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逃離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秋水漫環臂而立,臉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不出意料的話,那后面的人應該是冷峭。

    她步步謹慎,直接走到了大樹后面,待轉過去之后,看到冷峭神色平靜,因為他早就發現了秋水漫的逼近,不過,他的確不打算躲。

    “幽冥山莊,應該是為了公孫陌存在的吧,你們隱姓埋名,實則都是為了公孫陌的到來吧。”秋水漫抬眸道。

    冷峭背后的樹干蒼勁有力,對比著冷峭略顯渾濁的眼色,讓秋水漫覺得面前的年輕人有種蒼老的感覺。

    “你既然已經知道了,又何必再問?”冷峭直視著秋水漫道。

    “其實你知道,公孫陌這個人所做的事情都是毫無邏輯的,不過是禍害世人,你為什么還要幫助他?”秋水漫語氣譏諷,神色也變的凜冽起來。

    “這個你不必問,我們相交一場,我對你很尊重,只是再問就不要逼我不客氣了。”冷峭盯著手中的劍,威脅道。

    如此毫無殺傷力的威脅,秋水漫知道,冷峭是不會對她動手的,她與無邪相視一眼,決定放棄說動冷峭。

    “無邪,我們回去吧。”說罷,她拉起無邪溫熱的小手,往屋內走去。

    落日堡中雨下的很大,一片狼藉,路變得泥濘不堪,所幸的是,在落日堡城外的爭斗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震蕩暫時停止整頓。

    離落日堡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普通的小民宅,里面很安靜,走近時才知道,里面有很多人,這些人正是蕭絕安排的中了毒的大臣。

    兩個白色的身影來回地走動著,一個是白三水,一個是百里歌。

    “兩位前輩,他們重的都是什么毒?”蕭絕見他們觀察了每個人的癥狀,然后抽取了其中一個人的血液在瓶子里鼓搗,問道。

    “這種毒,似曾相識,好像是秋水漫說過的幽冥花毒的癥狀。”白三水目不轉睛地說道,他對面前的毒很感興趣。

    蕭絕忽然轉身,走到一個大臣面前,道:“把你的手伸出來給我看看。”

    那人忽然一驚,不知道蕭絕要做什么:“伸手臂做什么,能解毒嗎?”

    聲音中略顯輕視,蕭絕卻不管那人反不反對,直接伸出手將那人的袖子翻起來,果然,在手臂的地方發現了一朵黑色的小梅花。

    “果然是幽冥花毒。”蕭絕凝神,只是這個人的毒顏色較淺,若不是有人仔細看,不容易發現,比之上次死去的人小。

    并且,幽冥花毒頃刻斃命,何以這種毒以慢性的方式表現出來呢?

    “前輩,這的確是幽冥花的毒,但幽冥花毒性太大,使用之后幾個時辰就會喪命,你看——”蕭絕遲疑著,也有些不確定了。

    “你先不要著急,待我看看。”白三水凝眸看琉璃瓶中的變化,最終輕嘆一聲。

    “這幽冥花的毒的確驚人,只是他們配合了奇異草,延緩了幽冥花的毒性。”白三水謹慎,將說話聲音壓低,生怕在這里的大臣民聽見,引起恐慌。

    “那這應該怎么解?”蕭絕著急,他想盡快處理好一切,帶著秋水漫離開這里。

    “原本怎么解,以后就怎么解。”白三水忽而神秘一笑,因為奇異草本身無毒,它只是會將所有的藥性揮發的極慢,看上去像慢性毒藥罷了。

    “原來是這樣,以前的毒,用冷峭的血可以解。”蕭絕皺緊眉頭,一身黑衣滿是肅殺,冷峭必定是跟著公孫陌躲了起來,現在要找冷峭,談何容易。

    “用人血可解,這就麻煩了。”白三水長嘆,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一個人。

    “既然知道是什么毒了,那以后一定會有辦法的,前輩放心,現在重要的是安撫人心。”

    蕭絕壓低聲音說完,轉身用清冷的聲音對大家說道:“大家放心吧,你們身上的毒神醫已經清楚了,只是配置解藥需要幾天時間,現在震動已停,想必大家家中已經十分恐慌,快回去處理吧。”

    他安撫人心的方法很有一套,大家雖心有疑惑,卻不知再問些什么。

    “那好,那就多謝公子為我們勞心出力了,公主,我們告退。”那些人齊齊拜別蕭絕與祁陽公主。

    此時,祁陽公主的存在感才顯示出來。

    她一直不說話,看蕭絕安撫人心,心中越來越安定。

    “蕭絕,對虧有你那我應該做什么?”祁陽公主溫柔地笑了,與之前判若兩人。

    “既然大臣們的人已經為你所用,我想借公主現有的一部分人,去找我的妻兒。”蕭絕道。

    祁陽公主長身玉立,風姿灼灼,只是在聽到蕭絕說的最后一句話時神色突然變了:“你說什么,你的妻兒,你的兒子在哪里?”

