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不負責任的娘親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兩日之后,紅玉和紫竹卻是各自請出來了一個人。

    紅玉拉出來了秋夜痕,而紫竹卻是拉出來了容月,當然,在前提之下兩人都不知道會遇見彼此。

    等上了馬車之后,才是一臉的震驚,但那震驚過后,容月卻是起身,只是冷冷地說道:“我和父王馬上就要回南疆了,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今天就不去廟會了,你們玩兒去吧!”

    見此,秋夜痕不由得抬起了頭,看著容月微微皺眉。

    聽著這話,秋水漫不由頭疼,暗自掐了一下懷里的無邪,無邪滿是委屈地抬頭看著秋水漫,心里委屈的同時,嘴上卻是甜甜的說道:“姨娘,這是因為你馬上就要回南疆了,但還沒有來看過昭月國的廟會,我們才特意叫你出來的,你怎么能夠這樣離開呢?”

    聽到無邪這么說,容月的身子不由停了下來,卻是依舊別扭地站在一旁,不情愿地問道:“那我們逛廟會,為什么要請大將軍來呢?那么多的女子,大將軍在這里不合適吧!”

    秋夜痕的眉宇更加深沉,滿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好對眾人說道:“我也覺得有些不合適,我還是先回將軍府吧!”

    秋水漫與溫月對視一眼,兩人不由得無奈。

    這個時候卻是紅玉開口阻止:“哥哥,我們這么多人,只有紫竹自己會武功,若是出了些什么事情?她一個女孩子也顧不過來,你當真放心們?”

    聽到這里,秋水漫暗暗豎起了拇指,卻是連忙說道:“大將軍留下吧,如今無邪跟著我們,皇后娘娘還懷有身孕,的確馬虎不得。”

    一時之間,秋夜痕不由為難,若要不想見到自己,而他們這一群卻不能夠離開自己,的確,若說不在她們身邊,的確讓人擔心。

    而且這幾個人,皇上和王爺都是千叮萬囑的,怕是任何人發生了什么事情,自己都承擔不了,也是無法承擔的。

    滿是無奈之中,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容月。

    容月自然知道她們說的在理,但看了秋夜痕,卻是越發的變扭,剛才也不在說話,漠然地坐在了一邊。

    見到兩個人如此,也是不能夠強求的,秋水漫到無邪放了下來,對無邪眨了眨眼睛。

    一時之間,無邪心里更加苦悶,為什么做這種事情的總是他呢?歸根結底他都只是一個小孩子好嗎?如此為難一個小孩子真的好嗎?

    看著秋水漫,無邪心里不由哀嚎,攤上這么一個母親,也真是自己倒霉了。

    無奈之下,只好爬進了容月的懷里。

    容月看著無邪,心中不由喜悅,抱緊了懷里的人兒,臉色也不再那么難看。

    “姨娘,無邪偷偷的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可不能夠告訴外公!”無邪一臉的神秘,在容月耳邊悄悄說道。

    容月愣了一下,知道這小家伙機靈,不由得問道:“好,姨娘答應你不告訴他便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無邪看了一眼馬車里的人,勾唇說道:“姨娘馬上就要嫁人了,也馬上就要有小寶寶啦!就像皇后娘娘一樣!”

    說完之后,便指著如今紫竹的肚子,滿臉的天真笑意。

    眾人一聽,不由愣了一愣,這容月怎么會馬上嫁人了呢?如此想著,便把目光放在了秋夜痕的身上,她們怎么不知道呢?

    這個時候,也就秋水漫一臉的平靜,暗暗的朝無邪豎了大拇指。

    無邪悄悄對他發了一個白眼兒,卻是聽到容月問道:“無邪聽錯了吧,人家還沒有心上人呢!怎么會嫁人呢?”

    秋夜痕不由抬起頭,看了一眼容月暗自收回,心中有了一抹黯然。

    “無邪怎么會聽錯呢?外公說回南疆之后,便會把姨娘嫁掉,這樣的話姨娘不就是和皇后娘娘會有小寶寶了嗎?”無邪臉上滿是天真,絲毫不讓人懷疑他話里的真假。

    容月滿是震驚,臉色蒼白了一些,有些僵硬地說道:“的確,我也應該嫁人了。”

    秋水漫是自己的妹妹,而她的兒子都已經一歲多了,更何況是自己呢?也的確是應該嫁人了。

    目光看向了紫竹的肚子,已經有了凸起的跡象,她也的確應該為人母了,想必她的孩子也會像無邪一樣可愛。

    聽到容月如此的話,秋夜痕蹙眉,手不自覺地收緊,她真的要嫁人了嗎?難道真的要失去她了嗎?

    目光打量在容月的臉上,而容月卻自始至終沒有看過她一眼,心不由地落了下去。

    漸漸的,外面逐漸熱鬧了起來,無邪又爬到了秋水漫的懷里,不由暗自生悶氣,外公哪里說過要把姨娘嫁出去?還不是娘親讓他說的?自己明明是一個好孩子,如此說謊話真的好嗎?

    看著舅舅難過的樣子,無邪撇了撇嘴,卻是干脆誰也不理,直接在秋水漫的懷里閉上了眼睛。

    這些大人的事情真難理解,舅舅喜歡姨娘,姨娘也喜歡舅舅,兩個人為什么還要鬧矛盾呢?

