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深得人心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曉云道:“五姨娘做得一手好點心,深得老爺歡心,聽說她愛吃一款桂花糕。”

    秋水漫為難道:“投其所好?只是我并不會做桂花糕,對點心也沒什么心得,不知道不知能不能聊得起來。”

    “蠢死了,”曉云瞪眼,道:“你不會,難道沒人會了嗎,叫小廚房去備著,那里都是我們的人。”

    秋水漫笑道:“多謝你,這一路都虧你提點。”

    曉云哼道:“誰叫你這么蠢,一點小事都辦不好,真叫人在一旁著急。別廢話了,快去打探消息,每日里只會吃飽了不做事。”

    秋水漫笑著走了。

    小廚房的廚娘身手利落,很快蒸好了一碗香味誘人的桂花糕,裝好了給秋水漫。

    秋水漫提著食盒,往后院走去。

    五姨娘的園子和夫人的實在不能比,只是個收拾的干凈的小院子,位置也不好,隔著很遠,仆人也不多,與其說是幽靜,不如說有些冷清。

    這還是去年才娶進門的新人,這么快就失寵了。秋水漫對老爺的鄙夷多添了一份,這種男人,活該被自己老婆算計。

    進了院子,五姨娘正在給一簇芍藥澆水,身邊一個丫鬟都沒有。

    秋水漫輕輕叫了一聲:“五姨娘。”

    五姨娘手一抖,撒了一地的水。

    秋水漫上前道:“哎呀,都怪我,驚擾了五姨娘,有沒有沾濕,我陪五姨娘去換件衣服吧。”

    五姨娘連忙道:“沒有沒有,并沒有弄濕衣服。都是我膽子太小了。”

    秋水漫見她堅持,轉了個話題,笑道:“今天廚房做了桂花糕,夫人想起五姨娘,聽說您偏愛這糕,特地留了一碗,叫奴婢送過來。”

    五姨娘一怔,怯怯地說道:“夫人有心了。多謝姐姐特地過來。”

    秋水漫把桂花糕拿出來,放到桌上:“趁熱吃,涼了就變味了。”

    五姨娘猶豫著走過來,秋水漫把碟子往她那邊推了推,五姨娘驀地收回手,像是受了驚嚇。

    秋水漫有些疑惑,膽子再小,這也太夸張了,連一碟子點心也害怕?

    點心?

    一個念頭飛快劃過心頭,難道五姨娘和下毒之事有關,干脆,就是她下的毒,所以才不敢吃夫人送過來的糕點,因為她心里有鬼,怕被報復。

    秋水漫表面上仍是一派無知,笑道:“這廚娘做別的不行,對這糕點都是破一批研究,夫人尤其鐘愛。五姨娘的手藝也是府里一絕,快來嘗嘗,看看這廚娘還有哪里不足,也好再改進。”

    五姨娘整個人都在不可察覺的發抖,眼睛低垂著,不知該看向何處,這份慌張,剛好證實秋水漫的猜測。

    秋水漫殷勤地將桂花糕遞過去,口里勸道:“五姨娘不會客氣,夫人說了,要是喜歡,還有的是,隨時都能送過來。要是五姨娘愿意,夫人還邀請五姨娘上我們那邊去,到時多做些點心,一起品嘗。”

    五姨娘額角滲出細密的汗珠,結結巴巴地大氣笑臉,道:“多……多謝夫人盛情,改日我一定去。”

    秋水漫見她已是緊張到極點,今日得到的情報也足夠了,見好就收:“奴婢一定好好回復,夫人知道也會高興的。那今日就不打擾了,奴婢先回去打掃好院子,等著五姨娘過來。告辭了。”

    五姨娘忙道:“姐姐慢走。”

    秋水漫笑著走了,余光瞄過去,只見五姨娘撐不住,雙手按在桌子上,支撐著顫抖的身體。

    沒想到有這樣的意外收獲,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秋水漫道:“之前倒是沒把五姨娘算進去,她也和那些人是一伙的嗎?”

    曉云冷笑道:“人心險惡,尤其這種賤人,什么事做不出來,倒是小看了她。為何只說是同伙,而不是她一人所為?”

    秋水漫道:“她沒有這么大的能力,毒藥的來源,派出的人手,這些都不是一個失寵的鄉下女子能做到的。”

    夫人點頭道:“的確,最有可能的,就是她被人脅迫參與,重要的是找出被狗主使之人。”

    秋水漫道:“有了突破口,順著這個線索抽絲撥繭,相信很快能有個結果。”

    曉云道:“那這幾天,我再仔細點盯著三姨娘那個賤人,這事一定與她有關。”

    夫人同意了,道:“那就按計劃行事,都注意安全。”

    “是,知道了。”兩人應聲道。

    落日堡。

    書房內,蕭絕正在處理堆積的賬務。

    郡主帶著侍女,端著茶點心進來,笑道:“辛苦你了,來休息一下。我給你煮了點蓮子羹,是新收上來的新鮮蓮子,味道還不錯。”

    蕭絕放下賬簿,揉揉酸澀的眼角,說道:“勞煩郡主了。”

    郡主笑道:“只要你喜歡,這些算不上什么,快來嘗嘗。”

    侍女把點心擺好,縮回郡主身后。

    蕭絕看了她一眼,疑惑道:“我記得不曾為難過你,為何你總是懼怕我?”