    她斂了眼睛中的驚訝,卻掩飾不了失落的感覺。

    “事已至此,也不應該瞞著公主了,想必公主見過一個叫無邪的孩子。”蕭絕提醒道。

    只見祁陽公主神色一怔,那個孩子,她自然是記得的。

    天真可愛,又聰明無比,是她見過的最討人喜歡的孩子,想起來那小孩兒無可挑剔的眉眼,她當時就是沒想到,那個孩子跟蕭絕十分相似。

    “當然見過,蕭絕,你的孩子很討人喜歡。”祁陽公主心中失落,神色上卻一如以往。

    “你放心吧,你要找就盡管找,如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管你提什么樣的要求,我都會同意的。”祁陽公主抬眸,一雙鳳眼竟然有了楚楚可憐的感覺。

    是夜,天色深沉,雨下的小了,地上有些低洼的地方已有積水。

    無邪扒著窗戶看外面淅淅瀝瀝滴滴答答的雨,眉頭皺著:“娘親,一直下雨。”

    無邪本不討厭雨,但也不喜歡這雨一直沒完沒了下個不停。

    卻見秋水漫輕輕一笑:“地震之后會下雨,很正常。”

    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別的危險。

    “那什么時候才會停呀。”無邪好奇問道,在他眼睛里,秋水漫說的話就是真理。

    “我也不知道,不過該停的時候就會停的。”秋水漫雙眼微闔,實則在心中盤算著應該怎么離開。

    “娘親說的不是廢話嗎?”無邪難得抱怨,突然間,他神色緊張,提高了警惕:“娘親,冷峭來了。”

    同時,秋水漫睜開了眼睛,看著門口的方向,果然,冷峭提著一個食盒走來了。

    “這是你們的晚飯。”冷峭高大的身形上披著斗笠,走進來時衣服上時不時會滴下來幾滴水。

    他放下食盒就想走,卻被秋水漫叫住:“慢著,冷峭,不如留下和我們一起?”

    “不了,這是你們的。”冷峭說完,走了出去。

    “娘親,冷峭的體質很奇怪,現在是晚上,他身上似乎有一種很奇怪的力量壓制著他的功力。”無邪摸著下巴道。

    這引起了秋水漫的注意:“那就是說,他的功力現在是最虛弱的時候了?”

    “不,現在不是,也許等到子夜的時候,娘親,我們要不要跟著去看看?”無邪覺得還是親眼看到確認為好。

    “也好。”

    子夜時分,夜色凝重,雖然雨已經停了,但沒有一絲月光,星光也無,只有緩慢游弋的風,和燈火稀少的夜晚。

    這個宅院非常小,她與無邪所在的屋子對面,正是冷峭監視他們的地方。

    “娘親,你沒有武功還是不要跟去了,我去探探就好。”無邪看了一眼秋水漫,提議道。

    此時,秋水漫有些苦笑不得,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被自己的孩子嫌棄沒有武功。

    “好,那你小心點兒。”她親親無邪的額頭,溫和地說道。

    想到無邪一身武功幾乎敵得過半個蕭絕,她還真的陷入了極度的自我嫌棄中。

    “肯定會的,娘親,我走了。”無邪與秋水漫商量好之后,沒有開門,從敞開的窗戶上骨碌碌地爬下去。

    冷峭的房間燈不太亮,但無邪視力好,看得出來燈光照耀下冷峭的一舉一動。

    他看冷峭練內力的功法,覺得冷峭此時精神不濟。

    果然,過了片刻之后,無邪看到冷峭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頗有些疲憊地彎腰坐著。

    吱呀一聲,無邪將門推開,冷峭立刻提高了警惕,只是剛剛完全放松就強迫自己注意力集中,氣血逆流,冷峭居然唇角流出了血跡。

    “冷峭叔叔,你沒事吧?”無邪直沖上去,用自己的袖口為冷峭擦著血跡,實際上,是無邪故意所為,他知道冷峭的武功心法很奇怪,練一陣以后會虛弱,所以挑了合適的時機闖進來。

    “你來做什么,誰讓你進來的。”冷峭抓住了在他臉上胡作非為的無邪,眼神帶刀冷冷地逼問道。

    “夫人睡了,我一個人害怕,所以我想找叔叔聊聊天兒。”無邪的手其實一點都不疼,卻裝出衣服可憐兮兮的樣子。

    看無邪吃痛,冷峭放開了他的手,道:“我不想聊,早些睡,不然我就把你丟出去。”

    “那好吧。”無邪垂著眼睛,擺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樣子,走了出去。

    親自進來看過之后,他已經確定,今天晚上,他們一定能離開。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