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神經病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夏初會夜觀星宿,但是不會掐算,但是會其他很多東西,而蕭容澤,既會夜觀星宿,又會掐算,兩個人在一起,可以是互補。

    攝政王府談了很久之后,兩個人惺惺相惜,當下覺得很有話,蕭容澤便直接讓夏初和自己回了宮。

    夏輝并沒有回去,而是住在了并肩王府,這對于夏輝來,并沒有什么吸引力,反而皇宮之中規矩那么多,不適合自己。

    到了夜晚,夏初和蕭容澤兩個人站在外面,看著天空中閃亮的星宿,兩個人的面容之上都有了一絲沉靜。

    看著那漫天的星光,蕭容澤抿了抿唇,道:“我是想要確定星宿,需要知道一個人的生辰八字,我們現在對阿燁一無所知,根本就沒有辦法確定他的位置。”

    不得不,紫竹走了一個月之后,阿燁還沒有任何動作,這實在是太過奇怪。

    雖然有一句話得好,水來土掩,兵來將擋,但是在這種不確定的因素之下,卻是很讓人擔心。

    夏初看了蕭容澤一眼,微微猶豫了一下,道:“阿燁和漫兒一樣,都是來自那一個地方,對嗎?”

    隨著夏初的這一句話,蕭容澤的目光落在了夏初的身上,眉目之間閃過一絲光亮。

    蕭容澤朝著夏初了頭,道:“你猜想的不錯。”

    就像秋水漫他們,本來就是世界上的一個意外,所以又怎么能夠用正常的目光看待,那就只有一種辦法了。

    秋水漫和溫月都生活在他們的眼皮底下,當然能夠找得到他們的星宿,但是阿燁這一個人不一樣。

    兩個人抬頭,看著星空,心中不斷的掐算著各種,尋找著阿燁。

    而且和他們不一樣,夢族那一個地方,更是讓人找不到,也就是,他們不存在于大眾的視野之中。

    這漫天的星宿閃亮,但是絕對沒有阿燁,如果想要找到阿燁的話,那就需要摒除所有的亮光,尋找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兩個人目不轉睛,終于,眼前↖↖↖↖,<div style="margin:p 0 p 0">一亮,兩個人的嘴角,同時彎起了同樣的弧度,原來在那里。

    “看來我們兩個這一次,有了很大的收獲。”蕭容澤看著夏初,道。

    夏初微微了頭,有時候真相就在眼前,只需要思路微微轉變,就能夠得到一切想要的。

    只不過?

    那一顆屬于阿燁的星宿,在天空之中忽明忽暗,漂浮不定,但是看那樣子……

    “現在阿燁離我們的距離,就如同萬里之外一樣。”良久之后,夏初道。

    看著那一道光芒,的確就像是萬里之外,但是對于夢族這樣奇幻的地方,的確不能夠這樣。

    “阿燁既然一心想要帶著漫兒回去,又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半途而廢,怎么會回到夢族去?”夏初回頭看著蕭容澤,問道。

    對于這一個神秘的夢族,夏初并不了解,唯一一個算得上了解的人,也就是蕭容澤。

    蕭容澤略微沉思,開口道:“我和阿燁接觸過,也在溫月那里聽到過很多他的事情,對于這一個人,也有了一些了解,絕對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

    尤其是阿燁對漫兒的情感那么執著,所以絕對不會莫名其妙的回去。

    夢族的存在,世界上沒有幾個人知道,若不是師傅的話,自己也不會知道,如此神秘的地方,又什么會?

    當下嘴角勾起了嘲諷,對蕭容澤道:“雖然阿燁是夢族的族長,他的所作所為,并不能夠代表夢族所有人的意愿,這么多年以來,都沒有人發現夢族的人,也就是,夢族人并不想暴露他們的存在。”

    聽到蕭容澤這么,夏初回頭看了蕭容澤一眼,當下微微了頭。

    若是如此的話,也只有這一個法了。

    既然已經知道了一個大概,當然要做好準備工作。

    在第二天,蕭容澤和夏初兩個人,直接去了并肩王府。

    他們這一次來并肩王府,無非就是找到無邪,他們對于夢族,對于阿燁,不了解的太多,無邪同樣可以控制人的夢境,要是這樣的話,可能會知道的更多。

    無邪的身子,坐在位置上,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眾人。

    一般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無憂的身上,但是突然之間,無邪再一次受寵,而且還是那種灼熱的目光,無邪的身子,不舒服地動了動,看著眾人問道:“你們把我叫來有什么事嗎?”

    自己正在書房里面找有興趣的東西,就直接被父親提到了這里,看他們的樣子,一定有事情。

    蕭容澤看著無邪,當下了頭,道:“的確有事情。”

    無邪了頭,目光看向夏初,夏初對著無邪露出了寵愛的笑容,淡淡的開口,溫柔的道:“我們對于夢族,對于阿燁,還有很多的不了解,無邪既然也可以控制人的夢境,或許能夠讓我們懂得更多。”

    無邪聽到夏初這么,當下了頭,身子坐在那里,看著眾人問道:“你們想要問我什么?”

