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奇怪的人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秋水漫一愣,而后心中有種細密的溫柔從心中炸開。

    原來不管在什么地方,蕭絕都會第一時間記得她的安全。

    “那你爹爹真的沒事?”秋水漫還是擔心地再問一次。

    這次,卻見無邪無奈地翻了一個白眼,道:“娘親,我確定爹爹沒事,如果紫月國的那個草包皇上爹爹都抵不過的話,還是我們大家認識的并肩王嗎?”

    聞聽此言,秋水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無邪,夢族的事情如何了?”

    只見無邪正色道:“娘親放心,一定沒事,只是我有些事情要問。”

    頓時,秋水漫坐直,神色一凜:“什么事,你問吧。”

    見秋水漫如此嚴肅,無邪先是輕咳了一聲:“娘親,其實你不用如此緊張的,我只是要問問你,有關司徒明的事情。”

    無邪的小眉頭皺起,似乎在思索什么事情。

    “嗯,司徒明這個人的確有些奇怪,想必你已經發現了。”無邪心思縝密,又因為年齡小不會被懷疑,所以想要查出來什么輕而易舉。

    “司徒明居然有娘親才有的菜譜,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對菜譜的得來并不清楚,重點在司徒明師父身上。”無邪鄭重地說道。

    “司徒明的師父?當時你爹爹也懷疑過司徒明的身份,但又覺得他不想來自異時空,這么說來,他的技藝都是他的師父教的了?”秋水漫神色肅然,一旦確定,那就意味著,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穿越而來的人,讓她怎能不緊張。

    “很有可能,只是娘親你知道司徒明是從哪里來的的嗎?”無邪道。

    卻見秋水漫搖了搖頭:“我們也試圖查過,但一無所獲,你這么一說,也許問題就在司徒明的師父身上?”

    “嗯,大概是這樣。”無邪靠在椅子上,有些疲憊。

    “小王爺,王妃。”暮遠一臉喜色地走進來,秋水漫與無邪不知何時,精神緊張地盯著他。

    “嗯,暮遠,有什么事?”無邪起身道。

    “是王爺要回來了,據探子來報,王爺在紫月國一舉打敗紫月國大軍,現在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相較于暮遠的喜色,無邪與秋水漫卻不覺得有什么可驚喜的,反而臉上更加緊張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無邪凝神道。

    頓時,暮遠不太明白地看著兩人,不明白這么大的喜訊在小王爺和王妃的心中為什么變得如此平淡。

    但他還是聽從秋水漫與無邪的吩咐離開了:“屬下告退。”

    殿內只剩下兩個人,無邪與秋水漫各自陷入了思緒之中。

    “無邪,紫月國的情況,你了解嗎?”秋水漫不安地問道。

    只見無邪眉頭一皺,回道:“不太了解,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紫月國的皇帝只是皇太后手中的棋子罷了。”

    其實在無邪心中對這種人是十分鄙視的,靠別人才能坐上皇位,那么這個皇位也坐不長久。

    其實無邪的心中也覺得奇怪,從蕭絕離開昭月國到此次回來,戰事一共持續了不到五天,就算沒有萬全的準備,紫月國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被打敗,那么,只能說明,紫月國中有人有心利用這次戰爭。

    “難道是要叛變?”無邪瞳孔收縮,想到了這個可能,隨后決然一笑,那就是紫月國的國事了,只要不涉及昭月國的安危,別的他都可以不在乎。

    “也許是,不過你父皇能夠凱旋歸來就是好的。”秋水漫松了一口氣,只要蕭絕平安,昭月國沒有災難就好了。

    “嗯,我知道娘親,從今天開始算起,爹爹大約三日后就能到達皇都。”正說著,突然看到皇宮中的執事大太監走了進來。

    看到無邪與秋水漫,先是恭敬地行了禮:“王妃,小王爺,皇上有請。”

    黃昏在不知覺中到來了,遙望著天空,靜謐美好,有彩霞在天空鋪展開來,像是仙女的衣服,如夢似幻,點綴著人間。

    秋水漫無邪在侍女的帶領下,一路進了皇宮,繞過重重樓宇與數不盡的殿堂,終于到了蕭容澤與溫月經常呆著的鳳棲宮。

    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遙遙的聞到酒香的味道,秋水漫勾起了唇角。

    “給小王爺王妃請安。”一排的侍女俯下身,頓時,從鳳棲宮中探出來一個頭,小心地觀望著,看到來的人只有兩個的時候,頓時松了一口氣。

    無邪看到蕭景瀾的模樣,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之后忽然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太子弟弟,無憂說她很想你,只是剛才在御花園中玩耍,等過一會兒就來看你。”

