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現代習慣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幽樂居在幽水居的斜對面,遙遙看去跟幽水居在結構上有相同之處,展翅欲飛的屋檐與幽水居遙相呼應,一眼便看得出來,幽樂居里面住的人十分得蕭絕的重視。

    司徒明就被安排在這里,自從進了王府之后,他好像銷聲匿跡了一般,幾乎讓府中的人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司徒先生。”暮遠到了門口恭敬地叫了一聲,便看見司徒明微微一笑,眼睛中有一閃而過的喜悅。

    “嗯,有什么事?”依舊是漫不經心的語氣。

    “王爺說了,看看你需要什么,一切都聽先生的。”

    “需要倒不必,只是我的口味有些奇特,所以想吃的東西比較怪罷了。”司徒明說著,從桌上的小盒子了掏出來幾頁紙。

    “這是我喜歡吃的膳食菜譜,你給廚子們說一下,讓他們按照我喜歡的做菜就好了。

    頓時,暮遠不可置信仿佛聽了一個笑話一般抬起了頭。

    “還有別的要求嗎?”暮遠跟在蕭絕身邊,看過很多人,卻從來沒見過像司徒明這樣的怪胎。

    “以后我想好了再說。”司徒明微微一笑,目光淡然,如果不是之前他執著要留在王府的事情,暮遠還真的以為司徒明是與世無爭的人。

    “那好吧,司徒先生,我會照做的。”暮遠準備離去的時候,司徒明卻輕咳一聲。

    “先生,還有什么事?”暮遠停下腳步,問道。

    “初到王府,并沒有帶什么貴重的禮物,這個送給王妃,勞煩轉交。”司徒明將手中的盒子遞給暮遠。

    暮遠接過了,臉上的表情卻更加奇怪了。

    來到王府,應該是想著跟王爺打好關系才對呀,為什么會急著討好王妃呢?

    “好的,在下一定送到。”

    幽水居里,遠遠的便聞見清新的香氣,不是熏香,而是茶香。

    秋水漫靠在椅子上,從奶香懷中將陌兒抱過來,目光溫柔,對于他父母的恨,完全沒有體現在懷中的小孩子身上。

    “陌兒陌兒,現在好點兒了嗎?”秋水漫晃晃陌兒的身體,勾唇笑著,而陌兒似乎感受到秋水漫的愉悅,也咯咯地笑了起來。

    “娘親,陌兒弟弟當然好了,因為她看見我了。”無憂得意地點點頭,自己認同了自己的觀點。

    “胡說,明明是你哥哥偶然間得到的草藥,將陌兒身體內的毒徹底清除了。”秋水漫伸手捏了一下陌兒粉嫩嫩的臉頰。

    穆流非與裘香雪外形上都很好,懷中的這個小孩子也很好,只是都不像他的父母,反而是自成一體,尤其是大大的眼睛,與無憂有一拼。

    “唉,真是的,娘親,我還想著親手治好陌兒弟弟的病,讓他以后聽我的呢。”無憂撅嘴的樣子可愛極了,像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兔子。

    “好了,陌兒弟弟好了你不開心嗎,我倒希望他早些好,你帶著陌兒玩呢。”秋水漫說完,有些底氣不足。

    其實她是想讓無憂帶著陌兒,一來讓無憂不總是纏著她,另一方面讓陌兒與無憂處好關系,如今陌兒已經有四個月大了,粉粉嫩嫩的小臉看見就覺得煩惱消失了。

    “我當然開心了,生病很痛苦的,娘親,我不要陌兒弟弟痛苦,嘿嘿,陌兒你終于好了。”無憂在陌兒臉上吧唧一下親了一口,唇角勾起像是占了便宜的小公主。

    “哎呀,我的無憂呀,你過來。”一個帶著酸味的男聲傳過來,秋水漫干脆躺在躺椅上,心中覺得好笑。

    “爹爹。”無憂及時扭頭,沖著蕭絕露出了招牌式笑容,暖暖的幾乎要把人甜化了。

    “見爹爹來了,還不撒手?”蕭絕故作生氣,眉毛卻真實地皺了起來。

    看著自己的女兒喜歡的人越來越多,蕭絕這心里呀拔涼拔涼的,又舍不得將無憂給鎖起來。

    “爹爹,爹爹,你看陌兒好了,我有弟弟了。”無憂圍著搖籃來回轉,卻打了一個趔趄,差一點摔倒,還好秋水漫離得較近,眼疾手快拉住了無憂。

    同時,蕭絕走上前來,直接抱起無憂。

    “嗯,那你有了弟弟,還要爹爹嗎?”蕭絕對搖籃中的小孩子有些不滿了,剛剛送走一個無邪,為什么又出來一個陌兒呢?

    漫兒說過,女兒就是冬天的小棉襖,然而他的小棉襖總是不在意他怎么辦?

