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司徒明報信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蕭容澤去了夢族,蕭絕和溫月怕引起朝堂混亂,變成皇上生病,不能上朝。

    但是一連多日之后,出現了很多流言蜚語,說皇上已經死亡,而且是被蕭絕和溫月害死的!

    會出現這樣的流言,蕭絕和秋水漫自然知道是無心老人的事情,但是因為無心老人的來歷到現在也是謎底,所以他們也不敢輕易動他。

    但是沒想到他竟然如此過分!

    秋水漫擔心溫月應付不過來,便主動進宮去陪伴溫月。

    蕭絕剛剛走出府門,迎面走來臉色蒼白的司徒明。

    蕭絕看著司徒明,冷冷的問道:“司徒明,你來這里又想要做什么?”

    司徒明抬頭,看了一眼蕭絕,二話不說,直接攔在了蕭絕面前,說道:“蕭絕,今天你不能夠進宮!”

    蕭絕驚訝的看著司徒明,說道:“司徒明,就算你想阻攔我進宮,也不需要如此說實話吧!”

    蕭絕的眼睛之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就這么瞅著司徒明。

    司徒明把臉別到一旁,說道:“反正,今天我不會讓你進宮!”

    蕭絕搖了搖頭,懶得理會司徒明,往前走去,司徒明立刻跟上,繼續攔在蕭絕面前,說道:“如果你要進宮的話,那就把我打昏!”

    這一次的蕭絕,當下無語了,看著司徒明,說道:“臉色正常,應該沒有發燒,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問題?”

    說完之后,對著后面的常風招了招手,說道:“上門是客,把客人請進去,等我回來再說。”

    說完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司徒明,轉身就走。

    司徒明沒有說話,看著蕭絕的身影離開,才松了一口氣。

    常風莫名其妙的看著司徒明,說道:“皇宮里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為何來給王爺送信?”

    司徒明冷哼一聲,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常風笑了笑,說道:“司徒明,你的表現是這么明顯,還需要我說明嗎?但是你為什么要來通知王爺?”

    這件事情,常風想不通。

    司徒明沒有理會常風,直接轉身就進了王府,蕭絕已經說了,在他回來之前,讓自己在王府里面等著。

    常風糾結的看著司徒明,他也和蕭絕一樣,在懷疑司徒明是不是病了!

    但是他們卻是不知道,司徒明這么做,也只是因為心里的愧疚罷了!

    那些孩子,雖然不是他抓的,更不是他傷害的,但是如果他能夠早一天發現無心老人做的事情,也就會阻止他,不會讓他繼續!

    他的確要找哥哥,但是不是這樣去尋找,不是付出那么多的人命!

    昨天,他無意之中聽到無心老人今天在皇宮里面有行動,所以才會來到并肩王府,只希望蕭絕能夠阻止!

    司徒明嘆了一口氣,希望蕭絕能夠來得及!

    與此同時,皇宮之中。

    十幾名大臣,已經闖進了后宮!

    御林軍看著那些大臣,卻是根本就不敢動手。

    溫月冷眼看著大臣,冷聲說道:“皇上只不過是身體不好,修養了兩日罷了,你這些做臣子的,非但沒有幫助皇上解憂,如今竟然敢闖后宮!果真是忠心耿耿!”

    眾人面面相覷,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但是卻依舊沒有任何退步,對溫月說道:“皇后娘娘,外面的流言蜚語已經控制不住了,如果皇上再不露面的話,我們昭月國的民心就已經散了!”

    一旁的秋水漫,冷哼一聲,笑著說道:“丞相說的這一句話,可真是好笑,我們堂堂的昭月國,竟然抵擋不住幾句流言蜚語!”

    丞相皺眉看著秋水漫,當下說道:“王妃娘娘,你在這里說話,恐怕有些不合適吧!”

    秋水漫挑眉,問道:“那丞相倒是說一說,我在這里,到底有什么不合適?”

    丞相冷哼一聲,說道:“女子不得干政!”

    秋水漫恍然大悟,說道:“我記起來了,規矩上面的確寫了這一條,但是我倒是想問一問丞相,我站在這后宮之中,陪著皇后娘娘,到底是干政了哪些事情?”

    丞相臉色一僵,瞬間說不出來話,的確,秋水漫沒有干預任何事情!

    丞相回頭,看向其他的大臣,大聲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丞相的身上。

    丞相無奈,只能夠說到:“我們只是想見皇上一面,皇后娘娘卻如此百般阻攔,難不成那流言蜚語之中說的是真的?皇上真的已經遇害了嗎?”

    溫月皺眉,怒聲說道:“大膽,竟然敢詛咒皇上,丞相,你可知道是什么罪?”

    丞相深吸了一口氣,直接跪下,說道:“老臣為了皇上的安全,甘愿受一切懲罰,只是還請皇后娘娘開恩,讓微臣們見皇上一面!”

    眾人隨著丞相的動作,立刻跪下,苦苦相逼。

    溫月皺眉看著眼前場景,眼睛之中已經閃現出來焦急之色,回頭看向秋水漫。

    這時的秋水漫,也絲毫沒有主意,蕭容澤的確就在臥室里面睡著,但是現在的蕭容澤,根本就沒有呼吸,就算是太醫來了,診斷出來的也是死人!

