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眾矢之的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祁陽公主站在大殿上,神色冷凝,已經最好了最后的決定。

    外面突然起了大風,帶著摧枯拉朽的力量,將窗戶吹的呤呤作響,卷起的沙塵將視線覆蓋,灰蒙蒙的。

    “傳令下去,由司徒將軍率領三萬大軍,誓死保衛落日堡。”祁陽公主鳳目血紅,手指直指落日堡外大軍逼近的方向。

    下達的命令很快被傳達下去,轉眼間三萬大軍已經被召集完畢,從皇城來的軍隊數十萬,祁陽公主的大軍數量雖少,但貴在精。

    雖注重經濟,與外界通商,祁陽公主也頗有謀略,知道商與軍結合才能保證自己的地位,讓落日堡處于不敗之地。

    因此,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城外逍遙彌漫,落日堡中的百姓得知要打仗的消息,大多數已經攜家帶口離開,因而落日堡除了駐扎的軍人之外,更像是一座空城。

    是夜,天色陰沉,一輪圓月朦朧血紅,隱約透露著不詳。

    落日堡內,秋水漫凝神遠眺,看到黑壓壓的人頭密集,遠處傳來的打殺聲不絕。

    “看樣子,兩軍勢均力敵,十萬大軍居然不敵祁陽公主三萬精銳。”蕭絕不知何時到了秋水漫身后,他的目光也同樣看著高臺下的世界。

    廝殺不絕,刀光劍影。

    “不,祁陽公主已經敗了。”秋水漫所說的,卻是從另外一個層面。

    細想的確如此,祁陽公主奮起反抗,知情人知道是無奈之舉,但不知道的人,尤其是皇上的親信,肯定不這樣認為。

    大約在他們眼里,祁陽公主就是處心積慮謀殺了皇上之后,又率軍謀反,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不出多日,皇城中勢必會派來大軍與祁陽公主對抗,而祁陽公主的實力大家并不知道,她與外通商,想必積攢了許多不知名的勢力。”

    秋水漫思索片刻后分析道。

    長風襲來,將她素色的衣裙吹起,勾勒出單薄的身形,但她的眉眼果決有種指點江山的意味。

    “見你神色不對,可是有哪里可疑的地方?”蕭絕見秋水漫眉眼突然一轉,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稍縱即逝,片刻之后就恢復了平靜。

    聞聽此言,秋水漫回頭,眼神冷靜,仿佛已經看透了這些黑夜廝殺之下的權力游戲。

    “我覺得冷峭很可疑。”她眉毛緊緊蹙起,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不斷改變陣法的方向,手虛空一指。

    “之前我一直以為冷峭在幽冥山莊不問世事,所以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但上次之后,我總覺得他有問題。”

    蕭絕目光突然一滯,而后盯著秋水漫,神情肅殺,冷峭他從來沒想過,但聽秋水漫這么一說,倒真覺得。

    每一個被牽扯進來的人,除了他們兩個,都在被誰操縱著,那個人像是掌管一切的神,讓人摸不清頭緒,卻甘愿為他輪番跳入陷阱與廝殺之中,為之犧牲。

    “你是從什么時候發現的?”蕭絕嘴唇緊抿,目光緊鎖秋水漫,神色卻是溫柔的。

    “不久之前,我一直不明白,冷峭其實只要說明皇上中了什么毒就好了,為什么還要將祁陽公主給人下了同樣的毒這件事告訴穆肖楠,冷峭不是那種多管閑事的人,所以,他很有可能是為人服務。”

    秋水漫將那時冷峭的一切疑點都分析了一遍,鄭重地說道。

    她是從上次去幽冥山莊的時候,才察覺到冷峭可疑的,冷晨被冷峭保護的好好的,有種不通人情不懂世事的感覺,自己的身份,冷晨只怕也不關心。

    但那天冷晨分明叫的是特使大人。

    試問,一個什么都不了解的人怎么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一定是冷峭告訴他的,冷峭肯將這些告訴他,就說明,冷峭并不像表面上大家看到的那樣對什么都不在乎。

    “漫兒,我們要不要去調查一下冷峭的身份,他可能并不是不管世事,而是隱姓埋名,別有所圖。”蕭絕順著秋水漫的話仔細分析了一陣,說道。

    “不必,冷峭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最多只是某個人的棋子,這次的事情上,他只是推波助瀾而已,倒是可以跟蹤他,看看指使他的人究竟是誰。”

