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交給黑衣人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而在另一邊,無邪和魅影在一起,對于秋水漫和蕭絕的消息,自然也是知道的。

    在晚上之時,魅影一臉難看地推門而進,無邪正在擺弄小玩意,回頭看了魅影一眼,笑著說道:“真是難得,除了看到你的冷臉之外,還能看到這樣的表情。”

    這么多日,早就已經和魅影打熟,魅影雖然天天冷著臉,但是這一個人,確實好的很。

    無邪知道之后,這一個小性子,哪里還不黏著魅影,如此之下,兩個人倒是也清靜。

    魅影冷情慣了,對于這么一個黏人的小人兒,卻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此之下,兩個人相處的模式,雖然有一些奇怪,但卻有一種別樣的溫馨。

    魅影看著無邪,見他依舊在擺弄自己的玩具,猶豫了良久,站在那里,竟然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他。

    終于,無邪放下了玩具,回頭看了魅影,心中不由一緊。

    魅影跟在蕭容澤的身旁,什么樣的大世面沒有見過,按理來說,不應該出現這種表情的。

    “魅影叔叔,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無邪聰慧,如此之下,自然能夠看出什么:“是不是我父母出事了?”

    本來,沒有每天晚上,都會告訴無邪,蕭絕和秋水漫的進程,但是今天晚上,卻是沒有說,還是一臉的難看。

    如此想來,只可能是他們兩個出事了,一瞬間,無邪不由滿臉緊張。

    魅影低下了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無邪,深深地點了點頭。

    一瞬間,無邪緊緊地皺著眉,卻是立刻跳起來,大聲問道:“魅影叔叔,他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趕快告訴我?”

    看到無邪這么著急,魅影自然不會賣關子,把事情前前后后,全都告訴了無邪。

    林城離這里,只不過是一城之隔,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是消息帶來的時候,就已經太晚了。

    聽到秋水漫出事,無邪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魅影看著這樣的無邪,不由擔心,卻聽到無邪冷冷的說道:“我們立刻回去,回林城!”

    在這個時候,他不能夠再待在這里,他一定要去找到娘親!

    魅影沒有猶豫,直接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外面早就準備好了馬匹,只要無邪想回去,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小無邪的手,緩緩地握緊,娘親,你一定要等著我!

    在這個時候,秋水漫漸漸的轉醒,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著陌生的四周,卻依舊不知道身在何處。

    看著眼前的地方,是深郊野外,不由皺眉,就知道,蕭絕這一次,不能夠把自己救出去。

    在這個時候,黑衣人出現,手里拿著烤肉,直接遞給了秋水漫,秋水漫愣了愣,卻是連忙接了過來。

    這么長時間沒有吃東西,早就已經餓了,若是不吃的話,怎么能夠有機會逃跑呢?

    看到秋水漫如次,黑衣人微微驚訝,卻是站在了一旁。

    秋水漫大口吞咽著,卻在注意著眼前的情景,不知道,自己又在什么地方。

    沒過多久,吃完烤肉,秋水漫看著眼前的黑衣人,放下手里的樹枝,漫不經心地問道:“你們這樣抓著我,還不忘記給我吃的,我倒是想問問,是誰要綁架我,竟然還有如此好的待遇,若是熟人的話,直接告訴我一聲,我便去了,哪里用得著如此麻煩?”

    聽到秋水漫的話,黑衣人冷冷的看了就是那一眼,直接閉目養神,卻是懶得搭理她。

    見此,秋水漫抽了抽嘴角,知道黑衣人嘴巴嚴,肯定問不出來什么?。

    而這個時候,突然之間,身體里涌出了一種疼痛,一瞬間,秋水漫的臉色一白,卻是直接躺在了地上,忍不住呻吟出聲。

    而這個時候,黑衣人跑了過來,看著秋水漫的臉色,卻是明顯一變,聲音之中多了一份焦急:“告訴我你怎么了?”

    秋水漫看著黑衣人,嘴唇已經疼得蒼白,這一種感覺,那么疼痛,怕是因為自己的身體有藥,那藥,已經提前發作了,若是不然的話,不可能那么痛。

    這一刻,他突然想問問,到底是哪一個混蛋,連這種情況都沒有想到?

    “解藥!”秋水漫看著黑衣人,疼痛之中,哆嗦地說出了兩個字。

    黑衣人看著秋水漫,神情之中滿是猶豫,按理說,那要兩天之后才會發作,但是看秋水漫現在的樣子明顯不是裝的,難不成那藥一天就會發作?

    黑衣人嘍啰上前,看著秋水漫的臉色,撓了撓后腦勺,猶豫的說道:“老大,要不然的話,還是先給他吃了解藥吧,若是這女人死了,主子會殺了我們的!”

    一瞬間,黑衣人瞪向那嘍啰,他自然知道,但是他藥效,確實不應該發作的那么早。

    那嘍啰的話,秋水漫聽在耳朵里,心里卻是放心了,看來那幕后之人,不會要了自己的命。

    看著黑衣人猶豫的樣子,秋水漫不再壓抑,直接扯開嗓子,大吼了起來!

