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又吃醋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清晨一早,見陽光正好,蕭絕走到秋水漫身邊,猶豫了一會兒,笑著說道:“皇后娘娘日夜在宮中,肯定很無聊,這么好的天氣,你不如去陪陪皇后娘娘吧!”

    秋水漫抬頭,看著蕭絕,疑惑的問道:“平日里怎么不見你這么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瞞著我?”

    秋水漫一語中的,蕭絕立刻搖頭,轉過頭去說了一句:“本來是好心,但你既然這樣想,那還是算了,那我們一起去看看無邪那小家伙吧。”

    見到這里,秋水漫笑了笑,站起身來,叫道:“紅玉,紫竹,我們進宮去看皇后娘娘。”

    聽到秋水漫這么說,蕭絕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連忙扶著秋水漫,笑著說道:“一會兒,我也要去大哥府上,你不用著急回來,多陪皇后娘娘一下就好。”

    他就知道,只要是搬出溫月,漫兒一定會去。

    聽到蕭絕的話,秋水賣挑眉,問道:“你和哥哥一起?”

    蕭絕連連點頭,一副生怕秋水漫不相信的樣子,就是不知道,秋水漫看蕭絕的目光,卻是染上了幾分笑意。

    這么多日子以來,蕭絕從來沒有主動讓自己進宮過,西涼潯以來,蕭絕就如此,看來這件事情,肯定是和西涼潯有關。

    昨日,蕭絕嘴上沒有說,心里卻很是吃醋,如此看來,今天一定是和哥哥準備一起去整西涼潯。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一個蕭絕……

    “不管你要做什么,都一定要有一個度,不要做過頭了。”雖然知道,蕭絕做事情有分寸,但在這個時候,還是忍不住提點一聲。

    無論如何,西涼潯都是皇帝,有些玩笑開不得。

    蕭絕見此,連連點頭:“你放心好了,還有大哥在呢。”

    秋水漫點了點頭,秋夜痕雖然在,但是按照蕭絕的脾氣,秋夜痕又怎么能夠說得了呢?

    馬車已經準備好,紅玉和紫竹站在兩邊,等候的秋水漫。

    看著進宮的馬車,蕭絕的眼底有了一絲笑意,連忙說道:“你放心好了,天色已經不早了,趕快去吧。”

    秋水漫抬頭,天色明明還早的很,如今蕭絕如此著急,罷了罷了,反正出不了什么亂子,還是進宮去看看溫月吧!

    蕭絕扶著秋水漫,上了馬車,對著秋水漫擺了擺手,看著馬車遠去,嘴角一勾,露出了一個笑容。

    “常風!”看著身邊的常風,蕭絕說道:“趕快去把秋夜痕叫來,另外,把西涼潯請來!”

    好一個西涼潯,挑釁了他蕭絕,你以為這么輕松就完了?今天讓你嘗嘗,得罪蕭絕的滋味!

    嘴角掛著一絲冷笑,卻見常風沒有動作,回頭看了常風一眼,常風打了一個冷顫,趕快逃離。

    如今的王爺,卻是越來越腹黑,尤其是嘴角一勾,比以前更加嚇人。

    坐在馬車上,秋水漫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今天不應該進宮。”

    聽到秋水漫的話,紫竹勾了勾唇角,卻是沒有說話。

    “其實,奴婢覺得也是。”紅玉猶豫了一下,如此說道。

    王爺是并肩王,朝中位置舉足輕重,一言一行更是代表著昭月國,若是真的去整西涼潯,就怕出什么亂子。

    “有哥哥在,應該沒事的。”進了宮門,秋水漫說道。

    并肩王府之內,已經聚集了三個人,蕭絕,秋夜痕,還有西涼潯。

    “難得并肩王盛情邀請,也是朕的榮幸。”環顧四周,沒有看到秋水漫的影子,西涼潯心中有數,笑著對蕭絕說道。

    蕭絕點了點頭,一臉客氣的說道:“這里不是朝堂,我們三個都已經熟識,我只是來請你們把酒言歡的,你們意下如何?”

    一句不是朝堂,意思意在用不著拘禮,三人熟識,自然可以嬉笑玩樂。

    在這里的,都是在朝堂上摸爬滾打過的,蕭絕的話,又怎么會不懂得里面的意思?

    “并肩王都這么說了,朕就把這里當做自己的府邸了,今日我們不醉不歸!”不要說蕭絕真心實意地邀請他做客,對于蕭絕的品性,他是不信的。

    今日蕭絕如此客氣,里面必有陰謀,但是閑來無聊,能夠領教一下蕭絕的陰謀,也未嘗不可。

    “那好,那我們不要在這里站著了,里面已經備好了美酒,請吧!”蕭絕躬了躬身子,一臉笑意的說道。

    西涼潯進去,秋夜痕跟在身后,卻是沒有人看到,蕭絕唇邊的冷笑。

    進去之后,看著那滿桌的飯菜,西涼潯挑了挑眉,卻是驚訝的說道:“昭月國的飯菜一直可口,朕從那一日回去之后,可是一直想念的,如今看來,朕是有口福了。”

    說著,便坐在了位置上,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一臉滿足的說道:“的確好吃。”

    想了一下,又說道:“但是跟望月樓的相比,還是差了一點兒。”

