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潛逃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無憂是他的心頭寶,無邪把無憂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看到無憂渾身是傷還發著高燒回來,他真的特別心痛。

    好在無憂是個開心果,不論秋水漫與蕭絕平日里怎么教無邪要放松做一個小孩子,他還是改不了嚴肅。

    但面對無憂的時候,他哪里還有成熟小孩子的模樣,完全是一個不知道怎么對妹妹好的小男生。

    “哥哥,我沒事,現在我好好地回來了,還好哥哥告訴我皇城里的地理結構,讓我認出了梧桐山,不然真的不知道往哪里走,害怕再也見不到哥哥了。”無憂越說越后怕。

    到最后她竟然不敢想自己是怎么壯著膽子回來的,要是再來一次她可不確定自己會有膽子自己跑出來。

    “以后我們都會保護好你,不會讓你再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不過無憂,等你好了,我一定要教你功夫,好讓以后你有辦法防身。”對這個妹妹,他之前并不舍得她受苦,但現在他覺得有必要為了無憂的安全考慮,讓她有防身之術。

    “好呀好呀,哥哥你終于肯教我了。”她特別小的時候,就看到無邪每天練功,對著假人或者與人對練的時候,威風凜凜的,一直想學,但哥哥娘親爹爹卻都以為這樣沒有女孩子氣質,一直不讓學。

    “無邪,你在跟妹妹說什么呢?逗的妹妹這么開心?”蕭絕秋水漫送走御醫,走進來首先看到無憂笑成了太陽花的小臉,好奇問道。

    “我在說要教妹妹練武,以后好教訓壞人。”說著,無邪握緊了小拳頭,一想起來都是穆流非把無憂害成這樣的,心中憤恨不平。

    “好,這個我也贊同。”經過這一番折騰,蕭絕覺得自己有必要將自己的女兒培養成一個絕世高手,以后見鬼殺鬼,他也好少些擔心。

    一家人圍著無憂的床,笑的其樂融融,是劫后余生的慶幸。

    相較于李晉那里,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他的母親被草草安葬,除了幾間破宅子,他沒辦法去王府,失去了安身之所,每當看到穆容的時候,他的眼睛中就充滿了憎恨。

    若不是他誤信別人,也不至于如此。

    桌子上擺放著一壺水,水中的水已經涼透,桌子上的水杯也干了。

    似乎因為親人的突然離世,整個院落里忽而變的陰暗了,李晉靠在墻上,一動不動,心如死灰。

    穆容的呆呆地看著李晉,面前這個人突然變的這么可怕,她已經不知道說什么了,甚至連餓了都不敢說。

    “你若是餓了就直說,對面的柜子里有糕點,喝水的話自己燒。”李晉也知道,大人的過錯,不能怪小孩子,但他真的咽不下這口氣。

    穆流非的所作所為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最起碼,他要讓穆流非也嘗試一下擔驚受怕的感覺。

    “嗯,知道了。”穆容突然覺得面前的人十分悲傷,這種感覺她形容不來,卻被不由自主地影響著,自己的情緒也變的低沉起來。

    她想走,但直覺告訴她,一旦她想離開的想法被李晉知道了,后果不堪設想。

    “你累不累,我娘跟我說,累了就要休息,你快點兒休息會兒好不好?”通過李晉的反應,穆容確定李晉說的是真的,他的母親被自己的爹害死了,這種感覺,讓她莫名地有點兒害怕穆流非。

    因為她的印象里,穆流非一直是一個嚴厲卻對她很好的父親,這讓她對穆流非產生了懷疑,以為自己的爹爹是個壞人。

    李晉沒有再說話,而是一直靠著墻壁,垂著眼睛,面如死灰,秋天的夜里有些涼,不知不覺,李晉似乎是真的睡著了,穆容覺得冷,看到對面有件李晉的外衫,她小心地拿起來給李晉披上。

    但這個動作弄醒了李晉,只見他的眼睛中冒著寒光,像一匹孤狼一樣盯著穆容,盯得她渾身發毛。

    “你要做什么?”他一把揪起穆容的衣領,一雙眼睛殺機畢現。

    穆容盡管嚇得渾身發抖,還是如實地說道:“我不想做什么,怕你冷。”

    孩子的關心都是純粹而沒有心機的,但是李晉卻頗不領情:“不必假惺惺的,我不信一個歹毒的父親能教出來什么好孩子,我警告你,不要想著逃走,否則我饒不了你。”

    李晉的脾氣時好時壞,穆容有些摸不準,所以更加害怕了。

    “我真的是怕你冷。”穆容聲音委屈,李晉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不再說話。

    也許是真的累了,他靠著墻沉沉地睡過去,雖然害怕,但穆容還是拍了拍李晉,但卻無濟于事,李晉像是昏過去一樣。

    有一個念頭在穆容的心中升起,她要逃出去,回去問問爹爹,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那么善良的他會害死別人的娘親。

