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罕見體質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現在我們甚至不明白穆流非的目的是什么。”蕭絕悵然道,對秋水漫的安全很擔心。

    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秋水漫,才能稍稍安心。

    時至清晨,并肩王府難得人聲嘈雜。

    一眼望去家丁們行走至花園或者池塘邊,因為缺水不能灑水,每個人臉上都有些驚慌。

    “流非,你不是設計好了一切嗎,為什么還要讓大家發現,這可不是你的風格。”裘香雪與穆流非并肩而立,站在并肩王府的屋頂處,自以為掌握了一些。

    “這只是警示他們,讓他們像驚弓之鳥一樣害怕,比起之前我們擔驚受怕的日子,這只是回敬他們罷了。雪兒,你看了開心嗎?”

    流非握著裘香雪的手,問道,目光中是肆意流淌的溫和,看別人的時候卻是狠厲的。

    “原來如此,流非,速戰速決吧,今晚就行動,明天將秋水漫帶走之后完成計劃,我們就會落雪山莊。”裘香雪痛失愛女,手段也狠毒了許多。

    “好,都聽你的。”蕭絕活著,他會擔心遲早有一天裘香雪會想起來之前的事情,那么他這些年所做的一切,前功盡棄。

    失去誰他都不想失去裘香雪,這是不容質疑的。

    “流非,這次你打草驚蛇,萬一再次下毒被他們提防了怎么辦?”

    裘香雪神色認真,對穆流非頗有意見,她想不明白為什么穆流非向來心思慎密,這次居然變化如此大。

    “不會的,你相信我,好,雪兒,我聽你的,我們今天晚上就行動,如何?”穆流非勸慰著裘香雪,生怕裘香雪心中有絲毫的不快。

    “嗯,流非,我不知道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一拖再拖,你平時很果斷的。”裘香雪目光直視穆流非,似乎要從穆流非的眼睛中看出來什么。

    “不管怎樣,我都是為了你,雪兒,這一點你要相信,不管怎樣我都是為了你才這樣的,為了我們的孩子,還有我們的家。”穆流非聲音中帶著祈求,竟然有些卑微。

    初聽到這語調,裘香雪愣了愣,隨后嘆了一口氣:“我相信你,回去吧。”

    穆流非神色黯然,最終卻什么都沒有說,拉著裘香雪離開了并肩王府。

    夜色濃重,大片的月色將并肩王府籠罩在一片清明之中。

    月亮在略顯空蕩的枝梢上移動,風輕輕地吹著,給人一種清凈的感覺。

    無邪從無邪殿中出來,進了幽水居。

    此時,幽水居中已經被清理干凈,門開著,點著溫暖的燈光,無憂走進去,秋水漫正靠在躺椅上睡覺。

    “青墜姐姐,我娘親剛剛醒過來了嗎?”無邪看著青墜,問道。

    “剛剛醒過來了,但是后來又睡了,小王爺,王妃這樣睡下去,真的沒事嗎?”青墜不安地問道,前段時間王妃也是這樣,之后王爺帶王妃離開,消失了幾個月,不知道這次會不會和上次一樣。

