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解救孩子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蕭容澤沉默片刻,說道:“血咒的解法,在寢宮的書箱里,溫月知道。”

    溫月立刻點頭,說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蕭容澤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先讓我昏睡過去吧!”

    無邪的身子晃了晃,也已經到了極限,蕭容澤對著無邪點了點頭,直接一股靈力,沖上了頭頂,昏睡了過去。

    隨著那一股靈力,無邪說道:“娘親,無邪感覺到了那一股力量來自于南方!”

    秋水漫點了點頭,看著昏睡過去的蕭容澤,對溫月說道:“溫月,這幾天先把蕭容澤看管起來吧,一定不要出任何事端!”

    溫月心疼的看著蕭容澤,點了點頭,說道:“你們放心!”

    秋水漫點頭,不再浪費時間,看了一眼無邪,立刻打開房門,對蕭絕說道:“無邪感覺到力量了,我們趕快過去!”

    蕭絕點頭,立刻轉身就走。

    無邪一路匆匆,走了沒多遠,便無奈停了下來,說道:“感覺不到了!”

    那一股力量,本來就十分隱秘,如果不是剛才蕭容澤刻意引導,無邪都感覺不出來,能夠追到這里,已經十分不容易。

    看著這一條大街,蕭絕皺眉,說道:“那條路正是去司徒明住處的地方!”

    無邪冷哼一聲,說道:“現在看來,這件事情,一定和司徒明脫不了干系!”

    秋水漫疑惑,說道:“人的眼睛說不了謊,但是我上一次看司徒明的眼睛,司徒明的眼睛澄清!”

    蕭絕沉默片刻,說道:“現在我們管不了那么多了,還是先去看一看司徒明!”

    秋水漫點頭,三個人,立刻去見了司徒明。

    司徒明剛剛睡下,被敲門聲驚醒,打開門一看,看到秋水漫她們,不由皺眉。

    “你們怎么又來了?又是什么事情要問我,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我一直呆在客棧里,什么事情都沒有做。”司徒明說完這些話之后,直接就關門。

    蕭絕伸手,擋住了司徒明的動作,看著司徒明,說道:“司徒明,既然你否認,那么看來,一定與你師傅有關!”

    司徒明睜大眼睛,雙手環胸冷笑,說道:“蕭絕,你就認定了我們師徒對嗎?”

    秋水漫冷笑一聲,看著司徒明,說道:“司徒明,那一股力量,正是朝著你們這里來的,你覺得,會和你們沒有關系嗎?”

    司徒明皺眉,身體有那么一瞬間僵硬,瞬間笑著說道:“很可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司徒明又想關門,被蕭絕攔住,蕭絕看著司徒明,說道:“司徒明,我原本以為,你還有那么一點人性,但是沒有想到,你早就已經喪盡天良!”

    “那些還都是孩子,你竟然用他們施行血咒,你這么做,不會良心有愧嗎?”

    司徒明皺眉,疑惑的問道:“血咒?”

    這是什么東西?他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秋水漫看著司徒明疑惑的樣子,當下朝著蕭絕搖了搖頭,蕭絕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司徒明看著匆匆而來的蕭絕和秋水漫,又看到他們走的如此決然,直接愣在了當場。

    那些孩子,被當成了血咒?

    血咒是什么東西,他不知道,但是如此邪惡的名字,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司徒明深吸了一口氣,確定周圍沒有隱藏的人之后,直接去敲了無心老人的房門。

    但是敲了良久之后,無心老人都沒有出來。

    司徒明皺眉,略微思考之后,轉身去了小巷的院子里。

    司徒明這一次不再猶豫,直接走了進去,在司徒明走進去的那一剎那,立刻在周圍響起了無數的聲音,司徒明回頭,臉色瞬間蒼白。

    原本應該離開的蕭絕和秋水漫,再一次返回,只不過她們的身后,在這無數的暗衛。

    走在最前面的無邪,看著用靈力撐起的結界,當下冷笑一聲,直接用力砸開。

    在靈力被打開的那一霎那,院子里面,傳來了無數個孩子哭喊的聲音。

    隨著那些聲音,眾人不由為之動容,司徒明站在那里,無奈的低下頭。

    蕭絕皺眉,直接對著身后的暗衛招了招手,暗衛們心領神會,立刻進去。

    淡淡的血腥味兒,一直縈繞在眾人的鼻子前,蕭絕和秋水漫走了進去,當下不由心疼。

    那些孩子,全都害怕的蜷縮在一起,在他們的心口位置,都有流血的痕跡。

    他們的年齡還那么小,竟然就已經經受了這樣的折磨!

    在門被打開的那一剎那,所有的孩子,都慘叫出聲,聽得人心碎。

    秋水漫走過去,確定沒有危險之后,立刻讓暗衛們退了出去,柔聲說道:“孩子們,不要怕,我是來救你們的!”

