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不明是非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在秋水漫見到容敏浩的時候,嘴角勾起了一抹不自然的笑容,對著容敏浩點了點頭,輕聲叫道:“哥哥。”

    隨著秋水漫的聲音,容敏浩點了點頭,卻把目光放在了蕭絕的身上,口中對秋水漫說著:“怎么到這里來了?”

    秋水漫的身子微微一僵,笑著說道:“哥哥這么大張旗鼓的到來,我這個做妹妹的想要不知道也不行,既然哥哥來了,倒是不如我來迎接一下。”

    容敏浩聽了之后,不由失聲笑了,說道:“看來這一次是哥哥太過大張旗鼓了。”

    秋水漫點了點頭,目光掃過大軍,眉眼之間深沉了一些,卻是笑著問道:“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到過父皇了,不知道父皇的身體還好嗎?”

    容敏浩點了點頭,說道:“父皇的身體還不錯,只是一直在念叨你們,希望你早點回去,帶著無憂。”

    秋水漫的身體一僵,不可置信的看向容敏浩,當下微微點了點頭,卻在一旁不知道如何說話。

    明明是親人,明明關系很親近,但是這個時候,竟然連說什么都不知道。

    “夏初兄弟,不知道你為何會和漫兒一起來?”在容敏浩剛剛看到夏初的時候,就想要詢問,但卻沒有張開嘴巴。

    只不過,夏初來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一定要知道。

    夏初嘆了一口氣,看向秋水漫,說道:“這里到處都是打仗的,漫兒公主一個姑娘家,在這里也不安全,無奈之下只好讓我送來。”

    這一個解釋,合情合理之極。

    容敏浩聽了之后,立刻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多謝夏初兄弟。”

    夏初搖頭說道:“太子殿下這就見外了,我們兩家的關系,何必說謝?”

    容敏浩笑著點了點頭,的確是如此,按照他們兩家之間的關系,的確是不應該說這些。

    當下朝著大軍揮了揮手,說道:“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大家打起精神來!”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抬頭看向了秋水漫,面容之上,帶著幾絲愧疚,說道:“漫兒,這荒山野嶺的,哥哥也沒有辦法去給你找馬車,如此之下,只好辛苦你了。”

    秋水漫聽了之后,微微搖了搖頭,抿唇說道:“哥哥放心就是,騎馬我還能夠做得了。”

    容敏浩聽了之后,不由笑了,對著秋水漫豎起了大拇指,說道:“不愧是我南疆的公主!”

    隨著這一句話,站在周圍的將領,不由朝著秋水漫夸獎,秋水漫含笑的目光掃過眾人,內心卻是一片冰冷。

    自己倒是很想知道,在父皇提到自己和無憂無邪兩個孩子的時候,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

    派了那么多的士兵前來滅了昭月國,而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親,是昭月國的王爺,到底是用什么樣的心情,來提到自己的?

    這個時候的秋水漫,忽然之間感覺到了一種涼意,這一種涼意不是來自外界,而是來自自己的心里面。

    皇家的爭斗,原本就是冰冷而骯臟的,所以現在的自己,也要卷起來了嗎?

    這么多的大軍,行軍的速度當然很是緩慢,在沒有走多遠的時間,便已經天黑了,容敏浩當下下令,讓大軍就地休息。

    容敏浩的身份高貴,當然還有秋水漫公主在,當下士兵給他們搭了帳篷,很多士兵卻是在原地休息。

    秋水漫如今自然沒有辦法和蕭絕在一起睡,便獨自睡在帳篷里面。

    這個時候的蕭絕,已經被容敏浩叫去喝酒。

    容敏浩給蕭絕倒了酒,說道:“夏初兄弟,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以前看你,都是在畫像上面。”

    容凌陰從海天宮回來之后,當下把他們父子的畫像都帶了回來,自己見到過,要不然的話,也不可能一眼就認出來。

    蕭絕聽了之后,當下點了點頭,卻是笑了舉起手中的酒杯,說道:“也是我們有緣,要不然的話,也不會在這個地方相見!”

    隨著這一句話,容敏浩當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就是有緣分!”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蕭絕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便聽到容敏浩說道:“夏初兄弟,不知道你們這一次來,目的為何?”

    蕭絕挑了挑眉,不明所以的看向容敏浩,目光之中滿是疑惑,當下突然之間笑了,說道:“我們到底為何而來?你不知道嗎?”

    這一次疑惑的,反而是容敏浩,容敏浩看著蕭絕,認真的搖了搖頭,肯定的說道:“我的確不知道!”

    蕭絕握著杯子的手,突然之間緩緩的收緊,如果說不知道,這真的是一個笑話。

    帶著那么多的大軍前來,到了最后,竟然來了一句不知道。

    難不成自己頂著夏初的臉,就給人一種好騙的感覺嗎?

    這個時候的蕭絕,突然之間多了一絲氣憤,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外面有人稟告,說是秋水漫來了。

    秋水漫走了進來,看著兩個人,笑著說道:“你們兩個這么晚了,為什么還在喝酒,不去休息嗎?”