    其實無邪也是偶然知道自己可以控制人的夢境,除了這之外,知道的并不多,但是看著眾人,似乎比自己更加不了解。

    夏初略微思索,問道:“控制人的夢境,需要很強大的精神力,還有很高強的靈力,如果突然之間被人吵醒,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對于夏初這一個問題,無邪不由皺眉,控制人的夢境,需要很強大的精神力,注意力,但是被吵醒之后有什么后果,無邪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當下搖了搖頭。

    “我也只是偶然才知道我能夠控制別人的夢境,還能夠觸碰到別人的夢境,除了這之外,我也并不知道其他的。”對于自己的這一個能力,連自己的娘親都不知道,更何況是自己呢?

    當下無邪眼前一亮,看著蕭容澤和夏初,問道:“如果你們真的要知道的話,那我就去控制別人的夢境你們來打擾我,不就可以了嗎?”

    聽到無邪的這一個建議,眾人不由扶住了額頭,在精神力集中的時候,突然之間被人打擾,不知道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又怎么可以拿著無邪做實驗?

    當下秋水漫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無邪,道:“這一件事情太過危險,不能夠這么做,你知道了嗎?”

    無邪看著秋水漫,微微了頭,仔細想來之后,卻依舊不明白,到底哪里有危險。

    時間就這么一天一天的過去,終于迎來了一個人,一個游戲開始的人。

    阿燁依舊穿著一身白衣,俊秀的臉龐之上,竟然出現了一絲疲憊之感,環視眾人,目光落在了秋水漫的身上,嘴角一勾,道:“阿漫,我來陪你玩游戲了。”

    那語氣之中,竟然還帶著幾絲寵溺,秋水漫微微皺眉,蕭絕的臉色更是大變,無邪也來到了這里,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是壞人,當下目光之中帶著幾絲怒氣。

    秋水漫冷哼一聲,微微了頭,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對于阿燁,自己早就已經恨到了骨子里,就不信了難不成做一場夢,進入一個夢境,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會喜歡上阿燁?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于這一件事情,秋水漫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而蕭容澤和夏初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目光之中都帶著一絲擔憂。

    或許,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們現在出手,拿下阿燁。

    蕭容澤的手微微一動,暗處的侍衛們,全部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皇上一個下令,弓箭全部都朝著阿燁而去。

    阿燁突然之間回頭,看了一眼蕭容澤,道:“昭月國的皇上,你覺得我既然敢來到這里,就可能沒有一防備嗎?不得不,皇子挺可愛的。”

    隨著這一句話,蕭容澤的臉色立刻大變,看著阿燁,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

    看到蕭容澤這一個樣子,阿燁不由笑了,面容之上,帶著幾分不屑,道:“我只是夸了夸皇子,皇上又何必這么擔心?我并沒有做什么事情。”

    完這一句話之后,走進了蕭容澤,道:“如果我要是死在了這里,那可真的有可能會出什么事情。”

    完這一句話之后,不由張狂的笑了,既然自己敢來到這里,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就不信,他們敢動手!

    夏初打量著阿燁,也不由皺眉,微微抿唇之間,露出了幾絲厭惡,這樣卑鄙無恥的人,只會拿孩子威脅他們。

    但是對于阿燁來,他們的孩子,就是他們的死穴,只要自己摁住了他們的死穴,他們就絕對不敢動手。

    所以,這樣的招數卑鄙又怎么樣,至少能夠保護自己平安。

    秋水漫帶著阿燁,到了準備好的房間里,在阿燁的示意之下,秋水漫躺了上去。

    阿燁走過去,看著秋水漫的眼睛,水墨瀲滟,帶著一股天然的柔情,這一雙眼睛,雖然不是她以前的樣子,但是那眼神,卻是熟悉到骨子里的。

    阿燁嘴角一勾,在秋水漫的耳邊,溫柔的道:“阿漫,乖乖的睡吧,睡醒之后,我們兩個就會重續前緣,再也不會分開。”

    完這一句話之后,挑釁似地看了一眼蕭絕,蕭絕的身子往前移動,立刻被蕭容澤和夏輝拉住。

    蕭絕看向蕭容澤,蕭容澤也是一臉的難看,朝著蕭絕搖了搖頭,蕭絕咬著牙,冷哼一聲,直接轉過頭去。

    秋水漫瞪著阿燁,簡直就是懶得搭理眼前之人,直接轉過身去,愛怎么怎么。

    現在自己的心里眼里,都只有蕭絕一個,而蕭絕愛到了骨子里,又怎么會莫名其妙的因為一個夢,就不再愛蕭絕了呢,這簡直就是神經病!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