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遺旨

文 / 檸檬不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鬼王的七夜絕寵妃最新章節!

    溫月回宮之后,確定四處無人,便打開了密室門,走了進去。

    溫月嘆了一口氣,繼續往里面走,蕭容澤的靈魂去了夢族之后,身體便留了下來,她為了安全起見,便把蕭容澤放在了這里。

    溫月走進去,正好看到了蕭景瀾,蕭景瀾起身,看著溫月問道:“娘親,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了?”

    溫月搖了搖頭,說道:“還不算太糟糕。”

    蕭景瀾聽了之后,微微點了點頭,回頭看著蕭容澤,問道:“娘親,你說爹爹什么時候會醒過來?”

    溫月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娘親也不知道!”

    那所謂的血咒,到了現在也沒有辦法解除,就算是蕭容澤回來,定然也會被血咒控制,所以……

    蕭容澤什么時候回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王府被看管了起來,只是里面的人不讓出,外面的人,依舊可以進。

    司徒明看著外面的人手,皺了皺眉,走進了王府。

    蕭絕看著司徒明,說道:“我就知道你會回來,但是沒有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司徒明別過臉,沒有理會蕭絕的話,說道:“王爺,我來到這里,是來見王妃的!”

    蕭絕挑了挑眉,讓常風去叫秋水漫,秋水漫來了之后,司徒明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王妃娘娘,司徒明有幾句話,可否跟你單獨說?”

    秋水漫驚訝的看向蕭絕,蕭絕的目光之中,也充滿了疑惑,但是卻對秋水漫點了點頭。

    秋水漫笑了笑,說道:“好!”

    秋水漫和司徒明兩個人,去了御花園,司徒明表情有一些微妙,似乎是欲言又止。

    秋水漫笑了笑,說道:“司徒明,看來今天的話,不是你自己想要說的,那肯定是無心老人帶給我的,對吧。”

    秋水漫的聰慧,讓司徒明驚訝,但是司徒明也不否認,只是說道:“王妃娘娘,現在的昭月國,已經逐漸混亂了起來,蕭絕和蕭容澤兄弟兩個,遲早會相殘,為了安全起見,王妃娘娘還是先去紫月國為好!”

    “紫月國?”秋水漫笑了笑,說道:“紫月國有上官玉在,本王妃感覺到越發的不安全!”

    司徒明說道:“王妃娘娘還請放心,紫月國已經安排好了人手,皇上也絕對不會為難娘娘的!”

    秋水漫笑了笑,說道:“無論會不會為難,我都不會離開昭月國!”

    昭月國有難,更是同甘共苦的時候,她怎么可能會離開?

    司徒明仿佛早就已經想到了秋水漫的回答,當下笑了笑,說道:“那王妃娘娘可要做好應對困難的準備了!”

    秋水漫冷笑一聲,說道:“如果你們師徒不曾搗亂,昭月國也不會如此,到了現在,何必說這些風涼話?”

    司徒明嘆了一口氣,略微無奈的說道:“那些話,我已經傳達給王妃娘娘了,剩下的事情,就與我無關了!”

    話落,司徒明不再停留,轉身就走。

    司徒明離開了之后,蕭絕從暗處走了出來,看著秋水漫,說道:“無心老人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

    秋水漫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

    但是,她可以肯定,無心老人此舉,絕對不是好心!

    而在幾天之后,秋水漫終于明白,無心老人的警告,是因為事端的開始。

    太監打掃大雄寶殿,從牌匾后面掉出來了圣旨,原來是皇上的遺書!

    眾位大臣聽說之后,立刻去趕往現場。

    圣旨上面說,并肩王蕭絕早就已經有了謀逆之心,聯合皇后溫月,想要篡奪皇位,若是皇上受害,就讓太子蕭景瀾繼位,并且,皇后殉葬!

    圣旨一出,滿朝嘩然。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忠心耿耿的并肩王,原來早就已經有了謀逆之心!

    當時消息還沒有傳到溫月那里,溫月剛剛出了密室,便看到無數的大臣匆匆而來。

    溫月冷眼看著他們,冷聲說道:“皇上只不過離開了幾天,你們還真是不懂規矩了,這后宮,不是你們想進就能進的!”

    站在最前面的,是原本應該關在監獄里的丞相。

    丞相冷冷的看著溫月,說道:“皇后娘娘,你做出這樣的事情,竟然還有資格責備我們!”

    溫月莫名其妙,不明所以的看著眾人,說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溫月如此,丞相拿出了圣旨,遞給了溫月,溫月一目十行,臉色大變。

    圣旨上的字跡,溫月再清楚不過,絕對是蕭容澤的!

    但是沒有想到,蕭容澤竟然寫了這么一封圣旨,放在了大雄牌匾之后!

    不需要說,肯定是蕭容澤中了血咒之后,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寫的,但是如今,卻成了證據!

    溫月深吸了一口氣,將圣旨丟在了地上,不屑的說道:“皇上的筆跡,本宮再清楚不過,你們以為拿著一個假圣旨,就能置本宮的罪?”

    “更何況,這圣旨上說的東西,全部都是莫須有的,本宮怎么可能會認!”

