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啼笑皆非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這么想要弟弟妹妹?”蕭絕眉眼一挑,戲謔著說道,但他的目光卻是看著秋水漫說的。

    感受到蕭絕故意的笑容,秋水漫無奈地挑了挑眉頭,蕭絕還真是胡鬧,都這個時候了,還不想著怎么圓場哄哄無憂。

    聞聽此言,無憂揪了揪蕭絕的耳朵,這可是太歲頭上動土的事情,青墜在想若是平常人揪了蕭絕的耳朵將會怎樣,但看蕭絕笑瞇瞇的表情,哪里有半分的不悅,分明是享受。

    “那當然了,爹爹,你答應我的事,可不能不算話哦。”

    無邪已經坐在飯桌前,用一只手托著腮幫子,笑瞇瞇地看著面前的場景,也很好奇蕭絕要怎么圓場。

    “這是自然,暮遠,將我的東西拿過來。”蕭絕轉向暮遠,眉眼愉悅道。

    他已經很期待一會兒大家的反應了,忍不住偷瞄一下秋水漫緊張的煞白的小臉,目光玩味。

    “是。”

    當暮遠將一個蓋著淺青色絲綢的東西拿過來的時候,大家紛紛張大了眼睛。

    尤其是秋水漫,看那盒子,很小很小,不過三四十厘米的樣子,那么小,裝的到底是什么?

    果然,無憂的臉板了下來,她斜著眼睛看蕭絕,悶悶地問道:“爹爹?”

    好吧,雖然知道會失望,但還是很期待。

    “爹爹,這就是傳說中的我們的弟弟妹妹,哈哈,娘親,我覺得爹爹欠修理了喲。”無邪朝著秋水漫擠了擠眼睛,頗為玩味地說道。

    “別胡說。”秋水漫本就窘迫,現在臉色有些紅潤了,不過是氣的。

    “爹爹,我要看我要看。”不管是什么,無憂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從蕭絕的懷中中掙扎著下來,非要親自打開絲綢看看里面是什么小東西。

    “好好好,你自己看。”蕭絕順從地將無憂放下來,一雙眼睛含笑看著無憂,愛憐至極。

    當無憂下來之后,小小的白嫩的手迫不及待地將綢緞掀開了,里面居然是兩個手掌大小的小動物,眨著機靈的眼睛,四肢小小的,眼睛像小寶石,可愛至極。

    “哇——”無憂的眼睛瞬間被點亮了,小手伸手就將小倉鼠給捧在手上。

    剛開始手上的倉鼠寶寶有些怕生,機警地看著無憂。

    “爹爹,它好像怕我。”無憂有些郁悶地說道,面前這個可愛的小東西,讓無邪也睜大了眼睛看著。

    只見蕭絕輕笑了一聲說道:“這是倉鼠,很可愛的,無憂,你給倉鼠吃些好吃的,它就跟你熟了。”

    頓時,無憂立刻抓了桌上的葡萄給小倉鼠,小倉鼠用小手雙手捧著滋滋滋地啃起來,模樣可愛,惹的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咯咯咯咯。”另外一只小倉鼠看到自己的同伴抱著葡萄啃,有些不滿地咬著籠子,發出聲音讓無憂注意到它。

    “爹爹,另外一只好像生氣了。”無憂把第一只白色的小倉鼠放在專用的桌子上,放上了一個小蘋果,之后伸手將另外一只灰黑色的小倉鼠也抱出來放在桌子上。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這張小小的桌子上。

    灰黑色小倉鼠看到白色倉鼠的吃食時立刻湊上去準備一起吃。

    但倉鼠的占有心很強,白色小倉鼠見同伴過來,立刻轉過去抱著葡萄背對灰黑色小倉鼠,并且將小蘋果護在胸前繼續快速地啃著葡萄。

    灰黑色小倉鼠見狀,干脆直接湊上來咬蘋果,但白色小倉鼠已經把葡萄下了肚子,立刻警覺地抱著蘋果與灰黑色倉鼠展開了斗爭。

    看著兩個不過巴掌大小的小動物站在桌子上搶東西,將氣氛都帶動了。

    “哈哈,好可愛,可是爹爹,這哪個是弟弟,哪個是妹妹呀?”無憂仰頭看向蕭絕,認真嚴肅臉的模樣讓秋水漫啼笑皆非。

    “這個白色的,是妹妹,黑灰色小倉鼠是弟弟,滿不滿意?”蕭絕摸著無憂的頭,寵溺的不能再寵溺。

    無邪心中著急,沒想到自己這個妹妹這么快就被爹爹騙著了,但好在無憂接下來的反應表示她的智商還在。

    “爹爹,你說的可不是這樣,就這么兩個小寵物就要把我給打發了嗎?”無憂雙手叉腰,小臉傲嬌。

    “無憂,漂亮!”無邪一拍桌子,興致勃勃,不過很快地他就說不出話來了,因為蕭絕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眼睛中帶著冰涼的寒意。