    還有那一個空凡,爹爹喜歡娘親,娘親喜歡爹爹,她們在一起難道不好嗎?為什么還要把他們分開呢?一群莫名其妙的人。

    聽著外面的熱鬧,幾個人在這里停下了馬車,一個個走下來之后,不由來了興趣。

    天上不斷地炸出煙花,絢爛而美麗,幾個小孩子成群結隊,臉上都戴著面具,不斷的嬉笑玩樂。

    公子佳人,一個個含羞帶澀,暗送秋波之間,倒像極了相親大會。

    各種小販的叫嚷之手,不絕于耳,倒也真是熱鬧非凡!一直聽說昭月國的廟會熱鬧,確實沒想到會這么的繁華,驚訝之余倒有了一絲欣喜,今天倒是沒有白來。

    昏昏欲睡的無邪被吵醒,滿是驚訝地看著眼前之景,自己從出生之后還沒有如此出來過,又怎么會不感興趣呢?

    看到無邪直了眼,秋水漫不由嘆氣,搖了搖無邪的身子,無邪不滿地看向秋水漫,直到朝著容月伸出了手,用一副萌死人不償命的表情說道:“姨娘抱抱!”

    容月連忙接過了無邪,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真是疼到了心坎兒里。

    “好了,我們不要在這里站著了,前面個熱鬧,我們快去吧。”說完之后,卻是紅玉拉著幾個人往前走去。

    而這個時候,容月想要跟上,但是懷里的無邪卻是叫嚷了起來:“姨娘,你看那一個是什么呀?無邪好想要!”

    順著無邪的目光,容月看了過去,是捏小糖人的,但是這個時候,容月看向了秋水漫幾人,發現她們在買面具,只好無奈的走過去為無邪買糖人。

    秋夜痕看到她們有紫竹保護,便悄悄地跟著容月,無邪那個小家伙也真是貪心,嘴里吃著一個非要手里拿一個。

    等到付過錢之后,容月回過身去,哪里還有秋水漫她們的影子?心里不由著急。

    “放心吧!她們有暗衛和紫竹保護,不會有事的。”就在這個時候,身邊傳來了沉重有力的聲音。

    容月看了過去,竟然是秋夜痕,不知不覺心里平靜了下來,卻是冷哼一聲,直接抱著無邪往前面走去。

    無邪嘴里吃著糖人兒,心中不由得悱惻道,就知道娘親沒有那么好心,說是出來帶他玩兒的,卻是轉眼把他丟給了姨娘,自己卻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真是難以想象,怎么會有那么不負責任的娘親呢?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無邪抱緊了容月的脖子,這個時候可不能再把姨娘丟了,要不然的話他被別人騙走了怎么辦?

    看著前面的人山人海,容月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誰讓自己大意呢?便只有和秋夜痕一起了。

    秋夜痕默默地跟著,看來前面的容月,嘴角逐漸地勾起,若是能夠再與她呆著一晚上,也是一種恩賜了。

    “姨娘?”無邪拉了拉容月的衣服,指著前面的面具說道:“你看別人的臉上都戴著面具,我們也買一個好不好?”

    容月看了過去,笑著點了點頭,秋夜痕默然跟上。

    賣面具的是一老婦,看到有客人過來,立刻笑著拿出了好看的面具,對無邪說道:“小公子,你看這個面具好不好看?”

    老婦人手里拿著的,卻是一個福娃娃的面具,如此道與無邪相配。

    無邪搖了搖頭,有些不明白的說道:“婆婆,我們是三個人過來的,你應該拿三個面具的。”

    聽到無邪的話,老婦人自然是眉開眼笑,看著眼前如天仙般的三個人,不由得夸獎道:“公子和夫人真是好福氣,有了一個如此聰慧的麟兒。”

    容月不由得面色一紅,低下了頭去,這老婦人肯定是把她們當成了一家人。

    秋夜痕的目光看向容月,見她臉色緋紅更是漂亮,心里不由微動。

    無邪接過面具,倒是一本正經地說道:“婆婆,你認錯人啦,無邪不是他們的孩子,她是我的姨娘,而他是我的姨父!”

    說完之后,便替容月戴上一個面具,遮住了容月緋紅的臉。

    秋夜痕高大的身軀一僵,看著容月的目光不由得深沉了一些,無邪說自己是他的姨父嗎?

    真的可以嗎?

    容月回頭,看到秋夜痕熾熱的目光,不由輕輕跺了跺腳,轉身離去。

    秋夜痕連忙付錢,笑著跟了上去,無邪遞給秋夜痕一個面具,把最后的一個帶到了自己的臉上,還是那一個福娃娃,但在無邪的臉上倒是真心好看。

    他們不知道的事,在他們的身后,赫然跟著四條尾巴。

    溫月拉了拉秋水慢,不由高興地說道:“無邪真是一個小人精,有他在我們就放心吧,他一定能夠把兩個人撮合到一塊兒的。”

    而這個時候,無邪卻是看到了她們四個人,眼睛看向秋水漫,不禁透露出一種委屈。

    秋水漫抽了抽嘴角,卻是沒有發現這個小家伙如此靈敏,不過看著他一臉委屈的樣子,真的惹人心疼。

    但是既然能夠把容月和哥哥的湊成一對,那委屈點就委屈點吧,以后再補償他!

    打定主意之后,秋水漫這個娘直接忽略掉了無邪的委屈。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