悲哀深情。

    蕭容澤,愣了愣,卻是沒有想到蕭絕到了現在會說這種話。

    低頭看著已經停止哭泣的無邪,深深的皺眉,他到底在做什么?

    “漫兒?”蕭絕看著秋水漫,眼神深刻,要把她的身影刻在自己的腦海,裝在自己的靈魂之中,他苦笑,卻是不知道怎么開口。

    嘆了一口氣,說道:“漫兒,我知道你沒有了以前的記憶,自然也不會有那些記憶,但是我還是要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秋水漫瞪大了雙眼,滿是悲傷的搖頭,她不要再聽下去了,不要再聽著他像是在交代遺言了。

    蕭絕看著她的淚不禁心疼,眼睛也不禁紅了一些,卻是忍住,接著說道:“漫兒,你可是知道?無邪是我們的孩子?”

    秋水漫大驚,溫月說過,無邪是蕭絕和他王妃秋水漫的孩子,難道她不是和秋水漫長得像而是一個人?

    秋水漫連連搖頭,不是的,怎么會呢?

    淚眼迷糊的看著蕭絕,蕭絕正拿著匕首悲傷的看著自己,為什么,為什么這一個場面好熟悉?為什么她像經歷過一樣?

    蕭絕強忍著淚收回視線,再看蕭容澤時已經是一臉的冷漠,他笑著說道:“蕭容澤,記住,無論我的生死如何,你也都是已經失敗了。”

    蕭容澤皺眉,有了幾絲疑惑,卻是聽蕭絕說道:“你以為現在這有南疆的兵在昭月國的邊境嗎?或許是你還沒有注意到吧,西涼的兵也已經到了昭月國邊境,他們恐怕也是半斤八兩吧。”

    蕭容澤大驚,忙問道:“你是什么時候與西涼合作的?”

    蕭絕嘆氣,說道:“在你與漫兒訂婚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對,更是發現了你的動機,我的確是一直被你牽制,但是你卻是阻止不住穆流非前去西涼。”

    蕭容澤不由臉色更加蒼白了一分,卻是暢快的笑了,贊嘆道:“好一個蕭絕,你的演技也是真的不錯,我竟然一直沒有察覺出來。”

    蕭絕苦笑,察覺與不察覺有什么區別呢?如今他不是一樣救不出來漫兒和無邪嗎?

    “蕭容澤,若是你心中真的那么恨,我自然會成全你,但是我把昭月國交給你了。”蕭絕說道沉重,無奈的說道:“若是可以,就不要再怪父皇了,有些時候他也是逼不得已的。”

    說完之后,也不再看一臉深思的蕭容澤,對著秋水漫露出了一個俊美的笑臉,滿是溫柔的說道;“漫兒,其實當時我并沒有想殺你,但是卻依舊殺了你,如此的話,我終是欠了你一條性命,當日我挖你心臟,如今我便把心臟還給你吧。”

    蕭絕臉上的笑始終不變,仍舊是那一臉的深情,但卻是反手一劍,狠狠的刺進了自己的心臟!

    “不,蕭絕不要!”秋水漫看著他的動作,整個人都軟到了地上,大聲哭泣。

    心臟的疼痛蔓延全身,呼吸瞬間被奪,蕭絕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地上倒了下去。

    原來,這就是心臟刺的滋味,漫兒,我終是對不起你。

    “不,蕭絕,你不能死。”頭疼欲裂,秋水漫卻是連跑帶爬的到了蕭絕的身邊,看著他的心臟不斷往外冒著血,不由在那血色中看到了無數只來破碎的畫面。

    七夜寵愛只為解毒,為了裘香雪把自己殺了,化身為玉容秋的一切,以及自己聽聞他與裘香雪大婚時的早產。

    無邪,是她生死一次生下的孩子,她的親生孩子啊。

    她記起來,她既然在蕭絕死的時候記起來了,哈哈。

    緊緊的抱著蕭絕,秋水漫瘋狂大笑,說道:“蕭絕,你怎么可以這么無恥呢?你傷害了我那么多次,竟然還敢去裘香雪害的小產,你欠了我那么多,你如今怎么可以就這樣把我丟下?”

    蕭絕嘴里開始吐出鮮血,但是卻因為秋水漫的呼喊恢復了一些清明,聲音小而且斷斷續續的問道:“漫兒,你想起來了是嗎?”

    秋水漫連忙點頭,淚如水一般傾斜,連連點頭,說道:“是的,我想起來了,我都想起來了,可是為什么在我想起來的時候你卻要永遠的離開我了呢?”

    蕭絕苦笑,卻是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卻是說道:“漫兒。是我蕭絕對不起你,若是因有下一輩子,我一定好好的疼愛你,絕對不會再讓你掉一絲一毫的眼淚了。”

    “不。”秋水漫搖頭,說道:“我不要什么下一輩子,我只要這一輩子,我穿越千年,好不容易遇見了你,你怎么可以就這樣離開我?”