    聞聽此言,好不容易才放松下來的蕭景瀾一副吞了蒼蠅的表情,干笑著說道:“哦,那真是太不巧了,父皇布置的功課我還沒有做完,無邪,我先走一步,不然會挨罰的。”

    說完,也不等無邪秋水漫回應,就迅速地跑的遠遠的。

    “哎,太子這是怎么了?”秋水漫一頭霧水,無邪卻在一旁偷偷笑著。

    “無邪,漫兒,你們來了。”從鳳棲宮正殿內走出一個穿著皇后錦袍的女子,唇紅齒白,面若桃花,一看就是溫月。

    “嗯,皇后娘娘。”秋水漫與溫月的交情,根本不在行禮上,況且秋水漫也知道,溫月這次叫她們來必定是為了慶祝。

    “快進來,聽說蕭絕打了勝仗,我特意來慶祝一下的,你也沒有再像上次一樣,可喜可賀。”溫月說著,眼睛中已經有了濕意,這讓秋水漫覺得有些難受,抬眼時卻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溫月,謝謝你。”

    “自家人說什么謝,要是你不好我可要恨死你了。”溫月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秋水漫順著桌子坐下,無邪眉眼放松,完全把皇宮當成自家人的地盤。

    “姨母,皇上什么時候來?”無邪聲音脆脆地問道。

    “還叫什么皇上,叫叔伯就行了。”溫月毫不客氣地說道,這句話讓無邪覺得頗不好意思。

    “溫月,漫兒,無邪。”門外男子大步流星地走進來,唇間帶著從容的笑意,眉眼間卻是喜悅,因為蕭絕打了勝仗。

    “皇上。”

    “景瀾呢,為什么沒來?”蕭容澤看看周圍,頓覺疑惑,孩子都貪玩,蕭景瀾也不例外,每每到了皇宮中來人的時候,一個勁地要湊熱鬧,這下可好,居然不見蹤影了。

    “景瀾剛剛還在呢,奇怪,這一會兒不知道去哪里了。”溫月皺著眉頭說道。

    在場人,除了無邪,其余人一概不知。

    無邪此時已經在心中做好了決定,下次再看見無憂的話,一定要好好說說她,整人的話,不漏聲色就好了,不然讓蕭景瀾害怕她,以后還怎么讓別人背鍋。

    微瀾殿里,點著蠟燭,很空曠。

    蕭景瀾盤腿坐在墊子上,卻一點兒都不孤寂。他唇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還好他機警跑得快,不然被無憂那個女魔頭看見了可怎么辦。

    想想那次自己受的疼,就心有余悸。

    “阿嚏——”一個巨大的噴嚏打來,蕭景瀾當然不知道自己以后還會繼續被無憂整,只以為自己是著了涼。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請您去鳳棲宮中。”侍女宛若走進來,聲音柔軟。

    “不去,你告訴父皇母后,我還要溫習功課,很忙的。”蕭景瀾二話不說就給推辭了。

    “可是皇上說了,今天你可以不溫習功課,休息一下也是好的。”宛若再次說道。

    “那好吧。”蕭景瀾見父皇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再推辭似乎有些不敬,只好硬著頭皮同意了。

    乘著月色再次走到鳳棲宮中時,遠遠的就看見里面點燃的蠟燭,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里面歡聲笑語不斷,蕭景瀾卻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無邪看到門口處徘徊的小人,突然覺得不應該嚇著蕭景瀾,畢竟蕭景瀾也比無憂大不了多少,兩個小孩子而已。

    若是讓在場人知道無邪這么個小小的身體想的這么多,肯定會覺得哭笑不得。

    “景瀾給父皇母后請安,王妃好。”蕭景瀾行禮之后,居然發現一群人盯著他,環顧四周之后,居然沒有無憂的蹤影。

    他頓時松了一口氣,又不敢讓大家發現,接著說道:“無邪,無憂呢,怎么沒來?”

    其實他問的時候腰突然就反射性地一疼。

    “無憂呀,沒來呀,想呆在王府吧。”無憂害怕自己的謊言被戳穿,小心地說道。

    但秋水漫對無邪十分了解,他感覺出來無邪這是欲蓋彌彰,若有所思地看了無邪一眼。

    “漫兒,恭喜這次蕭絕凱旋歸來。”蕭容澤笑容暢意,舉起酒杯。

    “對,漫兒,祝賀這次蕭絕凱旋。”溫月也說道。

    此時,秋水漫卻并不那么輕松,無邪更是擔憂著,因為他擔心司徒明會跟紫月國的人有關系。

    這種疑慮在心中揮之不去。

    不過很快,母子兩人相視一眼,不露聲色將酒飲盡。

    夜色漸漸濃重起來,但歡聲笑語卻不曾減少,甚至隨著夜色的加深,有種不盡興的感覺。

    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最新!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