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要望月樓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到了第二天,蕭絕就重新把司徒明叫了過來。

    司徒明坐在一旁,臉上淡定無比,目光含笑的看著蕭絕,說道:“并肩王,可是想明白了?”

    蕭絕皺眉,沒有說話。

    司徒明嘆了一口氣,勸說道:“并肩王,何必呢?只要你答應了我的條件,江山美人在懷,這不是每個男人都想要的嗎?”

    蕭絕冷哼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那我還真的要謝謝你!”

    司徒明微微一笑,說道:“王爺不需要如此客氣,只要給我一個痛快話,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蕭絕低下頭,沉默了片刻,無奈的點頭說道:“我答應!”

    那個時候的無邪,剛剛走進門,聽到蕭絕的話,不由愣在當場。

    司徒明回過頭,看著無邪驚訝的表情,說道:“小王爺,恭喜你,過不了太長時間,你就會變成太子殿下!”

    無邪的臉色瞬間冷漠了下來,冷哼了一聲,說道:“既然我爹爹已經答應你了,那你還不趕快讓我娘親醒過來!”

    司徒明微微點了點頭,站起身體,按照上一次的辦法,符咒讓秋水漫喝下去之后,秋水漫便睜開了眼睛。

    秋水漫睜開眼睛之后,看著蕭絕他們眨了眨眼睛,也伸手把無邪抱在了懷里。

    依舊是那一個黑暗的環境,這一次,除了她自己之外,再也沒有別的聲音!

    安靜,實在是太安靜,安靜的太過可怕!

    看到秋水漫如此,蕭絕嘆了一口氣,安撫的說道:“漫兒,你回來了,不要害怕!”

    秋水漫點了點頭,看著懷里的無邪,又轉頭看向了司徒明。

    秋水漫明白,這一次又是司徒明把自己救醒了。

    司徒明冷笑著上前,看著秋水漫,說道:“王妃娘娘,不得不說,你嫁了一個好丈夫,你可知道王爺為了救你,答應了我什么條件嗎?”

    秋水漫的身體瞬間僵硬,看向蕭絕,蕭絕冷酷的掃過司徒明,冷聲說道:“司徒明,你的話太多了!”

    秋水漫的性命把握在司徒明的手中,司徒明又怎么會害怕蕭絕,當下對秋水漫說道:“恭喜王妃娘娘,你馬上就要成為皇后了!”

    秋水漫皺眉看向蕭絕,問道:“蕭絕,她什么意思?”

    蕭絕皺眉,說道:“漫兒,你剛剛醒過來,身體還有一些疲憊,先睡一會兒吧,這件事情我以后向你解釋!”

    秋水漫點了點頭,但是這個時候的司徒明,怎么會罷手站在后面,淡淡的說道:“王爺要反了蕭容澤,成為昭月國的皇帝,而王妃娘娘自然會成為皇后娘娘,小王爺變成了小太子,這樣的事情,應該是值得慶祝的吧?”

    說完之后,哈哈大笑著離開,蕭絕和無邪的眼睛之中,充滿了殺氣。

    秋水漫皺眉,蕭絕和蕭容澤的關系,是清楚的,蕭絕竟然答應了如此條件!

    蕭絕拉著秋水漫的手,緊了緊,看著秋水漫的眼睛。

    秋水漫笑了,說道:“蕭絕,別人不了解你,難道我還不了解你嗎?你放心,不會誤會你的!”

    蕭絕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我當然不擔心這個,我只是擔心你的身體,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趕快躺下休息一會兒!”

    秋水漫點了點頭,重新躺在床上,但是卻拉著蕭絕的手,不再放開。

    在那樣安靜到窒息的環境中呆著,秋水漫竟然不知不覺的害怕了寂靜!

    蕭絕心疼地看著秋水漫,對著無邪點了點頭,無邪悄悄的離開。

    不知不覺,又已經過去了兩天,前往紫月國的常風,再一次回來!

    這一次,常風他們并沒有受任何傷害,怎么去的怎么回,并沒有任何一個人受傷或者是死亡!

    常風走進王府,臉色變非常難看,直接跪在了蕭絕面前,說道:“王爺,都是屬下無能,還請王爺責罰屬下!”

    看到常風如此,蕭絕皺眉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常風說道:“我們剛剛到紫月國的京城,便被人認出來了,直接讓我們去見了上官玉!”

    “上官玉好吃好喝的招待了我們一頓,便直接把我們趕出了紫月國的京城,并讓屬下給王爺帶了一封信!”

    “都是屬下無能,才沒有打探出任何消息!”

    常風拿出懷里的信,遞給蕭絕,愧疚的說道。

    秋水漫站在一旁,心中已經有了計較,看來上官玉他早就已經預料到蕭絕會派人過去,也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蕭絕得把信接了過來,對常風說道:“上官玉她們早就有所準備,這件事情并不怪你,就是本王去了,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常風微微點了點頭,但是臉上依舊有愧疚之色,不過看著秋水漫醒了過來,是最大的喜悅。

    秋水漫笑了笑,對常風說道:“青墜一直很擔心你,你去看一看青墜吧。”

    上一次常風回來,丟了半條性命,青墜又怎么會不擔心,只是王府中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青墜一直沒表現出來,但是不代表秋水漫看不出來。

    常風重重地點了點頭,感激地看著秋水漫,轉身離去,去尋找青墜。

    蕭絕打開信封,一目十行,臉色更加冷酷。

    秋水漫接了過來,看了下去,信上說,早就已經猜到蕭絕會派人過來,但是他們紫月國并沒有什么秘密,讓蕭絕不要再浪費心思,要不然到了最后,也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秋水漫把信放下,看著蕭絕說道:“上官玉竟然會變得如此聰明?讓人意想不到!”

