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如臨大敵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時值中午,膳房里的人已經開始忙碌起來,籮筐里晾著剛剛洗凈的青菜,留著待用。

    還有一筐辣椒,紅通通的,看著就有些滲人,秋水漫與無憂無邪并不是特別喜歡吃辣,所以王府中辣椒總是少量。

    “這是給誰準備的?”蕭絕指著辣椒問道。

    在膳房里忙碌的人見蕭絕來了,紛紛停下手中的事情認真地看著蕭絕。

    以往秋水漫的確是來過,但蕭絕親自來還是第一次。

    “是給幽樂居里的司徒先生準備的。”那人謹慎地回復道。

    “嗯,知道了,要做什么?”蕭絕再次問道。

    頓時,那人有些惶恐了,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是幾個沒有見過的菜式,分別是宮保雞丁,冒菜,酸湯魚,以及四喜丸子。”

    蕭絕在腦海中回憶,根據曾經穿越到現代的記憶,他知道這其中有幾個是現代才有的菜式。

    “我知道了,把菜譜給我。”蕭絕沉思了片刻說道。

    “好。”那人也不知道蕭絕的目的,只是害怕此時十分威嚴的蕭絕。

    夢族里,水晶球在空曠的大殿上閃耀著,透明的顏色卻帶著傲視人間的冷氣。

    “族長。”當無邪走進來的時候,守護水晶球的人對無邪充滿了敬畏。

    “嗯,我來看一下,有新情況嗎?”無邪說道。

    “回族長,還沒有。”那人小心地看了一下無邪,這時,在族人眼中,再也沒有人把無邪當成小孩子來看待,而是作為一個真正的族長。

    “看好水晶球,我走了。”無邪準備離開的時候,被象牙托起來的水晶球突然劇烈晃動起來。

    無邪猛地回頭,水晶球卻恢復了平靜,當無邪又一次轉身的時候,再一次聽到水晶球不安的聲音。

    為此,無邪擰眉,水晶球難道不想讓自己走?這是個什么預兆?

    思慮片刻,蕭絕走到水晶球旁邊,伸手將水晶球拿起,頓時,略顯渾濁的水晶球恢復了清明。

    “難道,是水晶球認主人了?”那人遲疑地問道,再看看無邪,越發覺得有可能。

    無邪不說話,只覺得來自水晶球的清涼之氣源源地傳入心脈,這種感覺有些微妙。

    “也許是吧。”無邪將水晶球放在原處,水晶球發出了一陣不安的晃動。

    “你個頭太大了,我帶著你不方便,不過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無邪安慰它道。

    這次,水晶球慢慢恢復了平靜,里面再次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人影。

    “我先走了,看好水晶球。”無邪說完,走了出去。

    一路上,他卻一直在思考水晶球里顯現出來的到底是什么,關于水晶球的預兆,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來想去,他也猜不透,卻一路走了很遠。

    “無邪,王府中來信,陌兒的病已經全好了。”洛天驚喜的聲音傳來,無邪頓時眼睛變得亮亮的。

    “那就好,我還擔心陌兒狀況太差,這樣我就放心了。”無邪松了一口氣,總算有一個好消息了。

    “嘿嘿,無邪,你有沒有什么對策,難道我們要一直在夢族耗著嗎?”洛天詫異道。

    “不,洛天,我們是時候回去了,雖然不知道那個黑衣人到底是誰長什么樣,但這個人身上的氣質不會錯,我想我絕對不會認錯的。”無邪雙手緊握,對自己很自信。

    “哇,無邪,你這么肯定嗎,會不會出什么差錯?”

    洛天心里想的是,萬一水晶球報告的不準呢?

    “不會,我好像知道水晶球想顯示的內容了。”無邪微微一笑,說道。

    “你怎么會知道的?難道又學會了新的本領?”洛天再次用吃驚的目光看著無邪,崇拜的眼光毫不掩飾。

    “不是,我是夢族的族長,水晶球應該會協助我吧。”其實無邪也不太懂,只覺得十分肯定水晶球已經把它能夠預測出來的全部告訴自己罷了。

    “那好吧,無邪,我們什么時候走?”洛天看著無邪,問道。

    “等兩天,我處理好夢族的事情之后,就走。”

    大殿上,正中央的地方,無邪站在水晶球前面,一直凝神看著水晶球,那種認真的眼光,似乎要把水晶球看穿一樣。

    此時,水晶球好像吸取了晨光的光華,散發著細膩的光澤,將無邪的眼睛照的更加亮了。

    “族長,有何吩咐?”大長老對無邪雖然有最基本的尊敬,但之前他一直覺得無邪只不過是憑著自己來的時機剛剛好,在歷練這幾方面也許要多加提點。

    卻不想無邪天賦異稟,對夢族的一切幾乎無師自通,還歪打正著得了水晶球的繼承。

    “吩咐倒不至于,只是大長老,我要離開夢族了。”無邪道。

    “為什么,這時候不是把隕石及時清理了就好了嗎?”大長老問道。

    “不,大長老,事情沒那么簡單,我不知道怎么解釋,只是我應該根據水晶球的提示,找到我想要找的那個人。”