    蕭絕漸漸的呼吸不上來,這個人已經變成了紫色,如今只是依靠那一絲執念對秋水漫說出了最后一句話:“漫兒,我們一切的緣分的都是在那個棺木里開始的,就讓我們也在那個棺木里結束吧。”

    話音剛落,蕭絕卻是氣息全無,永久的閉上了眼睛。

    “不!”秋水漫緊緊的抱著蕭絕,仰天大吼。

    這個時候,也許是感覺到秋水漫聲音中的痛苦,無邪突然之間放聲大哭了起來。

    同時時間,天上的雨水瓢潑下落。

    同一時間,女子的悲哀的哭叫聲,孩子的哭喊聲,都在那瓢潑的大雨中格外的清晰。

    蕭容澤用自己的身子為無邪擋著雨,卻是立刻把無邪放在了***懷里,急聲說道:“快去帶無邪進去,以免生病。”

    “是。”奶奶抱著無邪快速離開。

    秋水漫似乎什么也沒有感覺到,一直在那里緊緊的抱著蕭絕的尸體。

    蕭容澤一時之間感覺到難受,慢慢的走了過去,蹲下身子,看著秋水漫說道:“漫兒,他已經死了。”

    秋水漫聽到蕭容澤的聲音立刻抬起了頭,那一雙眼睛里面滿是仇恨,卻是緩緩的笑了:“蕭容澤,親手逼死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感覺?是不是很高興呢?”

    蕭容澤被秋水漫問的一愣,心口之處莫名其妙的感覺卻是讓他幾乎窒息。

    看著蕭絕身邊已經成了紅色的雨水,蕭絕真的就這樣死了呢?為什么呢?蕭容澤慢慢的摸著自己的心口處,為什么他突然之間感覺到自己不想讓蕭絕死了呢?

    雨落進他的眼里,蕭容澤卻是忍不住的想,這是上天都在為他掉淚嗎?

    “蕭容澤,我想他一定不想看到你,請你離開吧。”秋水漫已經停止了哭泣,但是看著蕭容澤的神情之中卻是空蕩的沒有一絲的情感。

    看著她的這種神情,蕭容澤突然之間害怕了起來,漫兒這是怎么了呢?

    “蕭容澤,我突然之間發現溫月離開你對的,我紙條上說的話也是對的,只是我竟然愚蠢的一再相信你。”

    “她說了什么?”蕭容澤皺眉,上一次秋水漫看了溫月寫的符號之后,卻是至今都沒有跟她說過。

    “她說,你根本就是被仇恨充斥了魔鬼,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會放過,連自己的表妹也都會利用,這里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你復仇的工具罷了,對你來說有或沒有都是一樣的,沒有什么區別。”

    秋水漫慢慢的看著他,卻是大笑了,看著懷里的蕭絕,卻是說道:“蕭絕死了,但是皇上會心疼,我會一輩子愛著他,但是你呢?”

    蕭容澤的臉色白的更加可怕,雨水早就把兩人身上的衣服打濕。臉上也都是水,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那雨聲之中,秋水漫的聲音依舊清晰,她嘲諷的說道:“若是有朝一日你死了,你覺得誰會覺得傷心呢?就算你得到了天下,就算你報了仇,你仍然只是一個沒有人愛沒有人心疼的可憐蟲罷了。”

    蕭容澤皺眉,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致,秋水漫看著已經在火山爆發邊緣的蕭容澤,依舊是絲毫不畏懼,仍然說道:“像你這樣的人,怎么可以和溫月在一起呢?你根本就是配不上她,你和她在一起,只會侮辱了她。”

    此時的秋水漫,納里還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只是覺得痛快,便不管不顧的說了出來。

    蕭容澤的手一直不斷的握緊,眼中滿是殺氣,但是看著蕭絕身上的血水,神色卻是越來越深。

    這個血與自己身上的血是一樣的嗎?

    秋水漫看著蕭絕,嘴角卻是有了淺笑,她低聲說道:“蕭絕,你要是想睡的話,就好好的睡吧,你放心就是了,我和無邪一定都會好好的,我永遠都是你的漫兒。”

    蕭容澤聽著秋水漫的話,卻是再也無法忍受,一把將蕭絕拉了過來,說道:“你說的對,我是我的弟弟,我不能夠就這樣讓他死。”

    秋水漫的身子一震,滿是驚喜的看著蕭容澤,卻是沒有想到他會出手救蕭絕。

    自己死去多時蕭容澤都能救活,更何況是蕭絕剛剛死去呢?

    魅影看著這一幕,終是嘆了一口氣,主子終究還是心軟了,不知道救了蕭絕是對還是錯。

    蕭容澤閉上雙眼,卻是集中精神,慢慢的把手放在了蕭絕已經涼了的身體上。

    秋水漫趕緊離開了一些,卻是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在扭曲,那雨水竟然不再往下落,而同一時刻,蕭容澤的臉色蒼白如紙。

    上一次蕭容澤救自己的時候不是很輕松的嗎?怎么會這樣?

    秋水漫卻是不知道,自己能夠活過來是因為自己本來就不應該死,但是蕭絕卻不是,蕭容澤如此逆天,自然會受到懲罰。

    時間慢慢的過去,蕭絕卻是已經躺在那里沒有一點動靜,但是那蕭容澤卻是嘴角不斷的溢出鮮血。

    秋水漫的心掉進了冰窟里,這是救不了嗎?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