    無邪頓時嚇得不敢說話,氣氛頓時尷尬了好多,唯有兩只小倉鼠在一旁你爭我搶斗爭激烈,結果白色小倉鼠的蘋果快要被灰黑色小倉鼠搶走的瞬間。

    白色小倉鼠用盡全身力氣,將蘋果甩的遠遠的。

    “這就是典型的得不到就要毀掉嗎?”無邪恍然大悟,一副受教了的模樣。

    “哈哈哈,真可愛,爹爹,念在小倉鼠這么可愛,我就勉強承認它們是我的弟弟妹妹吧,這個白色的小倉鼠就叫蕭無黑,黑色的就叫蕭無白好不好。”

    眾人絕倒,蕭絕嘴角抽著,開始懷疑他送無憂倉鼠到底是對還是錯!

    “看來小郡主真的是很喜歡這兩只小寵物呢。”青墜笑瞇瞇的,打了圓場。

    梧桐山下這幾日頗為寂靜。

    此時黃昏時刻,因為天陰沉,視野能夠看到的方向一種顏色,有種已經處于深夜的感覺。

    穆流非所在的地方很安靜,安靜的讓人幾乎感受不到他們的存在。

    “雪兒,陌兒已經睡了,你幫一下忙,將上次我采到得藥拿出來晾干,過幾日我要用。”穆流非對裘香雪依舊是溫柔的。

    只是經逢變故,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穆流非身上的氣質變了。

    不再是她看見的溫文男子,身上帶著的陰冷氣質幾乎讓她覺得陌生。

    “我知道了,一會兒就來。”但裘香雪也明白,穆流非的變化都是被逼的。

    就像她,變成這種模樣,又何嘗不是被逼的,她不過是想救自己的孩子而已,有錯嗎?

    并肩王府中的人,就算全部都死掉也難以消除她心中的恨意。

    “穆先生,最近你的恩師就在昭月國走動,要不要請你的師父到并肩王府緩和一下您與并肩王的關系?”謀士深思熟慮,還是覺得不要跟蕭絕撕破臉為好。

    “免了,我跟師父已經斷絕關系了,不必再麻煩他老人家,我已經夠讓他失望的了。”穆流非攤晾草藥的手停下來,低著頭讓人看不清楚他的眼睛,背影卻給謀士一種十分孤絕的感覺。

    “那好吧,穆先生,以我個人的見解,昭月國是并肩王的地盤,決定行動之前,還請三思。”謀士眼睛灼爍,內心的確是為穆流非考慮的。

    頓時,穆流非將草藥放下來,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什么意思,這個時候讓我放棄,你可知道我失去的都是什么?”

    他的手最終緊握成拳,目光中帶著恨意看向謀士。

    這一瞬間撕破臉,謀士也覺得失望,他向來全心全意為穆流非考慮,卻不想關鍵時候自己的主人如此不理智。

    “我沒有別的意思,既然先生不愿意聽,那我就不說了,先生,我先告辭。”知道再留下來也改變不了穆流非的決定,謀士決定離開。

    “流非,這種藥是怎么用的?”淡淡的燭光下,一個紫色的小藥瓶閃著細膩的光澤,顯然是被穆流非精心制作的藥。

    “這藥有大用處,雪兒你不要碰,會誤傷你,這是我送給李晉的藥。”微弱的燭光下,穆流非露出白色的牙齒,笑容詭異而狠毒。

    深巷里,濃云漸漸散去,月亮露出了半邊,卻朦朧好似暈染開來的染料,暗暗透露著血紅的顏色。

    今天是李晉母親離開的頭七,他必須要在家里的靈位前面守著。

    自從他母親離世之后,唯一的一個下人也被遣散回去了,幽深的巷子里幾個比較老的房子,仿佛與外面的世界隔離了似的。

    李晉目光有些呆滯,他一直都知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就算不習慣,也要接受,卻不想這一切來的這么快。

    還有那個摔落懸崖的孩子,雖然他并不想她死,最終還是死了。

    院子里的梧桐樹葉子落了一地,無人清掃,樹枝不像夏天的時候那般濃密,僅剩的一小部分葉子在清風的吹動下搖搖欲墜。

    他背靠著墻壁,跪在蒲團上,忽而聞到一股奇香,那種香氣像是來自冥間,給人一種被吸引的錯覺。

    他不由自主地起身,向前走去,在門口處看到了一身白衣的穆流非。

    “你是,穆流非。”他僅剩的一點理智讓他認清楚面前的人是誰,他的心中恨意迸發,但卻發覺自己的理智在慢慢的消失,這種感覺讓他無力,只能看著面前人淡笑如鬼的臉。

    “當然,李晉,你殺了我的孩子,我還沒有找你算賬,這筆賬,永遠不可能算了。”穆流非一手抓著李晉的衣襟,卻不碰李晉的皮膚。

    “知道嗎,一會兒你會這樣死,我說給你聽好不好?”穆流非唇角笑的溫柔,好像秋風中悲憫的神,但對此時的李晉來說,只有恐懼。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