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果真來了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三日轉眼之間到來,一切跟計劃中的一樣,秋夜痕被秋水漫叫了去,而容月卻是待在宮里。

    但是這一切并不是容月自愿的,而是有人看守。

    容月看著宮里的宮女太監,心不由得沉了下去,還記得那一日她偷跑出去,被魅影帶回來之后,父皇卻是發了一頓脾氣,南疆公主就應該時時刻刻注意身份,而不是如此任性妄為。

    但是自己心里本就不好受,不是被父皇一說,便直接和父皇起了爭執,而自己也被父皇關了起來,如今已經到了三日之期,然后也就會在今日舉行,但是自己卻被困在這里,只怕是秋夜痕被人算計了還不知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卻是有宮女跑了進來,容月立刻迎了上去,立刻問道:“皇后娘娘在哪里?”

    現在她出去的唯一辦法,也就是請求容月幫忙,現在她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容月身上!

    那丫鬟有些為難,小聲地說道:“皇后娘娘出宮了,如今怕是已經在并肩王府了。”

    心,緩緩地落了下去,看著眼前的宮女太監,眼中不由充滿了戾氣,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秋夜痕被算計,無論如何,她都不能看著秋夜痕在自己的眼前成婚!

    無論如何,這一切都不能夠發生!

    突然之間,容月從袖子里拿出一個匕首,站在她身前的丫鬟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叫出聲。

    眾人看了過去,卻是溫月把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冷冷地看著眾人,通身公主的高貴氣息立刻顯現了出來,厲聲說道:“都給本宮滾開!若不然的話,本宮倒是愿意看你們給本宮陪葬!”

    無論如何她都也是公主,這些丫鬟宮女雖然奉命看住她,但卻也不敢傷害她絲毫,既然如此的話,那她的性命就是最好的賭注!

    見眾人無動于衷,容月露出了一絲笑容,手上的力氣不由加大,一絲鮮紅出現在了白皙的脖子上,看得眾人不由得心驚膽顫。

    “公主!萬萬不可!”丫鬟太監跪了一地,都是一臉緊張與害怕的看著容月。

    卻是沒有想到容月真的會對自己下手,容月的身份高貴,若是出了任何問題,他們也都會跟著陪葬!

    看著這一幕,容月連忙跑了出去,手里緊緊地攥著匕首,一臉警惕的看著周圍,就是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一路大跑,卻是向著并肩王府的位置,希望這一切還能夠趕得及!

    在暗處,魅影看著容月的身影,難得的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

    馬上就要有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了,能夠親眼見證這一切,倒是也不錯的。

    而在這個時候,并肩王府的宴會卻早就已經開始,容月和秋水漫一直盯著大門前,卻是一直沒有看到那一個身影,心里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秋水漫的懷里抱著無邪,溫柔的對無邪說道:“無邪,你去幫媽媽問問外公,是不是看守小姨的人手多了?小姨逃不出來呢?”

    無邪看著秋水漫,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撇了撇嘴說道:“我才不去呢,爹爹好不容易答應不修理我,若是再為娘親背一次黑鍋,那我多冤呀!”

    秋水漫的嘴角抽了抽,卻是聽到了溫月毫不掩飾的笑聲,臉不由得黑了下來。

    這小孩的記性太好,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不就是當時沒有幫他嗎?竟然這樣記仇!

    “那你幫不幫忙?”突然之間,秋水漫的聲音變得冷颼颼的。

    無邪抖了抖身子,突然之間滿臉的委屈與天真,眼睛里布滿了水汽,鼻子一抽抽的問道:“娘親不要這樣,無邪害怕!”

    看著小人兒的表演,溫月徹底忍不住了,捧著肚子大笑了起來,絲毫沒有皇后娘娘的任何儀容可言,雖然現在她頂著紫竹的身子。

    秋水漫明知到無邪是在表演,但看著他如此委屈的小臉兒,卻是怎么也不舍得說一句了。

    這個時候,容凌陰卻是走了過來,看著門口,臉色低沉了一些。

    秋水漫抱著無邪,卻見無邪真沒有幫忙的意思,直接伸出手在他屁股上掐了一下,一瞬間,無邪的臉色有些難看。

    怎么著他都是一個男子漢了,如此大庭廣眾之下被娘親捏屁股,這讓他以后還怎么混呢?

    委屈地看了秋水漫一眼,卻是死死地咬著嘴唇,我就是不說!

    秋水漫瞇眼,卻是和無邪扛了起來,手又放在了無邪的屁股上,無邪立刻大叫一聲,把容凌陰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無邪的眼睛轉了幾下,立刻變成了甜美的笑容,笑嘻嘻地問道:“外公,我姨娘還沒有來,是不是看守她的人太多了?”

    容凌陰冷哼一聲,順手接過無邪抱在懷里,無邪瞬間一臉高興,朝著秋水漫擠眉弄眼,他終于逃脫了娘親的魔手。

    “還是她自己不想來,我早就吩咐過了,若是她拿出公主的身份來威脅,就立刻放她離開!”

