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要做什么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南疆的軍隊雖然作戰強悍,但是卻沒有服用千年藥方,和昭月國的這些人相比,那還是弱了不止一個層次。

    蕭絕帶來的士兵加入戰爭之后,力量便直接往一邊倒,南疆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對手。

    原本維持了幾乎一天的戰斗,但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卻直接被反轉了過來,直接把南疆的軍隊,打得抱頭亂跑。

    昭月國被壓制了那么長的時間,在有援軍的時候,自然要好好的報仇。

    秋水漫和蕭絕兩個人,依舊坐在高頭大馬之上,夏初的手里提著李華,慢慢的走了過來。

    三個人互相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便直接提著李華,往城門里面走去。

    到了這個時候,哪些人還不認識秋水漫和蕭絕,哪里還有人不認識李華?

    蕭絕和秋水漫進了城門之后,便立刻有人安排好了一切,他們便直接帶著李華,去了驛站。

    李華的目光掃過秋水漫,眉眼之間滿是狠戾,怒聲說道:“容漫,你是我南疆的公主,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卻在幫助別人破壞我南疆的子民,你就不怕你父皇怪罪,你就不怕我南疆子民譴責嗎?”

    聽到這一句話,秋水漫不由笑了,但是那笑容之中,卻是充滿了苦澀,看著李華說道:“李華,若不是你告訴我是父皇想殺了我,我聽到你這一句話之后,或許還會考慮一下,但是現在,你還覺得可能嗎?”

    對于父皇,自己的確沒有辦法,但是對于李華,自己憑什么不忍心,自己憑什么不殺他?

    他還想捉住自己,把自己殺了,這是讓自己以德抱怨嗎?自己從來不懂得以德報怨,只懂得以牙還牙!

    聽到秋水漫這么說,李華的面色不由一僵,當下冷哼一聲,把頭轉了過去。

    夏初看著李華,突然之間抓住了李華的頭發,在疼痛之中,李華的臉色不由變得扭曲,看著夏初,說道:“你一個江湖賊子,最好不要參與這件事情,要不然的話,我南疆軍隊一定踏平你海天宮!”

    隨著這一句話,眾人不由沉默了下來,一臉驚訝的看著李華。

    海天宮和南疆到底是什么關系,也許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容凌陰怎么會去攻打海天宮?

    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難不成也可以丟掉嗎?

    “李華,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為什么南疆會發動戰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些命令都是我父皇下的嗎?”

    秋水漫深吸了一口氣,壓制住心中的暴動,問李華。

    李華是什么樣的人,自己的確不怎么清楚,但是好歹也相處過一段時間,多少明白一些。

    眼前的這一個李華,的確沒有易容,是真正的李華,但是他看人的神情,還有那嗜血,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一般。

    口口聲聲之中,除了殺戮之外,再也沒有其他。

    “自然是皇上下的命令,要不然的話,怎么會有那么士兵前來?”李華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聽到這里,秋水漫卻是再也不想要問什么了,當下揮了揮手,立刻有士兵前來,把李華拉了下去。

    “容漫,你不配當我南疆的公主!”李華不哭不鬧,走之前,卻是丟下了這么一句話。

    秋水漫冷笑一聲,卻是什么話都沒有說,原來到了最后,是自己不配當南疆的公主。

    “漫兒,不要傷心,或許事情不是這樣。”這個時候,夏初的心里面也很亂,看著秋水漫,卻依舊安慰說道。

    秋水漫點了點頭,也說道:“父皇是什么樣的人,我還是了解的,或許這些事情之間,真的不是我們想象的這樣。”

    事實擺在眼前,但是自己寧愿相信,最后的真相不是這樣。

    只希望,自己沒有相信錯人,只希望自己心里最后的一點期望,沒有白白落下。

    南疆軍隊就如同預料般的一樣,大敗。

    無數的俘虜,被昭月國抓住,在那些俘虜的口中,卻是打聽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只不過是先遣部隊,后面的大部隊,還在后面。

    的確,這些來的士兵,不過是三萬,和南疆的兵力相比,真的不算什么。

    那是到底為了什么,才能夠讓他們連等都等不及,派遣先遣部隊過來?

    秋水漫扶著自己的額頭,不由感覺到一陣一陣的疼,他們昏迷的這一個月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出來之后,整個天都變了?

    莫名其妙的殺戮,一陣又一陣,莫名其妙的事情,一件又一件。

    讓人沒有辦法理清,讓人感覺到失望。

    “這一次帶兵過來的,是太子容敏浩。”夏輝看著秋水漫,無奈的說道。

    隨著這一句話,秋水漫不由瞪大了眼睛,卻又扶住了額頭,容敏浩,也就是自己的哥哥,溫潤如玉,翩翩公子,當初為了百姓,寧愿舍去皇位,但是到了現在,也參與到了這一場戰爭中嗎?