    的確,望月樓現在已經是京城內最大的酒樓,訂一桌子菜已經排到了半年之后,日益斗金,并肩王府內的廚子雖然有漫兒的調教,但是依舊比不上望月樓。

    “哈哈!本王府中的廚子,的確比不上那里的。”蕭絕和秋夜痕坐了下來,對于這一點,蕭絕供認不諱。

    的確如此,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望月樓又不是別人的,而是漫兒的,夸獎望月樓,是夸獎漫兒,當然也是在夸獎自己,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西涼王,這一杯,我敬你!”接受到蕭絕的示意,秋夜痕舉起了酒杯,笑著說道。

    “好!”說著,西涼潯一口飲下,豪爽無比。

    看到這種情景,蕭絕挑了挑眉,疑惑的看了西涼一眼,見對方沒有絲毫異樣,也舉起了手中酒杯說道:“既然要敬酒,那本王也敬你一杯!”

    說著,沒有給西涼潯絲好拒絕的余地,直接一飲而盡。

    站在一旁的莫江,看到蕭絕如此灌自己的主子,張了張口,想要拒絕,但看主子一口喝下,臉色有些難看。

    這一場酒宴,就好比當時的鴻門宴吧。

    看到莫江的小動作,蕭絕對著常風眨了眨眼睛,常風會意,摟住莫江的肩膀,笑著說道:“兄弟,好久沒見,我們也去喝一杯吧。”

    莫江沒有動,看著西涼潯。

    西涼潯點了點頭,莫江無奈,只好遠去。

    一口喝下酒杯里的酒,西涼潯緩緩的抬起頭,嘴角掛起了一絲笑,他倒要看看,這一個蕭絕和秋夜痕,到底要玩什么把戲?既然要喝,那就陪他們喝個痛快!

    另一邊,鳳儀宮內。

    在鳳儀宮中做客的,不只是秋水漫,秋水漫到了不久,容月也來了。

    看到秋水漫,容月笑著說道:“蕭絕今日請客,原本以為你會在府中呢,卻沒想到也到了這鳳儀宮,我們三個人算是聚齊了。”

    秋水漫挑了挑眉,聽著容月的話,看來是哥哥也出去了,這一個蕭絕到底要做什么?

    在這個時候,蕭容澤走了進來,看到秋水漫和容月都在,挑眉問道:“西涼潯去并肩王府做客,蕭絕沒有告知嗎?”

    秋水漫有些尷尬,還是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說道:“蕭絕沒有說。”

    蕭絕坐在旁邊,捏了捏蕭景闌的臉蛋,似笑非笑的說道:“既然如此,看來是蕭絕有意支開你,怕是西涼潯要倒霉了。”

    他就知道,西涼潯如此挑戰蕭絕,肯定要吃一些虧的,卻沒有想到蕭絕如此明目張膽,竟然直接把人叫到了并肩王府內。

    聽著幾個人的對話,溫月也聽得七七八八,拉了拉蕭容澤的袖子,有些擔心的說道:“蕭絕的性格你也知道,就怕西涼潯會惱怒,他們之間不會出事吧?”

    聽到溫月的話,秋水漫的心也提了起來,雖然知道蕭絕辦事穩重,但是關于到自己,怕就不穩重了吧!

    蕭容澤沉默,抬頭看向了秋水漫,按理說蕭絕不會如此。

    “有我家將軍在那里,應該出不了什么事情吧。”容月猶豫了一會兒,如此說道,就算蕭絕吃醋,心情有些不穩,但是秋夜痕在那里,應該沒事。

    但是對于秋夜痕瞞住自己這件事情,容月心中有些不高興,若不是因為自己無聊跑到了鳳儀宮,怕是還不知道這一件事情,那一個家伙,該挨罰了!

    秋水漫想了想,卻是感覺到不妥,對一旁的紫竹說道:“你去看看王府之內發生了些什么事情?若是沒有事情的話就不要驚動他們,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話就幫我告訴蕭絕,一定不能夠出亂子!”

    紫竹點了點頭,轉身而走。

    面對千軍萬馬穩定如山的王爺,如今竟然如此小孩子氣,讓人擔心,這一種變化,讓人措手不及。

    “好了,放心吧,蕭絕知道分寸。”蕭容澤起身,如此說道:“你們三個在這里,那我就先出去了,御書房里還有公事要忙。”

    溫月看著蕭容澤的背影,緩緩地露出了一絲笑容,他哪里有什么公事要忙,而是怕他在這里,她們三個談得不盡興。

    一絲暖流劃過心田,低頭看著蕭景闌,嘴角一彎。

    秋水漫和溫月走了過去,看著蕭景闌,都露出了一分疼愛之情:“這一個小家伙,長得還真快,一天一個樣,若是我隔一段時間來,怕是都認不出來他了。”

    剛出生的小孩子,長得本就快,如今那皺巴巴的小臉,竟然在展開,這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突然之間,秋水漫有些感慨,把無邪生下來之后,她從來沒有看到無邪慢慢的變化。

    還有蕭絕,怕是也不曾看到無邪如此,他們兩個做父母的,也都是愧對無邪。

    手不自覺地摸上自己的肚子,秋水漫嘆了一口氣,也許,的確應該再要一個孩子了。

    看到自己的骨肉這樣一點點的成長,絕對是一種幸福快樂,希望再有一個女孩兒,會成為他們所有人的公主,帶給她無上的寵愛。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