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令人疑惑的事情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經過了兩天的時間,容敏浩帶著大軍,已經兵臨城下。

    這兩天時間,秋水漫和蕭絕兩個人,不斷的試探著容敏浩,但是卻什么都沒有試探出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容敏浩的到來到底是福是禍,沒有人能夠說得清。

    到達城池之后,看到城池里面的軍隊已經全部出來,當下皺眉,揮了揮手,一個副將上前,說道:“我們是南疆援助大軍,請讓你們的守城將軍出來!”

    守城將軍立刻把這件事情報告給了夏初,如今夏初頂著蕭絕的臉,無奈之下只好上前。

    他看到軍隊的時候,夏初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一眼望不過去的人,如果真的要開戰的話,只怕他們除了被破城之外,沒有別的出路。

    目光掃過之后,看到了秋水漫和蕭絕,夏初不由皺眉,原本想著兩個人的臉上看出些什么,卻除了疑惑之外,什么也沒有。

    可是?

    這兩個人沒有動作,這一個城門是開還是不開?

    夏初穩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冷聲說道:“太子殿下親自過來,讓我們受寵若驚,只不過可否讓太子殿下在外面稍等片刻,讓我們準備片刻?”

    來到之后被拒之門外,容敏浩的臉色微微一變,回頭看向秋水漫,說道:“漫兒,或許我們這一次來的太過多余了,昭月國并不希望南疆介入。”

    秋水漫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溫和迷人,說道:“哥哥現在說這話,為時過早,不如在這里稍等片刻,讓我問一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覺得如何?”

    容敏浩看著秋水漫,略微猶豫了一下,當下冷著臉點了點頭。

    自然而然的,蕭絕會和秋水漫一起回去。

    站在城門上的夏初,看著蕭絕和秋水漫騎馬過來,才松了一口氣,當下立刻讓人把他們放了進來。

    把人放進來的同時,夏初立刻問道:“容敏浩不是來攻打我們的嗎?為什么變成了支援?”

    明明在上一刻,李華代表的南疆,還在攻擊昭月國,但是下一刻,突然之間握手言和成為朋友,說這一切都是誤會,誰會信?

    關于這一個問題,秋水漫嘆了一口氣,眉宇之間滿是疑惑,說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到現在也不明白。”

    蕭絕回頭張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容敏浩不耐煩的神色,說道:“或許這一件事情,我們應該好好的問問李華。”

    在這一刻,容敏浩已經兵臨城下,如果真的是來攻打的話,那么不需要在這里和他們耗著,只要他一聲令下,那五十萬大軍就會把這里踏成平地。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恐怕還要詢問一下李華。

    秋水漫當下點了點頭,看著兩個人說道:“你們現在抓緊時間把身份換回來,我現在就去詢問李華。”

    蕭絕和夏初點了點頭,兩個人遠遠而去。

    秋水漫看著兩個人的身影,動作卻是慢了很多,不知道為何,總感覺到這一件事情不會如此簡單。

    李華已經在這里被關押了兩天,不哭不鬧給東西就吃,整個人安靜得可怕。

    李華在看到秋水漫的那一刻,不由勾起了唇角,似笑非笑的看著秋水漫,嘲諷說道:“敢問我南疆的公主,來此是為了殺我南疆大將,還是要勸我歸降?”

    秋水漫冷哼一聲,站在一旁,看著李華,說道:“太子殿下已經到了這里,但是他告訴我們,是來幫助昭月國的,我倒是想知道你們兩個的動作截然相反,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華的臉色微微一變,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秋水漫,卻是強硬的壓制住心中不好的預感,說道:“公主殿下一向聰明,難道這一件事情還想不出來嗎?”

    秋水漫唇角一勾,露出了一絲笑容,靜靜的看著李華,卻是沒有出聲。

    就在這個時候,蕭絕和夏初這里。

    夏初看著蕭絕,問道:“蕭絕,這一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這一路走來,蕭絕總會有自己的想法。

    蕭絕當下搖了搖頭,看著夏初,說道:“看著容敏浩的樣子,不像是偽裝的,但是這件事情,偏偏透露著很多的疑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些事情正是這樣,因為不知道,所以心慌,因為不知道,所以不知道怎么做。

    “現在容敏浩還在外面等著,我們不能夠讓他在外面等得太久,還是先把裝束換回來吧。”夏初嘆了一口氣,當下說道。

    蕭絕點了點頭,兩個人的步伐快了很多,回到房間之后,各自換上了裝束。

    與此同時,容敏浩那里。

    容敏浩依舊坐在高頭大馬之上,等了半天之后,依舊沒有看到外面來人,不由多了幾分不悅。

    “太子殿下,昭月國實在是太不知禮數了,我們千里迢迢來幫助昭月國,但是昭月國竟然如此對待我們!”容敏浩身邊的將領,看到這種情況之后,當下怒了。

    昭月國有難,他們不遠千里來相助,但是到了現在,竟然是這種情況,無論是什么人,都是有脾氣的!

