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稱職的娘親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的確,秋水漫和蕭絕他們兩個的蠟燭幾乎燃滅,在最關鍵的時候,突然之間醒了過來,這絕對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當下容凌陰建議,在皇宮之中大擺宴會,但是卻遭到了秋水漫他們的拒絕。

    這件事情實在是不宜張揚。

    容凌陰聽了之后,當下點頭,反正現在就是秋水漫說什么是什么,自己沒有什么意見。

    但是在高興的外表之下,眾人卻都有一個擔心,那就是如今找不到阿燁。

    阿燁那一個東西,隨時都有可能搞出來小動作,讓他們措手不及。

    秋水漫的懷抱里面抱著無憂,看著眾人,思考了良久之后說道:“紫竹突然之間被西涼潯帶回去,雖然知道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也不敢保證會發生什么事情,我終究是擔心的。”

    想當初紫竹告訴自己的一切,被關在鳳儀宮,然后用鐵鏈子鎖住,這一種待遇,也是讓人受不了的。

    蕭絕看著秋水漫,想起來了第一次看到紫竹的模樣,當下,附和說道:“現在西涼潯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威脅,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突然之間出手,與其如此的話,倒是不如我們徹底解決。”

    無邪當下點了點頭,很同意自己父母的說法,自己也覺得,阿燁現在最應該找的就是西涼潯。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把阿燁捉住。

    趴在無邪腿上的小獸,微微動了動,卻是把自己的屁股坐在了一起,這個時候的小獸已經知道自己少了一塊毛的事實,悲憤萬千的同時,卻是只能夠回到夢族恢復。

    但是這里這么好玩,自己不想要回去,只能夠頂著這一塊毛繼續生活。

    當然,天天要面對的,就是那些讓人無法忍受的目光。

    “娘親,你又要離開無憂了嗎?”秋水漫懷里的無憂,突然之間抬起了頭,看著秋水漫問道。

    無憂的一句話,如同一把利劍,直接刺到了秋水漫的心里。

    秋水漫僵硬著身子,深吸了幾口氣之后,緩緩的低下頭,看著無憂。

    不知不覺之間,無憂已經一歲了,但是自己在無憂身邊的時間,簡直用手都能夠數得清。

    如今無憂小小年齡,就知道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要離開她,而且還用了又這一個字。

    自己對無憂的傷害,到底有多么大?

    當下垂下了眼眸,秋水漫嗓子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無憂的年齡還那么小,自己當然不會帶著無憂去冒險,只會把無憂留在這里,所以,肯定要再一次拋棄無憂。

    自己答應過無憂,會一直和她在一起,但是現在?

    無邪看著娘親愧疚的臉龐,當下走到了無憂的身邊,朝著無憂伸出了手,無憂的嘴角勾著笑容,讓無邪抱在了懷里。

    無憂知道,眼前的這一個是自己的哥哥,疼愛自己的哥哥,不是那一個惡魔。

    “無憂,娘親不是要離開你,而是我們有事情要做,現在你的年齡太小了,為了保護你,才會不帶上你。”無邪看著無憂,認真的說道。

    無憂看著無邪,剛長出來不久的牙齒咬著自己的嘴唇,當下微微點了點頭。

    自己雖然不明白,為什么每一次他們都要離開,但是無憂卻是知道,他們是疼愛自己的。

    所以自己不能夠這樣,不能夠讓娘親不離開。

    但是,自己每一次真的都很想念娘親,還有哥哥,還有爹爹。

    無憂也想像他們一樣,一直在一起,但是看著自己的小身子,到底應該是什么時候呢?

    秋水漫深吸了一口氣,當下站起了身子,往外面走去。

    現在的自己想要出去靜一靜,好好的想一想。

    容凌陰看著秋水漫的背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無憂的這一句話,簡直是說到了漫兒的心里面。

    看著眼前的情況,容凌陰也是明白,有些事情是非辦不可的。

    當下目光落在無憂的身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慢慢的站起了身子,往外面走去。

    蕭絕原本想要追去,但是看著容凌陰的動作,當下重新坐了下來,容凌陰的安慰,應該比自己有用。

    秋水漫跑出去之后,站在了一棵樹下,想起來無憂說的那一句話,就感覺到心痛。

    不是因為生氣,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因為無憂說的太對了,自己不是一個好娘親,兩個孩子都不會照顧我,每一次只會去冒險。

    這個時候,突然之間聽到了腳步聲,說道:“蕭絕,你離開這里吧,讓我好好的靜一靜。”

    這個時候跑出來的,秋水漫直覺的以為是蕭絕。

    后面的那一個聲音,突然之間噶然而止,沒有再響起,秋水漫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無憂的年齡還那么小,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讓無憂出任何事情,但是如果和自己一起冒險,自己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有什么能夠保證無憂萬無一失?

    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怎么可以帶著無憂?