    丞相上前一步,把圣旨撿了起來,說道:“皇后娘娘,認識皇上筆跡的人,不只有你一個,我們都看得出來,這是真跡!”

    溫月的臉色有一些難看,現在這一種為難的情況,當真不知道如何處理。

    “皇后娘娘,圣旨上說的很清楚,皇上讓皇后娘娘殉葬,既然如此,那就委屈皇后娘娘了!”丞相上前一步,看著御林軍,冷聲說道:“你們都是忠心耿耿的人,相信你們不會違反圣旨,把皇后娘娘抓起來!”

    御林軍面面相覷,互相看著對方,卻不知道該怎么做。

    “本宮看一看,誰敢動本宮的母后!”在溫月的身后,傳來了稚嫩而堅定的聲音。

    溫月回頭,看著蕭景瀾,笑著說道:“瀾兒,你怎么來了?你先進去,母后能夠處理!”

    蕭景瀾自然不會放任溫月如此為難,當下說道:“如果如同圣旨上所說一般,母后和并肩王要謀害父皇,那么我蕭景瀾,此時也就已經死了,怎么會安然無恙的站在這里?”

    “你們雖然都見過我父皇的筆跡,但是誰能夠有我母后清楚?母后既然說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假的!”蕭景瀾的聲音堅定說道。

    丞相上前一步,對蕭景瀾說道:“太子殿下,您的年齡還小,有些事情看不懂,但是微臣相信,等您過幾年之后,一定會認為皇上所吩咐的事情非常正確!”

    說完這句話之后,說道:“立刻把皇后娘娘抓起來!”

    蕭景瀾皺眉,小小的身子擋在了溫月的前面,冷聲說道:“誰敢動我母后!我就要了他的命!”

    蕭景瀾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冷酷,聽在人的耳朵里,竟然帶著陰森。

    丞相居高臨下的看著蕭景瀾,當下揮了揮手,御林軍沒有辦法,只能夠抓住了溫月。

    蕭景瀾皺眉,當下拔出了身上的佩劍,溫月看到之后,不由大驚,立刻說道:“瀾兒,你不要沖動,母妃沒事!”

    “母妃,瀾兒不能看著你被帶走!”蕭景瀾著急的說道。

    溫月搖了搖頭,說道:“瀾兒,沒事的,你好好的留在這里,等你父皇回來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會真相大白!”

    現在丞相他們,還不敢傷害瀾兒,更何況,蕭容澤還躺在密室中需要人照顧,更不能缺了人手。

    蕭景瀾當然知道溫月的意思,心里不由更加難過。

    溫月對著蕭景瀾笑了笑,說道:“瀾兒,你放心,母妃沒事!”

    聽著溫月的話,蕭景瀾重重地點了點頭。

    溫月也不再反抗,任由御林軍帶著,扔到了大牢中。

    溫月看著灰暗的環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剛想要動一動,只見一個老鼠跑了過去。

    溫月看著那一只老鼠,沒有其他女子的驚慌,反而無奈地笑了笑,整理了一下地上發臭的茅草,堆到了一起,直接坐在了上面。

    眼前的情況雖然糟糕,但是也并沒有最糟糕的時候,至少外面還有蕭絕和漫兒。

    與此同時,秋水漫已經得到了消息,立刻讓蕭絕打通關系,來到了大牢。

    秋水漫看著溫月,不由心疼,說道:“溫月,委屈你了!”

    溫月站起來,走到秋水漫的面前,說道:“哪里有什么委屈,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秋水漫知道溫月在安慰自己,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我和蕭絕一定會盡快想辦法,把你救出來的。”

    溫月搖了搖頭,說道:“阿漫,現在我這里沒事,我畢竟是皇后,他們還不敢怎么樣!但是,皇上那里一定要想辦法,皇上不出現,事情就沒完!”

    秋水漫當然知道,但是……

    “我們總不能真的殺了那些孩子吧!”秋水漫嘆了一口氣,滿是無奈。

    溫月沉默,低下了頭,那些孩子何其無辜,怎么可以還沒享受人生,就這么死了呢?

    “但是……我們現在還能夠怎么辦?”溫月的聲音,非常低沉。

    秋水漫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但是我一想到那些孩子,真的于心不忍!”

    溫月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反而囑咐秋水漫:“如今瀾兒自己在皇宮里面,皇上在密室之中也沒有人照顧,你和蕭絕一定要多注意宮里,我怕出事!”

    秋水漫點頭,說道:“你放心,蕭絕已經派人過去了,瀾兒和皇上,都不會出任何事情!”

    溫月松了一口氣,說道:“如此就好!”

    接下來,秋水漫和溫月都沒有說話,因為,她們也真的不知道說什么。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讓蕭容澤醒過來,但是要蕭容澤醒過來的代價,卻是那一百個孩子的性命!

    他們何其無辜,何其可憐?

    怎么可以小小年齡,就這么被殘忍的殺害呢?這種事情,他們做不出來,也不忍心做,但是發生的這一切事情,都在逼迫她們!

    秋水漫回到王府之后,還在唉聲嘆氣,走到絕路,無可奈何!

    給讀者的話:

    有票票的可以送給檸檬哦,檸檬謝謝你們

    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最新! (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http://www.qirdwt.tw/43/431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qirdwt.tw

三分彩技巧