    秋水漫看著周圍發生的一切,不由得汗顏。

    蕭絕的表情,不用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他肯定是覺得自己又失寵了,唉,這個愛爭寵的男人。

    “當然要,爹爹跟弟弟是不一樣的。”無憂抱著陌兒,唇角一勾,緩緩說道。

    聞言,蕭絕挑眉:“那你告訴爹爹,我和弟弟哪里不一樣了?”

    這下,無憂咬著手指頭,一邊思索道:“爹爹是保護神,無憂想要什么爹爹都能給,弟弟太小,無憂要保護弟弟。”

    頓時,蕭絕哭笑不得,果然是差別對待呀,不過無憂把他當成神一樣的存在,對于他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好了,蕭絕,跟一個小孩子爭風吃醋,你覺得有意思嗎?”秋水漫翻了一個白眼問道。

    蕭絕瞥了秋水漫一眼,看到秋水漫玩味的眼神,忽而覺得有些尷尬。

    看到蕭絕突然變紅的耳根,秋水漫決定在無憂面前給蕭絕一點面子。

    “對了,新來的那個司徒先生,查出來什么了嗎?”秋水漫隨意問道。

    “并沒有,那個人似乎對什么都不是很在意,說來也奇怪,他竟然吃不慣王府中的飯菜,專門拿出來幾個菜譜,讓廚子給做。”

    對于司徒明的舉動,一時半會兒蕭絕還真是猜不透。

    “那倒是奇怪了,蕭絕,除了這些,還有別的嗎?”秋水漫問道。

    “不急,叫暮遠過來問問就知道了,他應該更清楚。”

    片刻之后,暮遠被叫到幽水居,他垂著頭,等著蕭絕的問話。

    “暮遠,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蕭絕面色嚴肅,十分認真的樣子,卻見暮遠皺了皺眉頭,有些為難。

    若說那司徒明奇怪,還真是挺奇怪的,只是除了做菜之外,并沒有別的奇怪之處呀。

    緊接著,暮遠就想起來司徒明交給他的盒子。

    “不,王爺,司徒明還送給王妃一個盒子。”說著,暮遠從懷中掏出了盒子,差一點就將盒子給扔了。

    要知道,蕭絕對秋水漫緊張的很,他若是送了來歷不明的人送來的東西,讓秋水漫受傷,那后果不堪設想。

    “這是什么?”蕭絕看到紫色優雅的小盒子時,頓時皺緊了眉頭,下意識地將秋水漫護在身后。

    “不知道,王爺,要打開看看嗎?”暮遠問道。

    得到蕭絕的肯定之后,暮遠將盒子打開,卻聞到一股奇怪的氣味,這種氣味讓秋水漫精神一振。

    但隨即而來的,就是秋水漫心中的恐慌。

    “難道是咖啡?”味道太過熟悉,在現代趕工作抗疲勞的時候,她不知道喝過多少咖啡。

    蕭絕眉頭一皺,從記憶中搜索有關咖啡的片段,也明白秋水漫所說的咖啡是什么。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秋水漫忽然覺得有些害怕,忍不住后退了幾步,蕭絕伸出手牢牢地攬住了秋水漫的腰肢,不讓秋水漫失去重心摔倒。

    “暮遠,你先下去。”蕭絕擔心秋水漫異常的舉動引起府中人的恐慌,所以將暮遠給遣退下去。

    暮遠走后,秋水漫更加害怕了。

    “這個人,會不會,來自現代?”秋水漫一字一句咬著牙說道。

    不然那個人送給她的盒子里,為什么會有咖啡?

    “有可能。”蕭絕眉頭緊鎖,面色嚴肅,若真是像秋水漫所說的那樣,司徒明這個人,就太可怕了。

    “那他是怎么知道的?”秋水漫覺得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司徒明好像隨時都能查清楚她的身份。

    “不知道。”蕭絕手收緊了一些,目光深沉,卻覺得自己無能為力。

    來到王府的,是他查不清楚身份的人。

    的確,在司徒明進王府的第一天開始,他就派人去查司徒明的下落,但卻一無所獲。

    “蕭絕,我能不能看看司徒明交給廚子的菜譜?”秋水漫問道,聲音中有些顫抖。

    她總覺得大家好像都掉進了一個無形的網,這種感覺讓她不敢放松。

    “好,我派人去取,你先回床上休息一下。”蕭絕說完,看到倒在地上睡著的無憂,將無憂抱起,也放在了床上。

    哄好秋水漫之后,蕭絕看了她一眼,覺得她的眼睛中充滿了恐懼,蕭絕輕輕一笑,吻了一下秋水漫的額頭,讓秋水漫突然安心了不少。

    “我走了,休息一下,一切都交給我,相信我!”蕭絕語氣柔和,似乎有鎮定人心的功效,秋水漫果然不再害怕了。

    “好的,都聽你的。”秋水漫緊握了一下蕭絕的手,許久之后才緩緩松開。

    目送蕭絕出去,秋水漫忽然覺得自己的心中越來越空洞,像是被什么吞噬了似的。

    咖啡的香氣依舊濃厚,飄蕩在陌生的空間,頗有種怪異的感覺。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