    秋水漫的聲音,很柔,很甜美,傳在孩子們的耳朵里面,帶著很強大的安撫力。

    孩子們抬頭,朝著秋水漫看過去,只見在門口站著一個溫柔的女子,她嘴角含笑,靜靜的看著她們。

    秋水漫看著他們安靜了下來,對著無邪點了點頭,無邪立刻上前,打開了被上鎖的門。

    在門被打開的那一剎那,秋水漫招了招手,說道:“孩子們,壞人已經被打跑了,你們安全了,趕快出來吧。”

    無邪站在一旁,說道:“爹爹和娘親都在家里等著你們,你們不想念她們嗎?趕快出來吧。”

    隨著無邪的話,小孩子們有一個出來的,立刻后面的緊緊跟上。

    蕭絕擔心暗衛們嚇到孩子,便讓暗衛們隱身在暗處。

    那些孩子跑出來之后,立刻四散而去,去尋找各自的父母。

    整個京城,一瞬間燈火通明,無數的哭喊聲,傳遍四周。

    那些擔心的要死的父母,突然之間看到孩子回來,不可置信的同時,不由大哭出聲。

    孩子的父母,立刻帶著孩子出來,去尋找救命恩人,月光下,秋水漫一家三口,靜靜地站著,卻高貴得如同神邸。

    “多謝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多謝王妃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人連忙下跪,感謝蕭絕和秋水漫。

    蕭絕和秋水漫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轉身離開。

    司徒明站在角落里,看著這一幕,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師傅去了哪里,但是還好離開了!

    不過,蕭絕和秋水漫說的血咒,到底是什么東西?又有什么影響?

    這些孩子就這么回去?就真的沒有什么事情嗎?

    無邪走到司徒明的身旁,抬頭看著司徒明,不屑的說道:“司徒明,到了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要狡辯嗎?”

    司徒明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都已經被你們找到了,我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無邪搖了搖頭,說道:“司徒明,你難道就不好奇,我爹爹和娘親,為什么沒有抓你嗎?”

    司徒明微微一愣,瞬間點頭,不明所以的問道:“為什么沒有抓我?”

    他也在好奇,抓了這么多的孩童,按照秋水漫和蕭絕的脾氣,一定會把自己抓走處決,但是秋水漫和蕭絕就如同忘了自己一般,轉身就走了。

    無邪深深的看著司徒明,說道:“因為我爹爹和娘親知道,這件事情,你并沒有參與!”

    說完這句話之后,往前走去,后面的司徒明,不由大聲問道:“他們怎么知道我沒有參與的?”

    無邪繼續往前走,沒有理會后面的司徒明。

    司徒明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把這些孩子放了,總有一種釋然的感覺。

    司徒明回到房間,還沒來得及坐下,突然之間挨了一巴掌,臉上火辣辣的疼。

    司徒明回頭,看到憤怒的無心老人。

    司徒明皺眉,卻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跪了下來。

    無心老人大怒,說道:“司徒明!你當真是好樣的,竟然帶著蕭絕和秋水漫去那個地方!”

    司徒明搖頭,說道:“徒弟沒有這么做,徒弟只是擔心師傅,想去看望師傅,但是卻沒有想到,被人跟蹤!”

    “師傅,恕徒弟之說,你不應該抓那么多孩子!”

    無心老人冷笑,說道:“師傅我還真沒有看出來,原來你還是一個大慈大悲的人!”

    說完之后,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司徒明,說道:“司徒明,有婦人之仁,總不能夠成就大事!”

    “既然你做不了這些事情,那就老老實實的看著,看著師傅怎么樣毀了昭月國,怎樣讓蕭絕和蕭容澤兩個人兄弟相殘!”

    說完這句話之后,無心老人轉身離開。

    司徒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直接蹲坐在了地上。

    他不知道無心老人做的這些事情,到底能不能成功,但是他卻知道,無心老人不應該這么做!

    那些還都是孩子,他怎么可以呢?

    秋水漫和蕭絕把孩子們救出來之后,立刻派人去通知了溫月。

    溫月正在翻看古籍,但是蕭容澤的收藏太過豐富,以至于溫月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關于血咒的東西。

    溫月正在煩惱,聽到了外面的稟告:“皇后娘娘,并肩王府傳來消息,說是成功解救了那些孩子,還請皇后娘娘安心!”

    溫月驚訝,當下眼中閃過笑意,說道:“能夠平安無事就好!”

    孩子都是父母的寶貝,丟失一個孩子,就是毀了一個家庭,如今他們能夠安然回去,真是再好不過!

    蕭景瀾推門進來,看著溫月,說道:“娘親,你在找什么東西?用不用瀾兒幫忙?”

    溫月看著蕭景瀾,想起了當時的情景,嘆了一口氣,朝著蕭景瀾招了招手,看著蕭景瀾白嫩的面龐,說道:“瀾兒,你怪罪你父親嗎?”

    蕭景瀾皺眉,看著溫月沒有開口,無論蕭容澤怎么對待他,他都無所謂,但是蕭容澤不應該如此對待母親!

    溫月嘆了一口氣,說道:“瀾兒,你的年齡雖然小,但是母親相信,你也早已經懂得大是大非,那么母親告訴你,你父親沒有變,而是因為他中了詭計!”

    溫月知道,不能夠讓蕭景瀾和蕭容澤父子之間出現裂痕,便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蕭景瀾,因為只有這樣,才是對他們父子倆最好的方式!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