    “疼,疼死我了!”那蒼白的臉色,加上這呼喊之聲,不得不讓人相信,秋水漫的確毒發了!

    猶豫之下,那黑衣人拿出了解藥,看著秋水漫,不悅地說道:“這女人,真是麻煩!”

    聽到黑衣人的抱怨,秋水漫抽了抽嘴角,心中悱惻,他倒是不想麻煩,重要的是,你們也要放了自己!

    看著那丹藥,緩緩地朝自己遞來,秋水漫心中一喜,連忙張開了嘴巴,而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放開她!”

    而那黑衣人,在這個時候,自然是不會松開丹藥的,直接一握手,把它當藥握在手里,一個轉身,站了起來。

    忍著疼痛,秋水漫看了過去,站在最前面的那一個人,可不就是自己想念的?

    與此同時,那人也正在看著自己,一眼萬年,那眼神之中,只說不盡的情意,是濃得化不開的情。

    而這個時候,秋水漫的臉色更加蒼白,緊緊地咬著下唇,卻是不知道,唇早就被自己咬破,鮮血緩緩地滲了出來。

    蕭絕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拔出腰中的軟劍,看著那黑衣人,直接刺了過去。

    真是好樣的,竟然敢如此折磨他的漫兒,那就用生命,付出代價!

    一瞬間,冒出來了五六個黑衣人,緊緊的把黑人頭目,護在中間,自然,同樣護著秋水漫。

    蕭絕的劍,越來越近,同一時刻,黑人低下身子,直接掐住了秋水漫的脖子,冷冷的看著蕭絕。

    蕭絕皺眉,連忙收回自己的功力,而與此同時,本就是在半空之中,如此下去,卻是直接摔在了地上,狼狽不堪。

    “蕭絕!”看到這一幕,秋水漫自然心疼,看著蕭絕,滿臉的緊張。

    “你要什么,直接說,放了她!”看到自己的主子如此,常風魅夜的人,連忙沖了上來,蕭絕卻直接伸出了手,擋住了什么他們的動作。

    這個時候,秋水漫在別人的手中,常風和魅夜,自然知道輕重,見此之下,只好停了下來,一臉警覺地站在蕭絕身邊,冷冷的注視著黑衣人。

    黑衣人看著蕭絕,手指緩緩地劃過秋水漫的臉龐,冷笑著問道:“并肩王,你現在看清楚了,秋水漫現在毒發,不管你有多好的大夫,遠水解不了近渴,若是沒有我手里的丹藥,只怕她活不過今晚,你真覺得,把他從我手中搶過去,是最好的方法?”

    本來以為,秋水漫毒發,讓人頭疼不已,如此看來,卻也是幫了一個大忙,若不然的話,蕭絕定然不會停手。

    聽了黑人的話,蕭絕的神色,果然有了一絲松動,目光盯著秋水漫,看著她那蒼白的臉色,一時之間,竟然難以抉擇。

    而這個時候,秋水漫卻是一動不動,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蕭絕,這個時候,不是她不想動,而是早就已經被人點了穴,根本就動不了。

    在看到秋水漫的時候,就已經猜測她中了毒,如今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蕭絕的心,狠狠地一痛,看向黑衣人的目光,總是狠絕,這一個該死的人,竟然敢如此對待漫兒!

    他手中的毒藥,竟然能夠破了漫兒的百毒不侵之體,看來是早有準備!

    心中懊惱,若是自己能夠早日察覺,漫兒也不會如此!

    “蕭絕,也許你不相信,這要能夠毒死秋水漫,但是你可以試一試,秋水漫到底能不能活過今天晚上!”慢慢的,黑衣人松開秋水漫,揮了揮手,其他的黑衣人,隨著他的動作,慢慢地往后退去,獨留下秋水漫在地上。

    秋水漫看著蕭絕,滿臉都是希翼,無論如何,都不要把她交給黑衣人,雖然不知道黑衣人是為誰辦事,但絕對不會如此簡單。

    身體如此疼痛,說明她身上的毒藥,正在與她身體里的毒相克,但是幾乎有八成的把握,自己不會出事!

    這一切,蕭絕自然知道,但是還有兩成,秋水漫會死,哪怕只有半成,他都不會去嘗試,更何況是兩成呢?

    看著秋水漫,蕭絕的腳,如同生了根一般,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往前一步。

    兩方對峙,痛苦的是秋水漫,良久之后,蕭絕閉上了眼睛,冷冷的說道:“告訴我,怎樣才能夠把漫兒救回來!”

    對于這種結果,黑衣人早就想到了,如此之下,倒也是越發的平靜。

    但是,他只是替人辦事罷了,至于秋水漫什么時候能夠回到蕭絕身邊,這一個,可不是自己能夠說了算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主子沒有讓秋水漫死!”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說出來這一句話。

    當黑衣人把秋水漫帶走之后,蕭絕依舊站在那里,眼神復雜,黑衣人如此說,也就證明了,現在漫兒安全的,不會有危險!

    但是,無論背后之人是誰,也一定要為今天的一切付出代價!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