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偶然也能穿越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秋水漫和紫竹回去之后,發現蕭絕正坐在無憂的房間里,秋水漫對著紫竹點了點頭,自己走了進去。≧頂點小說,

    蕭絕看著無憂,目光之中滿是擔憂,此時看到秋水漫進來,突然之間笑了,一臉輕松的說道:“漫兒,你不需要擔憂了,那一個老太醫說,這只是一種病,他已經留下了藥方,只要吃上七八天,就一定會好的。”

    秋水漫聽到蕭絕這么說,當下深深的看了一眼蕭絕,如此謊話,自己當然能夠聽得出來,蕭絕只是想安慰自己罷了。

    秋水漫伸出手,從腰間拿出了藥丸,那藥丸鮮紅,帶著一種奇異的香味兒。

    阿燁說過,只要吃下了這一個藥丸,就能夠一年之內讓無憂體內的毒不復發。

    無邪和自己一樣,早就已經是百毒不侵之體,但是無憂不一樣,無憂吸收了那么多藥的精華,只是變得聰慧,抵抗力好一些,但是如果遇到毒素的話,卻依舊是無可奈何。

    秋水漫沒有說話,慢慢的走了過去,坐在了一旁,把無憂的身子抱在了自己的身上,輕輕地敲開無憂的嘴巴,把藥丸放了下去。

    看著那藥丸順著無邪的喉嚨,慢慢的滑到了肚子里,秋水漫才松了一口氣。

    蕭絕看著秋水漫的動作,微微皺眉,帶著幾分疑惑,問道:“漫兒,你給無憂的是什么?”

    聽到蕭絕的問題,秋水漫看了一眼蕭絕,說道:“蕭絕,無憂中了毒,這是解藥。”

    聽到秋水漫這么說,蕭絕不由大驚,并肩王府戒備重重,就算是高手,也根本就進不來!

    又怎么可能,有人能夠把毒喂給一直有人保護的無憂?

    但是看著漫兒的神情,蕭絕也知道,這一句話絕對不會假,當下皺眉,問道:“漫兒,解藥是哪里來的?”

    秋水漫低著頭,一直看著無憂,手指點了一下無憂的鼻子,勾起了一絲微笑,對于蕭絕的問題,卻是不言語。

    這讓自己如何開口,說是以前的前男友,突然之間來到了這里,然后發現對不起自己,要補償自己,和自己重新開始,所以在自己女兒的身上下了手?

    阿燁的為人自己知道,若是惹惱了阿燁,只怕無憂的性命保不住,而蕭絕的為人,自己也同樣知道,自然會想辦法殺了阿燁。

    所以這些事情,只能夠自己知道。

    蕭絕等了片刻,沒有等到秋水漫說話,不由走上前去,在秋水漫的面前蹲下,看著秋水漫,問道:“怎么了?怎么不說話?是身體不舒服嗎?”

    秋水漫當下點了點頭,說道:“有些事情等過兩天再說吧,我現在身子很不舒服。”

    蕭絕聽了之后,點了點頭,哪怕心中有疑惑,也只能夠忍住,說道:“那就趕快回房休息吧!”

    秋水漫搖了搖頭,說道:“我就留在這里了,你回去吧!”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直接翻身躺在了床上,把無憂護在了懷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蕭絕終究嘆了一口氣,深深的看了秋水漫,無奈之下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不忘了吩咐眾人,照顧好他們。

    聽著蕭絕的聲音,秋水漫的目光之中滿是心疼,終究把所有的話都咽在了嘴里,明天自己要進宮。

    秋水漫一夜都沒有睡,一直在照看著無憂,看到無憂身上的溫度下去,睜開了眼睛,鬧騰了一會兒,才放下了心。

    在第二天一早,秋水漫把無憂交給了奶娘,自己進了宮。

    一大早,溫月剛剛起床,看到秋水漫走了進來,不由挑眉,想到無憂,瞬間滿是擔憂,立刻翻身起來,問道:“怎么了?是不是無憂……”

    秋水漫看著溫月,走到了一旁,搖了搖頭,說道:“不是無憂,是我。”

    溫月聽到秋水漫這么說,當下滿是疑惑,問道:“你怎么啦?”

    這個時候看著秋水漫,溫月才發現,阿漫的神情之中帶著一絲頹廢,看起來感覺到……

    “無憂不是生病,是中毒,給無憂下毒的人,是阿燁。”秋水漫緩緩開口,說道。

    聽到阿燁的名字,溫月瞬間愣在了那里,看著秋水漫,不由捂住了嘴巴,他們能夠來到這里,全部都是因為蕭容澤,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阿燁竟然也能夠來到這里!

    而且阿燁竟然有能力給無憂下毒!

    “他怎么能夠來到這里,又怎么能夠找到你?”溫月這一句話剛說完,不由反應了過來,哪怕他不知道秋水漫就是阿漫,也應該知道,昭月國的皇后是自己!