    聽到這話,秋水漫和溫月對視一眼,心里不由得擔心了起來,若是到最后容月都沒有來,難不成真的按照計劃行事?

    這個時候,紅玉帶著四五位年輕小姐,笑意盈盈地走了過來,但那眉目之間卻有著一絲淡淡的擔憂。

    目光看向了秋水漫,秋水漫無奈的搖了搖頭,那一瞬間,紅玉的臉上也有了一些難看。

    幾位年輕小姐卻是圍著秋水漫,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是眼底卻有著不悅:“王妃娘娘,你把我們叫來做什么呢?”

    她們自然知道,今日的宴會是為大將軍選妻的,雖然大將軍曾經娶過公主,但是公主早就已經死了,大將軍的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又年輕帥氣,她們自然都想嫁給大將軍了!

    正在和大將軍搭訕的時候,王妃娘娘卻把她們叫了過來,怎么會讓人高興呢?

    紅玉笑了笑,卻是有了一些尷尬,她只是不想讓她們跟哥哥那么親近罷了,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事情。

    容凌陰嘆了一口氣,卻是轉身走了,臨走之前把無邪遞給了秋水漫。

    無邪立刻乖巧的待在秋水漫的懷里,那一臉的乖巧,卻是讓人懷疑那么多鬼點子的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紅玉滿臉微笑地說道:“想必你們今日也知道自己是來做什么的?本宮只是過來提醒你們,大將軍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

    這句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眉開眼笑,但互相對視一眼,卻又滿是敵意。

    王妃娘娘也是的,只告訴她一個不好嗎?為什么還要把她們帶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門口卻是跑過來了一個人,一身藍色的衣裝,脖子上的血跡格外的明顯,不由讓人擔心。

    秋水漫眼尖地看到了容月,剛看到了她脖子里的傷,心不由得提了起來,擔心的迎了上去。

    而容月卻是大跑了過來,目光有些無措地看著周圍,而在這個時候,卻是遠遠的看到了那溫和的男子。

    這個時候,秋夜痕的目光看過來,看到容月脖子里的血跡,心臟不由一痛,卻是連忙跑了過來,溫和的面容上有了幾絲狠厲。

    “怎么會受傷了?怎么回事?”

    看到眼前的男子,容月的心緩緩地平靜了下來,對上他關切的眼神,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紅玉身邊的年輕女子,臉色冷了幾分,面無表情的說道:“看到了嗎?這個不是什么宴會?而是來跟你相親的。”

    秋夜痕有些詫異,朝著紅玉看了過去,在她的身邊果然圍繞著幾個年輕貌美的女子,臉色不由沉了幾分。

    而在這個時候,容凌陰走了過來,心疼的看著容月脖子里的傷,卻是不得不厲聲說道:“大將軍年紀不小了,自然應該娶妻了,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

    容月看著容凌陰,眼里不由起了水汽,轉過頭盯著秋夜痕,面上有了幾分委屈:“大將軍,請你告訴我,你是真心來相親的嗎?”

    秋夜痕的手緩緩地抬起,但是在快觸摸到容月臉的時候,卻是自嘲的笑了笑,手慢慢地放了下來。

    “是也好不是也好,但是南疆王說的對,我的年齡也不小了,也的確該娶妻成家了。”說出了這一句話,秋夜痕不禁蹙眉。

    到了這個時候,若是自己在察覺不出來里面的貓膩,怕是就太過愚笨了,這是漫兒與眾人合伙的計劃,是想讓容月嫁給自己。

    但是呀,又何必逼她呢?既然她不喜歡自己,逼迫的又有什么用呢?

    雖然漫兒不應該私自決定,但是初衷也是為了他好,倒也沒有什么讓人生氣的。

    容月驚訝的看著秋夜痕,突然之間冷了下來,往后退了幾步,眼睛環視過周圍,連連點頭,面上掛著幾絲冷笑:“既然如此的話,倒是本宮多事了,本宮在這里預祝大將軍幸福!”

    說完之后,直接轉過身去,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突然之間,有一雙小手抓住了自己,容月低頭看去,竟然是無邪。

    無邪一臉心疼的看著容月的脖子,滿臉的哀求之色:“姨娘,你的脖子流血了,上一些藥再走好嗎?”

    在場的眾人看到容月這一個樣子,沒有一個人不擔心的。

    容月彎下身子,將無邪抱在了懷里,卻是什么話都沒有說。

    秋水漫和溫月上前,秋水漫一臉的微笑,淡淡的說道:“公主,和我們過來吧。”

    容月點了點頭,和兩個人離去,卻是自始至終都沒有在看秋夜痕一眼。

    秋夜痕看著她們的背影,心中不由難受,似乎有什么東西離自己越來越遠,而他絲毫沒有能力捉住。

    蕭絕拍了拍秋夜痕的肩膀,一臉無奈與遺憾的說道:“你不應該如此的,容月寧愿傷了自己也要過來提醒你,足以見證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你這么做只是狠狠的傷她罷了!”

    一瞬間,秋夜痕的眼中浮滿了擔心。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