    讓他們再一次見面的時候,這一個印象中的哥哥,又會變成什么暴虐的樣子?

    “我要去見容敏浩!”秋水漫突然之間站了起來,對眾人說道。

    或許自己從容敏浩的口里面,還能夠問出一些事情,或許能夠知道真正的原因。

    無論如何,自己的頭上還頂著南疆公主這一頂帽子,容敏浩如果真的想要對付自己,或許還要看一看這一個身份。

    如今南疆的士兵,都已經當成了俘虜,今天發生的事情,根本就傳不出去,所以這個時候自己去找容敏浩,應該還是可以的。

    “漫兒,我和你一起去!”蕭絕略微抬頭,看著秋水漫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自己也是越發的想不通,如果只是西涼潯這么做的話,他或許還能夠找到理由,但是連南疆都出手了,對付他還是昭月國,他實在是坐不住了。

    哪怕蕭容澤與西涼國結了仇,也絕對不會和南疆結仇,容凌陰是蕭容澤的舅舅,蕭容澤很是愛戴尊敬容凌陰,所以又怎么會如此?

    他們要知道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知道這背后的秘密,也只有知道了一切,他能夠從根源上解決。

    不能夠在被動的挨打,一定要知道所有的真相。

    秋水漫看著蕭絕,當下點了點頭。

    “蕭絕,如果你要跟漫兒一起去的話,那就一定要易容!”夏初看著蕭絕,提議說道。

    漫兒是南疆的公主,如果只有秋水漫自己的話,相信不會惹惱容敏浩,但是蕭絕不一樣,蕭絕是昭月國的并肩王爺,幾乎和皇帝平等。

    現在南疆和西涼國,不想要捉拿蕭絕。

    蕭絕微微點了點頭,對夏初說道:“那就有勞你了!”

    夏初當下點了點頭,心中卻也明白,對于這一個城市來說,蕭絕不能夠離開,自己只能夠易容成蕭絕。

    蕭絕易容成自己的樣子,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少自己和南疆,還是有一些關系的。

    當下秋水漫深吸了一口氣,看來也只能夠如此了。

    在天剛剛一亮的時候,秋水漫和蕭絕兩個人,便騎著高頭大馬出去。

    按照那些俘虜說的話,南疆的軍隊已經出發了很長時間,按理來說,也已經快到了這里。

    秋水漫和蕭絕兩個人,盡了全力的往前趕路,終于看到了那黑壓壓的一片,才倒吸了一口涼氣。

    蕭絕行軍多年,按照那一個陣勢就能夠看的明白,這一個大軍至少在五十萬以上。

    這一個數字是什么意思,自然也明白,這是南疆國三分之一的兵馬。

    南疆是多么想要昭月國滅亡,才能夠派遣出那么多人馬?

    一時之間,蕭絕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嘲諷的笑容,看來他們昭月國,真的是讓人厭惡了,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價,也要把他們趕盡殺絕。

    秋水漫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那一個軍隊就跑了過去。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來到這里?”南疆軍隊的先鋒,發現了蕭絕和秋水漫之后,立刻問道。

    秋水漫回頭看了蕭絕一眼,不急不緩的說道:“我叫容漫,是南疆的公主,我要見太子殿下!”

    這些軍人,也許的確沒有見過秋水漫的面貌,但是對于容漫,對于南疆公主,卻還很是敏感的,當下點了點頭,去稟告給容敏浩。

    那個時候的容敏浩,坐在高頭大馬之上,帶著士兵慢慢的前進。

    “太子殿下,有一個女子自稱是南疆公主,容漫殿下,不知太子殿下見不見?”一個士兵,跪在了容敏浩的馬前,恭敬的問道。

    容敏浩微微瞇了瞇眼睛,口中如同自言自語一般說道:“容漫來了!”

    如今的秋水漫是昭月國的并肩王妃,突然之間來這里,難不成是來議和的?

    容敏浩回頭,看了一眼望不見頭的大軍,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既然是我們南疆的公主回來了,那就讓她過來吧!”

    無論如何,秋水漫也和自己有點關系,既然如此的話?見一面又能夠怎么樣?

    士兵回去之后,告訴秋水漫,太子殿下愿意見她,秋水漫當下點了點頭,在士兵的牽引之下,去見容敏浩。

    蕭絕跟在秋水漫的身后,不急不緩,不卑不亢,但是入眼都是望不盡的大軍,心中卻是如何也輕松不起來。

    這么多的大軍,就算他們擁有服用了千年藥方的軍隊,也絕對打不過那么多人。

    每一個人都有力量的極限,每一個人也都有無能為力的時候,容敏浩帶來的大軍,就是讓他們無能為力的。

    秋水漫慢慢的往前走,心中卻越來越冷,看來他們這一次,是絕對不會輕易離開了,要不然的話,也不需要帶那么多的人來。

    父皇,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昭月國有你的侄子,還有你的兩個女兒,你就這樣要把昭月國滅了嗎?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