    要是如此的話,也完全能夠通過自己找到阿漫,溫月的臉色變了變,剛想要說話,便聽到秋水漫說:“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系,是因為我弄來的那一些現代菜,讓他發現了不對。”

    聽到這里,溫月心中的愧疚才消散,但是臉色也相當的難看,說道:“那一個渣男,既然來到了這里,那我們也不用客氣了,還敢給無憂下毒,就把他直接抓過來,然后五馬分尸,或者是千刀萬剮!”

    想起阿燁,溫月到現在都滿滿的是氣,阿燁那一個賤人!

    秋水漫瞥了溫月一眼,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溫月說的這一些話,自己也想要效仿,直接殺了阿燁。

    “他也給了我一年的解藥,能夠保證無憂在這一年之內毒素不會復發,讓我和他一同回去拿解藥,他沒有說去哪里,但絕對不是沒有防備的地方。”秋水漫嘆了一口氣,滿是沉重的說道。

    溫月皺眉,不由低下了頭,現在阿燁的手中有了保命符,那就是無憂,為了無憂,他們也一定會讓阿燁活著!

    “溫月,你知道嗎?這一段時間我一直夢到阿燁,而且他竟然知道我做夢的內容!”關于這一點,秋水漫一直感覺到很可怕,到底是怎樣才能夠做到如此?

    溫月聽了之后,也瞪大了眼睛,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秋水漫,說道:“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會知道別人做夢的內容,但是看著秋水漫認真的樣子,溫月就知道阿漫不會跟自己開玩笑,那?

    “也沒有什么不可能的了,遇到過太多的事情,什么不可能在我看來,也都是可能了。”秋水漫微微自嘲,如此說道。

    就像是在鬼地一樣,外面圍繞著毒瘴,里面卻如同仙境,尤其是走進去之后,根本就走不出來,到了現在為止,自己還感覺像做夢一樣。

    但是這樣的夢做多了,就像是阿燁,能夠知道自己夢境的內容,在驚訝過后,卻是安靜的接受了。

    “也不是沒有可能。”就在這個時候,簾子后面突然之間想起了蕭容澤的聲音。

    原本以為,這里就他們兩個人,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個蕭容澤。

    秋水漫的面色一僵,看向溫月,溫月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蕭容澤為什么在這里。

    蕭容澤掀開簾子,慢慢的走了出來,臉上依舊掛著溫潤的笑容,對著秋水漫點了點頭。

    秋水漫眉宇微動,看著蕭容澤,開口說道:“這件事情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希望你能夠幫助我保密,不要讓蕭絕知道。”

    蕭容澤挑了挑眉,聰明如蕭容澤,這里面的事情當然知道,良久之后點了點頭,說道:“我雖然能夠幫助你保密,但是你也應該知道,最好的辦法就是坦誠,有困難一起度過。”

    蕭容澤說的,秋水漫自然知道,但是……

    良久之后無奈的搖了搖頭,面容之上掛上了幾絲苦澀,說道:“讓我再想一想吧,我還沒有想清楚。”

    蕭容澤點了點頭,而一旁的溫月,看向蕭容澤,面容之中帶著幾絲不解,問道:“皇上,你剛才說的那一句話,是什么意思?”

    蕭容澤的面容之上出現了一絲認真,淡淡的說道:“曾經和師傅一起修行的時候,在閑談之中聽到師傅提起過一個地方,叫做夢族,我到現在也沒有找到那個地方,但是師傅說,那個地方真實存在。”

    “能夠根據自己的意愿,讓別人做那一種夢境,還能夠知道內容,更能夠控制人在夢境之中走不出來,這一種本領,除了夢族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

    秋水漫和溫月互相看了一眼,不由瞪大了眼睛,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本領的人,真是開了眼界。

    “自然,不可能夢族中所有的人都會是如此,只有在夢族族長死了之后,夢族的人中才有一個人能夠繼承這種能力,繼承這種能力的,就會是夢族的族長。”

    所以漫兒說的那一個阿燁,也就是夢族的族長。

    秋水漫微微皺眉,自然明白了過來,原來阿燁是夢族的族長。

    “蕭容澤,我和溫月能夠來到這里,是因為你的能力,那阿燁為什么會來到這里,他給我看的夢境之中,我來到這里之后,他在病房里自殺,但是為什么會跑到這里來?”

    這一件事情,自己到了現在也沒有想清楚,既然蕭容澤已經知道了,倒是不如問清楚蕭容澤。

    蕭容澤挑了挑眉,看向秋水漫,說道:“那你最初來到這里的時候,也并不是我動的手,那又應該怎么說?”

    “那就是偶然了。”一旁的溫月,淡淡的說道。

    聽到這里,秋水漫不由閉上了眼睛,難道是上天太過關愛嗎?在自己身邊的人,溫月,阿燁,竟然都會來到這一個時代。

    溫月是自己的好友,來到這里也就來到這里了,但是阿燁,就是一個渣男,自殺之后沒有死,還來到這里,這又是什么意思?

    秋水漫扶著自己的額頭,不由感覺到無奈,本來都已經平靜的日子,只要把紫竹嫁出去,他們就要隱居了,但是莫名其妙的,竟然又出了事情,上天到底要整他們到什么時候?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