    之后,她想也不想,就直接跑了出去。

    外面月色很亮,但穆容所在的巷子及其幽暗,以至于她深一腳淺一腳地差點摔倒。

    她一刻也不敢停,害怕李晉突然醒過來殺了她。

    “爹爹,你一定要來找我呀。”穆容輕聲呢喃著,還在王府的時候,穆容雖然被關在小小的屋子里,但來來往往的家丁有時候會討論有關并肩王府小郡主的事情。

    小郡主被困著的時候,并肩王爺不分晝夜的尋找,讓她很羨慕無憂,她也期待,不論怎樣,她還是希望爹爹能夠找她。

    夜色濃黑,她害怕的要哭出聲來,卻強忍著一直走,但她走來走去卻發現仍舊在原地繞圈子,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卻一直往沒有走過的地方走,到了天亮時分,她發現自己終于繞出了小巷。

    天將朦朧,她似乎想起來家丁們曾經說過,自己的爹爹就在梧桐山居住,邊想著到梧桐山去,但她對去梧桐山的路完全沒有概念,最終她只好問路邊一個買餛飩的大娘。

    “老婆婆,梧桐山在哪里呀?”

    問好了路之后,穆容總算松了一口氣,往梧桐山的方向走去,然而,當她大約到了梧桐山的邊界時,忽然覺得情況不妙。

    不遠處緊緊追過來的,可不就是李晉嗎?

    “啊——”她大叫一聲,立刻沒命地往前面跑去,許久之后,但沒有絲毫用處,李晉本身就是大人,跑步很快,她是一個小孩子,不管頻率再快也終究抵不過李晉。

    但她不能停,因為李晉手中提的是劍,劍上冒著寒光,讓穆容膽寒。

    她沒頭沒腦地往山上跑,想著如果有灌木叢林可以躲一躲,但她并不知道梧桐山的結構。

    看似低矮,實際上上了山不遠處就是懸崖,懸崖不算高,但也不矮,穆容去的地方,正是懸崖。

    “你別過去了,這里是懸崖。”李晉適時叫住了穆容。

    但穆容只顧著逃命,不肯相信,當她看到李晉停下腳步之后,又往前走了幾步,看到的竟然真的是懸崖。

    她的脊背上冒出了冷汗:“你別追我了,再追我我就跳下去了。”

    穆容害怕,但卻不想被李晉再抓著沒日沒夜地鎖著。

    “我不會殺你,我只是想要你爹付出點兒代價,嘗點兒教訓。”李晉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過分。

    “你不會殺我,為什么還要舉著劍?”穆容追問道。

    頓時,為了讓穆容相信自己,李晉收了手中的劍,卻直直地看著穆容,那種像是看獵物的眼神,還是讓穆容害怕至極。

    “我已經把劍收了,你可以相信我了。”李晉朝著穆容伸出手,示意他不會真的害穆容。

    雖然還是害怕,但穆容已經無路可退,猶豫著伸出手,但她的腳底打滑,突然倒在地上,整個人懸在了半空中,李晉見狀,立刻往前面跑,準備拉住穆容,但他卻晚了一步。

    穆容畢竟是小孩子,手上沒有多少力氣,尖銳的石子扎進手臂,她疼的幾乎要失去知覺,最終終于在李晉趕過來的一霎那掉了下去。

    “穆容——”李晉慌了,看著空蕩蕩的懸崖,不知道如何是好,底下似乎還有淡淡的霧氣,看不真切。

    他立刻往山崖下趕去,期待穆容還活著。

    梧桐山旁的小溪靜靜地流淌著,石頭旁依舊有幾個洗衣服的女孩子,咚咚咚的木錘聲有節奏地響著。

    不出所料,陌兒的哭聲準時響起。

    “流非,孩子的藥沒有了,怎么辦?”裘香雪著急地翻看著藥包,藥包里空空的。

    穆流非走出來,眼睛中有些無奈。

    “你在這里等著我,我去山崖那里采藥,順便看看有沒有新的藥材。”說罷,穆流非走了出去,直接到了山崖那里。

    山崖下面依舊有些濕,霧氣沒有散。

    有些草經了雨水的浸潤,仿佛枯木逢春,變得有些綠了。

    山崖下面雖然荒僻,但容易找到珍奇的草藥,所以穆流非采藥大多在山崖下面采藥。

    不遠處有一個青色的小點,與草的顏色不太想像,穆流非心中好奇,走過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他以為是什么他沒有見過的草藥,所以心中頗有些激動。

    等走進了看,他才發現,是一個小孩子的衣服。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