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有難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朝堂之上,西涼潯求娶紫竹,蕭容澤當場答應,說紫竹是秋水漫的妹妹,也就是自己的妹妹,如此之下,賜為公主。

    溫月這個時候在攝政王府,帶來了公主的配飾,來送給紫竹,因為紫竹馬上就要離開,也用不著賜那些院子之類的,到了現在依舊住在秋水漫這里。

    紫竹接了圣旨之后,連連謝恩。

    秋水漫把紫竹扶了起來,和溫月一起,把紫竹扶到了梳妝鏡前。

    紫竹看著梳妝鏡里面的自己,長發在頭頂梳成馬尾,幾乎和男子沒有什么區別,身上的衣服干練,以便行動敏捷。

    眉宇微微一閃,看向了旁邊的衣服,紫竹的眉宇之間閃過一絲驚艷,因為自己是女侍衛,穿那些繁雜的衣服不適合,所以那些衣服,自己也從來都沒有穿過。

    穿上了那衣服之后,便是這昭月國的公主,然后便要嫁給西涼潯。

    溫月把衣服拿了起來,看來紫竹,笑著說道:“紫竹,把衣服穿上吧!”

    現在的紫竹是昭月國的公主,穿身上的那一身衣服,的確不合適了。

    紫竹看著那繁華富麗的衣服,微微點了點頭,往里面走去。

    秋水漫和溫月互相對視一眼,目光之中都有了一絲笑意,期待了那么久,終于等到了修成正果。

    西涼潯為了紫竹愿意解散后宮,那對紫竹的情感,一定也非常的深。

    紫竹回到西涼國之后,有點昭月國公主的稱號,相信西涼國的那些老臣們,全部都樂見其成,不會給紫竹任何為難。

    紫竹有武功在手,脾氣冷冽,相信后宮的那些人,也不敢輕易招惹紫竹,紫竹在西涼國,也不會吃虧。

    “你終于等到了這一天。”溫月看著秋水漫,笑著說道。

    秋水漫微微點了點頭,對溫月說道:“我早就希望看到這一天了。”

    看著身邊一個又一個的人幸福,秋水漫非常欣慰,但是又怎么能夠落下紫竹?

    一直擔心,先前的那些傷害會讓紫竹心中留下陰影,不再渴望愛情,紫竹對于西涼潯以前的態度,也正是驗證了自己的想法,萬萬沒有想到,那個時候會有如此的轉變。

    沒有過一會兒,紫竹從里面走了出來,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繁雜的裙子,秀美的圖案,是無與倫比的精致。

    紫竹有一些別扭的看著自己的身上,扯了扯衣服的下擺,從有記憶開始,自己穿的衣服就一直是簡單干練的,還從來沒有如此過。

    秋水漫走了過去,給紫竹整理了一下衣服,笑著說道:“這一件衣服就是給你量身定制的,穿上之后真的很合適。”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把紫竹推到了梳妝鏡前,說道:“讓我們為你梳妝打扮吧!”

    秋水漫是昭月國的并肩王妃,溫月更是皇后,能夠讓他們兩個親手伺候,那絕對是無與倫比的殊榮,紫竹原本想要拒絕,但看著她們兩個臉上的笑臉,當下壓抑了下來。

    高興就好。

    秋水漫走到紫竹的身后,看著紫竹的長發,為紫竹披散開來,那烏黑的秀發,散在身后,如同黑瀑布一般,美麗非凡。

    看著那濃密的秀發,秋水漫的嘴角一勾,拿起旁邊的梳子,慢慢的給紫竹梳著。

    溫月看著他們兩個,露出了笑容,明天紫竹就要離開,時間雖然有一些匆忙,但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打理好,他們做著一個準備,已經很長時間了。

    紫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長發披散下來之后,那冷冽的臉龐,竟然勾勒起了一絲溫和。

    紫竹原本長得就漂亮,這樣細細一打扮,更是美麗非凡,秋水漫看著鏡子中的紫竹,眼眶不由一紅,紫竹跟了自己這么長時間,終于要走了。

    紫竹的背肌僵硬,坐在那里,緊緊的咬著牙,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因為這樣離開公主,真的舍不得。

    溫月敏感地發現了周圍氣氛的轉變,當下嘆了一口氣,轉過了身子。

    越是到了分別的時候,越是沒有什么話可說,終于迎來了第二天,紫竹上了西涼潯的龍攆。

    身為一國皇帝,親自來迎娶皇后,這樣的情況本來就不多,如此之下,更是代表了喜歡紫竹。

    紫竹一身紅色的嫁衣,鳳冠霞帔,在并肩王府上了車,規格就如同皇室的公主一般。

    秋水漫看著車上的紫竹,微微垂下了眼眸,西涼潯走上來,看著秋水漫,說道:“漫兒,你放心就是,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紫竹,絕對不會負了她。”

    聽到西涼潯的這話,秋水漫微微點了點頭。

    紫竹的手越握越緊,終是忍受不了,將自己的紅蓋頭撇開一些,看著秋水漫,目光之中滿是不舍,咬了咬唇。

    一旁的喜婆見此,不由嚇得變了臉色,立刻走上前去,告訴紫竹:“公主,你不能夠掀開紅蓋頭,不吉利。”

    那邊的聲音驚擾了眾人,西涼潯回頭,看了一眼紫竹,當下對喜婆說道:“你們兩個站在一旁,無需開口。”

    紫竹聽到了西涼潯的話之后,感激的看了一眼西涼潯,目光定格在秋水漫的身上,微微咬了咬牙,說道:“公主,我這一回西涼,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回來,你一定要保重自己!”