    曾經的上官玉,昏庸貪樂,享受人間繁華,絕對不會說是帝王之才!

    但是現在的上官玉,竟然能夠提早預料到蕭絕的動作,并給蕭絕寫了信!足見其智謀!

    蕭絕微微點頭,說道:“我們早就已經不能夠用曾經的眼光看待上官玉了!但是一個人,怎么會突然之間改變如此之大?又發生了什么事情?”

    秋水漫低著頭,說道:“只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他一直在裝傻,任由皇太后擺布,第二個可能就是他和我和溫月一樣,身上有不同的靈魂!”

    但是無論這兩種是哪一種可能,都讓人不容樂觀!

    蕭絕嘆了一口氣,說道:“上官玉從未受過什么致命的傷害,有其他靈魂的可能性非常低,最可能的就是他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秋水漫微微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那個上官玉,可能成為很棘手的敵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下人匆匆跑了進來,立刻說道:“王爺,王妃,望月樓出事了!”

    隨著這句話,秋水漫立刻站起來,問道:“望月樓出了什么事?”

    下人搖頭,說道:“來人并沒有說清楚,只是讓王爺王妃趕快過去!”

    秋水漫回頭,看向蕭絕,蕭絕立刻站起來,秋水漫一起趕了過去。

    此時,望月樓之中。

    司徒明品嘗了望月樓的菜肴之后,便對劉伯說道:“既然是京城中的第一酒樓,那么這個酒樓我要了!”

    劉伯搖頭,說道:“公子,就不要為難小人了,小人也只是為人做事,這一個酒樓,小人也做不了主!”

    司徒明點頭,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就趕快去叫王爺和王妃,我相信他們很愿意把酒樓送給我!”

    劉伯驚訝的看著司徒明,京城的人都知道望月樓和秋水漫蕭絕有關系,而且也知道望月樓的主人是一個男子,但是并不知道,望月樓就是王妃開的!

    但是這個年輕人,明顯已經知道了一切,故意來找茬的!

    來望月樓吃飯的人大多非富即貴,劉伯根本就不敢招惹,但是到了現在,秋水漫和蕭絕還沒有來。

    就在劉伯支撐不住的時候,秋水漫和蕭絕終于來了。

    秋水漫皺眉看著司徒明,說道:“司徒明,你來望月樓做什么?”

    司徒明坐在那里,笑看著秋水漫,又看了一眼蕭絕,說道:“這望月樓在京城中的名聲很大,我想將望月樓收入我的名下,兩位意向如何?”

    秋水漫冷笑,對著劉伯揮了揮手,劉伯立刻離開,秋水漫說道:“司徒明,這是我的酒樓,我為何要送給你?”

    這個望月樓,她的確不怎么管理,但是好歹也是用過心血的!

    司徒明笑了笑,沒有回答秋水漫的話,目光看向蕭絕。

    蕭絕冷冷地看著司徒明,剛想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要是想要酒樓,本王隨時可以給你一個,但是為何是這望月樓?”

    司徒明將筷子放下,說道:“望月樓的名聲在外,所有人都知道望月樓是京城第一樓,如果我重新開一個酒樓的話,不知道要浪費多少精力,但如果直接接手望月樓,那就輕松得多!”

    “況且,在這京城里,幾個人知道王妃是望月樓真正的主人,外面的大多數人都知道,望月樓的真正主人是男子,而我,不是正好嗎?”

    蕭絕皺眉,緊緊的盯著司徒明,想要在司徒明的臉上看出什么來,但是蕭絕失望了。

    司徒明起身,笑了笑,說道:“王爺,也許王妃舍不得這個望月樓,但是王爺,你應該知道怎么做!”

    蕭絕深吸了一口氣,壓制住心底里的怒火,回頭看向秋水漫,柔聲說道:“漫兒,既然他想要,那就把望月樓給他吧!”

    秋水漫皺眉看著司徒明,秋水漫當然看得出來,司徒明是在威脅她們!

    但是如今的司徒明,掌握著自己的命,蕭絕不得不服低做小!

    但是……

    “王妃,你放心,望月樓在我的手中,只會發揚光大,不會毀的,若是以后你們想來,盡管來就是,畢竟開門迎客,我們不能夠把客人擋在外面!”司徒明囂張的看著秋水漫說道。

    秋水漫壓在心底里的怒氣,被司徒明的態度瞬間挑了起來。

    蕭絕拉住秋水漫,朝著秋水漫搖了搖頭。

    秋水漫無奈,冷眼看著司徒明,當下轉身離去。

    司徒明露出冷笑,因為他知道,曾經以后,這個望月樓就是他的了,他如愿以償!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