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依舊找不到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蕭絕回去之后,把西涼潯來到南疆的事情告訴了無邪,無邪的小嘴一勾,告訴眾人:“既然已經找到了西涼潯,那只要自己進入到西涼潯的夢境,相信一定能夠問得出來。”

    聽到無邪這么說,眾人不由恍然大悟,到時把無邪給忘了,無邪的本領,一定可以的。

    容敏浩找到了西涼潯的住處之后,便告訴了無邪,到了晚上,無邪就去了西涼潯那里。

    無邪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熟睡的容敏浩,微微皺了皺眉,就是這一個壞蛋,把娘親藏起來了。

    和娘親一起相處的日子,多么的不容易,但是卻偏偏不讓自己如愿。

    當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手指緩緩的點在了西涼潯的頭上,不過瞬間,無邪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眼前。

    無邪進入到西涼潯的夢境的時候,西涼潯早就已經在夢鄉,夢里面的西涼潯,正和紫竹抱在一起,有說有笑,臉上的幸福笑容,是根本就無法掩飾的。

    看到這一幕,無邪不由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阿燁搗亂,現在的師傅和紫竹,肯定也是那么幸福。

    無奈歸無奈,但是無邪仍舊邁著堅定的步伐,一步步的走了過去。

    在看到無邪的時候,西涼潯微微驚訝,但是嘴角立刻露出了笑容,帶著幾分寵溺的味道,問道:“小徒弟,你怎么過來了?”

    無邪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師傅,我一直在這里,只是你沒有發現,無邪想要問你,我娘親被你關在了哪里?”

    聽到無邪這么問,西涼潯的臉色微微一變,當下看著懷里的紫竹,紫竹的臉上掛著陰冷的笑容,逐漸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當下才想了起來,如今秋水漫和紫竹被自己關了起來。

    只不過?

    自己既然已經把他們關了起來,那又怎么會告訴無邪?

    嘴角露著嘲諷的笑容,西涼潯微微搖了搖頭,說道:“無邪,這件事情師傅不能夠告訴你?你明白嗎?”

    無邪自然不明白,看著西涼潯,繼續追問說道:“師傅,這件事情你一定要告訴我。”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當下走上前去,看著西涼潯,無邪的眼睛漸漸的變了,慢慢的深邃,就如同大海一般。

    西涼潯看著這樣的無邪,當下愣在了那里,表情有精明變得呆泄,看著無邪,就如同什么都沒有看一般。

    看著西涼潯這個樣子,無邪當下松了一口氣,繼續追問道:“師傅,你告訴我,我娘親和紫竹姑姑在哪里?”

    聽到這些名字,西涼潯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當下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這個時候的西涼潯,絕對不會對自己說謊話,無邪驚訝的看著西涼潯,怎么會不知道在哪里?不是被他帶走了嗎?

    “師傅,你再好好的想一想,我娘親和紫竹姑姑都被你藏起來了,你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嗎?”

    西涼潯繼續搖了搖頭,說道:“我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因為我來的時候讓他們轉移地方了,但是到底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自己出宮之后,就會有侍衛前來,然后帶著自己去那個地方,所以現在的西涼潯,真的不知道在哪里。

    原本是要防范蕭絕他們找到秋水漫,但是現在,連無邪一起防范了。

    無邪聽了之后,不由想要對西涼潯豎起大拇指,不得不說,這一個方法高明。

    無奈之下,無邪只好走了出來,蕭絕他們還在等著自己。

    這個時候的蕭絕和眾人,都沒有回去,守在一旁。

    無邪小小的身子睡在那里,蕭絕一直盯著無邪,看到無邪還沒有醒過來的痕跡,不由嘆了一口氣。

    容敏浩看著蕭絕,無奈的說道:“蕭絕,你不要擔心,無邪的本領,你還不知道嗎?他一定能夠把好消息帶回來。”

    蕭絕微微點了點頭,無奈的說道:“我也希望是這樣。”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無邪離開之后,自己總感覺到心驚肉跳。

    就在這個時候,無邪赫然睜開了眼睛,那一雙眼睛之中帶著冷芒。

    夏輝看到無邪睜眼,立刻高興了起來,說道:“無邪醒了。”

    隨著這一句話,蕭絕立刻走過去,看了無邪問道:“無邪,問出來什么了沒有?”

    無邪看著蕭絕,神色之中閃過一絲古怪,但很快的就消弭了下去,當下搖了搖頭,愧疚的說道:“西涼潯說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侍衛才知道,所以我沒有問出來。”

    聽到這一句話,蕭絕回過頭看著容敏浩,容敏浩當下搖了搖頭,西涼潯來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根本就沒有帶任何護衛。

    那這么說來,這一個狡猾的西涼潯,肯定是把侍衛放在了外面。

    大千世界之中,那么多的人,不乏武功高強的人,誰知道哪一個是西涼潯的護衛?