    容敏浩當下頷首,似笑非笑的說道:“如果他們就這么大大方方的把我們迎接進去,我才覺得沒有意思,越是這個樣子,不是更讓人心動嗎?”

    容敏浩的話,讓將領感覺到了莫名其妙,但是看著容敏浩嘴角的笑容,只覺得感覺到后背一涼。

    蕭絕他們去了地牢之中,看到秋水漫和李華的時候,兩個人正在互問互答,但是從李華嘴里面說出來的,全部都是無關緊要的。

    蕭絕走了過去,冷眼掃過李華之后,冷聲說道:“李華,既然你南疆太子來了,我想也應該把你交給太子,畢竟你不是我昭月國的人。”

    李華冷哼一聲,點了點頭,說道:“你這么做很明智。”

    “我就是好奇了,你們太子說是來幫助我們的,但是你卻做出來了這些事情,你到底是什么心思?”

    他們想到現在,也依舊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華聽到蕭絕這么問,當下不屑的笑了,說道:“我們南疆想要做什么,難不成還要向你匯報?”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直接走到了門口,說道:“既然要帶我去見太子殿下,那就趕快去,不要在這里廢什么話,無論你們問我什么,我都不會說。”

    蕭絕不由皺眉,看著一臉得意的李華,當下揮了揮手,士兵立刻上前,把李華帶了出來。

    如今蕭容澤就在城外等著,現在絕對不是逼問李華的最好時機,況且讓李華一身傷勢去見容敏浩,的確有失體統。

    畢竟和南疆的關系擺在這里,若是能不撕破臉的話,就不撕破臉。

    “太子殿下,城門打開了,他們出來了!”外面等的不耐煩的將領,看到了秋水漫他們的身影之后,當下笑著說道。

    容敏浩微微點了點頭,但是目光卻落在了李華的身上,不由微微皺眉,這一個人應該死了,不應該再活著。

    如今李華被鐵鏈拴著,被蕭絕拉在手里,蕭絕走近了之后,直接把李華往前一推。

    李華一個踉蹌,幾乎摔倒在地,被旁邊的將領扶著。

    那將領看到李華如此模樣,瞬間瞪大了眼睛,一臉怒氣,李華將軍是他們南疆的大將軍,竟然會被如此對待!

    容敏浩看了之后,也微微皺了皺眉,說道:“并肩王這是什么意思?”

    這一次容敏浩叫的是并肩王,而不是妹夫,立場也已經表明了,那就是南疆和昭月國。

    “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想太子殿下問一問李華將軍,或許要清楚的多。”蕭絕也懶得廢話,直接說道。

    李華聽了之后,當下跪了下來,看著容敏浩,一臉悲憤,說道:“太子殿下,你讓我帶兵前來幫助昭月國,我來了之后,誰知道昭月國二話不說,就對我們發動了攻擊!”

    “尤其是并肩王帶來的人手,武功都十分的高強,我們的士兵抵擋不過,已經全部被奸殺,而我做了階下囚。”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臉上的悲憤不減,回頭看著秋水漫,說道:“容漫身為我南疆公主,竟然絲毫不顧及我的死活,一心幫助昭月國!”

    李華的話,剛剛說完,南疆眾人的臉上就已經出現了憤怒之色。

    容漫的確是南疆的公主,但是現在是昭月國的王妃。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相信現在容漫公主的心里面,肯定是向著昭月國的。

    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如此對待南疆的將軍!

    秋水漫他們聽了之后,不由露出了笑容,不得不說,李華真是好樣的,倒打一耙這件事情,倒是做得干凈利索。

    當下秋水漫搖著頭說道:“李華將軍,以前你也是錚錚漢子,但是到了現在,怎么變成了這么一個德性?”

    “到了現在,撒謊,欺騙,做的真是好!”秋水漫低下身子,看著李華將軍的眼睛,豎起了大拇指:“曾經你護送過我,我一直認為李華將軍為人不錯,但是現在看來,偏偏不是如此。”

    當下冷哼一聲,看著南疆的眾人,說道:“我身為南疆公主,自然不會讓人隨意如此對待南疆子民,現在我告訴你們,李華帶著士兵來攻打昭月國,我們沒有辦法,只能夠回擊!南疆的士兵不是對手,李華也被俘,但是你們可以看一看,何曾虐待過李華?”

    秋水漫原本以為,自己說的話,或許會有人信,但是當說完了之后,看著南疆眾人嘲弄的眼神,瞬間往后退了一步。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漫公主,也許你一切都是為了昭月國好,但是你現在卻把昭月國最后一絲生機,給毀滅了!”李華的嘴角勾起了詭異的笑容,對著秋水漫說道。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