    “沒事,她只是太累了,讓她睡吧。”無邪沉著臉色說道。

    “小王爺,小郡主來了。”暮遠將睜大眼睛的無憂送進來,無邪的臉色瞬間融化了。

    “無憂,你怎么不睡了?”他溫和地問道,一只手順便摸了摸無憂的頭發。

    “哥哥,我不敢睡,我害怕。”無憂自己在無憂殿里的時候,總覺得有些害怕,哪怕侍女陪著,她也覺得不安。

    “那好吧,那今天我跟你一起在娘親身邊好不好。”無邪試圖安撫無憂的情緒,因為有親人在身邊的緣故,無憂看起來放松了許多。

    “好,哥哥,你也害怕嗎?”無憂抬頭,天真地問道。

    無邪搖搖頭,卻沒有解釋,因為他也覺得內心不安,害怕秋水漫出事。

    他哄著無憂,無憂在他的懷中閉眼慢慢睡著,他卻始終沒有困意,不如說是一直保持著高度警惕的狀態。

    漸漸夜深,青墜被無邪遣散下去,蕭絕還沒有回來,無邪突然覺得及其疲乏,他覺得情況不對,趕快封住自己的經脈,但是已經晚了。

    同時,書房里,點著的蠟燭劇烈搖晃了一下,緊接著,傳來一聲悶響,常風竟然倒在了地上。

    “常風?”蕭絕趕快放下手中的筆,蹲下身子看常風。

    但常風沒有絲毫回應,他頓覺奇怪,單看常風的脈搏,根本看不出來有絲毫的反常。

    “來人。”蕭絕以為常風是過度勞累,叫了外面的人,然而,卻沒有一個人過來,蕭絕心中有些疑惑,放下常風走了出去。

    外面靜悄悄的,偶有幾個人靠著柱子休息,在蕭絕看來卻有些不尋常,因為這些人都是暗衛,很少有如此不精神的時候。

    蕭絕在夜色中站定,表情冷凝,緊接著,他迅速地往幽水居走去。

    他擔心秋水漫的那里出事,穆流非一定又做了什么手腳。

    當他急急地走過去之后,果然在臺階旁看到昏睡過去的青墜。

    再往里面看,他看到無邪無憂也在睡著,燭光微弱,乍一看很正常,但蕭絕卻知道,一點兒都不正常。

    因為無邪很警惕,不會在有別人出現的情況下他還醒不過來。

    “穆流非,你出來吧。”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王府中很安靜,如果不是面前倒下的這些人,幾乎要以為這是一個空蕩的王府。

    蕭絕面容肅殺,卻忽然感覺到周圍彌漫著十足的殺氣,不過片刻,便有十幾個殺手一擁而上。

    “就憑這幾個人,也想制住我?”蕭絕冷笑一聲,擺出了防守的架勢。

    很奇怪的是,穆流非派來的人武功平平,甚至在蕭絕的手下過不了三招,這種感覺讓蕭絕略微覺得詫異,但還是很快地解決掉面前的幾個人。

    在幾個黑衣人被打倒之后,蕭絕忽然覺得體內有一股奇怪的氣流在竄動。

    就在他運功準備將氣流逼出來的時候,聽到了腳步聲,他抬頭看,穆流非就在離他十幾米遠的地方站定,而裘香雪站在他的旁邊,目光中帶著恨意看向蕭絕。

    “蕭絕,你是不是覺得渾身無力,這是專門為你準備的禮物,是不是覺得渾身無力,運氣卻發現提不起來?”穆流非面色得意地說道。

    當他看到蕭絕憤恨的表情時,知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這種一切都在他的預計中的感覺,很好。

    “可惡,穆流非,你給我下了什么毒。”蕭絕已經對平時的飲食很注意了,卻不想還是被穆流非下毒了。

    “這個呀,是秘密,是專門為你準備的,你是不是覺得整個王府的人都在沉睡中很奇怪?這也是我特意為你們準備的,目的是不讓大家看到你是怎么死的,給你留一個好印象,臨死之前,怎么樣,對我給你準備的禮物可還滿意?”

    蕭絕盯著穆流非,只覺得面前這個人他似乎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的陌生,哪怕曾經并肩作戰,但那種時光,早就已經過去了。

    “穆流非,你究竟想做什么,要抓就抓我一個人就行了,放過王府中的其他人。”頓時,蕭絕覺得自己運氣不濟,雙腿發軟,意識也有些模糊。

    “蕭絕,你以為現在還有跟我談條件的資格嗎?告訴你,這里的人,都會死,而你,是第一個。”穆流非目光好像是一只蓄謀已久的狼。

    但他旁邊的裘香雪卻不知為什么,胸口像被什么給堵住了一樣,發不出聲音。

    “穆流非,你為什么要變成這樣,你真的開心嗎?”蕭絕盯著穆流非深鎖的眉頭說道。

    他的目光邪氣,再也不是曾經翩翩如玉的清雅少年。

    蕭絕頓時覺得有些心痛,夜色之下,三個人相對而站,在曾經也是很尋常的事情,但在場的兩個男子都知道,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

    “是你逼我的,蕭絕,都是因為你,我的女兒才會死。”穆流非殺了李晉還不夠,還想要蕭絕也付出代價。

    “不,不是這樣的,我并沒有相讓你的女兒死,一切都是意外,當時你綁架了無憂,我只是想要保證無憂的安全,這一點我問心無愧。”

    甚至在王府的時候,穆流非的女兒除了沒有行動上的自由,一切生活起居都是按照無邪與無憂的規格來的。

    只見穆流非的手緊握成拳,恨恨地說道:“不要說了,你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容兒能回來嗎?我曾經為你做事,后來只想著跟雪兒歸隱山林,不問世事,誰曾想我們的孩子居然天生帶毒,只能需要秋水漫的心臟才能根治。”

    頓時,蕭絕懵了,但片刻之后他又清醒了。

    怪不得穆流非要設這么大的一個局,原來他要的不只是漫兒的血,根本性的目的是為了漫兒的心臟。

    “原來如此,穆流非,你為了你身邊的女人,要再次傷害漫兒一次嗎?”蕭絕的聲音發冷,卻在瞬間發現自己是如此無力,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的安危都保證不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曾經我也覺得之前發生過的事情,只經歷一次就夠了,現在我才知道,這都是命,我無力抗拒。”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