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蕭絕吃醋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宮中設宴,秋水漫身為并肩王妃,自然是要去的,便和蕭絕一起入宮。

    蕭絕想到西涼潯,心中難免不快,兩個人在馬車之上,蕭絕不免說道:“等過一會兒,一定會看到西涼潯,不許和他多說話。”

    秋水漫一聽,微微一愣,卻是瞬間笑了,滿是打趣的看著蕭絕,無奈地搖頭說道:“無論如何,西涼潯都是皇帝,怎么著也不應該來打我的主意,你就放心吧,就算西涼潯愿意,西涼的那些朝臣,也不會同意的。”

    秋水漫說的極是,就算是西涼潯同意,但秋水漫畢竟是并肩王妃,那些古板的朝臣,又怎么會同意秋水漫為妃呢?

    況且,西涼潯沒有這一個本領,能夠把秋水漫和蕭絕分開。

    蕭絕氣惱的轉過頭去,秋水漫說的話在理,他的心里也清楚,但想到西涼潯對秋水漫的心意,卻是怎么也不舒坦。

    秋水漫看到這一幕,嘴角含笑,蕭絕不知道此刻的表情,有多么像一個孩子。

    笑了一笑,悄悄拉了拉蕭絕的手,很是認真的保證道:“我向你保證,我會盡最大的力量,不和西涼潯去說話。”

    聽到秋水漫的保證,蕭絕轉過頭來,點了點頭,嘴角一勾,無論如何,那都是他自己的,量他西涼潯再羨慕,也是沒有任何用處。

    突然之間,馬車停下,蕭絕和秋水漫都知道,到地方了。

    如今已經是夏末,正所謂是秋高氣爽之際,賞花賞月,自然在晚上最合適不過,才有了這御花園晚宴。

    秋水漫和蕭絕下馬車,迎面而來的兩個人,一瞬間,秋水漫看著那人的肚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溫柔。

    “不要走那么快,也是懷了孩子的人了,怎么還能夠如此莽撞?”秋水漫看著容月,有些責備的說道,雖然容月比她大一些,但在經驗之上,卻是遠遠沒有她多。

    在一些心結解開之后,容月逐漸露出了本性,活潑可愛,正是這個年齡應有的。

    聽到秋水漫這么說,秋夜痕連忙扶住了容月,嘆了一口氣,滿是無奈的說道:“我說你不聽,現在漫兒都說你,可不要這么跑了。”

    聽到秋夜痕這么說,容月瞪了秋夜痕一眼,卻是拉住了秋水漫的衣服,笑著說道:“我知道了,你們放心吧!”

    她也很在乎這一個孩子,也一定不會讓它出問題,但是現在還沒有顯出肚子來,總覺得懷孕是一個錯覺,才會如此不自覺罷了。

    “你們肯定還有事情要做,有我陪著月兒,你們放心離開吧!”看見蕭絕和秋夜痕,秋水漫如此說道。

    在這一個晚宴上,來的人為數不少,都是官家大臣,更有西涼使臣,蕭絕是并肩王,秋夜痕是大將軍,自然會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至于容月,就讓她陪著好了,絕對不會出任何問題。

    那容月這么說,秋夜痕點了點頭,看著蕭絕欲言又止的樣子,直接拉著蕭絕離開。

    說什么呢?不就是告訴漫兒,不要和西涼潯說話嗎?

    一瞬間,蕭絕臉色一黑,卻只得任由秋夜痕拉著。

    看到這一幕,秋水漫不由笑了。

    “在這樣的幸福之下,蕭絕這一個鬼王爺冷硬不起來,如今身上哪里還有那鐵血的氣質,看起來倒像是一個大孩子。”看到蕭絕如此,容月忍不住打趣說道。

    秋水漫笑了笑,對于容月的評價,卻也是認同的,在這幸福的日子里,的確讓人都改變了很多,但這樣的改變,不很好嗎?

    從不近人情的鬼王,到冷硬的丈夫,再到柔情似水的蕭絕,這樣的改變,才是讓人喜歡的。

    “好了,不要站在這里了,我們還是到宴會上去吧!”扶著容月,秋水漫說道。

    容月點了點頭,感受著微風拂面,卻是笑著說道:“在這秋高氣爽之中,難得舉辦如此大的宴會,可惜皇后娘娘是不能夠出來了。”

    皇后娘娘剛剛生育完,不能夠見風著涼,在這一個時候,自然是出不來的。

    秋水漫點了點頭,卻是提議道:“既然溫月出不來,我們去找他玩吧,在這個時候,肯定是他們議論朝政,也沒有什么我們能夠參加的。”

    在這個時候,不用去說,也肯定會如此,朝政議論完之后,才會是真正宴會的開始。

    容月點了點頭,有些期待的說道:“小皇子出生之后,我還沒有見過呢,正好趁這個機會,去看一看孩子。”