    秋水漫聽了之后,嘴角一勾,當下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紫竹,說道:“紫竹,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沒事的,倒是你,一定要自己幸福!”

    一旁的西涼潯聽秋水漫說此,立刻上前一步,走到了秋水漫的身旁,說道:“漫兒,你放心就是,我既然給了紫竹承諾,就一定會給她幸福!”

    聽到西涼潯到這一句話,蕭絕上前拍了拍西涼潯的肩膀,說道:“記住你今天說的話,要是違背的話,我也饒不了你!”

    聽到蕭絕這么說,西涼潯當下點了點頭,說道:“蕭絕,你放心就是了,這些話我既然說了出來,就不會改變!”

    時間慢慢的過去,已經到了上路的時辰,紫竹無奈之下放下了紅蓋頭,閉上了眼睛,西涼潯坐在高頭大馬之上,帶著自己的迎親隊伍,往西涼國而去。

    秋水漫和蕭絕,兩個人一直送到了城外,看著那隊伍越走越遠,秋水漫才松了一口氣。

    蕭絕回頭,看了一眼秋水漫,嘴角一勾,說道:“你放心吧,西涼潯是真心喜歡紫竹的,他們一定會幸福。”

    聽到蕭絕這么說,秋水漫挑了挑眉,回過頭去,問道:“你怎么能夠如此肯定呢?”

    蕭絕看著西涼潯的背影,目光深沉,說道:“我們都是男人,也了解男人,你放心吧,聽我的不會錯的。”

    聽著蕭絕的話,秋水漫不由笑了,不知道為何,總覺得蕭絕的這一句話,在現在的時候自己就已經聽過,卻忘了是誰的臺詞。

    不管是誰的臺詞,自己都希望,西涼潯能夠從始至終,好好的對待紫竹。

    紫竹閉著眼睛,拳頭越握越緊,終究慢慢的松開,心中的那一股氣息,慢慢的散去,自己要離開了,從今以后,永遠和西涼潯在一起。

    公主,紫竹來尋找自己的幸福,不能夠陪在你的身邊,所以你也一定要幸福!

    海天宮。

    夏初的身體早就已經好了,雖然看起來十分瘦弱,但是畢竟有內力,身體好的很快。

    夏初站在外面,看著天上的星象,不由皺眉。

    小楚走了過來,給夏初披上了一件衣服,夏初皺眉回過頭去,深深的看著小楚,小楚不由嚇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問道:“少主,你怎么了?怎么用這種神情看著我?”

    夏初沒有說話,目光再一次看向天空,良久之后說道:“看來我要去見父親。”

    夏子喻剛想要休息,卻聽到外面弟子來報,說是夏初來了。

    夏子喻聽到了之后,立刻讓弟子把夏初帶了進來,夏初的身體剛剛好了,可是不能夠感染風寒。

    夏初走進來之后,看著夏子喻,直接說道:“父親,我夜觀星象,發現漫兒他們的星象不對。”

    以前自己生病,身子力量本來就不行,也沒有關心過,但是隨著身子慢慢好了起來,倒是也經常夜觀星象,前兩天就發現了不對,這兩天越來越明顯。

    普通人看了星象,當然與他們不同,他們是用靈力看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能夠知道一個人的情況。

    夏子喻剛想要責備,夏初的身體剛好,不應該浪費力量夜觀星象,但是聽到夏初的說法之后,不由多了幾分著急。

    然而他們為了夏初,幾經生死,連鬼地都已經去了,夏初發現他們有難,自然而然的應該幫忙。

    當下看著夏初,直接問道:“那你準備怎么做?”

    本來夏初以為,要費一番口舌,但是此時聽到父親這么說,當下臉色一正說道:“父親,漫兒他們對我有救命之恩,如今我發現他們有難,我又在能夠袖手旁觀?”

    話雖然是這么說著,但神情之中,卻是多了幾分猶豫,看他們形象錯亂了位置,恐怕是有大難。

    夏子喻點了點頭,擔心的看著夏初,說道:“你去的話也可以,但是要多帶一些人手,保護好你自己。”

    夏初聽了之后,連連點頭,夏子喻想了想,說道:“如今夏輝剛剛出關,功夫又進了一層,不如你帶著夏輝前去,也讓夏輝學一些本事。”

    夏初聽了之后,微微點了點頭,對夏子喻說道:“父親放心吧,此次外出,我一定會保護弟弟平安。”

    夏子喻微微點了點頭,滿臉的欣慰,說道:“不禁要保護你弟弟平安,還有你自己。”

    夏初微微一笑,立刻點了點頭,看著天色已晚,說道:“兒子明天便要出發了,明天再將父親請安,如今先退下了。”

    夏子喻點了點頭,看著夏初的背影,不由嘆了一口氣,夏初心神不寧,漫兒那里肯定出現了大事。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樣了,他們既然已經回到了昭月國,按理來說就應該是平靜的日子了,可是為什么會這樣呢?

    想了良久之后,夏子喻直接翻身上床,夏初天資聰慧,無論什么樣的困難,相信都能夠幫助漫兒渡過。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