    見無邪如此堅決,大長老也不強留,只說:“那好吧,族長一路走好。”

    無邪環顧大殿一周,最終說道:“我走了之后,請及時清理隕石,必要的時候,想盡一切辦法,也要保護族中人的安危。”

    “族長放心吧,一定會的。”大長老道。

    這是背著包袱的兩人才走出了大殿,大長老看到無邪如此堅定,只好在背后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唉,族長,我希望你好好的。”悠長的嘆息消失在大殿里,隨風消逝。

    并肩王府,幽樂居,中午時分,太陽高掛在天空,給人一種明媚的視覺體驗。

    幽樂居中,司徒明負手而立,看著已經憔悴的梧桐,若有所思。

    “司徒先生。”暮遠的聲音傳來,讓司徒明回了神。

    “嗯,有何事?”司徒明回頭之后,淡淡一笑,姿態高華。

    當他看到暮遠身后的幾個侍女時,已經明白了一切,原來這是王府中準備的飯菜。

    “我沒有叫呀,難道是你記錯了?”司徒明看著暮遠說道。

    “司徒公子,這可不是你叫的,而是王妃送你的回禮,你看看可以嗎?”

    說著,幾個侍女將食盒中的點心打開,一股甜香的氣味就傳來了。

    “這是?”

    當看到圓鼓鼓的小點心時,司徒明眼睛中沒有絲毫驚訝。

    他拿起一個放在口中嘗了嘗,忽而笑了:“口味不錯,替我謝過王妃。”

    說著,司徒明從侍女手中接過了食盒。

    想到秋水漫囑咐的,暮遠道:“司徒先生,東西已經送到,我就不打擾了,日后若是王妃有什么吩咐,我再來。”

    “一路走好。”司徒明似乎很喜歡那種甜食,吃的時候聲音有些含糊。

    暮遠離開幽樂居之后,直接去了幽水居。

    幽水居中,秋水漫就坐在正殿處兩個巨大的花瓶下面,蓋著毯子閉目小憩。

    “王妃,點心已經送到了。”暮遠道。

    只見秋水漫睜開了眼睛,目光中有些幽深,但神志還是清醒的:“嗯,那他有什么反應?”

    這才是秋水漫最關心的事情。

    她做的是現代的泡芙,既然司徒明愛吃現代菜,這個他應該知道吧。

    “沒有什么反應,就是說做的比較好吃。”暮遠仔細回想了一下,說道。

    頓時,秋水漫不淡定了:“你是說,他只說了這個嗎,表現自然嗎?”

    “一切正常,屬下并沒有發現什么不對的地方。”暮遠接著說道。

    “那好吧,你下去吧。”

    室內只剩秋水漫一個人,頓時,秋水漫看著掛著珠簾的窗子,神色郁悶。

    難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司徒明這個人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既然知道那么多現代菜,泡芙這么大眾化的食物肯定是知道的,為什么要裝作不知道呢?

    但暮遠說的又沒有什么異常,或者是,司徒明是故意演戲給自己看?

    思來想去,秋水漫還是不敢確定,最終,她咬了咬牙,下定決心自己要親自去。

    “娘親娘親,你看。”無憂伸出手,拿出來一個芭比娃娃的木頭雕像。

    秋水漫愣住了,直接揪著無憂的衣領說道:“無憂,快告訴娘親,這是誰給你的?”

    太可怕了,難道王府之中還有第二個穿越過來的?

    “回娘親,這是幽樂居里的那個怪人送我的,很可愛吧。”無憂抓著手中的寶貝,愛不釋手。

    “嗯,無憂,你聽話,以后盡量不要跟幽樂居里的人接觸,聽到了嗎?”秋水漫沉沉地說道。

    卻見無憂一手拿著娃娃,揚著天真的笑臉說道:“知道了娘親,為什么?”

    這是無憂第一次問秋水漫原因,倒讓秋水漫驚奇了。

    因為無憂一般都很聽話,若是真到了覺得不妥的時候才會問:“無憂,你告訴我,你很喜歡那個人嗎?”

    只見無憂點了點頭:“喜歡,很喜歡。”

    說著,她揚起了燦爛的笑容,在秋水漫心里卻有些恐慌,她害怕自己太限制無憂,反而會適得其反。

    “那好吧,對了,最近陌兒似乎很喜歡你,多陪陪陌兒好不好?”秋水漫摸摸無憂的頭,微笑著說道。

    果然,這句話成功地引起了無憂的注意力。

    “那好吧,都聽娘親的。”無憂笑嘻嘻地答應了。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