    兩個人一拍即合,自然去看溫月,卻是不知道,溫月這一個時候,看著懷里的孩子,聽著外面的聲音,卻也是嘆息。

    “孩子呀孩子,你應該早出生幾日,或者是晚出生幾日,要不然的話,媽媽也不用在這里這么無聊了。”這一次的宴會,是交給漫兒辦的,肯定有現代舞會的特色,真心有些期待。

    畢竟,在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里,有一些樂趣,真的不容易。

    聽到自己的母親這么說,蕭景闌轉了轉眼珠,看著眼前的人,卻是咧開嘴笑了,雖然也不知道她在說些什么。

    溫和蕭容澤的孩子,名叫蕭景闌,是昭月國的大皇子,也定會是以后的太子。

    看著懷里的蕭景闌,溫月露出了慈愛的笑容,用手指點了點他的鼻子,滿是溫柔的笑意。

    “哇,真的是好幸福呀?真是太羨慕我們了。”正在這個時候,傳來了秋水漫的聲音,那里面滿是笑意。

    溫月面露喜色,抬過頭去,挑眉問道:“好不容易有玩的時候,難得你們兩個還記得我,知道陪陪我這一個孤家寡人。”

    秋水漫和容月笑了笑,兩個人走到旁邊,各坐在一旁,看著溫月懷里的蕭景闌,不由夸獎道:“雖然這孩子還沒有長開,但是看他的眉眼,長大之后,也一定會俊秀非凡。”

    溫月笑了笑,卻是沒有回答,蕭容澤長得如此俊秀非凡,她們的孩子,又怎么會差呢?

    突然之間,想到一件事情,溫月似笑非笑的看著秋水漫,露出了一種神秘莫測的笑容:“西涼國君到此,可是點名讓你作陪的,你家蕭絕知道之后,什么表情呢?”

    沒有一個男人能夠忍受此,秋水漫是蕭絕的妻子,但是西涼潯以舊友的名義要見秋水漫,也的確讓人無法推脫。

    秋水漫微微一愣,搖了搖頭,挑眉說道:“這一件事情,我倒是不知,恐怕是皇上,并沒有告訴蕭絕。”

    想到剛才蕭絕的樣子,秋水漫心中越發肯定,西涼潯要求讓她過來,恐怕連蕭絕都不會來。

    突然之間,溫月笑了,既然這樣,怕是蕭容澤真的沒有告訴蕭絕,如此倒也好,這日子太平淡了,也應該多一些樂趣了。

    在這個時候,紫竹匆匆跑了進來,看到秋水漫,對著溫月和容月行過禮之后,臉色難看的說道:“公主,皇上叫您過去。”

    聽到紫竹的話,溫月和容月的臉上都掛起了那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打量著秋水漫,有一種看好戲的表情。

    秋水漫抽了抽嘴角,卻是無奈地站了起來,臨走之前,對溫月說了一句話:“也許一會兒會有熱鬧要看,但是你還是安心的躺在這里吧,反正你也不能夠出去。”

    聽到秋水漫的話,溫月滿是笑容的臉,瞬間垮了下來,的確,現在的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出去,更沒有辦法看到想看的場面。

    容月笑了笑,拉了拉溫月的手,一臉保證的說道:“你放心吧,我一會就來告訴你發生了什么事情,保證會說得繪聲繪色。”

    說完之后,緊跟著秋水漫的身影,追了出去。

    原本有些熱鬧的鳳儀宮,瞬間安靜了下來,溫月低頭,看著懷里的孩子,無奈的說道:“孩子,你媽媽又不知道做什么了。”

    雖然能夠看著自己的孩子,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在沒有電視的現在,除了抱著孩子,卻也不知道應該做些什么了。

    想起那些上的情節,到了皇帝的后宮,還能夠玩一些勾心斗角,而現在蕭容澤的后宮里,只有她一個也唯有她一個,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勾心斗角。

    嘆了一口氣,認命地抱著蕭景闌。

    宴會之上,蕭絕瞪著對面的西涼潯,身上冷氣不斷的冒出來,看著西涼潯中臉色,卻是很難看。

    面對蕭絕的目光,西涼潯鎮定自若,嘴角掛著笑容,一副翩翩君子的樣子。

    莫江緊緊地護著西涼潯,緊盯著蕭絕,生怕蕭絕做出什么事情來,傷害到了自家主子。

    “并肩王,你不會如此小氣吧,雖然說漫兒嫁給了你,不會連看望老朋友的權利都沒了吧,要是如此的話,那你就太不應該了。”看著蕭絕難看的臉色,西涼潯卻是如此說道。

    一瞬間,蕭絕的臉色更加難看,這一個該死的西涼潯,心懷不軌就不說了,如今處處打著好友的名義,卻是讓他拒絕不得。

    “西涼王說笑了,本王的王妃去看望皇后娘娘了,相信一會兒就會過來。”咬牙切齒之間,蕭絕卻是不得已的說道。

    該死的西涼潯,偏偏在如此正式的場合里,指明要見漫兒,若是不然的話,直接給他好看!

    西涼潯聽到這,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如此倒也是好。

    秋夜痕看到這里,悄悄拉了拉蕭絕的衣服,無論如何,西涼潯都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蕭絕這臉色,也實在是太難看了一些。

    畢竟,西涼潯是西涼的皇帝,如此這樣,到也是失禮了。

    感覺到秋夜痕在拽自己,蕭絕直接把秋夜痕的手打在了一旁,這一個秋夜痕,不是自己的老婆,當然不用擔心,若是容月的話,只怕他會比自己的臉色更難看。

    “西涼王不用著急,這已經讓人去請并肩王妃了,相信她很快就會過來。”高座之上的蕭容澤,一臉笑意的看著下面,眉目之間,閃爍著一種等待看好戲的陰險。

    這么長時間的平靜日子,也該是熱鬧一下了。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