    秋水漫眸光一閃,當機立斷做了決定。

    落日堡里,祁陽公主的寢宮,最近是時時刻刻點著提神的熏香。

    但祁陽公主還是心神不寧,其實在她心里多少是有些后悔的。

    她根本就沒有謀反之心,之前之所以會刺殺穆肖楠,只是因為穆肖楠太過囂張,想要給他一點教訓,卻不想穆肖楠會重傷。至于暗殺皇上一事,更是想都沒想過。

    “公主,你要的參湯來了。”婉容走進來,將手中端著的托盤放在桌上,蓋子被掀開,淡淡的白氣彌漫。

    此時祁陽公主怎么喝得下去,她垂著眼睛,難得卸下了一身驕傲的防備,淡淡地說道:“不必了,你先出去,我想一個人待著。”

    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大戰已經開啟,怎么會說停就停,不管愿不愿意,也總要分出個勝負來。

    婉容退下后不久,祁陽公主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她心中一緊,轉眼間就看見暗衛進來了。

    “公主,屬下有要事稟報。”那人單腿跪地,態度恭敬而著急。

    祁陽公主突然站起來,著急地問道:“快說,情況怎么樣了,朝廷那邊可是有什么消息?”

    “穆將軍下了命令,說祁陽公主是亂臣賊子,謀害皇上,現在又舉兵造反,情況危急,還請公主早做定奪。”

    “嗯,知道了,下去吧。”祁陽公主尾音低沉像是瀕死的人一樣。

    當那人退下去之后,祁陽公主頹然倒地,雙目無神,她就知道,她早該知道的,那些人給點兒風就是雨。

    給一杯茶就能掀起大浪,這個時候,所有的證據都指在自己頭上,肯定百口莫辯,只能吃了這些悶虧。

    現在看上去她大軍精銳,實際上已經到了窮途末路,那些不屬于朝廷的勢力,雖然在別的方面管用,現在卻是一點用都沒有。

    她應該找誰商量?

    發上的金釵仿佛都失去了光澤,她神色黯淡面容憔悴,卻在一瞬間,眼睛突然亮了。

    她并不知道公孫陌是不是能夠給自己好的注意,也沒有擊退朝廷的力量,但現在她能商量的人,只有她。

    “來人,去請公孫公子,讓他務必來的快一點,我有要事商議。”雖說落日堡中最近兵荒馬亂,但公孫陌應該不會害怕離開。

    想到這一點,祁陽公主心中安定不少。

    但傳回來的消息卻是,公孫陌離開落日堡了,因為有要緊的事情。

    “你說的可當真?”祁陽公主不可置信地說道,來人跪在地上,因為害怕祁陽公主發火,整個人瑟瑟發抖。

    “的確是這樣。”第二句肯定的話傳來,祁陽公主總算相信了,公孫陌的確不在這里。

    她的心中有些落寞,最需要公孫陌的時候,他居然不在,她還以為念在朋友一場,公孫陌總不會棄她而去。

    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不過公孫公子留下的有人,他特地讓手下的人等著公主,說他的確有非常緊急的事情,不得不離開,等忙完大事,就會回來,大約就是明天。”

    聞聽此言,祁陽公主總算安心了,明天回來,她還能撐下去。

    “那好,那你就到公孫公子的府上待著,等他回來,立刻將公子帶來見我,切記。”祁陽公主將那人吩咐下去,心中少許安定。

    看來公孫陌的確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簡單。

    他留下的話也是真心實意,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

    只是,公孫陌那種人,除了威脅他國家第一財主的事情能讓他這么著急,還有什么會讓他如此放不開呢?

    晨光初露,被狂風侵襲了一整晚,仰頭可看天幕湛藍如水,仿佛一眼就能看見湛藍深處的另外一個世界。

    公孫陌在某一處山間,靜靜地坐著,一雙眼睛銳利,帶著鋒芒的眼睛仿佛能穿透所有的迷茫,看穿本質。

    “公子,我們該回去了。”旁邊一個侍女將茶水奉上,并小心地提醒道。

    “嗯,是該回去了,我們該忙的已經忙完了,吩咐下去,一個時辰之后啟程。”話畢,他將手中撥動著的朱紅色的念珠放下,眉眼上挑,唇角帶笑又仿佛冰冷如霜。

    馬車從稍顯平坦的山間小路緩緩走過,仿佛踏青似的,慢悠悠的,也體現出公孫陌的悠閑。

    車內美酒香茶,熏香陣陣,時不時有笛聲傳來,低沉悅耳,卻在不經意間尖銳起來,給人捉摸不透的感覺。

    公孫陌靠在馬車的邊緣,偶爾掀起串珠做成的流蘇看著窗外浮浮沉沉的云以及淺淺淡淡的顏色,默不作聲。

    他所在的地方,離落日堡不過兩個時辰的路程,下午的時候回去,到達落日堡的時候已是黃昏。

    “公子,到了。”外面的人小心翼翼地掀開簾子,伸出手迎接公孫陌。

    一伸出手,那人就后悔了。因為公孫陌直接無視了她伸出的手,下了馬車。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