    自然是因為你的表情太可怕了。侍女默默地在心里說道,只是這話她可不敢說出口。

    郡主笑道:“她從小就跟著我,平日里仗著我寵著她,在堡里橫行霸道,連管家也鎮不住她。沒想到見了你就像老鼠見了貓,以后看她還敢不敢這么囂張。”

    蕭絕不置可否,嘗了嘗蓮子羹,微微皺起眉頭,他不大喜歡這種甜膩膩的羹湯。

    郡主在一旁含著笑看他吃完,讓人收拾了。

    蕭絕正打算拿起賬簿,繼續對賬。

    郡主笑瞇瞇地感嘆道:“自從你來了之后,真是幫了我不少忙。這些零零總總的賬簿,弄得我頭疼。偏生最近有學問信得過的賬房先生又實在難請,多虧了你在,我這些天偷了不少懶。”

    蕭絕一頁一頁校對,一面頭也不回地說道:“郡主救我一命,又對我多有照顧,這份恩情蕭絕謹記在心。能為郡主分憂,是蕭絕的榮幸,有什么能做得,郡主盡管開口就是。”

    郡主嘆道:“你對我總是這么客氣,其實你完全不必這么拘禮。好在我是知道你的脾氣,不然還以為你心底不愿意和我成親呢。”

    蕭絕笑道:“成親是大事,豈能兒戲,蕭某是經過深思熟慮才下此決定,怎么會不愿意。郡主多慮了。“

    郡主恢復活潑的本性,笑著說道:”我知道,只是有時候這么一說,不會放在心上。對了,這幾日有臨城的商隊過來,都是富甲一方的大魚,能談成就是落日堡半年的收支,你陪我去。”

    蕭絕應了,能多多積攢人脈,也是他的目標之一。

    郡主看他答應得爽快,也挺高興,說道:“這些人都是我們長久的合作者,現在先帶你去見見,將來你能獨當一面,我就能放心當個甩手掌柜,不用再整日里為了三分利見誰都陪三分笑臉。”

    蕭絕問道:“可有事先需要準備之事?”

    郡主在書架處轉了一圈,熟練地拿出幾卷冊頁,遞給蕭絕,道:“這些是他們的生平性格喜好,你拿去看看。”

    蕭絕接過,隨手挑了一卷,仔細的研究。

    郡主見他看得認真,也不再打擾,帶上侍女悄悄地出去了。

    富商府上,今日一片忙碌之象,在忙碌中又顯示出井井有條,人雖多,卻不顯得雜亂。

    秋水漫回到房里,問道:“今日怎么如此忙碌,有射門事嗎?”

    曉云一臉不爭氣的表情,說道:“你還不知道嗎,老爺明日要出門去,今天府里都在忙著打理出行的行裝。你身為侍女,怎么一點也沒學會察言觀色八面玲瓏,記住了,以后要多聽多看,主子的是要放在第一位。”

    秋水漫驚訝道:“老爺不是才回來沒幾天,又要出門去嗎?去哪里,做什么,會帶上夫人嗎?”

    曉云氣結:“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秋水漫道:“有啊,我正在吧主子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多聽多看,你快說來,我聽著。”

    “哼!”曉云從鼻腔里出了一個音,說道:“這次老爺要去落日堡,落日堡你知道吧?”

    秋水漫搖頭表示不知道。

    曉云見怪不怪了,說道:“說起這落日堡,也是一大奇特之地。占了半座城,堡里有田有地,春耕秋藏。又與外界通商,據說富可敵國。”

    秋水漫笑著聽著,富可敵國那是這么容易的事,傳言總是要聽一半留一半。

    曉云興致勃勃地說著,也不管秋水漫有沒有在聽,神神秘秘的說道:“最稀奇的是,這落日堡的主人,是個女子!”

    “哦。”這倒是出人意料,女子能稱霸一方本來就不多見,何況是在這樣一個男尊女卑的國家,秋水漫問道:“你們國家不是禁止女子拋頭露面,她是如何能成為一堡之主,難道沒人有意見?”

    曉云道:“同人不同命,落日堡的堡主,乃是當今皇上欽賜的封號,向來深得喜愛,她又天生有才能,比學問勝過那些沽名釣譽的學子,經商能從老練的商人身上刮下一層油!憑著這兩樣,又有誰敢說什么。”

    秋水漫贊嘆道:“這么說來,倒也是個奇女子。”

    曉云道:“那是自然,不只有多少女子偷偷地心向往之。”

    秋水漫打趣道:“你也是其中一個嗎?怪不得你對這其間之事了解得這么清楚。“

    曉云急忙辯駁道:”我怎么可能……,我心里只有我家小姐,只要小姐能過得開心,我怎么樣都行。”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