    蕭絕的帳篷就在自己的旁邊,但是到了現在為止,蕭絕還沒有回去,秋水漫擔心,才走了過來。

    容敏浩的心思縝密,聰明異常,若是被發現了,就太危險了。

    有些事情他們可以慢慢的來,有些秘密他們可以慢慢的發掘,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讓蕭絕處于危險之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會匆忙趕來。

    談話突然之間被秋水漫打斷,容敏浩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卻是迅速被壓了下來,帶著幾絲笑意,說道:“這么晚了,你為何還沒有睡?”

    秋水漫嘆了一口氣,慢慢的坐了下來,說道:“心里面有一些事情想不通,很是煩惱。”

    容敏浩挑眉,問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既然容敏浩已經開口了,秋水漫也不再隱瞞,當下說道:“我們南疆已經和昭月國開戰,但是無邪無憂兩個孩子,還留在昭月國,我身為母親,又怎么能夠不擔心?”

    隨著這一句話,容敏浩不由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的看著秋水漫,說道:“漫兒,你在說什么?”

    隨著容敏浩的詢問,秋水漫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抬頭看了蕭絕一眼,蕭絕的目光之中也滿是疑惑。

    從剛才開始,容敏浩就一直很奇怪,到底怎么回事?

    帶著那么多的大軍前來,沒有絲毫可以畏懼的事情,容敏浩為何又惺惺作態?

    “我見到你們兩個之后,你們兩個人說的話,總讓我感覺到莫名其妙的奇怪,什么和昭月國開戰,我是來救昭月國的,怎么會和昭月國開戰?”這個時候的容敏浩,一臉不悅的看著秋水漫。

    “漫兒,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和西涼國做了什么交易?要不然的話,怎么會讓哥哥去攻打昭月國?”容敏浩的目光之中滿是責備,看著秋水漫,說道:“昭月國和我們南疆是什么關系?難不成你還不知道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著容敏浩著急的樣子,絲毫沒有做作,這個時候的秋水漫,突然之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件事情,轉變的是不是太過迅速,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不要說是秋水漫,就連蕭絕,也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難道哥哥這一次來?不是為了攻打昭月國嗎?”秋水漫根本就沒有辦法相信,如今李華還被關在那里,容敏浩來了之后竟然說,不是來攻打昭月國的!

    自己的確不認識南疆的士兵,但是李華將軍,自己認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父皇得到消息說是西涼國攻打昭月國,昭月國抵抗不住讓我帶兵來幫助昭月國的。”說完之后,不由扶了扶自己的額頭,一臉糾結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了這個樣子?”

    秋水漫和蕭絕皺眉,同時看著容敏浩,兩個人相視一眼,卻同時笑了,說道:“原來是我們誤會了哥哥。”

    說完之后,秋水漫和蕭絕同時站了起來,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哥哥就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還要趕路。”

    “漫兒,夏初兄弟,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們難道不準備和我說清楚嗎?”看著兩個人的身影,容敏浩坐不住了,當下問道。

    但是容敏浩的話,還是沒有阻擋住兩個人的步伐,兩個人繼續往前走著。

    走出了容敏浩的帳篷之外,秋水漫松了一口氣的同時,感覺到更加的疑惑,回頭看向蕭絕,問道:“蕭絕,到底怎么回事?容敏浩怎么突然之間說不是來攻打昭月國的?”

    這個時候的秋水漫,腦子如同漿糊一般,都粘在了一起,根本就想不清楚怎么回事。

    蕭絕搖了搖頭,抬頭看著月亮,無奈的說道:“這個時候我也不清楚了。”

    看著容敏浩著急的樣子,的確是不像在撒謊,但是李華攻擊昭月國,又是怎么回事?

    “看來這一件事情,我們一定要從頭計較。”莫名其妙的,事情又變得復雜了很多,讓人摸不著頭腦。

    容敏浩前來,到底是來幫助昭月國的,還是來攻打昭月國的,這決定了昭月國的生死。

    如果容敏浩幫助昭月國,那一起來抵抗西涼國的話,那就絕對有戰勝的把握,如果是攻打昭月國的,只怕昭月國根本就阻擋不住兩個國家同時攻擊。

    但是現在看著容敏浩的樣子,又不知道應該如何選擇。

    一時之間,兩個人互相對視一眼,都互相的搖了搖頭,摸不清楚容敏浩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是來幫助昭月國的,那蕭容澤那里肯定已經得到了消息,也不會發生這樣的誤會。”蕭絕想了想,突然之間想起了蕭容澤,回頭對秋水漫說道。

    秋水漫點了點頭,的確如此,現在蕭容澤那里沒有得到絲毫消息,南疆的軍隊就已經過來了。

    如果和南疆合作的話,若是南疆的軍隊突然之間反水,那么昭月國危已。

    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查清楚,要不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看來我們只能夠走一步算一步了。”但是看現在的樣子,人心隔肚皮,誰知道容敏浩說的是真是假,只有好好的觀察一番,才能夠做決定。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