    良久之后,秋水漫依舊沒有聽到那一個腳步聲離開,緩緩的轉過頭去,不由挑了挑眉,低下頭,輕聲叫道:“父親。”

    容凌陰點了點頭,嘴角露出了一絲無奈,緩緩的上前,站在秋水漫的身邊,對秋水漫說道:“漫兒,這一件事情你并沒有做錯,如果是父親的話,父親也會把無憂留在這里。”

    聽到容凌陰這么說,秋水漫的嘴角劃過一絲自嘲,自己當然知道,自己的選擇很正確,但是現在,就是很難過。

    自己是做娘親的人,孩子想念娘親,娘親又怎么能夠不想念孩子,十月懷胎生下,連著自己血脈的人,怎么能夠輕易舍下?

    每當夜深人靜,每到夢回時分,自己內心深處,想念的都是孩子。

    但是現在,自己真的不想要和無憂分開,又沒有任何辦法,不知道如何辦?不知道怎么做。

    “漫兒,不要再去管西涼潯了,你覺得怎么樣?”容凌陰突然之間開口,對秋水漫說。

    秋水漫回過頭去,略微驚訝的看著容凌陰,當下搖了搖頭,說道:“父親,肯定不行的,西涼潯是我們的伙伴,如今看著西涼潯成這個樣子,如果我們不去理會的話,那和阿燁有什么區別?”

    “況且西涼潯是西涼國的皇上,生死大權都在西涼潯一個人的手中,現在西涼潯嗜血嗜殺,隨時都可能發動戰爭,擾亂太平,給百姓們帶來災難,這就是一個隨時可能爆炸的炸彈,讓我們時刻不能夠安心。”

    “更何況,紫竹是我的姐妹,我怎么能夠看著紫竹身處在那樣的環境里面,無可奈和痛苦的掙扎?”

    也許西涼潯并不是他們一定要負責的責任,但是從哪一個方面說,都是他們不能夠放棄的責任。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想要去拯救西涼潯。

    “漫兒,無憂是一個很懂事,很聽話的孩子,想要和娘親在一起,并沒有任何過錯,但是如果你選擇和無憂在一起,而不去拯救西涼潯,那我相信無憂長大明事理之后,一定會質問你,為什么沒有作出正確的選擇。”容凌陰看著秋水漫,輕聲說道。

    那聲音雖然輕,但是卻重重地打在了秋水漫的心里,秋水漫微微一愣之間,當下低下了頭。

    父親說的,很有道理。

    秋水漫想來想去,終究是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那就是把無憂留在南疆,留給容月,然后他們一起去西涼,去拯救西涼潯,還天下太平。

    這一次出發的,也就是,無邪,蕭絕,秋水漫,夏初,夏輝,還有缺了毛的小獸。

    至于容敏浩,已經趕回到了戰場,去幫助蕭容澤堅守陣地。

    容敏浩相信他們,相信他們幾個出手,一定能夠把西涼潯拉回來,就像拉回來自己,拉回來父皇一樣。

    坐在馬車上,秋水漫一直低著頭,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

    無邪看了之后,不由咬住了嘴唇,慢慢的坐到了秋水漫的身邊,挽住了秋水漫的胳膊,把自己的小臉靠在秋水漫的胳膊上,說道:“娘親,無憂不是都答應娘親了嗎,說是會在南疆等娘親回來,娘親為什么還不高興?”

    他們跟無憂解釋了之后,無憂雖然聽不懂,但是也看得出來,他們一定要去不可,也明白自己太小,不能夠去。

    如此之下,直接支持秋水漫。

    秋水漫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無邪,把無邪摟在了自己的懷里,說道:“娘親在想,娘親什么時候能做一個好的娘親,能夠一直陪在無邪和無憂的身邊,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里照顧你們。”

    無邪聽到秋水漫這么說,不由微微一愣,仔細想來,他們這一家人從小到大,經歷的波浪無數。

    父親和母親一直的愿望,那就是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隱居,然后帶著自己和妹妹,過神仙眷侶一般的生活。

    對于這一個小王爺的頭銜,還有夢族族長的身份,自己并不留戀,相反的,如果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倒是非常快樂的。

    但是每一次在他們要完成這個愿望的時候,就會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需要他們出手相助,不能夠讓他們站在一旁相觀。

    也正是因為如此,到了現在為止,他們一家人都不能夠長期在一起,只能夠這樣四處奔波。

    但是這些事情,都是讓人無能為力的,就是你們說的話,自己并不認同。

    “娘親,總有一些無可奈何的事情,但是你不能夠否認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是個很好的娘親。”無邪明白,秋水漫十分的愛自己和無憂。

    娘親為了生下自己,也是九死一生,為了生下無憂,那更是吃盡了苦頭,自己都看在眼里。

    為了救自己,豁出性命,毫不在乎,為了保護自己,愿意做一切事情。

    雖然娘親為了他們的安全,時常不讓他們跟著,要把他們留在家里,但是這一切也不能夠否認,秋水漫是一個稱職的娘親,一個非常愛護孩子的娘親,用生命去愛。

    給讀者的話:

    檸檬都忘了傳稿子你們怎么沒有提醒?哭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