    不得不說,西涼潯玩兒的這一手,果真高明。

    蕭絕嘆了一口氣,看著無邪,拍了拍無邪的小肩膀,說道:“無邪,辛苦你了。”

    聽到蕭絕這么說,無邪勾了勾唇,笑著說道:“一點兒也不辛苦。”

    蕭絕挑了挑眉,看著無邪,本來那一絲奇怪的感覺,在無邪的大眼睛之下,慢慢的消失無疑。

    當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自己太過關心漫兒,以至于出現了莫名其妙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無邪突然之間說道:“爹爹,你的刀可不可以給我?”

    聽到無邪突然之間提起刀,蕭絕驚訝,只聽到無邪解釋說道:“那一把刀本來就是夢族的東西,夢族的東西不可以流傳在外面。”

    聽到無邪的解釋之后,蕭絕理所應當的點了點頭,夢族這么多年以來,都幾乎沒有人知道,夢族的寶貝,的確不應該流傳在外面。

    這一把刀的確讓自己愛不釋手,但是物歸原主,也是應該的。

    當下從一旁拿過刀,遞給了無邪,笑著說道:“沒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你開口,爹爹什么都給你。”

    聽到蕭絕這么說,無邪當下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卻不達眼底。

    手里面把玩著一把刀,無邪的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冷笑,有了這一把刀,自己做起什么事情來,就不需要束手束腳了。

    自己倒要看一看,如今夢族族長的戒指,刀,都在自己的手中,還有什么人能夠動搖自己的統治?

    眾人轉過頭去,都沒有在看無邪,蕭絕看著眾人,說道:“看來我們只能夠想其他的辦法了。”

    眾人聽了之后都點了點頭,看著天色已經不早了,都退了下去。

    蕭絕看著把玩著刀的無邪,當下嘆了一口氣,把房門給無邪關上。

    這個時候的秋水漫和紫竹。

    看著外面的月色,紫竹敲了敲秋水漫的房門,秋水漫有聲無力的說:“進來。”

    紫竹推開房門,看到秋水漫躺在床上,臉色多了一些蒼白,不由愧疚的低下了頭。

    這一次,又是自己連累了公主。

    秋水漫看著紫竹進來之后沒有說話,不由笑了笑,扯動了嘴唇,說道:“怎么了?怎么現在不說話了?”

    紫竹嘆了一口氣,低著頭無奈說道:“讓公主受苦了。”

    習武的人被點了穴道之后,還會難受萬分,更何況秋水漫不會武功,就這么被點了穴道,遭受的痛苦會更多。

    但是秋水漫的嘴角,卻掛著如同春風一般的笑容,絲毫不在意的揮手說道:“沒有什么受苦不受苦的,只要到時候能把西涼潯拉回來,就算是受再多的苦,也都是無所謂的。”

    如果說要受苦的話,那自己受的苦多了,我蕭絕之間的磨難,生活無憂時的磨難,哪一次不比這一次強?

    自己早就已經習慣了。

    不過話說回來,溫月來到這里之后,好像一切平安,但是自己來到這里之后,好像一切磨難都追隨著自己。

    若不是自己堅守的幸福,堅守著蕭絕,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會死多少次了。

    不得不說,上天好像有一點不公平,想到這里,秋水漫不由郁悶了。

    “公主,我們一定要想辦法離開。”看著秋水漫,紫竹說道。

    秋水漫露出苦笑,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如今我的穴道被封住,全身上下沒有任何力氣,你的武功盡失,也沒有辦法逃出去,我們現在就如同廢人一般,還能夠做什么事情?”

    自己身上的藥粉,早就已經被人收了出去,現在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在這一個院子里,駐扎著不少人手,在外面也有不少,兩個弱女子想要逃出去,比登天還困難。

    秋水漫說的,紫竹明白,秋水漫想的,也是紫竹想的,但是現在紫竹想的事情,不是這一個。

    “公主,到了現在為止,還沒有人找到我們,只怕這一個地方很是隱秘,如果我們不想辦法的話,不知道還要浪費多少時間。”他們被西涼潯抓住之后,就這短短的幾天之內,就已經換了三個地方。

    看得出來,西涼潯很是認真掩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蕭絕他們也不容易找到。

    但是這一次,西涼潯已經兩天沒有回來了,把他們完全托付給了侍衛,在這一種完全放心的情況之下,只怕這一個地方更加隱秘。

    她們不能夠繼續待在這里,一定要想辦法出去。

    秋水漫看著紫竹,當下嘆了一口氣,紫竹說的自己明白,但是他們現在沒有辦法。

    “紫竹,從今天開始,我們吃住在一起。”秋水漫略微思考了一下,對紫竹說道。

    紫竹挑了挑眉,聽秋水漫說道:“西涼潯應該沒有把我百毒不侵的事情告訴侍衛,到時候我們吃的東西互換,這樣你就可以恢復過來,我們還有逃出去的希望。”

    自己不會武功,侍衛以為自己吃了軟筋散之后,整個人都會倒下,也正是因為這樣,自己的飲食里面并沒有軟筋散。

    但是自己百毒不侵,這東西對于自己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軟筋散的力量大,但是解毒的速度也快,所以他們才會天天給紫竹吃,只要紫竹吃的是沒有軟筋散的,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恢復。

    那個時候,才有逃出去的希望。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