    丞相看著溫月和秋水漫如此,已經知道外面的傳言**不離十,當下立刻說道:“還請皇后娘娘恩典!”

    就在秋水漫和溫月抵擋不住的時候,蕭絕帶著無邪,兩個人帶著笑意走來。

    眾人看到蕭絕,心中不由多了幾分懼怕,當年鬼王的名聲,他們可是不敢有絲毫忘記。

    蕭絕臉上帶著笑意,但是那一雙眼睛,卻冷的沒有絲毫溫度,似笑非笑的開口說道:“丞相大人,你果真忠君愛國,幾天沒有看到皇上,便斷言是皇后娘娘害了皇上,果真是我們昭月國的頂梁柱!”

    丞相跪在地上,不敢抬頭,連連說道:“王爺恕罪,老臣這么做,也是沒有辦法,這一切都是為了昭月國!”

    蕭絕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在這里求皇后娘娘,也沒有任何用,因為皇上根本就不在皇宮里!”

    眾人驚訝的看著蕭絕,蕭絕說道:“這一段時間以來,相信大家有目共睹,皇上的情緒非常不對勁,皇上自然也發現了,他為了調整情緒,已經出去游玩!”

    “大家也知道,皇上一心為了昭月國,所以出去游玩的消息便沒有暴露出來,只說是在養病,但是沒有想到,就這短短幾天的時間,你們竟然就已經受人蠱惑,來此逼迫皇后娘娘!”

    眾人跪在那里,不敢有絲毫反抗,只能夠把目光看向丞相。

    丞相鋒芒在背,只能夠硬著脖子,說道:“王爺,我們并非不相信你,但是有確切消息說,皇上就在寢宮里躺著,如今已經沒了氣息!”

    蕭絕驚訝的看著丞相,說道:“這流言蜚語,還真是離譜得很,皇上明明好端端的,竟然變成了沒有呼吸,既然你們不相信的話,那就進去看一看吧!”

    丞相看到蕭絕如此,不由猶豫,但是到了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當下立刻起身,去寢宮中看望蕭容澤。

    溫月的臉色發白,幾乎站立不穩,無邪拉住溫月的手,對著溫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低聲說道:“皇后娘娘,還請放心,無邪和爹爹已經處理好了所有的事情!”

    隨著無邪的話,溫月松了一口氣。

    丞相帶著眾人,檢查過之后,都沒有尋找到蕭容澤,一時之間,也只能夠不甘心的退了回來。

    蕭絕坐在那里,臉色十分難看,而丞相他們出來之后,當下跪了下來。

    蕭絕嘆了一口氣,說道:“皇上離開之前,還在擔心昭月國,但是本王告訴皇上,昭月國的心,團結在一起,就算皇上一年半載不回來,也不會出任何問題,但是本王萬萬沒有想到,只不過幾天的時間,就會出這樣的事情!”

    “丞相,你是百官之首,但是本王卻沒有想到,你竟然也糊涂至此,你倒是給本王解釋一下!”蕭絕看著跪在最前面的丞相,開口說道。

    丞相身上,早已經冷汗淋漓,那個該死的無心老人!

    無心老人告訴自己,他買通了皇宮里的侍女,侍女告訴他,皇上已經死了,并且告訴他了具體的地點,他便帶著人來了,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假消息!

    “都是微臣糊涂,才做下了這樣的事情,還請王爺恕罪!”丞相跪在地上,大聲說道。

    蕭絕看著丞相,微微搖了搖頭,站起身體,說道:“本王明白,你們今天來沒有看到皇上,心中定然還會有疑問,如果本王就這么處置你們,只怕你們會感覺到不服,既然如此的話,那就等皇上回來之后,本王會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皇上,至于皇上要怎么處置你們,就和本王無關了!”

    眾人的心中,原本多少還有一些疑惑,但是隨著蕭絕的話,全部化為了烏有。

    蕭絕都敢讓他們等皇上,這足以說明,皇上安然無恙!

    眾位大臣十分愧疚,來得激情澎湃,走的灰灰溜溜。

    看到他們離開,秋水漫和溫月才松了一口氣,秋水漫走過去,問蕭絕:“蕭絕,你怎么知道這里出事了,還提前做好了準備?”

    丞相他們來的同時,他就已經派人去通知蕭絕,但是蕭絕來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蕭絕嘆了一口氣,皺眉說道:“今天我剛想要出門,司徒明便走了過來,說不讓我進宮,但是司徒明的意思明顯,這就是在告訴我,皇宮里面出事了,我便匆匆趕了過來,沒有想到,正好看到了那一幕!”

    “司徒明?”秋水漫有一些驚訝,說道:“司徒明怎么會去通知你?”

    蕭絕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匪夷所思,但是,事情確實發生了!”

    溫月笑了笑,說道:“無論多么難以置信,司徒明總算做了一件好事!”

    蕭絕和秋水漫點了點頭,的確如此。

    無邪想起來那天晚上司徒明悲哀的模樣,嘆了一口氣,說道:“或許,司徒明也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壞!”

    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最新!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